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4ba0d3d7-701e-0064-58e2-2388c9000000 Time:2019-06-16T01:25:42.0416528Z

《焦点访谈》暗访故事之五(宋 薇)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6:3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第一次见到白天鹅,我们陷进去了

  

    当接到让我准备一下和张林刚老师马上动身去吉林大安采访的通知后,说实话心里还是蛮紧张的。不知道到了那边以后情况会是什么样,我能不能把想要的东西采回来,心里没有一点底。黄洁给我的一份她们春天拍摄的节目提纲匆忙之中还被我忘在了办公室。但是当想到后方有关老师坐阵,前方的搭挡又是一位富有经验的老摄像(中国新闻一等奖获得者)时,我心里多少踏实了些许。

  

    一到大安,我们就在几个沼泽泡子(小湖泊)里寻找天鹅的踪迹,但一无所获。

  

    下午4点多钟,不死心的我们又到了位于铁北村附近的一个沼泽泡子。这个泡子非常大,我们的汽车就像行驶在沙漠之中,完全没有路,沼泽地面有的还没有完全冻实,发白的地方可以走,发暗的地方不能走,稍不留神一走错就有被陷进去的危险,吓得我在车上一动不敢动。多亏举报人是一个比较有经验的人,司机在他的指挥下左拐右拐,倒也有惊无险。

  

    突然,摄像张林刚在望远镜里发现了白天鹅踪影,大约有一二百只!我们立刻兴奋起来,决定"打枪"的不要,悄悄地靠近它。天鹅离我们越来越近,100米、50米、20米,一切准备就绪!突然,我们的车身往下一沉,坏事了,由于司机看见天鹅也非常激动,竟然忘记躲闪还没有冻实的沼泽地,我们连人带车被陷了进去,刚才的兴奋点全部降到了零。当即决定,大家分头想办法拖车。为了减轻汽车的负载量,我也下了车,低头一看,大吃一惊,车轮胎的三分之二已陷进沼泽。

  

    首先找到的是一辆马车,结果拉绳断了好几根,我们的车还是纹丝不动。天色暗下来时,又联系到了一辆日本三菱吉普。我听到司机用手机告诉他们顺着火化厂的方向走就能找到我们。本想这回可有救了,没想到更糟糕,由于拉绳太短,这回车不但没被拖出反而三菱吉普也被陷了进去。

  

    天越来越黑,气温也在骤然下降,虽然穿着棉衣、棉裤,可上牙与下牙早已不争气地打起了架。这时候,第三辆救援车快到了,我又听到了朝着火化厂走就能找到的这句话。于是忍不住我问:"怎么总说这句话?多恐怖。"他们说:"你不知道,前面就是火化厂,左边那块空地是法场,前几天才枪毙了几个人。"我被吓得"啊"出了声,头发根都树了起来,顺口说句:"真是活见鬼了!"张林刚说:今天是农历十月初一,正是鬼节。后经查正果真如此。

  

    第二次见到天鹅,我拔不出来

  

    我和张林刚老师在大安市场的第一次暗访,由于设备出现故障是以失败而告终的。当时俩人的心情都非常郁闷,不知道失去的机会还会不会再有。第二次暗访我们发现了新的情况,并看到了被毒杀的白鹤、大雁。为了掌握更多的证据,我们每天都到市场跟商贩"套磁",为避免引起怀疑,张林刚总是穿那件蓝色大棉袄,我尽量少说话。一天,线人跟我俩说:他在市场听到议论说这几天,有一个老头还带着一个漂亮小秘老在市场上转悠,总夹着一个包 ,好象很有钱,可能是个大户。我听后美滋滋的,转脸再看张林刚,他的五官早已错位,愤愤地说:"我像老头吗?"我连忙说;不是你的错,都是那件破棉袄惹的祸。

  

    我们决定对市场进行第三次暗访。这一次的暗访是成功的,商贩毫无顾忌地拿出了国家一、二级保护鸟类丹顶鹤、白天鹅,并和我一块扯起将近两米的大天鹅,就是大屏幕上的那个镜头。

  

    天鹅长得非常美丽,长长的脖子,大大的身躯,洁白的羽毛油亮油亮的。在鸟类中,雌雄间结成终生伴侣的当属天鹅,千里迢迢的迁徒中前后照应,从不分离。一旦有一只不幸死去,另一只宁恳单独生活一辈子,也不再另寻佳偶。

  

    暗访中当看到被毒杀的白天鹅,心里非常难过痛惜,我情不自禁地说:这么漂亮的大天鹅 ,真是太可惜了!太可惜了!然后问商贩:这么可爱的白天鹅被毒杀被吃掉,你不觉得可惜吗?他说:作买卖有啥可惜不可惜的。我说:你不管可惜不可惜,只要挣到了钱就行了。他说:对。

  

    我们想要的东西都有了,该拍的东西也都拍到了, 结束暗访离开大安本应该高兴,可我就是高兴不起来。每当想起那只被毒杀的白天鹅,我就会深深地陷入痛惜之中而不能自拔。

  

    看到这一幕的不仅仅是在现场的记者还有刚刚飞过的九只白天鹅

  

    我们从大安刚回到北京,说情的就到了。我在编辑机前坐了两天两夜,编得昏天黑地,制片人关老师"命令"必须回家休息,同时为了保证播出,让老编辑柏老师帮我盯节目。

  

    柏杨老师,东北人也,嗓门高,脾气大,善用"恩威并举"之法,对节目要求严格,一丝不苟。一个节目盯下来,他不知发了多少急,上了多少火。合成片子那天时间太紧张,5点多才开始合,晚上就要播。我是越急越出错,急得他一边来回走动,一边大声说:"大哥,我求求你了。"负责后期合成的杨涛洲对他说:"你别发火,宋薇她不是第一次做节目吗?"

  

    时间虽紧,节目的质量却不能马虎。他和涛洲,为了能让观众更清晰地看到投毒者是怎样毒杀野生鸟类的镜头,一遍遍地改,以使其达到最佳效果。那一幕幕让人不堪目睹的镜头,从他们的眼前一遍又一遍的滑过,也从我的心里移动。

  

    现在又到了候鸟迁徒的季节,不知道它们的命运将会是什么?我只有默默地祈祷:天鹅,一路走好……

  

责编:刘岩

打印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ee211f8e-401e-004e-3ae2-23fd8c000000 Time:2019-06-16T01:25:42.2926206Z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