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21efa70c-401e-006c-4905-2c93ba000000 Time:2019-06-26T09:53:31.6966565Z

闯 关(岳广鹏)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6:3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邮车难过偏头关》终于播出了,这是我来到“访谈”后的第一个节目。回头看看自己处女作产生的过程,竟然比邮车过偏关还要难。在偏关县,邮车要过的仅仅是一条路、一群山、一座偏头关,而我这次经过的却是三大关,并且一关比一关难。究竟我过的是什么关?莫急,各位看官,请让我慢慢道来。

  

    自信关 刚刚接到这个选题的时候,我是又高兴又害怕。高兴的是,自己终于可以结束一个月零两天天天在家拆信上网看报回传呼--找选题的日子;害怕的是,将这么一个好选题给我,自己是否可以制作成一期节目。

  

    在此之前,我已经有过一次"处女show"的机会--采访"长江采沙",可惜因为种种原因,我们在长江边苦等了三个日夜以后,却是"一秒的镜头也没有拍"(摄像宇歌语),只好在一个阴天的下午怀着沉重的心情回到了北京。可是见到制片人后,他却只是很轻松地对我说"没关系!好好休息一下吧";其他老编导也开导说,在访谈这种情况是很正常的。可对我来说,这次如果再像上次那样空手而归的话,就不正常了,无论是因为什么理由,我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了,所以我好担心、好害怕。

  

    另一个担心是,线索的真实程度。对于这个选题,同事的初步判断是偏关方面"明执法 暗勒索",为了给对方定这个"罪名",还有几个关键的细节需要落实,可是"线人"对此却讲不出更多的内容,只会说"我们没有半点违法的事""他们扣我们的货没有一点理由"。单从外表来看,这个"线人"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好人,更像一位"奸商",对于他的话只能半信半疑,可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我们也不好和偏关方面联系。所以,在赶往偏关的途中时,对于节目是否成立这个问题,我的心中一直还充满疑虑。

  

    最后一个担心,是自己的能力问题。《焦点访谈》不同于我工作过的那些栏目,它拥有着数以亿计的观众,其影响力是其他同类栏目所难以达到的。同时,我也深知《焦点访谈》对节目要求也是极高的。自己的采访、制作水平能否适合要求,我没有把握,我担心最后因为个人能力的问题影响节目的播出。

  

    正因为存在着这么多的担心,所以自己的自信心也就受到了极大地打击,每天目光游离不定,走路左摇右晃,心情没着没落,就这种状态怎么还能去采访呢?最后,是司机牛哥帮了我。在送我们去机场的路上,他语重深长地对我说:"一定要好好把握这次机会啊,你胜利归来时,我到机场接你们。"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短短的几句话仿佛给我的后腰夹了一块钢板,让我挺起了腰板找到了自信。

  

    采访关 自信并不代表成功,接着我就迎来了第二关--采访关。

  

    我们首先进行的是暗访,这是此节目能否成立的关键所在。但是我们的暗访却遇到了困难。开始,以为他们会在办公室里商量具体的罚款价格,所以我们计划让刘文混在人中,拍下他们讨价还价的场面。可是,偏关人办事也喜欢走偏道,不在办公室里见面,而是来到当地唯一一的家桑拿中心,在一间狭小昏暗的按摩房间里商量,根本就不让我们进。在里面他们说了些什么,干了些什么,我们都不知道,借故闯了两次,都被他们给轰了出来。这样下去可不行,怎么办呢?关键的时候,经验丰富的刘文兄发现,我们装摄像机的包和"线人"随身携带的皮包外型相似,就随机应变,两个人换了包,让"线人"自己去拍。经过一个小时的协商,双方终于在罚款数额上达成了一致,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等我们回到宾馆房间看镜头时发现,因为"线人"过于紧张,两个手紧抓住皮包,结果把镜头给弄脱了,好多精彩的场景是只有声音没有画面,我在那里急得拍腿,"线人"也是不停地用头撞墙。就在我们准备放弃的时候,奇迹出现了,镜头上出现了公安局治安股股长讲价的镜头,并且还很形象的用手势来辅助说明,也就是后来大家在节目中看到的"我处理,四万;其他人,八万"这个宝贵镜头。

  

    在暗访时,我们的身份是隐藏的,行动比较被动,只能耐心地等待、记录,而不能左右当事人的言行;而当公开身份,手握话筒的时候,我们就要做到"一切尽在掌握之中",让被采访者的言语和思想按照记者的意图发展,这应该是采访的最高境界。

