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f64714ca-301e-00c2-1b0e-24b0d7000000 Time:2019-06-16T06:40:45.3069345Z

艰难的临汾矿难曝光(曲长缨)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6:3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今年1月12日和18日,以揭露山西省临汾市尧都区阳泉沟煤矿特重大矿难瞒报死亡人数为内容的《焦点访谈》 --《追踪矿难瞒报真相》和《新闻调查》--《死亡名单》两节目播出后,震动了山西省、临汾市和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

  

    (一)大好形势下的一瓢冷水

  

    如此震动,除了人命关天之外,还有几个原因不能不提。一是去年至今,山西煤炭生产形势大好。由于煤价上涨了百分之百以上,许多地市县都发了煤财,靠煤财经济增长率都达到了15%~20%。再加上去年万吨煤的死亡人数也确实比前年下降。所以在去年年底山西省有关部门就邀请了几家大的报纸和通讯社及省内各家新闻单位,对安全生产成绩进行了一番宣传,一时间"山西煤炭安全生产形势为什么这么好""抓生产 保安全--山西安全生产巡礼""山西抓安全生产的N条经验"等文章在报刊和网上随处可见,十分热闹。正当这一宣传活动要继续掀起高潮时,临汾矿难瞒报事件的曝光一下子给这一活动泼了冷水。二是节目播出时,山西正在开"两会"且有一名领导正在大同煤矿视察。节目的播出让与会的代表们和省市领导震惊,也惊动了那位领导。三是与以往曝光的同类案件,如"繁峙案""南丹案"不同之处在于,除了矿主、区县级领导的责任之外,还有专门负责监督管理安全生产查处瞒报的安全生产监督局的干部牵涉其中。这种主管人员执法犯法的情况在前两案中未出现过。难怪节目播出后,国家安全生产监督局的一位同志还特地打来电话问此事。

  

    (二)一矿得病 千矿吃药

  

    节目播出后,山西省领导连夜打电话部署查处此案,第二天就由一名省委副书记主持召开紧急会议,组成省调查组开赴临汾。临汾市当天晚上,就召开了紧急会议,把主要涉案人员控制起来;第二天一早组织有关人员收看了《焦点访谈》的重播节目,并成立了新的调查组(早在出事之后,市里就成立了一个由各方20余人参加的矿难调查组,包饭店、花银子,但始终没有查出任何瞒报。)在节目播出后的第二天一早,某办案人员就电告记者,一是报喜,说他们有线索了。问:什么线索,从哪里来的?答:从《焦点访谈》节目中发现了破案线索(其实,记者掌握的线索在离开临汾前就告诉他们,可他们就是查不出来,记者只好自己去河南、安徽等地查)。二是解释,说其实他们早就不相信矿难只死了8个人,也知道一些线索,但是……所以才……原以为……没想到……总而言之,请记者多多理解。

  

    其实记者此时最关心的不是理解他们,而是如何尽快将这一案件查清。很快,随着被查出死亡人数的逐步增多,最高人民检察院做出批示,要求山西省检察院介入此案,对其中公职人员渎职受贿问题进行调查。2月21日,由中纪委、监察部、公安部、国家安监局、全国总工会组成的国务院调查组成立,前往临汾调查此案。当地政府也采取了相应的措施:

  

    --与此事有牵连的当地政府官员、矿主、各村村干部数十人被公安机关控制,以防外逃。

  

    --外调小组成员奔赴全国各地,逐个核实死亡人员情况。

  

    --全市上千座矿山全部关闭1个月,停产整顿所有在矿上工作的人员全部重新登记造册,非法用工一律辞退。

  

    ……

  

