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c0370418-b01e-0014-3ffa-25fb0d000000 Time:2019-06-18T17:21:09.0986984Z

又见矿难瞒报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6:3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得到线索

  

    7月2日,山西宁武县发生了一起煤矿瓦斯爆炸事故,7月3日,新闻媒体纷纷报道说共有19名遇难矿工死亡,新华社也发了稿。然而,7月4日就有遇难矿工的家属给《焦点访谈》栏目反映说死亡人数不真实,有瞒报。我在栏目公共网上看到反映后,立即打了电话询问情况,当时遇难者的家属还在四川,还没有出发去山西宁武料理后事,只是从山西的同乡那里得知死亡人数不止19人,详细情况还不太清楚。我和家属商定,他们一到山西了解情况后就和我们联系,如果确有线索,我们可以考虑采访。

  

    7月6日到8日,我在广西参加一个民政部召开的村务公开会。7月8日中午我接到电话,说是线索已经有了,被瞒报的遇难矿工的尸体已经被转移到内蒙古丰镇、集宁一带,希望记者快来,以避免矿方再次移尸和迅速将尸体火化。我将这一情况速向制片人和部领导汇报,得到批准后,我马上请假(因会议还没有结束,9日还安排了参观“中国村务公开第一村”等活动),同时把预定的10日返程机票改签为8日晚,晚上12点飞回北京,第二天一早,我就和摄像张予北前往内蒙古。

  

    寻到家属

  

    下午3点多钟,我们到了内蒙古丰镇,又花了两个多小时才在一家汽车旅馆找到了几户遇难矿工的家属。开始他们很警惕,什么都不说,我也就没有告诉他们我们是电视台的,只是说我们是一些遇难矿工的朋友,听说你们在这儿,事儿处理得不顺利,就过来看看,通通气,看看怎么能让老板尽快给赔偿。聊了一会儿,他们对我们有了一点感觉,但还是有顾虑,怕我们是矿主派来套他们话的。眼看天就要黑了,一不做二不休,我干脆打开天窗说亮话,直接亮明了身份。他们仔细查验了证件,又看了一本我随身携带的《焦点访谈》的书(书里有我的名字和照片),倒是相信了我,可还是不愿意说,因为他们怕说了让矿主知道后,第一少给他们补偿,第二找人收拾他们。我说你们提供了情况,我们也会对得起你们,在你们拿到补偿回家乡前我们绝不会透露是谁向我们反映了情况。第二,从现在到节目播出还有一段时间,你们抓紧时间向矿主索赔,如果需要我们也可以帮你们去催老板,也可以找政府有关部门为你们说话,你们记下我的手机,有事可以随时打我的电话……终于,这几位家属同意了。

  

    根据这些家属提供的线索,我们很快在丰镇市查出了7名被瞒报的遇难者,随后,又跑到了70公里外的内蒙古乌兰察布市的集宁区(北京人爱吃的涮羊肉的最大产地),找其他被瞒报的遇难矿工家属。由于不知道他们住在哪里,我们就先到了殡仪馆和医院打听情况,结果得知,殡仪馆有3具尸体,铁路医院有7具尸体,这些遇难者的遗体都是3号夜里到4号凌晨从山西宁武偷运来的,家属也都来认过尸。不过我们只打听到家属们住在火车站附近,尸体是谁送来的搞不清楚,因为送尸的人只留了一些存放费,没有提供任何证件和手续。看来我们只好再到火车站附近几十家旅馆中去碰运气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找来找去,我们终于在一家叫察哈尔的宾馆找到了两个遇难矿工的家属。他们照例又是不肯说,又是一番做工作,还有人把我的记者证拿去复印,抄下我的名字到网上去查,最后终于说了。接下去的事就好办多了,又有住在其他两个旅馆的一些家属被我们找到了。家属们经过反复核对也相信了我们。最终,我们在集宁找到了8位遇难矿工的家属,证实了10名遇难者被瞒报的情况。

  

    主动曝光

  

    随后,我们驱车几百公里赶到山西省宁武县矿难事发地点。县里的有关人员说只死了19个人,还强调说事发之后省、市、县领导都赶到现场组织抢救,瞒报的可能性不大,而矿方人员则要么不愿接受采访,要么就说还是那个数。我们只好向省调查组和省公安厅领导汇报了。这时,省调查组也已经了解到在内蒙古集宁有10名遇难矿工被瞒报,但不知道是哪10个人,也不知道家属住在什么地方,更不知道还有7 具尸体被藏在丰镇。听说我们是来提供情况的,而且知道的情况比他们多,还有从家属反映到与矿方代表谈判,再到尸体火化的全部录像,马上就重视起来。我讲了以后,他们让我们带着公安人员连夜返回内蒙古丰镇、集宁去找家属,去现场查实被瞒报的17名遇难矿工的情况。

