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第六次中东战争?(2009.01.05)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6:3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src="http://space.tv.cctv.com/playcfg/player_new.swf"

  mce_src="http://space.tv.cctv.com/playcfg/player_new.swf" type="application/x-

  shockwave-flash" width="346" height="292" allowFullScreen="true" wmode="window"

  allowScriptAccess="always">

 

《新闻1+1》2009年1月5日完成台本
——第六次中东战争?

加沙局势升级,在七天的连续空袭后,以色列发动了对加沙地带的地面进攻,愈演愈烈的军事冲突会否导致第六次中东战争?500多人死亡,2600多人受伤,军事冲突殃及平民,国际社会积极斡旋,巴以和平之路又在何方?《新闻1+1》为您解析。

主持人(王跃军):

您好,欢迎收看今天的《新闻1+1》。

此时此刻,我们身边有些人可能已经安然入睡了,有的人可能正在梳理着今天,打算着明天,有的人可能正喝着茶、看着电视、上着网。但是就是在此时此刻,在巴勒斯坦的加沙,战火的硝烟正在弥漫,很多人正生活在战火的恐怖之中。昨天,以色列的地面部队进入加沙,可以说战火在不断地升级。

岩松,面对这种战火的不断升级,有的人有一种担忧,会不会爆发第六次中东战争?
白岩松(新闻观察员):

其实双方交战的时候,交火是为了在停火之后计算一下自己的收益会不会更多,没有无休止的交战,更何况再做一个大胆的假设,1月20日的时候,美国新的总统奥巴马就将正式的成为总统。不妨把它当成一个倒计时,很多人都会觉得,这场战争会打到1月20日吗?可能性不大。

主持人:

那么好,接下来我们就来了解一下战事的最新情况。

(播放短片)   

解说:

4号是以军向加沙地带展开大规模地面军事行动的第一天,为了掩护地面部队,以色列海军和空军也对加沙地带进行了攻击。进入加沙地带的以军占据了加沙城以南约三公里的内察里姆,这一地区以前是以色列在加沙地带的一个定居点,以军从这一地区分别向加沙、以色列边界和海岸线延伸,将加沙地带分割成南北两部分。以军的坦克和火炮进入内察里姆后,不断地从那里向加沙地带的各个方向发动袭击。随后,从北向南进攻的以军坦克和步兵完成了对加沙城的保卫,切断加沙城与加沙地带其他地区之间的联系。在加沙地带南部,以军大约40辆坦克向汉尤尼斯开进,入夜后,加沙被炮弹袭击发出的火光照得如白昼。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战斗地点在从加沙地带北部向西移动,加沙城拜特哈嫩也已经被包围。目前,以军参与地面竞争的人数没有得到确认,美联社报道说,进攻加沙的以军兵力规模大约为三个旅。经过一夜的激战,以军对加沙的进攻已经造成517名巴勒斯坦人死亡,以军方面则有6名士兵受伤。

5号清晨,以军部队开始在加沙部分地区逐个房屋搜索哈马斯成员。以色列电台报道说,以军与哈马斯武装人员已经在加沙城内街道发生枪战。据美联社最新的报道说,数千名以军地面部队在将加沙城包围后,在加沙城附近区域与哈马斯武装人员发生激战。

以军一位新闻发言人表示:以方发动此次军事打击的目的,一是“清除”哈马斯高层领导人,从而削弱哈马斯的力量和影响。二是,全面摧毁哈马斯向以色列南部地区发动袭击的能力。另外,以色列还希望在埃及、加沙边境重新部署防卫力量,防止哈马斯从伊朗得到援助,东山再起。为此,以军将在这次军事行动中,对加沙的哈马斯进行侵袭,而绝不仅仅是摧毁几个目标就走,从这个目的来看,以方的军事行动还将持续一段时间。

