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节目遭投诉

发布时间:2010年02月09日 17:3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央视网

  2006226,周6,我在办公室写稿,《撞人还是救人》刚播完,栏目热线响了,我接的。

 

  一位观众劈头盖脸地责问:你们栏目怎么能播这种节目,你们有没有想过播出这种节目的后果?心头一紧:好险,幸好电话是我接的,要是告状到主任或其他领导那里又要麻烦了。

 

  其实《撞人还是救人》是经过“十月怀胎”的。

 

  节目的拍摄是在2005年的4月初,之后苦苦等待宣判,却始终没有消息。2005年夏天,我暂时脱离了节目制作工作,腾出几个月的时间去中国传媒大学学习,20061月中旬才回来上班。制片人对此愤愤不平,说我太“奢侈”了,应该扣我粮食。此时《撞人还是救人》的庭审终于有了结果,于是它也成了我回归栏目后的第一个节目。节目的播出是在2006226,掐指一算,离节目的拍摄已经过去了整整10个月。时间之长在栏目里大概创了一个记录。

 

  与我做过的其他节目比较而言,《撞人还是救人》的构思也是相对周详的。因为庭审拍摄时已经感觉到其中的一些可能具有力量的点,拍摄完后马上进行了粗编,大致的结构已经成形。在传媒大学学习的几个月里可谓是清心寡欲、清汤寡水,苦行僧式的生活方式和固定的学习规律让我循着机械的节奏谨慎地对待每一天。面对食堂里罕见油花的饭菜和丝毫不敢打破的学习计划,我总渴望能早点再做节目。于是《撞人和救人》这个未了的半成品便时常是我思考的对象。几个月的打磨雕琢下来,片子在头脑里已经有了完整的形状。

  

  春节过后,迫不及待地动刀了。可以说《撞》是我花费心血最多的一个庭审节目,从结构安排到镜头组接,从转场到声音处理,从人物眼神动作到画面景别处理,颇下了一番心思。可以无愧地说,在能力所及的范围内,我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片子审得也挺顺,制片人看完没说啥,笑了笑;主管主任也没说啥,说把最后一句解说词改改吧。

 

  于是播出了。

 

  没想到竟接到观众的投诉。

 

  《撞人还是救人》让我自己也挺困惑。主人公王庆芳是一名下岗职工,下岗后想做点小生意,于是学习开车。拿到驾照后三个月借了姐姐家的面包车。王庆芳称,当天早晨车在苏州市苏福路上正常行驶,车从一位老太太身边经过,老太太在车的后方慢慢坐倒,她从反光镜里看见老人坐倒于是停下来把她送到医院。事后老太太一家认为是她撞了老人,于是把她告上法庭,索赔十万。老太太原本很健康,很精神,气质很好,我们在敬老院看到她时根本不相信这是一位切除了部分大脑、神志不清、生活无法自理的老人。

 

  无论对王庆芳还是对老太太,我都感到一丝沉重:如果王庆芳说的是实话,那她就无缘无故地让生活平添了许多负担;如果老太太的确是王庆芳不当驾驶的受害者,那么生活对她也很不公平,老太太本来儿孙满堂、精神矍铄,正是安享天伦的时候,一场车祸却让老人的境况变得很让人同情。

 

  王庆芳找到了两位热心的目击证人,他们两个都能证明车子根本没有碰到老太太,老太太使自己坐倒在地上的,但是车子驶过、老人跌倒的时候,车跟老人的距离很近,不会超过20厘米。交巡警部门也对该事故做出了认定,认为车与人相撞的事实不足,但不能排除相擦的可能性。

 

  法庭最终判决认为,机动车应该自觉比让行人,尤其是遇到儿童、老人更应注意保持安全距离,王庆芳没有尽到足够的注意义务,对该事故承担一定责任;而受伤的老太太横穿机动车道,对该事故也负有同等责任。法庭最终王庆芳赔偿老人医药费5000多元,精神抚慰金3000元。

  

  打投诉电话的是一对夫妻,两口拿着家里的电话轮流批评。他们义愤填膺,认为这种判决对司机不公平,车既然没撞倒人就不应该承担任何损失。司机本来是学雷锋做好事,结果落了如此下场。老两口愤愤地说,他们已经告诉自己的儿子,以后遇见类似的事情千万不要插手帮忙,否则惹一身麻烦说不清。最后,这两位观众狠狠地批评:央视作为影响如此之大的媒体,不应该播出这样有负面影响的节目。我呆呆地拿着话筒,不敢吱声,更不敢说那节目就是我做的。

 

  这种后果是我没想到的。其实我们没有权力去评价法院作出的任何裁决,作为媒体,我们能做的只能是客观中立地纪录展现。节目拍摄之初到法庭宣判之前,我自己也分不清当事双方到底谁负有责任,我只知道她们都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她们的生活都因为一场交通事故发生了很大的改变,特别是那位老人。当然我同情老人并不意味着我倾向于把责任推到满怀委屈的司机那里。

 

  我曾经亲眼看见过一起车祸。那是个傍晚,天没完全黑下来,我走到一个丁字路口。一辆开得飞快的车快速转弯,结结实实地撞在一个1718岁左右的女孩身上。司机急刹车,但车还是从女孩的身上轧了过去。我离车和那个女孩只有5左右,我看到了事故的全过程,我听到那女孩的身体在金属的撞击下发出的声音,那声音很沉闷,很清晰,让我不寒而栗。女孩蜷缩在地上一动也不动,那一刻我甚至产生一丝臆想,以为她只不过像个贪玩的小兽在熟睡。年轻的生命在那一霎那间离开了,我无法想象她的父母亲人朋友的悲伤。她可能还没有品尝过爱情的甜蜜,她更没有机会体味为人妻人母的幸福。

 

  我们播出这个节目其实只是希望表达这样的意思:人的生命其实是很脆弱的,命运也许就在那不经意的一刹那间被彻底改变了。我们说,无论怎样谨慎地对待自己和他人的生命都是毫不过分的。面对生活和生命,我们能做的只是珍惜。

 

 

责编:张曦健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