[新闻1+1]残障的矿井(2009.12.28)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6:4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主持人 董倩:欢迎收看《新闻1+1》,今天我们的节目来关注一件离奇的事情。四川雷波人黄所格两年前自杀身亡了,但是就在上个月,他的几个亲属却跑到了湖北的一个煤矿处理相关的赔偿的事情,因为他们说就在当月,就在这个煤矿,黄所格坠井身亡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们先来看一下。

每次发生矿难,社会都会指向煤矿的管理,但是今年11月23号发生在湖北省大冶市的一次矿难,却提醒我们必须关注另外的问题,那就是利用煤矿特殊的环境和煤矿管理漏洞发生刑事犯罪。11月23号,发生在大冶市一个矿业公司的一次矿工死亡事件,极有可能是一起犯罪分子故意杀人敲诈矿方的恶性案件。当天来自四川雷波县的矿工黄所格坠井身亡,事发后,他的亲属就迅速赶至大冶市,与矿方达成了赔偿20万元的协议,但是事后经四川省雷波县警方核实,真正的黄所格在两年前就已经自杀。

死亡矿工这些所谓的亲属很快就逃离了。

李云宝 湖北陈贵矿业集团董事长:案发之后,我们按工伤程序上报,上报了之后就按地址通知对方的人,和他一起来的矿工通知他家里来人了,后来来了几个人,在核定身份的时候,在来的人核定身份的时候,发现有点不对劲,后来他们发现我核对他的身份的时候,他就跑了。

记者:目前案子进展到哪一步了呢?

张智明 湖北省大冶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现在涉及到出事的当时,当时在场的当事人,调查这个当事人主要涉及到的就是四川雷波县,由于案后当事人都离开了矿方,我们安排了一个工作者专门赶到四川雷波县开展工作。

据了解,死亡的矿工是11月21号经同乡介绍到大冶市陈贵安船矿业公司打工的,但是两天后就发生了坠井事故。

李云宝:当时他拿了一个户口簿,他说没有身份证,只有一个户口薄,户口薄是真实的,一般有的民工都是这样,有这个情况,没有身份证的,只有户口薄,有的说遗失了,或者说矿上缺人。

死亡的矿工到底是什么人?这起蹊跷的矿难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罪恶,是意外坠井还是蓄意谋杀,目前大冶警方仍在调查中,但是联想到2007年以来,自福建某煤矿首次发现杀人敲诈这种残忍的犯罪后,辽宁、云南、湖北等九省也先后出现类似案件,而且这些案件有一个共同点,受害人都是智障人员,身份均不明确,仅雷波警方就掌握了17起这样的犯罪案件。

张智明:我们过去了以后,在那边当地雷波县公安机关,给我们通报的是最近这两年,他们接待像我们这样过去调查的这样事有17起,其中确认的案件是8起,这17起的死者身份全部没有办法核对清楚,包括已经立为案件侦查,找到当事人的,也没有办法把死者的身份核对清楚,要查清楚这个死者真正的身份,只有把和他当时一起到矿上来打工的这几个四川的民工找到了以后,才能够查得清楚,现在这几个四川的民工一个都没有回家,全都在外面。

主持人:岩松,当你看到这件事情的报道的时候,你第一反应是什么?

白岩松 评论员:我的第一反应还没来得及愤怒和替死难者悲伤,而首先是这种深深的苦涩和不理解,但是也得理解,这几年因为矿难屡屡发生,在各方的关注之下,我们已经提高了对死难者的赔偿标准,反而居然对另外一些人成了一种机会,成了一种谋财害命的机会,会不会有一种苦涩的感觉?

另外一点,我觉得很重要的,症因不能放在谋财或者诈骗,这是故意杀人,这是完全两个性质的问题,所以我觉得大家要格外地关注这一点。接下来马上就会有一种冲动,不管是媒体还是社会各界人士,应该把这样的蛛丝马迹迅速地通报给各个的地区,让相关的矿都能够有所了解,和有所防范,防范不是说被别人骗,而是防范了之后减少一些同胞这样的离奇死亡。

主持人:现在案情正在侦破中,有一些点还是没有清楚,比如说死的这个人到底是谁,他顶的是黄所格的名字,但是他是这个名字吗?

白岩松:我们只能搜集一些相关的资讯,在这个事情出来之后,首先黄所格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之所以这件事情演砸了,有些人演砸了,原来一查,突然查出来,冒名顶替的真身两年前已经自杀身亡了,在雷波,而且那个地方是海拔三千多米,经济非常非常欠发达,如果到旁边的乡里,从村里开始走,要步行八九个小时,因此要追相关的人都很难,顶替的人已经自杀身亡了,但是他们当地有很多人户口簿就放在自己的身边,不排除被人拿走了,肯定是假冒了那个人。

    第二,根本无法立即判断究竟死亡的人是谁,因为通过以前发生在这个地方的相关事情看到,有很多智障人士,被有些别有用心的人领回到乡里面,为什么以往是智障人士呢?第一,他不会想那么多,更容易配合,缺乏反抗的意识,稀里糊涂地来到这个世界上,稀里糊涂又走了,成了别人挣钱的工具,这个时候想起来非常非常难过,另外当然还有细节,他下去的时候,用简易的罐笼再往下下的时候,最后发现他离旁边的壁只有40公分的距离,失足的可能是很小的,因为当时六个人挤在上面,因为非常黑,因为有一个细节,出完事之后,安全员才打开矿灯,说明是极黑的环境下,在这40公分失足,因为你已经进去了,很难,很可能是他的同乡直接把他给扔下去了,制造了一种死亡,然后来索赔,所以我希望相关的公安人员,不管雷波那个地方山多么高、路途艰难,赶紧加大警力破案,破案之后也许会形成连锁的反应,让整个事件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尽早地清晰起来。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