据悉,以军已经下令征召了数万名预备役士兵,准备投入第三阶段的军事行动。不过,以军对哈马斯发动的这次军事打击也有其政治风险,分析人士指出,以色列即将在下个月举行大选,如果以军士兵在此次地面行动中伤亡惨重,奥尔默特所在的前进党和巴拉克领导的工党将面临巨大的国内压力,从而迫使以军匆忙撤军,这将给以军带来政治和军事上的双重损失。因此,对于以军而言,降低战斗伤亡和防止国内出现反战浪潮,远比战场上的进展更为重要,这也是以军在进攻加沙的过程中进展缓慢的原因之一。

主持人:

应该说,战火在不断地升级,那么这个战火给交战的双方,特别是当地的平民会带来一些什么呢?接下来我们就来连线《光明日报》特派记者陈克勤。

陈老师,您好。

陈克勤(《光明日报》驻特拉维夫记者):

您好,各位同行好。

主持人:

陈老师,您在前方做了很长时间的报道,据您了解,在当地目前平民的状况如何?我们看到有报道,目前已经有500多人的伤亡,平民所占的比例有多大?他们的人身安全受到多大的威胁?

陈克勤:
   
加沙是一个很小的地区,大概一共才300多平方公里,也就是说宽10公里,长40公里,但是它里面生活着150万的居民。以色列这次发动进攻以后,打击目标主要是哈马斯,但是因为哈马斯在这之前已经做了很充分的准备,它的很多成员是躲在医院、学校甚至清真寺里面,另外它的很多设施也都放在民用设施里面,所以尽管以色列用非常高科技的武器去精密的觅踪,但是有时候还是很难免伤亡的。

主持人:

造成人员伤亡的平民损失所占的比例有多大?

陈克勤:
   
现在平民占的比例,战前我看过一个报告,他们估计打击以后,平民伤亡要占四分之一,现在是500多人死亡,平民死亡数是90多个。另外估计伤亡的人数是死亡的5倍,从现在看,基本上这个数字还是比较准确的。

主持人:

由于这个战火现在不断地蔓延,应该说给当地的百姓生活带来很多的困难,比如水、电、食品等方面,您了解的情况如何?

陈克勤:
   
我们曾经采访过,但是主要是电话采访,因为在加沙还有一个中国侨民,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撤出来,我们经常打电话跟他联系。

主持人:

他的生活状况怎么样?

陈克勤:
   
他们现在状况是这样的,另外我们还跟其他一些巴勒斯坦朋友有的时候也通过电话联系,他们讲,实际上地面进攻以后,或者是以色列空袭以后,对他们来说,他们生活前后没有很大的变化,因为现在一般认为,你打了以后,当地是硝烟弥漫,整个生活完全断了。但是这个状况不是这一个礼拜才有的,实际上在哈马斯上台以后,整个以色列军队封锁加沙以后,它的状况一直就是这么一个情况,它的供应是非常非常困难,每次只要是以色列军队一打,因为过去这样的行动不知道打过多少次了,但是这一次比较集中,每次打完以后,一封锁它食品断了,电也断了。我们打电话问过当地的居民,三天以前,电已经完全断了,那么他们现在靠什么呢?靠小的发电机,用汽油或者是柴油发电,发电的目的主要还不是为了照明,晚上一般很早他们就睡了,主要就是发上电以后,一个是让冰箱能工作,食品能保留,因为现在当地一个最大的危险,据我们采访那些居民告诉我们,他们认为最大的威胁既不是哈马斯的反抗,也不是以色列轰炸,而是断电缺粮。

主持人:
   
现在据您了解,目前从阿拉伯整个世界情况来看,他们的反应如何?

陈克勤:
   
阿拉伯世界在道义上的是支持哈马斯,因为谴责以色列,用这个词还是侵略。但是实际上慢慢更多的阿拉伯人,他们指责各个阿拉伯国家,包括哈马斯也说,你们光是各国袖手旁观,就是嘴上说一说,没有任何的行动,甚至有的认为以色列的这次进攻和埃及,或者是巴勒斯坦当局合谋来清除哈马斯绊脚石,打造巴勒斯坦的极端势力,让巴勒斯坦当局返回加沙,他们实际上又成了一个炮灰。

主持人:
   
好,非常感谢陈克勤。
   

岩松,刚才陈克勤也介绍了前方的一些情况,应该说最近来看,战火在不断地升级,不断地扩大,这个升级扩大的原因何在?

