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莫让百姓成验钞机!(2009.01.11)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6:3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主持人(王跃军):
   
您好,欢迎收看今天的《新闻1+1》。
   
我手里有两张百元的人民币,但是一真一假。最近一段时间媒体报道,在我国的很多地方都发现了所谓的高仿真的假人民币,我们也在一个商户那里拿到了一张,他是在卖货的过程当中收上来的,而且经过专业人士鉴别是假币。
   
岩松,这两张人民币一真一假,有很多说法,说这种高仿真的人民币,人很难通过感官来把它识别出来,而且部分验钞机也失效。节目开始考考你,先看看这张是真是假,看你是不是火眼金睛。

白岩松(新闻观察员):
   
我也先强调一下,这不是作秀,因为今天他们中午的时候就藏起来这两张钞票,我是在节目开始前五分钟第一次见到。

主持人:
   
很多人都认错了。

白岩松:
   
我觉得这个应该是假的吧。

主持人:
   
从哪能感觉到它是假的?

白岩松:
   
我觉得显得轻。

主持人:
   
你再来看看这张。

白岩松:
   
我觉得这张是真的。

主持人:
   
应该说你的判断还是非常准确的。

白岩松:
   
2是假的,1是真的,相对来说这个好像比它厚一点,但是前提是给了我两个,并且明确地告诉我一个假的一个真的,我才做出这样的判断,如果你只给我一张的时候,恐怕我不会想这个问题。

主持人:
   
我们在今天也做了很多测试,很多人也把真假弄颠倒了。节目播出之后,我们还会把这张假币送给相关的银行机构,对于像这样的假币,大家非常地关注,我们接下来了解一下相关事件的情况。
   
(播放短片)

2009年1月8日新闻资料

广东台记者 李灵子:
   
这里是广州市石牌西路,最近半个月,有几家新开张没多久的快餐店发现,连环收到一百元假币,而最后调查发现,这些假币都是以HD或者HB开头。

商户:
   
HD90然后后面有8有9有7,后边尾数是不一样的,尽量HD90的不收了。

快餐店店主:
   
一般都是女的,有些几个人一起来,会扰乱你的视线,叫你快点找钱给他,他买东西买的很少的,买几块钱拿一百块给你,然后你叫他换一张,他就走了。

2009年1月9日 北京

记者:
   
当时是什么情况?

服装店员工:
   
当时客人来了以后卖一条裤子给他,然后给我一张假币,我一看没什么毛病,一点毛病都看不出来。

玩具店员工:
   
我就找钱,我摸了一下,我只顾着跟他说话,我摸了一下,手感还行,我没太注意,其实那个颜色看不出来,然后变色那个地方注意的话还是看得出来,都是有时候我们也大意了。

礼品店员工:
   
他反正掏出来那么厚,那么多全一百的,特别新,从中间随便抽一张,我也没太在意,现在收钱都挺小心的,都得反复看。

解说:
   
特写仿真程度极高,手感与真钞极其相似,水印清晰,颜色、纹理精细,甚至能逃脱普通验钞机的检验,这是网上对于起始编号大多为HD90百元假钞的特征描述。

2009年1月8日新闻

主持人:
   
还有媒体报道说,这种假人民币具有很高的仿真度,很难辨别,对于这种说法,中国人民银行有关负责人今天予以了回应。

叶英男(中国人民银行货币金银局局长):
   
我们目前发现的HD90的假币不存在高仿真的说法,媒体报道的连银行、验钞机也无法识别的说法是不确切的,只要掌握一定的人民币防伪技能就可以分辨出真伪来。

主持人:
   
据了解,近两年来,人民银行从各地金融机构上缴的假币中陆续发现了HD90编号的百元面额假人民币,同时还发现了HB、FA等编号的假币,人民银行已及时向公安机关和有关金融机构通报了有关情况,并要求金融机构对点验钞机具进行全面排查,防止误收误付。

解说:
   
这是到目前为止,央行有关负责人对HD90百元假钞事件唯一的正式回应,尽管央行表示,一般银行的验钞机和自动存取款机均可正确识别HD90假钞,但对于普通网友、消费者,对于市场上多数实行现金交易的个体商户而言他们又是否有足够抵御假钞的能力呢?

