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ab4addfc-d01e-008c-61d5-257532000000 Time:2019-06-18T13:00:01.0877491Z

三进疫区/张自力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6:3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从2003年“非典”开始,“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这个词就被大多数老百姓记住了,但过了两年似乎有点淡忘。然而最近两个月,接连出现的两件事又把“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这个词拽到人们眼前:一个是发生在6月底的“安徽泗县疫苗事件”,另一个就是发生在7月底,并且直到现在还没有结束的“四川人感染猪链球菌病事件”。两件事,恰好都被我赶上了。

  

    “要像对待非典一样重视它”

  

    7月23日,星期六,暴雨,北京。

  

    正是吃中午饭的时候,电话突然响起来,是再军老师打来的:“上网看一下四川资阳的事,又有怪病了!”

  

    撂下电话,赶紧打开电脑,一条消息赫然出现在新浪网新闻的头条:“四川资阳出现不明原因疾病,截至目前已累计发病20例,死亡9例。”凭着以往当医生的经验,我把这条信息在脑子里迅速地过了两遍,隐约觉得应该是某种传染病,但具体是什么病还说不清楚,一连串的问号在脑子里浮现出来:究竟是什么病?这种病是怎么发生的?如何传播?有多大的危害性?……一切都是未知数。正当我在脑子里盘算的时候,电话又响了,还是再军老师。

  

    “去一趟吧。先看看再说。”语气比上一次明显要坚定得多。其实,我心里也是这么想。很多事情不到现场是无法预计的。但摆在面前的问题是,这不是一般的事件,而是传染病!我要去的是疫区!然而,越是在这样的时候,就越是值得去!俗话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嘛。迅速地商量了一下,决定立即动身。临了,再军还不放心,又在电话里反复嘱咐要注意安全:“不管是什么病,一定要注意防护,要像对待非典一样重视它!”

  

    下午五点三十分,飞机腾空而起。一路辗转,等我们到达资阳已是夜里十点半了。

  

    一波三折

  

    7月24日,星期日,晴,资阳。

  

    因为是突发事件,这次的采访安排得很紧张,必须在一天内完成。当晚编辑,次日传送,争取用最快的速度播出。

  

    第一站就是医院。在这次疫情中,资阳市第一人民医院的感染科被开辟成了隔离病区。每一个进出隔离病区的人都必须穿上隔离服。其实穿隔离服对我来说并不陌生,以前也穿过,但都没有像这次一样“严阵以待”过——因为,这次面对的是一个未知的“敌人”。好在,后来得知经过国家CDC的鉴定,这是一种感染病死猪的病菌——猪II型链球菌。而人——猪之间的传播途径主要是“与病死猪的密切接触,并且经由皮肤创口传播”,不会通过呼吸道传播。听到了这样的结论,我们悬着的心才稍微放平了一些。

  

    有了专家的结论,采访就有了方向。出了医院,我们又赶到农村去采访。四川是个生猪饲养的大省,资阳又是四川省最重要的生猪生产、加工基地之一,那里的农户几乎家家都养猪。从掩埋病死猪、到给猪圈消毒、再到动物检疫、生猪饲养…… 整整一天的采访“马不停蹄”,最后采访到市长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钟了。按照原定计划,利用晚上的时间把节目粗编完成,第二天赶到成都、通过省电视台将节目传回北京。本以为“胜利在望”了,没想到又是好事多磨——

  

    由于这次疾病的发生跟病死猪有关,疫情发生后国家卫生部和农业部同时派来了专家组。直到7月25日,我们预计节目播出的当天,专家组还没有达成统一意见。为了给公众一个明确的交代,我们的节目只能在专家组意见达成一致后才能播出。就这样,7月25日当晚播出节目的计划被搁浅了。然而疫情还在继续发展,为了追踪最新的情况变化,我和刘文从成都重返资阳,二进疫区。又经过一昼夜的采访和编辑,7月26日,我们再次返回成都,将最新的信息传回北京。就在这时传来了好消息,专家组意见已达成一致。我们的第一期节目《紧急应对资阳“怪病”》终于在7月26日当晚顺利播出!

  

    我发烧了

  

    7月27日,星期三,晴,北京。

  

    连着熬了两个通宵,回到北京,我的身体有点撑不住了——我发烧了!碰巧的是,这次在资阳的病人最初的症状也是发烧。这让我的这次发烧,多少有些让人担心。我给刘文通了电话,他说他没发烧,这才叫我放心了一半。况且,资阳的病人一开始就是高烧,而我还只是低烧。凭着医学知识,我判断自己应该不是被传染上了“猪病”,估计还是劳累和中暑惹的祸。休息了几天,体温果然恢复了正常,总算是有惊无险!

  

    其实,在这次采访过程中刘文也不轻松。他除了要扛着摄像机,还要忍受蚊虫的叮咬。资阳的蚊子似乎对他格外偏爱,第一天采访下来,刘文的胳膊已满是大包了。准备好的一瓶风油精都快用完了,也没见消肿!采访的时候,我特意向专家询问,蚊虫叮咬是否会传播这种疾病,没想到专家对此也拿不定主意,这可把刘文吓得够呛!

  

    穿不穿隔离服

  

    7月29日,星期五,阴,资阳。

  

    人虽然回到了北京,可我的心还在资阳。资阳的病例数还在不断增加,而且从资阳一地扩散到了四川的其他地区。7月29日,根据领导的决定,我们第三次重返资阳,三进疫区。这次去的除了我和刘文之外,还增加了胡元这支生力军。

  

    首先采访的地点还是资阳市第一人民医院。按照专家的结论“没有证据表明,人—猪链球菌病会在人与人之间传播。”卫生部长高强在资阳市第一人民医院视察工作的时候坚持不戴口罩、帽子和手套,为了就是要鼓励民众正确认识这种疾病。但是按照医疗职业规范,进入传染病区又必须穿戴隔离服。对我来说,如果穿隔离服出现在节目中,可能会给观众带来错觉;但如果不穿,又违反了医院管理的规定。权衡再三之后,我们决定还是遵守医院传染科的规定,穿上隔离服。7月31日,焦点访谈播出了四川疫情的第二期节目《层层布控,资阳疫情趋稳》。事后证明,我穿隔离服的做法并没有产生负面的效果,也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掐指算来,从2000年我离开医疗工作岗位,到现在已经五年了。在这五年里,常常有人为我感到惋惜,觉得以前学的医学知识都浪费了。但我始终觉得原来的知识和经验不会没用,只是还没有到发挥作用的时候。通过这两次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采访,更坚定了我的想法: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不同于一般的事件,掌握一定的专业知识不仅有利于在纷繁复杂的现象中发现焦点问题,而且也有利于辨别真伪和判断事件的发展趋势,更重要的是能够在关键时刻做到自我保护。

  

    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报道,换一种说法,叫做大众媒介的健康传播。随着人们健康观念的普及、随着社会透明度的增强,各种类型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会时有发生,健康传播大有做头!(记者张自力)

  

责编:刘岩

打印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bc3d61c5-901e-0008-80d5-25231a000000 Time:2019-06-18T13:00:01.1414552Z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