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f04c8b3b-501e-009d-65b0-2b4229000000 Time:2019-06-25T23:45:23.4968554Z

直播的魅力(徐 斌)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6:3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为了这一天,我们准备了半个月。对于一个三小时的直播来说,半个月的前期,不算多。

  

    半个月,开了五次会,两次是与计委面对面,两次是直播组内部,一次是与嘉宾讨论演播室话题。非正式会议或曰三、五人的小会无数。几乎天天都有讨论。策划方案一天一换,从最初的七、八个专题片设计,到后来一个都没有,只有上午会议的重点回顾,从复杂到简单,从人文回到新闻本身,这也是直播组观念转变的第一次尝试。

  

    新闻本身是有魅力的,新闻是有力量的,哪怕你什么都不说,只要你如实地将听证会直播出去,其实就是最大的胜利,谁让它会关系到亿万人的切身利益呢!

  

    头两天就住到了铁道大厦。1月11日晚两点多才睡,不是紧张,是习惯了。虽说是第一次参加这么大块头的直播,依然平静,该干嘛干嘛,横竖横,干呗。看看电视,翻翻新买的杂志,想想明天有什么漏网的东西,睡吧。

  

    1月12日,早晨6:30,电话响了,原来是叫醒服务,估计是小乔昨晚安排的。冲完澡下到三楼会场,已开始安检。进入会场,直播组已各就各位。赶紧下二楼吃早餐,再上三楼,已成为记者的海洋。

  

    8:30,主持人李德昆宣布会议开始,5分钟后开始清场,所有持B证、C证的记者被请到二楼分会场。接下来,开始用对讲机向台里250演播室报告会场发言人的名字及身份。一切开始正常进行。

  

    快10点的时候,对讲机传来董方勇的声音,报告已经到位,他是这次直播惟一的外景机位。小乔让董开始试机,叫了几次,董没有反应。坏了,不会掉下去吧?他那个机位是在铁路医院的楼顶上,据说极危险。再一想,可能是对讲机出问题了,赶紧将董的手机号告诉了小乔。由于注意力全在会场上,好像过了很长的时间,对讲机又传来了董的声音。事后问小董,原来是他无意中把讯号音量拧到了最小,所以听不见呼叫。然后开玩笑说,如果真是要掉下去的话,他一定会对着话机长叫一声"啊--",然后我们就会听见"嘣"的一声。好在没有听到这种单调刺耳的声音,一切顺利。

  

    中午休会吃饭,二楼餐厅挤满了各媒体的记者和听证会旁听席的人员。代表们都在一楼的小餐厅吃饭。有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在代表们吃饭的时候,要看着他们,听他们会说些什么。其实不用看,不用听也会知道他们说些什么,不会有什么意外的、激烈的场面。当然,形成这种场面也有一个原因,所有的代表中,没有铁道部的申请人代表和中介机构的代表。

  

    看着人吃完饭,赶紧跑到二楼塞了两口凉面,又跑到三楼,仍然是记者的海洋。这时有点紧张,马上就要直播,场面有点乱。通知保安快点清场,保安全是铁道部的,说要听计委会务组的安排才行,又找到会务组,搞定。

  

    耳机里传来小乔倒计时的声音。13:00直播开始。

  

    13:30,要切到听证会的现场,耳机里又传来小乔的声音。一看现场的主持人没什么反应,我坐在5号机旁的桌子上,举了举手,主持人李德昆还是东张西望,终于看见他把目光转向了我这里,于是把手举得高高的,做了个OK的手式,会议开始。这时是13:32分。

  

    会场并没有我们想象的像广东听证会一样有抢话筒的情况出现,大家举手示意,主持人点名发言,基本规律是两个消费者代表或其他代表发言完后,是一个经营者代表的发言,一对二。直至整个会议结束,都是这样,只是发言,没有什么唇枪舌剑或自由辩论,而且发言大多是读稿,发言者与听发言的人之间也没什么视线的交流。这给切换导演找人员关系和空间感带来了很多的麻烦。看来以后会议直播或会议拍摄交代空间关系或人与空间的关系将会是摄像们的一个课题。

  

    16:30听证会结束。

  

    1月12日,星期六,一个普通的日子,虽然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怎么精彩,倒也知道外面的天气不怎么样。直播开始前十几分钟,听见小董和小乔在对讲机里的对话。

  

    小乔:西客站怎么雾蒙蒙的,看不清楚。

  

    小董:是,现在天气没有上午的好,全是雾。

  

    小乔:拉一大全看看。

  

    小董:旁边有一个工地。

  

    小乔:推上去吧,根本就看不见西客站。

  

    有人说,1月12日是一个里程碑。未必。1月12日只是开了一个会,有40个人发言。只是这个会是公开的,且关系到许多人的切身利益。其实还有很多会是关系更多人的切身利益的,只是不公开。

  

    这次听证会直播,跟计委合作得很愉快,他们不仅大力支持,而且是全力配合。很少有跟政府机关合作是这么轻松的,很多东西都可以共同商量。形成巨大反差的是另一个政府机关,至今我都没跟铁道部的人有过一次正面的亲密接触,只是通了十几个电话,发了几份传真。原来定好的1月11日的《焦点访谈》也给取消了,原因是铁道部压力太大。这个压力,差点把直播也取消了。没想到一个政府机构会这么脆弱。

  

    其实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我一直奇怪计委的前卫配合与铁道部的保守推挡,说是与亿万人的切身利益相关,结果是两个机构的利益相关。原来是铁道部是想争取自行定价的权力,结果是计委不放这个权力,价格还是要由计委来定。这可以从主持人李德昆(计委价格司负责人)的总结性发言中听出来:通过听证会,看来铁道部自行定价的时机还不成熟,实行政府指导价,计委还是会……

  

责编:刘岩

打印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ced3bfdf-901e-00cf-01b0-2b5fdb000000 Time:2019-06-25T23:45:23.5198409Z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