  

    为了达到这个境界,在采访偏关县的两位执法人员前,我设计了几十个问题准备提问,脑海中不断预演着和他们见面时的情形,心情是紧张又激动,仿佛马上要见的是自己的心上人。等见到那位治安股股长时,我竟然会心跳加速,口干舌燥(和我第一次约会时的感觉极为相似),毕竟这是我作为《焦点访谈》记者后的第一次采访啊!可当我稳下神看看眼前的这位股长,他竟然比我还要紧张,目光一直不敢正视我,双手也在发抖。看到这种情形,我反而镇定起来,预先准备的问题也就一一向他抛去,他的思想一直在我的控制之中。在家里的时候,制片人不断嘱咐要给双方提供说话的机会,所以,在采访治安股长时,尽量从他的角度想了几个问题,让他讲讲查扣邮车背后的苦衷,没有想到这一招还挺灵,他向我承认,他们的上级制定了具体的罚款任务,并且还和工资挂钩,这次对邮车罚款也是不得以而为之。其实,这一现象在全国各级执法部门是比较普遍的,可真正能够让我们的镜头拍摄下的,还真不多。接着,他又进一步解释说,"我们的执法环境不好,下面干警的积极性不高,罚两个,弥补一下,调动一下积极性"。当时我心中直骂"你们的积极性提高了,老百姓的疾苦你们还管不管?"为了能够从他的嘴中套出更多的好东西,当时我还是假装很深情地看着他,并且很缓慢地点了下头,同时用低八度的声音问他"你们个人有什么好处?"其实,提问时我的心里特没有底,我知道他回答这个问题的可能性很小。不知道是因为前面和我聊得比较开心呢,还是为了解释这次罚款他个人拿的其实并不多,他对我说"谁办案,就会有10%的回扣"--这绝对是意料外的收获。

  

    制作关 其实,对电视我应该不算陌生。在地方台已经工作了六年时间,又在学校经过了三年的正规教育,并且还给大学生开过《电视编辑》课,对于后期编辑我自认为应该算内行。在上课的时候,我曾经形象地给学生打了个比方:前期采访,就好比去市场买菜,需要你消息灵通、口齿伶俐、头脑灵活;而后期制作,就好比烧菜。相同的材料,不同的人,烧出菜的味道会迥燃不同,因为取舍不同、佐料不同、火候不同。我刚采访完的时候,一直认为自己采购回来几种稀有原料,这道菜,肯定很好看很好吃。

  

    可开始编辑后,我发现我错了,我彻彻底底地错了。其实我原来根本就不会烧菜,我只会"乱炖",自信和采访关并不是我最难过的,最难的应是后期编辑关。这个节目我前后共制作了8版(不知道这是不是访谈的最高纪录了)。现在,让我一时半会儿说清楚是怎么过的这个关,很难!在这个方面我距离访谈的要求还很远,至于下次做节目时准备怎么过关,我心里也没有底,只好到时候再说吧!反正天掉下来,有制片人撑着呢,怕什么。

  

    完整做了一期节目后,我有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感觉:做访谈节目竟然和讨老婆有着天然的相似之处。你不信?可能是你感觉不够或者你还没有讨老婆的经历。请看:海量信息(美女如云)--确定选题(选择对象)--前期采访(感情交流)--后期制作(建立家庭)--家长过关(领导审看)--结婚(播出)

  

    所以,自己的处女作播出的那晚,我仿佛回到了自己结婚的那天。要是问我是什么感觉?一个字--困。结过婚的过来人都知道,结婚的仪式、环节很多,亲朋好友也会有很多,真正等到洞房花烛夜之时,两个人的体力消耗得差不多了,已经没有心情去制造浪漫了。这个节目播出的时候,我已经是40个小时没有合眼,回到房间倒头便睡了,可过了没多久,我被摇醒了,是和我同屋在二套实习的同学。他兴奋得脸发红,眼发光,大声说:"大鹏,节目播了,你怎么还能睡着啊!走走,喝酒去,庆贺一下"。

  

    当时,我冷漠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用更大的声音告诉他"我娶媳妇,你激动什么?"

  

    撇下一头雾水的他,我扭头又睡着了。

  

    我梦见自己不久又讨了回老婆,这次好像还挺顺利的!但愿!

  

责编:刘岩

打印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d70613e9-c01e-00ba-6405-2cd860000000 Time:2019-06-26T09:53:31.8460442Z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