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爱成为往事》编导手记--《情债》(郭永全)

发布时间:2010年02月09日 17:4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央视网

  《庭审现场》从创办之初就一直致力于寻找民事案件,因为无论是样片还是领导的指示都让大家认为民事案件是刚刚开播的庭审节目的最佳选择。我较早的开展了和浙江、上海、广东等心目中民事案件多发的省市的联系工作。联系之初,各地的反馈大部分都是你们说晚了,要不案件已经开过庭,要不没有可行的案件。终于,3月初杭州的通讯员告诉我一个案件可能适合庭审节目。案情是一位50多的男子起诉小他30岁的一位女子分8次从他的银行卡取走了17万元,涉嫌不当得利。从起诉书来看确实符合我们的要求,和主审法官沟通之后更加明确了我的信心。通过报题、审核领导也批准了这个选题。于是开始了对这个选题的操作,也就是对于这个案件的采访和拍摄。

 

  这个案件的开庭日期定在了45,我们摄制组43日傍晚来到杭州,准备和当事人进行沟通,顺便把了解到的情况进行拍摄,为完美制作节目做准备工作。通过进一步了解得到的却是一个坏消息:当事人绝不可能接受采访!因为原告家产亿万,在杭州是知名人士。被告是一个外来打工者,认识原告的时候在杭州的一个高档娱乐场所工作。是原告来消遣的时候出手大方给她留下了良好的印象,也就是说两人之间还有不可告人的一些故事。既然事情涉及隐私,按照相关规定当事人可以拒绝公开开庭也可以不出庭。那么,提前进行采访很有可能“打草惊蛇”,致使庭审的精彩程度大幅下降。以庭审作为基础的节目也好看不到哪里去。所以等待的时间就在各种患得患失中过去了。

 

  45,也就是开庭的日子终于到了。我们摄制组早早的来到法庭进行设备的调试,还要争取法院的工作人员能够答应我的一个要求,就是能不能在开庭之前的5分钟再开放法庭,放当事人进场。我担心当事人看到我们在法庭架设的机器设备和灯光就会拒绝出庭(唉!编导无法掌控的事情太多了)。还好,经过一番紧张的等待,按照我的预想当事人在法庭规定的最晚进庭时间来到了法庭。看到现场的灯光和设备果然提出想要退出庭审。但是法官按照预定时间已经开始了庭审程序,我的“小阴谋”得逞了。

 

  随着当事人的陈述,案情渐渐展开。原来两人之间已经在一年之内3上法庭,这次开庭已经是双方短时间第4次对簿公堂。每次都是“亿万富翁”当原告起诉“打工妹”,诉讼理由都是讨还欠款。涉案金额总计55万多元。被告的代理人还说如果原告打赢这场官司还会起诉要求被告归还15万,两人之间的资金往来就达到了70万元。那么一个“打工妹”短时间(两人才认识2年)怎么会欠下“亿万富翁”这么多的钱呢?“亿万富翁”又为什么要和一个“打工妹”发生这么大的资金往来呢?究竟“打工妹”是不是不当得利呢?

 

  庭审进一步进行,案件信息也逐步明朗。原来,两人曾经相约在原告“亿万富翁”离婚后结婚,并且还买了房子共同居住。这次开庭的17万就是其中一段时间“亿万富翁”给“打工妹”的生活费。事情清楚了,难题也随之产生。两人之间曾经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究竟是情人(法律规定的同居关系)还是朋友呢?是不是构成了赠与?如果构成赠与,这17万是夫妻共同财产,“亿万富翁”单方赠与行为能不能得到法律的保护?

 

  这样的问题同样也使主审法官感到困扰,具体的反应就是庭审休庭之后判决结果迟迟不能出台。“亿万富翁”究竟能不能要回这17万元,已经不是最大的悬念。甚至主审法官都决定案件有了结果之后,就这个主题发表一篇专业论文。由此可见这个案件对于法律工作者也是可遇而不可求。

 

  在庭审休庭将近3个月之后,终于传来消息主审法院对于案件有了处理意见,案件要宣判了。就在我做好准备进一步采访的时候,有一个让人吃惊的消息传来了:“亿万富翁”撤诉了。也就是说“亿万富翁”放弃了对17万元的要求。我马上对“亿万富翁”进行了电话采访,他说:只要对方不再欺负他,就这样算了。真是让人感到惊奇。历经坎坷采访的一个案件就这样一个结果,真是让人感到遗憾。可是仔细回想这个案件,还是有很多的可以回味的东西,最终我完成了这期节目。

 

 

责编:张曦健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