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43df9bb1-401e-00e4-5968-6d2b63000000 Time:2019-09-17T15:02:26.2193376Z

《焦点访谈》暗访故事之三(刘 涛)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6:3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惊险的采访

  

    《谁给私盐开绿灯》和对这一问题的再次追踪共两期节目,揭露的是河北省黄骅市盐政人员与私盐贩子内外勾结、导致私盐泛滥的情况,节目引起了社会的普遍关注,也引发了全国盐业系统大规模的围剿清查私盐行动。

  

    说起来,河北省黄骅市的私盐泛滥确实惊人,每天成百上千吨的私盐大量地流入到河北、山东、天津、北京等地,以至于这些地方的私盐最高的销售量居然达到食盐总量的50%,也就是说,人们谁也离不开的食盐,近一半都是无碘的私盐!这些私盐从外观上、包装上很难发现纰漏,当然也不是全没办法查证,其中一招就是在切开的土豆上放一撮盐,正常的碘盐会马上引起土豆变色,否则就是遭遇上了私盐。可谁买盐又都是拿着土豆去试呢?想想一日三餐缺不了的食盐居然有那么多都是私盐,真令人后背发紧。

  

    干私盐的基本上都是在当地很有些势力的黑道人物,如何能够揭露这些人的嘴脸,能否偷拍成功就成了节目的关键。为此摄像朱邦录和我花了半晚上的时间,向线人学习黑道上盐贩子们的"切口",私盐业上的术语,隐蔽拍摄过程中,为了不至于打草惊蛇又能保证自身安全,我们兵分两路,一路朱邦录与一个企图靠介绍生意拿回扣的当地人进到窝点,以买盐为名拍摄,另一路是我和司机在附近观察动静,随时准备策应进到窝点的邦录。为了安全我们事先将双方的手机号调到了随时可以发射的状态,还规定了定时联络时间,该想的措施全想了,能做的也都做了,唯一难以控制的是紧张的心情,用朱邦录的话来说:违法的盐贩子成了光明正大的,当记者的我们全跟做贼似的。还别说,最后一次隐蔽拍摄时,朱邦录险些就露出了马脚。头天,朱邦录与一名盐贩子谈妥了大体的价格,谈妥了运盐路线上买道(花钱买通执法管理人员)的大体价格,但当我们通知了盐务管理局要来采访的消息后,第三天一早,朱邦录在第一个窝点,拍到了私盐贩子说《焦点访谈》要来的消息后,兴奋地转到了第二家,谁料这位黑道上的盐贩子口风大变,反反复复追问朱邦录的来历,吓得朱邦录连连后退,所有谈话都是在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地方进行的。当他安全地回到了约会地点时,还惊魂未定的一再嚷"玄",事后邦录坦露了心迹:"当时如果那小子要是发现了摄像机,我就只能跟他做交易了,保证不使用他的图像,不然小命真的难保。"

  

    隐蔽拍摄成功了,与当地盐务管理局接洽时,会不会露馅,这也是片子能不能顺利播出的关键问题,河北离北京太近了,说情的大军一踩油门就可以杀奔过来。因此,我们时刻如履薄冰,在与当地盐政人员见面前,又设计了几套将朱邦录隐身的方案,事实上还都见到了效果。刚到当地盐务局,朱邦录隔着车窗就发现一名见过的私盐贩子大模大样地走进了盐务局,于是朱邦录的"胃病"马上就犯了,不管谁来请不管问吃什么药,都一概回绝,只要是不离开车,不露面就觉得舒服。到了中午吃饭时,让人代吃是不能的了,他只好左顾右盼地露脸了,这时的朱邦录全没了往日派头,穿着司机牛哥的棉衣,头畏畏缩缩地沉在衣领里,低眉鼠目地一句话不敢多说。

  

    隐蔽拍摄过程中,我们是住在离盐务局不远的一家宾馆内,到了盐务局后,当地盐政人员又要把我们带到这家宾馆住,吓得大家顿时脸色发白。幸亏当时灵机一动,用这家宾馆的名字与本人相克,命中犯"泰"字为由,进行了百般地搪塞,才避免了与宾馆服务人员再次见面的尴尬。不住这家宾馆,我们提出要住的另一家宾馆却倒了霉,这家平日间歌舞升平、生意火爆的地方,一时间冷冷清清,宾馆的老总一再追问我们怎么知道他这家宾馆名字的,热情微笑的面部表情隐隐地透出不安。好在我们只住了一夜,没有过多地影响宾馆娱乐场所的生意,老板还不至于急到恨不得"扁了"我们的地步。

  

    片子播出后,盐政人员与盐贩子勾结的内幕揭出来了,一批盐政人员和两级盐务局的领导倒下了,想想也有些干得不忍,但一日三餐的咸味感到纯净了很多,也就无所谓了。

  

责编:刘岩

打印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b2173f9c-101e-00fc-5f68-6d06f6000000 Time:2019-09-17T15:02:26.2624239Z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