店员:
   
高仿那种现在做得挺真的,不像原来那种假币一摸就能摸出来,它是光面。

主持人:
   
应该说假币事件大家非常地关注,我觉得从第一个层面来讲,就是我们普通的百姓,而且大家关注的点觉得是所谓高仿真。抛开第一个层面我们往后看,究竟是什么人更关注些什么,在这次假币事件当中。

白岩松:
   
可能从恐慌的角度来说,因为刚一开始的时候是在网上出来了,后来央行给予了回应。在网上刚出来的时候相信很多人都恐慌,集体恐慌,为什么呢?因为你觉得达到了这样的高仿真度,而且验钞机验不出来,你我都有可能成为受害者,去银行取钱、发工资等等,既然验不出来,都可能。央行有了这样的解释之后,银行里的验钞机没有问题,能够验出来,没那么高仿真,大型商场也能验出来,没那么仿真,作为我们普通的人来说就没那么恐慌了,为什么呢?100元是人民币里最大的面值,我们在平常消费的时候,作为消费者只是递出去的那个人,别人不会递给你,不会找给你一百块钱,只要是银行靠谱、发工资靠谱的话。央行的新闻出了以后,恐慌的就是这些中小商业机构、超市、各个摊点,包括出租车的司机,因为他们是要收一百块钱的,一下子突然发现,一般的验钞机验不出来,质量差的验钞机验不出来,别人有这样的钱,高仿真,别人递给我,他就会高度警觉。因此表面上看,真正恐慌的是这些人,但是慢慢由于他们的恐慌会反过来影响我们的生活,你到出租车递给他钱的时候,他稍有怀疑就说,麻烦您换一张或者停在路边,我没零钱,您自己去破开行吗?

主持人:
   
但是很多的百姓在日常生活当中,比如在早市也会面临调包的可能性,拿到这张假币,大家难免就会产生所说的恐慌。大家都是肉眼凡胎,也不是专业人士,而且现在又有一种说法,有一部分验钞机都没有办法验出真假,大家能不恐慌吗。

白岩松:
   
没错,验钞机是一个大问题,因为咱们说话是不算数的,首先央行新闻处说:升级版的HD90版假币有针对验钞机的设计,容易蒙骗质量较差的验钞机,什么叫质量较差呢?我们突然有了这样一个概念,原来验钞机还有质量较差的。当你知道完了之后,接着我们去找相关的资料就发现,国务院反假货币联席会议办公室秘书处处长潘隽表示:目前国内生产点验钞设备的企业大大小小120多家,其中只有少数企业的技术标准达到质检总局的标准要求。一下你就慌了,然后潘隽还说了这样一句话:山东某一地,整个这个地全是生产验钞机,价钱从40元一直到上千不等。你就发现很多可能相对便宜的验钞机根本验不出HD90的钞来,这一下你就会开始有担心,这种担心主要是这些可能实力不是很强的中小摊贩,包括出租车司机等等,因为验钞机都不靠谱,假币就可以畅通无阻了。

主持人:
   
我们看到所说的是一些质量比较差的验钞机,大家可能比较担心的就是这次的假钞是不是所谓的高仿真,接下来我们就来连线一位银行业界的资深人士,由于某些方面的原因不便透露身份。
   
这位先生,您好。

银行业内人士:
   
您好。

主持人:
   
首先想问您一下,大家都觉得这次出现的假钞是所说的高仿真,您是专业人士,我们能说它是一个高仿真的假钞吗?

银行业内人士:
   
因为这几天我们也在报纸上和网站上都看到了高仿真的这些说法,但是实际上高仿真看它是一个什么样的标准,其实从钞票印制的角度来讲,真正要印钞票的话是很困难的,所以高仿真可能以前多数都是从古董、瓷器这种情况来说,真正从钞票上来讲,我觉得这还是第一次听这个说法。

主持人:
   
就是高仿真绝对不会成为跟真的一模一样。

银行业内人士:
   
大家可能比较恐慌的,因为不是很了解钞票怎么去识别,真的要从识别的角度来讲,其实告诉大家几点可能就没有那么恐慌。

主持人:
   
真正的钞票为什么难以仿制,就是难以达到和它百分之百的想像?

