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fe16b26e-f01e-007e-1bc1-56a7a6000000 Time:2019-08-19T19:06:57.9524050Z

《焦点访谈》记者的一本地图册(刘 宁)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6:2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干我们这行的走南闯北,一年有一半儿的时间在外面奔波,今天在东北,明天可能就飞到了海南。所以如果要想把自己一年中都去过哪些地方说的一清二楚,还真不是件简单的事。于是,为了记住自己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同事们可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据说,有的人每次出差都把登机牌悉心保留,几年下来,登机牌已经可以贴满一面墙了,谓为壮观;有的人专门收集宾馆出的,介绍当地风土人情、经济发展的宣传小册子,一来二去,成绩也很斐然,足可以出一本中国县市概况全书;据说,还有的人每到一个地方一住下来,先把宾馆房间里的火柴盒扔进箱子,日积月累,差不多都能开个小型的火柴专卖店了……由于我住的地方小且经常转移“阵地”,所以凡是需要空间的“记忆方式”就全免了。我只用手头的一本《中国旅行交通地图册》。

  

    说起我的这本《中国旅行交通地图册》还要从我的“理想”和“抱负”说起。我在读书的时候心就挺“野”的,一心想做个旅行家,一见到诸如“身在异乡不是客”、“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等类的诗句话语就特别有感觉。幻想着有朝一日,能够游历大江南北,遍访名胜古迹,欣赏到“大漠孤烟”“长河落日”的苍凉,去感受“暮鼓晨钟”“人在天涯”的心境。最好,还能遇到刻骨铭心的爱情。

  

    到中央电视台做记者,使我的“野心”的实现成为可能。记得刚到评论部,我兴高采烈地买来这本《中国旅行交通地图册》,当天晚上就对照着一本“旅游指南”把所有的名胜古迹都用蓝笔做了标记。心想:以后,凡是到过的地方,就用红颜色把它涂掉,并定了一个五年计划:争取在五年内把所有的蓝色都“消灭”掉,以红色取而代之,实现祖国山河一片红。

  

    时光荏苒,逝者如斯。一晃我在评论部工作整整五个年头,我的《旅游地图册》也已是面目全非。随着我足迹所至,红色已成为五颜六色的“大公鸡”身上的主色。可是仔细一看便会发现,“蓝色依旧在,几度周边红”。原来,五年当中,虽然所到之处不少,旅游胜地也去过很多,但是由于每次出差几乎都是任务急,时间紧,采访结束后便匆匆打道回府,即便是到了旅游胜地,也无暇去名胜古迹“到此一游”,领略那里的好。于是地图上便形成了红色包围蓝色的局面。那一个个蓝色的标记,在我的眼里就像是一个个固若金汤、攻之不破的城池,引发我一声声无可奈何而又无限向往的叹息。

  

    当然,这本地图册记录了我的蓝色叹息和无奈的同时,也记下了我走过的“历程”:

  

    离著名的历史文化名城大理很近的那片红色是云南省的昆明市和禄劝县,这两地之间的公路——昆禄公路,是国家二级公路,为了调查《公路缘何变豆渣》,我在两天之内在这条公路上来来回回走了六次;和亚布利滑雪场近在咫尺的那点红色是黑龙江省的大豆之乡海伦,我曾经在一周之内两次到那里《追踪假大豆》。在黄果树瀑布的旁边有一大片的红色盖住了喀斯特地貌上的红土。那次只为了采访一个农民,我们手脚并用地爬了三个半小时的山路,当时爬了几座山,翻了几道梁一概记不清了,只觉得是进了地球的肚子里怎么走也走不出去。到了目的地,陪我们一起采访的当地的一位县长大汗淋漓气喘吁吁地说:“说实在的,我到这个县做县长已经三年多了,还从来没有到过这样的地方。”记得当时闻听此言,本来已累得浑身快要瘫软的我,立即直起要折掉的腰,回首我们走过的崇山峻岭,心里还升起当年红军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走泥丸"、"腾细浪"般的豪迈和浪漫!。。。。。。。

  

    现在,那本涂满了蓝色和红色的《中国旅行交通地图册》就在我伸手可及的地方,成为我的案头书之一。闲暇时,我喜欢翻开它,那上面的蓝色和红色,就像是一只只美丽的蝴蝶,带着我的思绪舞动飞扬。以后,那耀眼张扬的红色还会随着我的足迹不断地扩张,继续记录着我的酸甜苦辣的故事。至于那上面的蓝色--------就权且把它们看做是生活留给我的蓝色的梦吧!

  

责编:刘岩

打印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9705dd83-501e-00b4-53c1-56346b000000 Time:2019-08-19T19:06:57.9685967Z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