白岩松:
   
我觉得可能从三个方面去看都有一定的道理,首先你要去看到一个,虽然是交战的双方,但是另一个不现身,隐身后门的一种默许,比如说尤其重要的就是来自美国这方面的默许,包括暧昧,包括中止联合国发表的相关声明等等,大家也都能看到,这种不反对从某种角度来说就是一种支持。从以色列的角度来说,它完成了第一阶段,采用空袭等等战术之后,它要师出有名,因为它师出有名的目的就是你哈马斯不断地在用火箭弹力袭击我的百姓,因此它就要通过地面战来完成一个重要的使命,就是我在你加沙的北面打出一个隔离带来。可能大家也知道,哈马斯的火箭弹的威力并不那么强烈,它发射的距离大约40公里左右。从2001年开始,哈马斯就对以色列不断地发射这种火箭弹,一共大约发射了十万多枚,但是至少造成了以色列人32人死亡,你看10万枚和32人之间一个巨大的反差,一来是以色列要求所有的民居底下必须有防空的地窖,因此它死亡的很多人是在露天活动的时候,另一方面也能看出来,其实哈马斯的火箭弹的威力是不太大的,因此它用地面进攻之后,在加沙的北部打出隔离带来,一下子向至少十米发射火箭弹的距离要向后退很多,那么对以色列本身的威胁就很小,另外它要斩首行动,要威慑你的哈马斯政权的合理性,本身他们就是不接受的,认为它是恐怖主义。另外他们很重要一点,在心理上震慑,这是第二个层面,它要扩大化。
   
而从哈马斯的角度来说,它可能也通过这样的一种被打击,来更加树立一种悲情英雄的局面,另外它也在期待,如果你进入到地面进攻的时候,我的军事力量跟你对比是没得打的,但是当人与人之间距离变得近的时候,我的人体炸弹也好或者游击战也好,也许就会发挥作用,我可以重创你,当然这也是它的一种想法,所以在这几方的力量的作用之下,恐怕就逐渐升级了。

主持人:
   
你刚才提到,实际上交战双方对整个战事的升级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但同时还有外部世界的力量,你刚才提到美国,我们也特别注意到,像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又声明,要表达对加沙地带的人道主义的关切,要求避免大量平民伤亡,这是不是也说明美国的态度也在转变?

白岩松:
   
其实刚一开始打,头五天,布什基本上没怎么找人去谈话,五天的时候才找了奥尔默特,那你看这五天就是你打吧,从某种程度上是默许的角度。那么后来态度有所转变,不仅仅来自于它本身就发自内心的转变,世界各国的反战的意愿,再一个你将来战事到了这一步,进一步不可控,在伦敦都有大范围的示威等等。如果要换一个老百姓,我们聊天的方式就说,其实以色列跟巴勒斯坦哈马斯之间的战争非常像拳王泰森和一个你我中间的一个,我们如果要正面跟他打,没得打。因此在这两者如果出现交火的时候,想让这两者理性是很难的。泰森可能就会觉得,你干吗总骚扰我,一会儿砸我们家玻璃,一会儿砸我脚面子,一会儿向我吐口痰的。可是另一方在想,你是泰森,我如果正面打根本打不过你,我就要超限战,不断地骚扰你,我要去发泄我心中的愤怒,很难有理性,这个时候就需要国际社会的理性的赶紧恢复和重建,并且起到约束作用。

主持人:
   
美国有一种什么样的转变呢?