银行业内人士:
   
首先钞票的印制是跟整个印刷的技术来决定的,从钞票的印制它的特殊印制方式现在一般的印刷企业里面是不存在的,所以钞票一般都是由专业厂来印刷,它从制版、油墨、纸张各个角度都有很多的防伪特征,最主要一个就是我们可以知道,真正的钞票是用凹版印刷的,而我们所有目前发现的假钞都是胶版印刷,仅仅从印刷方式上来讲,高仿真就很难说。

主持人:
   
就是真正钞票的印刷技术是不可能掌握的。

银行业内人士:
   
对,因为都是属于国家机密这一类,绝密的,所以很难。

主持人:
   
但是大家现在还有一种担忧,你不是按照所谓的真正那样方法进行印制的,但是在一部分验钞机当中却验不出来,而且像验钞机的标准是央行确定的,生产由质检部门进行监管,出现这样一种情况怎么办?

银行业内人士:
   
我也想跟大家介绍一种方式,可能就是即使不用机器,我们从肉眼来识别钞票,其实我们拿到一张钞票,我们很多人都不是特别在意的去看它每一个点。其实我们可以看到钞票左下角有一个光变油墨,这是我们用肉眼识别假钞相对容易的一个点,就是我们表面正面看它是绿色,我们如果倾斜一定的角度,它会变成黑色,这个在假钞上来讲目前还没有能够仿制真钞的技术。所以仅仅从这一点上来讲,我们就基本上可以识别假钞。
   
另外,我们在看报纸上、网站上可能还都介绍了很多看水印,看安全线等等,但是实际上在右上角我们其实还有一个叫折光影象的技术,就是我们在钞票右上角可以看到,如果我们把钞票水平对着光看,我们可以看到一个隐形数字,其实50也有,就是它的面额数字,这样其实从看的角度来讲,这两个点,左下角和右上角完全可以识别钞票,你不用借助任何仪器,只用我们的眼睛就可以了。

主持人:
   
实际上对于它的鉴别,有的时候我们大家在拿到百元钞票的时候可能在某些特殊的环境当中是没有办法像您刚才所强调的那么详细去进行观察的,那么刚才像您问到验钞机这样的问题,既然有规定的相应的生产标准,同时又有相应的管理部门,为什么在市场上会出现这样良莠不齐的现象呢?

银行业内人士:
   
其实从银行的角度来讲,我们的渠道是非常正规的,因为它都是要进行公开招标的,在采购的时候都会进行一些检测、测试,都会有非常严格的过程,所以银行买的机具我觉得大家应该可以放心,相对都是质量比较好的。

主持人:
   
非常感谢。
   
应该说这次假钞事件暴露出了很多方面的问题,背后有很多值得我们思考的,稍候我们将继续。

主持人:
   
每次假钞出现之后,都会引发大家对于识别假钞的知识的需求,接下来我们来了解一下。

(播放短片)

相声《八大改行》片断

解说:
   
这是一段反讽假钞现象的相声,曾经风靡一时,公众对于假钞现象的痛恨被巧妙地融合在艺术之中。但当艺术真正照进现实的时候,人们就没有听相声一笑而过的快意了。
   
今天,当HD90成为公众关注焦点的时候,记者搜索网络发现,此时,没有火眼金睛的人们,唯一能选择的是在这个平台上发布鉴别假币的支招窍门,以自己微弱的能量自救,看水印、听声音、检查金属线,平日里这些司空见惯的检验假钞方法已经显得有些老套,而在网友的新招数下摸凹凸,看颜色等众多方法则看似更为行之有效。
   
当我们只能依靠肉眼识别高度仿真的假钞之时,不得不承认,缺少强有力技术支持的肉眼识别方法略显单薄,于是,有媒体也开始了指向验钞机的质问,是否是验钞机质量太差,导致HD90的蒙混过关,国务院反假货币联席会议办公室负责人也有表示,目前只有少数验钞机的生产企业技术合格,市场甚至存在成本仅仅40元的验钞机。
   
无论是苦练肉眼识别术还是寻找验钞机的原罪,都改变不了HD90让全国各地都陷入了这场假币纠葛的事实。尽管人民银行一再发布消息澄清,银行验钞机可以识别假币,仅凭冠字号码来判别货币的真假是不准确的等等,仍然难掩公众的担心。
   