    春节后,为了搞追踪报道,记者前往山西了解事态的最新进展情况,但并不顺利。只知道与此事有关的8名涉案人员被关在太原,其中有半夜三更用4辆卡车偷偷运尸的、有火葬场收黑钱的、有事后帮助搞瞒报的、有吓唬遇难者家属的……另外3名案件的主要策划者临汾市尧都区副区长、安监局局长,市矿山救护大队大队长作为要犯被分别异地关押在晋中的3个县。其他有关情况办案人员守口如瓶,只是说正在查处之中,没有上面调查组的同意不能接受采访,也不同意记者到狱中去采访人犯。记者又多次和调查组有关人员联系,但至今也无结果。看来追踪矿难调查结果比追踪矿难瞒报还要难一些。

  

    (三)采访花絮

  

    关于这次瞒报事件的调查经过,《新闻调查》已经做了比较充分的展示,但有几个小插曲,因时间关系节目未提到,在这里补白。

  

    补白一:初到临汾时,没线人,没线索,两眼一抹黑,只好早出晚归,四处打探。根本不知道和市调查组住在同一个饭店,而且是对门。很快市里有人知道我们到了,四处寻找,也没想到我们和他们脸对脸,就在同一饭店。双方彼此相安无事,见了面还笑笑,住了几天想着老住一个地方容易暴露,就挪到了民政局招待所,结果这一挪就露馅了,当天晚上市里就来人把我们堵住了,心里很奇怪,他们是怎么知道我们住在这里的。原来,除了前一个饭店没查,他们把市里的大小宾馆都问遍了。后来他们带我们到市调查组,我们恍然大悟,哦,对门就是啊。

  

    补白二:矿难中有一个受伤者伤势不重,很快就出院了。为了找到他了解第一手情况,记者三顾茅庐共跑了200多公里,和刘备一样心诚,可结果是没有找到"诸葛亮",反而由于早8:00、中11:00、晚11:00三次打搅,让其家属很烦。原来"诸葛亮"怕事,听说有记者找他,就躲起来了。

  

    补白三:在采访陷入困境时,听说某旅馆有遇难矿工家属正在和老板谈条件。心中大喜,破门而入,见屋中有10几人,谈得正欢,以为抓个正着。问几个看上去像矿工家属模样的人,包括一位70多岁的老太太,都说自己是到临汾来耍的。大冬天的,临汾有什么可耍的。问来问去,他们终于承认自己是遇难者的家属,正在和老板谈赔偿。问:什么时候死的?答:11月4号。问:死了几个?答:死了1个。问:怎么死的?答:砸死的。记者感觉出入太大,脸色一下变得很难看,又问:是阳泉沟矿出的事吗?又答:不是。咳!问了半天不是一码事,是另一起矿难在私了。

  

    补白四:无独有偶。听说遇难矿工中有一个叫康雷的,在河南商水县元老镇。跑了几十公里到了元老镇,派出所说,全镇没有一个姓康的,可能在图强镇。又赶到图强,在派出所一查,果然如此。我们当即认定,就是此人。赶到了村里,找到了康雷的嫂子。问:康雷是在临汾尧都区挖煤吗?答:是。问:是阳泉沟矿吗?答:可能是,记不大清楚了。问:康雷是有2个孩子吗?答:是。问:一儿一女?答:对。问:康雷的父母是不是都去世了?答:是的。问:你们多长时间没和他联系了?答:好久没来电话了。至此一切情况都对,有戏!又问:康雷在矿上出事了吗?又答:没有。前天还托人送毛衣过来了。这……可能吗?不一会儿,一个小伙儿跑过来了说:"我就是和康雷一块干活的,毛衣就是他托我带回来的,他活得好好的。"我们没辙了,只好接着在下一个乡镇寻找。最终在胡吉乡康老村找到了另一个康雷,情况与上一康雷基本一致,但他已经在矿难中死了。这,才是我们要找的遇难矿工康雷。看来,同名同姓同情况的还大有人在,马虎不得。

  

责编:刘岩

打印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ad5f1480-401e-00e4-4e0e-242b63000000 Time:2019-06-16T06:40:45.3576020Z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