白岩松:
   
其实它的这种转变就是暧昧的态度,比如说从人道主义的关切等等,跟开始的时候不说话的方式是不太一样的,起码它也意识到这给平民,包括给整个国际局势带来一种非常不好的影响。
   
另一个角度,咱们也可以去分析,从布什的角度来说,他马上就要卸任了,这是国际上的一些评论,我默认以色列来打一下哈马斯,这是在他们公认的恐怖组织,但是接下来1月20日的时候,奥巴马就要上台了,其实全世界对奥巴马会有很多的期待,包括中东地区也会有很多的期待,认为他会不会用一种更和缓的方式去解决这种非理性之间的冲突,会不会用对话等等方式。所以我觉得可能进入倒计时,也许不会持续到1月20日之后。

主持人:
   
在这里我们也特别注意到,实际上针对以色列这个态度的时候,以色列也有一个比较强硬的态度,就是在面对俄罗斯调停的时候。我们也注意到它的外长在会见俄罗斯总统特使的时候提到:“我们打击哈马斯的意图是严肃的,不会让它得到合法的承认,我们和他们没什么和谈的,我们没有请求其他国家替我们作战,这是我们对我们公民的义务,但是我们希望能够得到国际社会对以色列被迫采取的行动的支持和理解。”在美国的这种态度、俄罗斯的态度,以及目前以色列的态度,怎么来看待这么几种态度的结合。

白岩松:
   
其实萨科齐也要去,俄罗斯也派特使,但是现在看到没有起作用,因为刚才已经谈到,对于以色列这一方来说,真正起作用恐怕只有美国,不管是欧洲还是俄罗斯,想要真正地发挥它巨大的影响力,甚至使这场战事出现扭转都是很难的,因此美国的态度非常地重要,当然另一方其实也有一方非常重要的态度,就是阿拉伯世界,阿拉伯世界不管是从能源,包括从巴勒斯坦各方面的因素来说,他们最近的情绪变得更加激烈,比如说甚至要断交,或者是中止对话等等很多的因素,联合军事演习也被中止,阿拉伯世界如果变成群情激愤,尤其是阿拉伯各个国家的老百姓给自己的政府施加了更大压力的时候,那么从所在国家的政府就不得不考虑到老百姓的情绪。可能就会出现更加强硬的声音。从国际社会来说,会注意到这样的一种压力,因为阿拉伯整个世界的压力还是具有相当大的影响力。

主持人:
   
的确,像你所提到的,阿拉伯世界的反应应该对局势发展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稍候我们的节目将继续。

主持人:
   
应该说对于这场战事的进程,阿拉伯世界的态度会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他们的态度究竟是什么样的,接下来我们就连线复旦大学的副教授张家栋,张教授您好。

张家栋(复旦大学副教授):
   
您好,主持人。

主持人:
   
张教授,据您所了解到的,目前阿拉伯世界的态度如何?对于他们的态度如何来进行分析和看待?

张家栋:
   
阿拉伯世界的态度大致有两派,温和的一派像埃及、约旦这些国家,这些国家实际上是不喜欢哈马斯的,他们甚至也有可能认为削弱一下哈马斯,对他们自己、对巴以和谈会有一定的积极性的因素。但是也有一些相对比较激进的国家,像沙特这些国家,他们认为无论如何哈马斯也是巴勒斯坦人,他们应该在这个事件上支持哈马斯。目前两派之间的力量在相互转化,随着地面战争的持续,也随着更多的人员伤亡,像这些温和的国家,像埃及和约旦政府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他们也有向另外一个方向转化的趋势。

主持人:
   
您刚才提到,实际上矛盾都是在不断地转化之中,目前的战事是不断地升级,大家就有一种担忧,会不会爆发第六次中东战争,您觉得这样的战事将来这样一个前景可能吗?

