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山挑夫》创作后记

发布时间:2010年05月23日 18:1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华山挑夫”我有所耳闻,只是耳闻未曾亲眼目睹。记者常世江约我拍这个题材时我才开始与他上网搜集相关信息。凤凰卫视播出的视频是所有曾经发表过的堪称最好的。我俩在策划时就商订要突破他们以往的报道内容,增加新的环节,多走进行时。

  我俩一到华山就开始与何天武联系碰头,了解他的近期生活动态及打算。

  何天武是身残志坚的汉子。他去年在陕西省残疾人运动会赛跑比赛获得两个奖项,其中一个一等奖,一个二等奖,而且他还是没有经过专业训练的!

  他从来不接受别人的捐助,一定要自食其力,一直都是这样。

  我完全是怀着对他的敬意在拍摄,在记录着他的生活。华山自古以来就以“险”著称。何天武背上100斤的物品要过峭壁,走悬崖,艰难程度可想而知。起初走稍微平坦的路跟着拍摄时感觉还可以跟上,到后来的接近垂直的峭壁时,我就很难跟上他的脚步,我的汗绝不比老何少了。我的所有的拍摄几乎都是盲拍。我要一手抱着机器,一手抓着铁索,只敢抬头看前面。我没有任何的保护措施,只有常世江在后面堵我。说是堵,其实不起作用,只是一个精神鼓励在身后。一旦脚底踩空必将机毁人亡,而且可能连累同事造成同样后果。所以我必须保持身体平衡,每登一步都小心翼翼。何天武在快上到顶端的时候由于体力消耗太大腿开始发抖,我的机器记录得很清楚。可贵的是即便这样他还不忘提醒迎面下山的游客注意抓紧铁索、注意脚下。

  在陪何天武去他家乡的时候,遇上天降暴雨。为了不淋湿机器,我是一手打伞一手跟拍。何天武走在前面没踩着水 ,我在身后却老踩着水坑。从下车到他家我的鞋就像从水池捞出来一样了。

  在老何家,让我再次感受他的不容易。年迈的父母还住着在几十年前留下的土坯茅草房。儿子还在上中学……

  但是老何很乐观,他觉得生活得很有希望。他说儿子已经大了,很懂事,父母不但还能生活自理,而且还可以做一些农活。不久就会有好日子了……

  老何在华山还有个爱好——写毛笔字。他写得不是很好,但他很用功。据说有个书法家还慕名上门对他进行指点。周围友人知道他有这个爱好于是就把费报纸等废纸给他练字。于是他的床头每天都会新堆放一摞上面写有很整齐毛笔字的废纸……

  老何有个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够参加残奥会。我与常世江便努力为他联系上省残联的相关领导,他们也表示很感动。但毕竟何天武面对的是竞技体育,他的年记太大了,已经不太可能了。后来老何说哪怕马拉松能有参加的机会他也要争取一拼。老何说了,即使参加不上,他见到了省里的领导,自己去争取了,那就是一种拼搏精神。他说自己之所以身体那样结实,就是依靠良好的心态和永恒的拼搏精神。

  华山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就告诉我必须拍出漂亮的画面,何天武这位不屈不挠的独臂汉子的动人故事就告诉我必须采访出感动自己感动观众的节目。我是抱着这个信念在工作着,所以感动了我,也感动了许多观众……

责编:韩凌默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