而面对今天的公众恐慌,也许一位网友的话更能引起我们的深思:信息有时候被过度传播,也许事情未必有网络描述的那么严重,伪钞从来都存在,相信这一拨伪钞恐慌也早晚会过去,但是对于中国社会来说,恐怕没有比“信心”更重要的东西了。

主持人:
   
岩松,面对这样的假钞作为一个公众来讲,可能有两方面的感觉,第一个方面,遇到了假币感觉挺倒霉的,紧接着,按照相关规定,假币还要上缴,按照2003年《假币收缴鉴定管理办法》,由银行无偿上缴上去了。面对这样一种情况,作为一个普通公众来讲,怎么受损失的都是我。

白岩松:
   
所以这就增加了假币在市场上继续流通的可能性,这次HD90出现了之后,能通过很多质量一般的验钞机就让我们感觉到有一些担心了,但是其实这样的假币更检验出我们在反假币方面还存在很多的漏洞,比如说验钞机的质量问题,还有比如我们现行的规定,它容易让心理向不好的方向发展,因为我们现在只要发现了假币,没有其他的办法,商店是不能没收了,但是你不能流通,你必须交回银行,交回银行的时候就没收了,也就是说你交也是损失一百块钱,不交它是假币,也是损失一百块钱,但是有的人就要铤而走险,我试着能不能把它花出去,如果试着花出去岂不是就变成我这一百块钱的风险没了。

主持人:
  
转嫁了。

白岩松:
   
它就增加了流通,所以大家可以看到,其实真正要到银行去交假币的人不多,但是反过来就说了,为什么不能等值的购买呢?你只要是发现了假币,咱们就把它买回来就好了,从另外一个角度可能又鼓励了造假币,因为既然有这个地方能一百块钱收假一百的,就不用一百再卖十五给人家了,所以的确这里有两难的东西,但是给我们提了一个醒,你必须要思考这样的问题,而且这次假币的事件还不仅仅是像那个朋友说的,总有假币,慢慢恢复信心,不仅仅是这样。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道高一仗之后魔又往前窜了一尺,也就是说给你提出了新的挑战,我觉得面对新的挑战的时候,怎么去应对,也是这次假币事件发出的一个信号。

主持人:
   
应该说第一步是大家怎么来识别,包括验钞机的质量怎么提高,能够进行识别,第二步,遇到了假币究竟怎么办,大家也是仁者见仁。接下来我们就来连线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毛寿龙。
   
毛教授,您好。

毛寿龙(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副院长):
   
你好。

主持人:
   
毛教授,在2003年就有相关的规定,比如说拿到假币之后就要上缴银行,但是实际上银行遇到这样的事情并不是特别多,您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毛寿龙:
   
如果说这样的事情特别多,说明我们这个规则在激励机制上有一些问题,我们给出那个规则,它实际上不是很鼓励人把假钞交给银行,反而有一些人会把假钞留着,或者是在适当的机会花出去。假钞在小范围里面,如果大家都认为它是真钱,实际上也起到了一个真钱的作用,它只是一个价值的流通。所以在这种小范围里面,它流通的时候,大家也不以为是真的问题,这样它的规则实际上是鼓励假钞在局部范围里面流通。

主持人:
   
现在也有一种说法,银行能不能一比一进行兑换,防止它在流通领域里进行流通。

毛寿龙:
   
一比一兑换我觉得有一个问题,也就是说它会鼓励有人去购买假钞,比如花25块钱或者10块钱买一张假钞,到银行去换,赚了70块钱或80块钱,这肯定是不对的。但是另外一方面,如果给老百姓一点激励,哪怕是给一点补偿,这样也可以改变这个局面。当然还有一点,我们公共政策特别关心问题的严重性,如果问题非常严重,我们为了让假钞在各个领域里面尽可能退出市场,我们可能需要采取一些非常的手段,也就是说加大激励,另外一个,这种激励应该是符合它,一方面我们给一点激励让老百姓能够把手里的钱交给银行,提高补偿的价格。
   
另外一点,如果老百姓发现假钞的来源,及时举报,及时给政府、公安机关、银行提供一些信息,在这个基础上提供信息的人,比如提供一条信息我们发现了多少假钞,给一定的比例给它奖励,这个我觉得也是一个好方法。

主持人:
   
您提到了很多激励机制。非常感谢毛教授,谢谢。
   
刚才毛教授在谈话当中也提到,银行或者金融机构本身的一种激励机制。面对这样一个假钞,大家都会把它想到是一个刑事案件,大家就会觉得,这个事情是不是不是金融机构走在第一位,而应该是警方走在第一位?