张家栋:
   
绝对不可能,因为现在虽然讲阿拉伯世界对巴勒斯坦人的同情越来越多,也有很多像利比亚领导人的儿子讲,我要去加沙,像印度尼西亚人,他不是阿拉伯人,他是穆斯林,他也要去组织志愿军。但是这些人支持巴勒斯坦人,并不等同于支持哈马斯,哈马斯并不能代表全部的巴勒斯坦人。
   
另外更重要一点,在中东,我们知道泛阿拉伯的民族主义浪潮已经终结,像阿拉伯国家中间最强大的一个埃及,它已经放弃了敌视以色列的政策,在阿拉伯国家里面没有埃及是打不起一场战争的,没有办法跟以色列进行直接的军事对抗,所以阿拉伯国家不可能组成一个统一战线,与以色列发生直接的军事冲突。

主持人:
   
您觉得像这样的战事会给阿拉伯世界的一些国家带来一些什么呢?大家可能还有一种担忧,比如说恐怖主义会不会抬头?

张家栋:
   
目前的情况来看,恐怖主义抬头是不可避免的一种现象,并且这种抬头可能主要发生在阿拉伯国家内部,因为老百姓心理上倾向于支持巴勒斯坦人,他心里面是反对以色列的,政府作为一个理性的决策,它知道自己不能执行一个跟以色列直接对抗的政策,这样一来,政府的外交政策与老百姓的需求之间也会造成一定的矛盾与冲突。所以相关的阿拉伯国家不单是埃及这样相对温和的国家,还是沙特这些国家可能都会面临一个严峻的国内性的矛盾,和一个恐怖主义的活动的增加。

主持人:
   
从全球情况来看,我们也注意到像欧洲出现了反战的游行,同时俄罗斯也出来调停,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应该说美国会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是美国的态度也在发生不断地变化,您觉得美国对于这样一个战事下一步的态度会如何呢?

张家栋:
   
目前,美国的根本立场并没有变化,但是有软化的趋势,像昨天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迈克•马克已经表达了对加沙地带人道主义状况的关切,这还是这一次冲突发生以来,美国人第一次发出这种声音,我们知道在之前,无论是赖斯国务卿还是布什总统,都是要求哈马斯首先停火,然后才有可能签订一个和平协议。
   
另外在2008年12月30日,美国就宣布向联合国提供850万美元的援助,来援助巴勒斯坦的难民,它实际上也是试图减少政策的负面影响,但是从根本上来看,美国人还在观望,它在看国际社会的反映,总体上来看,美国和以色列拥有很大的自主权,基本上是进退自如。

主持人:
   
到现在为止,这个战事美国的态度应该说是一个结点,现在有一个转变过程的,奥巴马即将上台,下一步随着奥巴马的上台,美国人对于这样一个战事的态度会有所变化吗?

张家栋:
   
离奥巴马上台还有十几天,可能到那个时候地面军事活动就结束了,以色列也不会把战争拖那么长,因为时间越长对以色列越不利,目前国际社会包括美国国内的民众的舆论开始发生一种变化。奥巴马的政策虽然走向还不明,但总体来讲,对以色列来讲,不会比今天更好,因为奥巴马已经表示,要推动巴以和平意味着跟双方都要进行接触,就是奥巴马有可能会与哈马斯对话,甚至承认哈马斯的合法性,以及推动巴以和平的进程,而这一点可能是以色列所不愿意看见的,也许是以色列在这个时期下发动这么一次大规模军事活动的一个动机。

主持人:
   
非常感谢张教授的分析。刚才张教授应该说从内部、外部给我们做了一个分析,应该说像这样一个战事对于加沙地带也好,对于整个阿拉伯世界也好,应该说带来的肯定弊会多的,从下一步发展的角度来讲,您觉得会对整个阿拉伯世界带来很大的伤害吗?

白岩松:
   
其实你要说有可能带来的弊比较多的,但是对于交战双方来说不一定这么去考虑,你比如说以色列如果要是去考虑弊会比较多,它不会打这场战争,而且它已经在停火协议即将到期之前恐怕已经做好相关的准备,否则不会面临停火协议的时候,哈马斯不续约,而且用火箭弹骚扰你的时候,它就立即会采取军事行动,恐怕也正中下怀。
   
