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af1dbfde-a01e-0126-30f9-24e588000000 Time:2019-06-17T10:45:00.2513912Z

双重舞弊?!(魏驱虎)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6:3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考场舞弊,自古有之。

  

    但是这次有人是要在事关人民群众用药安全的执业药师资格考试中作弊,不免让人心中感到恐怖。

  

    到达南昌后进行的一个小调查,更加深了我的恐怖感。两家大型的国营药店在没有检验医生处方的情况下,就出售了两种处方药品,药名是"阿赛松"和"速尿"。外行咱不知道,听内行讲,这两种药都有较强的副作用,如果使用不当都是要出人命的!可是药店的售货员却说这两种药没有什么要注意的。在两家药店里,我们都没有找到按照规定应当配备的执业药师。如果有合格的执业药师,这样的情况应当是可以避免的。考虑到我国目前执业药师数量严重不足的现状,一旦没有把好考试关,使得大批不合格的人通过作弊混入执业药师的队伍,其后果用专家的话来说是"不堪设想!"

  

    在向大家继续陈述事情进程的时候我遇到了困难,因为涉及到一个必须要保护的线人。在审片的时候,孙玉胜副总编辑用了一个小时来思考如何既能揭露事实,又能保护这位线人。在发现无法两全的时候,他作出了忍痛割爱的决定。孙总所割之爱确实是令我非常可惜的,我甚至认为今后也很难有同仁能拍到同样的东西。但原谅我不能说。不是我在卖关子或是事有龌龊,而是为了保护我们正直的线人。可惜,但是必须这么做。媒体从业人员在工作中为了大的利益可以超越一些道德和常理的约束,但这种超越是有限度的。

  

    也许这反而引起了大家的兴趣,有人也许会问:就不能讲一点吗?在这里确实是一点也不能讲,因为我已经发现江西方面知道得太多了,多得远远超出了在江西外能得到的信息量!

  

    扯远了。总之,我们拿到了足以证明与考试有关部门的个别人员监守自盗、参与舞弊的确凿证据。此后的拍摄应该说是常规战斗,兵分两路,一路抢占制高点,一路混入考场前的人群。拍到的镜头大家都看到了,圈里人不言自明。值得一提的有这么几点:为寻找考场附近适合的拍摄机位,我和摄像朱邦录一天内六次爬上一幢八层的居民楼,累得不轻;为捕捉到稍纵即逝的考场违纪镜头,邦录的老腰经受了严峻的考验;结束拍摄后在宾馆的电梯里,我们遇到也是刚从考试回来的应考人员,他们压抑不住内心的喜悦,在我们面前交流着舞弊的经验。

  

    我们拍的是舞弊,可是当节目播出,国务院领导批示查处后,某些方面又发来了这样的探空气球:可能是一些社会闲散人员为牟利胡乱炮制答案出售。可笑,如果这样的说法真的成为调查的正式结论,那恰好就和考场的舞弊行为一起构成了一个双重舞弊,就像撒了一次谎就要撒一千次谎来掩盖一样,后一次舞弊是为了掩盖第一次舞弊的真相,只不过欺骗的层次要高了许多。

  

责编:刘岩

打印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3c0c8efa-301e-0068-62f9-246638000000 Time:2019-06-17T10:45:00.3742083Z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