白岩松:
   
比如说在有些国家,当你发现假币的时候,你第一件要做的事情是报警,而不是藏在兜里,或者试着把它花出去,或者到银行兑换,这本身就是一个需要警方密切配合的一种行为。但是你也可以想像,如果假币都报警,我们的警力可能又不足,但是需要思考这样的问题,所以这次只有央行方面出来解释,我觉得力度是不够的,因为在央行的解释里面谈到了2007年是打掉过广东一个制造HD90的假币窝点,是不是打掉它就再没有生产的,还有网上说是台湾来的,这需要怎么样几地的合作去防范,恐怕这不是一个银行系统能够做到的事情,必须有银行系统和警方的高度合作,才可以打掉它的源头,但是打掉源头只是一种方法,还有刚才毛教授说的激励机制,我也有两个想法:
   
第一,验钞机本身,既然人民币绝对只能这一家造的,验钞机为什么可以允许全国100多家造,而且质量参差不齐,山东一个地方40元到一千元的验钞机都有,为什么国家不能专控,但是国家专控的同时,一垄断你又担心它价格太高,必须规定它的利润率处在不是很高的地步,5%左右,那么这样价格又得以控制,质量又可以保障,是不是就可以在防范假币方面起更有效的作用,我觉得这一点其实很重要。
   
另外,当然是传递一些防假币的常识,包括国外也有评论写应该防假币,发动人民战争,它借用的是咱们一些说法。

主持人:
   
但是现在咱们再回到现实中来,实际上央行也表态了,这种表态使大家也有信心,觉得从正规的银行基本不太可能出现假币的现象,因为它那里有专业的人士,而且有非常好的设备。

白岩松:
   
但是屡屡有从取款机里包括领工资的时候出现了假币,所以小概率事件,但是也不能说在银行和取款机、ATM机里就一点都没有。

主持人:
   
它防范的手段和职能应该说是比较强的,那么是不是可以把防范的方式方法进一步前移,不仅仅局限在金融机构。

白岩松:
   
所以我刚才说的关于验钞机本身的提升水准本身就是一个防范,另外,其实每一次人民币在印刷的过程当中都不断地提高它的技术含量,使作假越来越难,比如我说两点,也给大家教点有用的,刚才那朋友说完之后,因为我现在知道手里的2是假的,大家一定要注意正面下面的100,这个数字非常重要,因为假币是你正面看的是绿颜色的,你把它侧面看的时候它还是绿颜色的,可是真币是正面看是绿颜色,稍微换个角度就是黑色的,这一点很重要。另外一点,环境不好的时候怎么办呢?这是真币,真币在这块有这样一个像盲文一样手感的地方,但是假币这一块很光滑就下来了,但是有一点很重要,你让中国的老百姓得累死,去菜市场就买两斤苹果,这面背个秤,因为怕它缺斤短两,那边背个试剂,因为怕它里面有农药,现在要带一个非常合格的验钞机,我们成了一个实验室。

主持人:
   
现在我们对于普通百姓来讲。不可能成为专家,也不能像你所说的,到一个菜市场背一个验钞机,大家往往是一个很无奈的想法,我们现在对于刚才我们所提到的一些,感觉上好像是很基础的一些常识,实际上在生活当中并不是如此,因为在货币交易过程当中,很多情况是非常复杂的,很难像刚才专家所提到的,用那种方式来看,面对这种无奈百姓怎么办?

白岩松:
   
其实刚才举例的黑色幽默一样,百姓怎么办,我刚才你是给我了一真一假我才能够辨出来哪个是假的,你要单独把这张假的给了我,我非常有可能辨不出来,所以源头上要去打,要去堵,不让假币有更多的流通,同时面对这次HD90大家要思考下一步的对策,进一步扩充卡的使用,但是你相信假币很多地方针对的是农村,针对中小城市,它对防范比较严密的大城市还是有所躲避的,所以这就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你怎么让道高一丈,不能让老百姓冲在前沿,去扮演永远交给大家怎么识别假币,其实是一种推卸责任的方式。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