那么从哈马斯的角度来说,它既然是首先也发射了火箭弹,等于说违反了停火协议,那么它也有它的诉求,也许在战火中,它也看到了它的矛盾,比如说你能不能解决我对加沙地带的经济制裁,通过战火逼迫你提出更高的条件,使我受益更多。对于阿拉伯世界来说,其实从某种角度来说是被卷入的,它并不是像以色列一方或者是哈马斯一方,它有主动选择某种进退的决策权的,但是当这场战火一交战的时候,它就必须去表达态度,不管是温和派,还是强硬派,还是更加极端的,包括也有外国的媒体去报道,是不是会允许真主党也开辟第二战场,伊朗那边也默许等等。有些人会在这样的交锋的战火中虽然被动,但是也主动地去寻找对自己有益的东西,但是总体上来说恐怕没有人希望这样战火会持续下去。

主持人:
   
刚才张教授也分析了,面对这样的一个战事,实际上阿拉伯世界是出现了两派不同的态度,对于那些强硬派,会不会走向对抗?

白岩松:
   
其实我觉得这个就像我刚才说到的一点,这个世界上你必须透过仿佛是以色列跟巴勒斯坦之间,尤其是跟哈马斯之间这样一个不对等的战争,因为一个是六十万军力,一个是一万五,然后再加上武器之间的差别。那么一个强势的敌对一方对另一方施以打击,好像一直带不来真正的和平。其实之间上演过美国版本的这样的对比,比如说美国以它的强势,去对阿富汗,去对伊拉克,表面上初期的战火进展得是非常顺利,但是之后是一片沼泽地,以至于后来包括伊拉克这样一个战火持续,然后成为一个沼泽,对布什整个总统的形象,恐怕在历史当中的定位都产生了极其糟糕的影响。那么也就是说,强势与弱势之间想和平是非常难的事情,这个时候就需要很多的制约,外界的制约。但是另一方面,谈判又是双方妥协的艺术,不管表面上嘴上在说什么,但是真正的谈判最后能达成协议,一定是双方各退半步,这时候就要看到哈马斯和接下来以色列会使双方各退哪半步之后完成这次停火。

主持人:
   
实际上战事也有很多不可预料的东西,假如说出现了极端的事件,比如说恐怖事件进一步扩大,美国对这样一个战事会发生很大的态度上的转变吗?

白岩松:
   
我们还是要去分析一下奥巴马,其实对于布什来说,他一切都不在乎了,因为马上就要离开了。但是对于奥巴马的期待很多,首先我们看一个奥巴马去年7月份的时候当时对以色列说的话,可能跟大家想像到的奥巴马不太一样。“当有人向我女人正在熟睡的房子发射火箭炮,我将倾尽全力制止他,我希望以色列也那么做。”其实这是一个非常强硬的站在以色列一方的表态,当然那个时候它只是侯选总统,他当了总统之后会采用什么样的方法,那是下一个事情。
   
可是现在大家有很多的期待,甚至认为奥巴马会改变美国所有的方式,但是国际上也有很多的一些冷静的分析人士认为,也许美国的目标不会改变,但是为了实现目标的方法,奥巴马会急于改变比如说更多的聆听,更多的采用对话的方式。但是请注意,他的目标是不会改变的,会因为奥巴马上台就站在了巴勒斯坦一方吗?不会,克林顿也曾经想尽过办法,使巴勒斯坦的建国或者说和平路线图等等,但是最后依然是它的目标,那种方式也没有成功。

主持人:
   
我想我们再回到目前的战事当中来,应该说几年前,以色列和黎巴嫩的真主党的冲突当中是损失比较惨重的,下一步的发展方向来看,以色列会不会重蹈覆辙?

白岩松:
   
我觉得首先是地势不一样,加沙地带相对比较开阔,打隔离带相对容易,在黎巴嫩的时候,地形就非常复杂。另外一个现在外界制衡的能力明显在最初美国的沉默,但是最近几天你会发现,尤其随着地面站的开始,从欧洲到世界各地这种反战的声音非常强烈,甚至是像英国这样的地方,大的游行,然后包括欧洲迅速地像萨科齐等等很多国家都在采用各自的方法。因此,世界的理性在恢复.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