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378f2155-b01e-0139-0106-263e98000000 Time:2019-06-18T18:47:35.5939314Z

反 馈(林凤安)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6:2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十一月二十六日晚,我在四川省达县采访的《“管家”败家》节目在《焦点访谈》栏目播出。节目播出的当天,我正在上海采访,那几天上海的阴雨天气冻得我一直缓不过劲儿来,所以吃过晚饭后早早就回房间盖上被子进行“缓冻”。迷迷糊糊中同去的实习生告诉我,刚才播你的节目了。当编辑记者的在自己的节目播出后,最关心的就是会不会有什么反馈。于是,我顺手把手机打开放在了床头。果然,没几分钟,手机响了。然而我万没想到的是,第一个打进来电话的竟是我节目中的那个犯罪嫌疑人──原达县国资局局长郑钢。

  

    《“管家”败家》节目,说得是原达县国资局局长郑钢连卖带送的把破产企业和转制企业的资产低价卖给私人,造成国有资产大量流失,工人苦不堪言。达县人民检察院以玩忽职守罪对郑钢提起公诉。

  

    我们到达县时法院已经开过庭了。庭审共进行了四天,听说场面非常混乱,四川电视台还专门就此案的庭审秩序做了一期节目。我们有幸在当地找到了带子看,果然非同寻常。只见一些身份不明的人在法庭上窜来窜去,互相传递着矿泉水和各种饮料。当郑钢辩解时全场掌声四起,轮到检察院的公诉人宣布证据时,庭内喝倒彩的嘘声不断,法官也并不制止,法警们在打磕睡,庭内乱作一团。

  

    我们初到达县时,去了县法院和县检察院,两院都对我们不理不睬,我们意识到情况复杂,但没想到竟然会那么复杂。头三天,云里雾里,辨不清谁是谁非,郑钢的律师晚上找到我们的住地,拿着厚厚的材料,一谈就是三个半小时,说得你真想认为郑钢是无罪的。直到第四天晚上我和同去的朱邦录才睡了个踏实觉,因为四川省人民检察院达川分院的检察官,用了几天的时间,回答了我们的许多疑问。并出具了有力的证据,证明郑钢犯有玩忽职守罪。廓清了我们眼前的迷团。

  

    郑钢的案子所以能在头几天弄得我们无所适从,是因为他们编造了一个近乎完美的故事。根据这个故事,郑钢不仅不是罪犯,反而应该是个维护国家资产的英雄。故事的大意是这样的:郑钢由国资局长升任财政局长后,大刀阔斧地追欠款。为了追回县财政的两亿元外欠款,得罪了一些人,而这其中就有一个私人老板,他用上百万元,重金收买了省和地区检察长以及地区纪委书记,于是这三人欲加罪于他。这个故事印送到中纪委。由于案情严重,检察长、纪委书记等三人被查了几个月,后被证明此故事纯属虚构。今年三月,郑钢的人还拿着这个故事找到我们《焦点访谈》,要求拍成电视,替他伸冤,幸而我们不是电影制片厂,没有接他这个本子。

  

    11月初,我和朱邦录接到任务,赶到达县,但拍的不是他的那个版本,而是要拍他郑钢是怎样败家的。郑钢当时已被依法逮捕,后通过关系取保候审在家。见到郑钢时他穿着一件浅格子西装,打着红底白点的领带,完全不似犯罪嫌疑人。拍摄时我和邦录跟他说,红领带上镜头效果不太好,哄他摘下了领带。如果不摘下来,怕观众看不明白谁是犯罪嫌疑人。郑钢那天是由他母亲陪着来的,他母亲的一句话曾让我心颤。他妈妈说,把郑钢交给中央来的记者我就放心了。听到这句话我掂量了好久,生怕采访有误,冤枉了好人,伤了一个母亲的心。后来,郑钢在告状材料中说我是没有人格、缺乏职业道德的人,我已不心惊了,因为我在诚惶诚恐,唯恐出现偏差的采访中得到的事实,已然证明郑钢的犯罪事实成立。

  

    郑钢在《“管家”败家》节目播出后打给我的那个电话中说:你是断章取义,歪曲事实,我向你提出口头抗议。我说,你现在是犯罪嫌疑人,先不要急于向我提抗议,先认真等待司法的审判吧。

  

责编:刘岩

打印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cb9dd5ec-b01e-0110-1d06-2648da000000 Time:2019-06-18T18:47:35.6489817Z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