  

    经过一天多的核查,终于在4月13日晚,公安人员和我们查实了所有的情况。公安人员立刻向省里作了汇报。4月14日,我们刚刚从山西大同出发,就接到了电话说早上的山西报纸已经登出了调查的情况,警方一共查出了死亡36人,瞒报17人。后来宁武县又告诉我们说晚上省里还要召开新闻发布会,再次向社会公布这一消息,并说《焦点访谈》不是首发也不要紧嘛,发布会上我们会提到你们的帮助。看来,当事情真相已经明朗的时候主动发布,比让《焦点访谈》首先曝光还是要好得多,这次山西处理矿难消息的水平比以前提高了很多。据此,14日晚上和15日早上新华社、中新社、中央电视台、各大小报纸和各网站均发了通稿或消息,而《焦点访谈》的节目经过一夜一天的努力编辑,也赶在15日晚上播出了。

  

    调查受阻

  

    节目播出后的反响十分强烈。在央视网上一周新闻和48小时新闻排行点击率均列第二位。虽在此之前其它网站也发过消息,但它们仍然纷纷对节目进行了转载。国家安监总局局长李毅中对比也十分震怒,滚动新闻中多次出现了他在安全会议上怒斥黑心矿主的镜头。随后,温家宝总理作了重要批示,认为这是一起性质极其恶劣的矿难瞒报事件,要求公安机关依法严肃查处。国务院秘书长华建敏按照温总理的指示,于17日召开了有关部门会议,确定了这次由公安部牵头(而不是像以往一样由国家安监局牵头),国家安监局、中纪委、全国总工会等几部委参加,组成国务院调查组前往山西宁武进行调查。

  

    消息发布和节目播出后,山西省也高度重视,当地公安机关将几名犯罪嫌疑人(包括节目中提到的三位)依法刑事拘留,同时,也加大了调查的力度。这次矿难瞒报事件,还有很多内幕等待揭开,比如:是谁胆大妄为策划了这起瞒报案?在各级领导高度重视并到过现场的情况下,17具尸体是什么时候,又是怎样偷偷被运走的?矿难后,矿井附近有公安人员日夜值班,为什么没有发现?矿山救护队多次下井,到底在井下发现了多少具尸体?19名公开的和17名被瞒报的是不是这次遇难矿工的全部……等等,等等,都需要进一步查清。

  

    7月18日,我和予北又赶回了山西,继续调查矿难瞒报的内幕。在那几天里,记者又接到了举报电话说附近某家医院有未报的遇难矿工的遗体(记者花了一天多时间进行调查,结果不是此次矿难的);记者也已经了解到当地这次矿难绝不是偶然的,这家出事的煤矿并没有合法的审批手续,被浙江人承包后管理也十分混乱,听说还有干部入股,就在这次矿难出事之后,全县停产整顿期间,又发生了一起私挖乱采的矿难事故,上报死亡1人。而就在去年记者就接到了当地的反映,说有上千个违法小煤窑在生产,某某部门某某人是后台,还附了一张小煤窑图。当这次记者把这张图给当地接待人员看时,他们多数笑而不答,顾左右而言它,也有人告诉记者此事属实。虽说新上任不久的县长和书记对此进行了整顿,但隐患并没有消除。 后来,又出来消息说,县里有的领导已经被“双规”。不久又接到通知说,等国务院调查组查清后再报道。

  

    随时待命

  

    《焦点访谈》栏目已经对矿难瞒报事件进行了多次报道,我自己就做过4个瞒报节目。这两天又接到了山西省几个县的反映说他们那里也有瞒报,希望记者去。这些瞒报浸透着多少矿工们的鲜血和家庭的悲剧!看来,只要矿主要煤不要命,当地官煤勾结,疏于管理,瞒报一时半会儿是不会停止的,我们还要做好继续报道的准备。

  

    悲哉!又见矿难瞒报!

  

责编:刘岩

打印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3d7052d2-a01e-0088-10fa-2580b0000000 Time:2019-06-18T17:21:09.1463389Z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