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f4ece816-d01e-0069-3f65-6d67c5000000 Time:2019-09-17T14:40:38.3484381Z

安大爷和安大妈(李玉强)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6:2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安大爷和安大妈并不是一家子,他们一个住在北京西边的五棵松,一个住在北京东边的和平里。他们被人们关注,是因他们分别在《焦点访谈》播出的“看李洪志如何编造治病神话”和“邪恶的蒙骗术”中给大家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安大爷是我们在“法轮修炼大法——北京学员心得体会材料选”中发现的。他和李瑞环、张百发是同时代的青年突击队队长,曾经坚信过共产主义一定会实现。但是当他在1994年被查出患有肝囊肿时,谁能治好他的病,谁就是他的神灵。他多方求医问药,但是毫无结果。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听说李洪志在广州开一个带功报告会,于是,这位老同志“舍出俩钱去了广州”。当记者找到他时,他还是坚信当初是李洪志“手一挥”,就把他的肝囊肿给去除了,“全好了,我现在什么毛病都没有”,记者当时听到这句话时,头都大了。既然,人家自己都说全好了,没有任何感觉了,记者还有什么可问的呢?按照常规,采访到此结束,重找例子另开张。是相信科学还是相信法轮功,记者面临考验。在没有被法轮功完全征服之前,记者按原订计划说服老安到医院做了一次检查。到了医院,在准备做B超检查时,记者心中仍是惴惴不安,特意把医生叫出来, 悄悄地问医生,这肝囊肿是否真会消失。在医生明确告诉记者,肝囊肿不可能消失之后,记者拿话筒的手才稳了许多。检查的结果就像人们在电视上看到的一样,肝囊肿不但没有消失,而且还长大了。这个事实对安大爷来讲真是太残酷了,安大爷为了宣传法轮功曾经特意化8000多元买了一个大彩电;为了表示对李洪志的崇敬,他叮嘱周围的人不要叫他安师傅,因为师傅只有一个,那就是李洪志。如今这四五年建立起来的信念被打破了,安大爷的精神几乎崩溃。第二天,安大爷就卧床不起,肝区疼、心前区疼,所有的病都来了。除了他女儿以外安大爷不再相信任何人。天津中心医院的外科主任打来电话,表示他们可以治疗安大爷的病,但是当记者将此消息转告给老安时,他说,“世界上没有这样的好人。”

  

    面对垮了的安大爷,记者真不知道当初是否应该让安大爷看见事实的真相,这种采访是否道德。

  

    有的时候人更需要谎言,承受真实是需要勇气的。安大爷的生活由此改变,如果是一个年轻人,一切还能重新开始,但是安大爷又会怎么样呢?

  

    对安大爷的牵挂还在心中,记者对安大妈的采访又开始了。

  

    在对“法轮功北京万例调查报告”的调查中,记者找到了安大妈。安大妈在北京地坛练功点很有名,因为她在练功前身患多种疾病,练功后她自己认为全都好了,安大妈在接受采访时也是对此坚信不疑。依记者过去的从医经验判断,如果安大妈得的是神经衰弱或者是胃肠功能紊乱,练功后不治而愈还有可能,但是她患有高血压、糖尿病、心脏病,不可能因练了法轮功就彻底痊愈。到医院检查时,记者和安大妈一样紧张,因为所有猜测都需要最后的验证。等待结果,又一次感受等待的过程。最后检查结果出来了,没有一项正常。

  

    看见安大妈难受的样子,记者真希望,哪怕有一项结果正常也好,真希望安大妈的病如她所感觉的一样,一切都好了。临走时安大妈还在说,我真的没有感觉了,我没说瞎话。

  

    感觉和真实之间的差距竟然如此之大,主观和客观竟然能如此分离。我感觉我存在,我没感觉就不存在。李洪志没有费劲就让这些善良的百姓成了他的牺牲品。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这些东西在中国永远有市场?

  

责编:刘岩

打印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d1af219d-101e-003b-4865-6d7a37000000 Time:2019-09-17T14:40:38.4418464Z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