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达赖访台,天灾之后再添人祸?(2009年8月31日)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6:4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点击视频回顾 

演播室主持人(董倩):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尽管台湾民众之前就有强烈的反对声音,认为达赖在台湾正在全力救灾的时候去台湾,是一个绿营精心策划的政治秀,希望有关人士在这十万火急的时候不要添乱,但是昨天晚上,达赖还是到了台湾。今天岛内舆论对这件事有什么样的看法,台湾民众会用什么样的方式来表达他们的意愿?接下来我们会视频连线正在台湾采访的本台评论员白岩松,还有台湾中天电视台的新闻主播卢秀芳,他们稍候为我们解读,他们此时正在台北。岩松、秀芳你们好。

白岩松:董倩好,观众朋友大家好。

卢秀芳:董倩好。

主持人:首先我想我们共同通过一个短片,共同了解一下达赖到达台湾之后的一些情况。

(播放短片)

解说:高铁南下时,有大批民众守在车站对达赖呛声,上百民众举着抗议横幅,表达不满。抗议民众和维持安保的警员不断发生推挤冲突,现场混乱,一直到达赖消失,民众才散去。

今天上午,在达赖所住酒店的对面,继续有呛声跟随,有民众表示,他们会一直跟着达赖的行程表达不满。据了解,达赖计划去台湾灾区看一看,但当地村民表示,帮死去的人祈福,不如帮助活着的人比较实在。

记者:好的,目前在达赖所下塌的旅馆,您可以看到,现场警力是相当的多,因为在隔一条马路之远的很近的地方,来了一群从屏东来的原住民灾民,他们表示他们今天特地来这里,就是要来抗议达赖,希望他不要来做政治秀,我们来听听灾民们的诉求。

抗议民众:他来这里干什么嘛,对我们没有实质意义,我们不批判宗教,但是我们不服气,也有点难过的是,所有人都在灾区帮忙,包括台湾所有的宗教,对不对?但在灾区里面就是没有看到喇嘛,那你来这里干什么,是因为有关单位请你过来吗?那就不必了。

解说:与此同时,达赖原定于今天上午要举行的记者招待会被取消,事实上此次邀请达赖来台的高雄市市长陈菊昨天接受采访时,还坚称记者会会照旧。

主持人:岩松、秀芳有一个问题,就在短片里面说的,按照计划,达赖今天是应该有一个记者招待会的,但是临时取消了,这是为什么?

白岩松:我想这就是在一个不断增加的压力,以及包括台湾岛内持续越来越大比例的批评的这种状况下,陈菊跟达赖方面不得不取消了这样的一个记者招待会,你说他们的心里很情愿吗?当然不情愿。比如说我们现在来看这样的一个报纸,这是昨天台湾的一份报纸,也就是说在昨天取消记者招待会的消息还没有传出来。大家看标题,“达赖记者会,怕擦枪走火,王金平建议取消,陈菊未采纳,明天如期举行,中外记者敏感提问,蓝营忧虑引发争议”。

这样的一个标题,包括台湾的很多的媒体,其实也都展示了这样的一种担心,就表示出了这件事情在没有取消之前,大家就非常非常的担心。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在星期五的节目当中,我跟秀芳都表达了这样的一个意思,看到他的行程之后,有两大疑问,不是说来主要进行宗教活动吗?那么举行中外记者招待会,会只关心宗教问题吗?记者会提的只是宗教问题吗?另外一个就是演讲,那么在演讲的方面,今天其实也有消息,刚才可能短片中没有展示出来,在演讲方面,原定的两个演讲,现在已经基本上都变相取消了,第一个要采用视频连线的方式,第二个由于没有租到场馆,演讲也取消了。我想这并不是他们内心的情愿,而的确是在压力和批评之下,自己本来想玩火,玩着玩着,现在看来有可能把自己烧着,不得不灭一些火。

主持人:秀芳有一个问题给你,因为你们最近一直在灾区进行采访,当灾区的人们知道达赖要来的消息的时候,他们的反应是什么?

卢秀芳:是的,我们今天看到达赖一个上午走访了好几个灾区,不过我仔细看了这个现象,我是觉得还蛮难过的,我觉得不只是为达赖难过,更多的是为灾民们难过。为什么难过呢?我的主观感受稍后再说,我手上印了一些在今天新闻当中我们准备的一些新闻稿,在这个里面都是记者采访灾民之后把它听下来的,因此我一个字都没有加,这是原音重现。

我们看到村民们基本上他们是非常客气的,台湾人好客的本质在这里展现无疑,他们说不管是任何的宗教,只要是存着善心的,我们统统欢迎,但是话锋一转,今天的达赖离他们好远好远,几乎是无法靠近,随护太多了,保镖太多了,警察太多了,所以他们说他们只看到了达赖的头而已,一个这么远宗教的祈福,你想想看,如果你是灾民的话,你心里感受如何。

当然另外一位灾民他是比较激动,我引述他的话,他的话是说,记者问有没有通知你们达赖会来,灾民说完全没有接到通知,当然今天我们看到有一些灾民是向达赖有一些祈福的仪式,但这是非常少数,大量的小林村村民是看到电视新闻之后知道达赖要来。

还有一个灾民比较激动,他说这个达赖来匆匆,去匆匆,那你干脆不要来,他来的时候,他说那时候我还满怀期待,可是他一来就走,因为本来60分钟,后来缩短为40分钟,所以他说我觉得他不用来到这边,干脆发个短信就好了。真的,今天这个居民们的看法。

所以我就要说为什么我难过了,我们想想看,灾民们不是丢了一台三轮车,是家破人亡,有的是一个家族灭绝,30个人、40个人整个灭绝,这个时候该是他们告别悲伤,迎向未来,重建家园的时刻,可是在这个场景之下怎么办呢?被迫得被卷到这个漩涡里面,你不想卷进去都没办法。另外一方面,为达赖所感到难过,他毕竟是一个宗教领袖,何苦来哉呢?何苦来哉?把自己陷到这个漩涡里面。我们看到他作为一个宗教领袖,你应该是带来和平,带来福气的,但是今天在现场,我们算了算,我们特别做了一条新闻,有多少警察来保护他,光是贴身的随护、保镖就有10个,还有不包括派来从中央调过来的警察,总共有150人,这是宗教吗?一点都不宗教。

白岩松:其实还有一个细节,董倩还有观众朋友,可能大家应该知道这样一个细节。首先先要说,不管是刚才的短片当中,包括秀芳在引的一些今天新闻当中的一些词语,感觉好像是几乎所有的人都在反对达赖来,其实也不是这样,还是有一些人欢迎的,但是这些欢迎的背后,究竟是带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态,或者说自身利益的考虑,那是另外的一回事情。

比如说今天出现了一个非常非常有趣的变化,什么有趣的变化呢?看这个报纸的这个标题,现在在达赖和陈菊方面,究竟谁主动办成了这件事,让达赖最后成行,现在成悬案了,台湾的媒体全在关注这件事情。谁主动,达赖方面说收到了邀请函才来,高雄市陈菊这方面说,达赖先表态,陈菊顺势联名邀请,把责任推达赖那儿去了;但是达赖办公室说,是七县市首长邀请函写得非常感人才来;然后蓝营说,谁请的何必推托呢?为什么说今天成为整个台湾媒体高度关注的这样一个焦点的问题,就是说前两天很高调的,今天突然低调起来了,是不是原来有一种互相利用的因素,可是事到临头,突然发现此事不妥的时候,开始互相推诿,这种局面今天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状况。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