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5d6bb83a-a01e-00ee-436b-6d32ea000000 Time:2019-09-17T15:19:10.1521464Z

《焦点访谈》暗访故事之一(黄 洁)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6:2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倒卖"玉米的经历

  

    上个世纪最后的一个28号,我和摄像张予北坐上了去河北邯郸的火车,准备去"倒卖一次玉米"。

  

    1998年,出于种种原因,国家出台《粮食收购条例》,其中明确指出个体禁止向农民直接收购粮食。但是这会儿,邯郸市成安县许多人向《焦点访谈》询问是不是国家的政策变了。在一些人的咨询中,我们感觉到这里的粮食收购有与国家政策不符的地方。问题究竟在哪里?只有亲自去买一次玉米才可能知道。

  

    拐弯抹角找到了朋友的战友,让帮忙买一大批玉米。战友是粮站的,他讲外面收购点太多,粮站没有收到足够的玉米。在我们到达的28号下午,他带我们去其它收购点买玉米。战友的普通话一流,以为当地人都这样,一交流傻了眼,一句听不懂。加上予北架上眼镜的怪样儿让人老是警惕的看着他。那天下午买玉米的过程让我看不到本职工作的前途和光明。

  

    29号早晨,经过集训,有了50%的地方语感;予北穿上了绿色长大衣,有了一些坏样儿;利用我的长头发,戴上眼镜,样子不算太怪。

  

    我们又开始出发"买玉米"。

  

    挺好。这里玉米收购点很多,总有"警惕性"不强的,我们先后走了长苍乡、商城镇、漳河店镇等地方,了解到这里收购点大多是个体办的、工商部门认可的。也是工商铺垫做得好,那些平时被便衣工商堵得多了的在路上运粮的小粮贩子,看到我们在路上,手一挥,就立刻出示他们在工商部门办的手续。一上午,粮贩子的事拍得差不多了,该直接找工商说说话了。

  

    中午在长巷工商所里,那两个看到我们,脸色苍白,神情紧张,我们也感觉他们在哪里见到过我们。

  

    下午出师不利。我们先后去了长巷工商所和商城工商所,都是大门紧闭。掉转车头到漳河店工商所,好在所长室有人,我们冲了进去,表示"想办个玉米收购点"。这里人的回答让我们极为诧异:我们早上去上面开会了,《焦点访谈》要来采访此事,迟两天再来办手续吧,被他们堵住了咱们都有麻烦。我开始理解为什么许多工商所大门紧闭,也开始理解,中午吃饭时两个工商所的人见到我们脸色苍白的原因了。但也不至于,那两个人怎么能知道我们就是《焦点访谈》的呢?不过,不论当地人怎么知道的《焦点访谈》要来,歪打正着,99%是那个穿着工商制服的所长的人对着我的眼睛(眼镜)说出上述动听的话。喜上心头!

  

    不过好景不长,出了漳河店工商所,在我们再打算去一次长巷工商所的时候,战友的领导给他打来电话,问他带的人是什么人,说是会有人沿路堵车抢胶卷。看来我们上午、下午的暗访某种意义并不成功,已经被他们警觉了,只是他们不知道我们究竟用什么东西拍了什么。我们立刻向制片人汇报,得到指令:保证安全,停止拍摄,立刻打道回府。

  

    29号晚上,我们赶到了邯郸,买到了回北京的火车票。在等火车的时候,我们急切地翻着拍的带子,怕没录上。让人惊喜的事发生了,画面上居然出现了中午吃饭的那两位长巷工商所的人,他们穿着工商制服在向我们推销玉米,并且当时还给我们留下了姓名和电话。

  

    原来这里的工商部门为了赚点钱,违反国家规定,利用职权乱收费,为个体粮贩做保护伞。上行下效,这里的一些工商部门职工穿着工商制服谋着个人私利。(完)

  

责编:刘岩

打印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7f167033-901e-004c-036b-6dff76000000 Time:2019-09-17T15:19:10.1576786Z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