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没有罂粟的金三角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4:2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9月3日播出):点击观看视频>>>

  

  

  

  

    缅甸和老挝的北部就是俗称“金三角”的毒品种植区

  

  

  

  

    由于战乱和贫困,这里的罂粟种植已经持续了百年

  

  

  

  

    有了中国政府在政策上的倾斜,有了超罂粟替代种植理论的研究,许多有实力的中方企业迅速加入了替代种植的行列。

    缅甸和老挝北部地处“金三角”毒品种植区。由于战乱和贫困,罂粟种植在当地有近百年历史。上世纪90年代初,迫于国际社会的压力,该地区的地方领导人同意减少毒品种植。不种毒品靠什么生存成为摆在当地民众面前的一个现实问题。这时,与缅甸、老挝相邻的中国云南禁毒部门提出了用经济作物替代罂粟种植解决温饱。

    实施用经济作物替代毒品种植,面临重重难题。一方面,中国公安人员与当地军警铲除罂粟,另一方面中国农业技术人员教当地农民种水田,此外他们还要时常与毒品贩子做斗争。在中方农业技术人员的努力下,在过去种植毒品的区域里,终于出现了一些精耕细作的水田。当地一些地方政府对农业生产也给予了相当大的支持。

    要让农民彻底摆脱对毒品种植的依赖性,除了解决温饱问题还要增收。近几年,缅甸北部和老挝北部的地方政府,制定了一系列政策,鼓励中国公司提升替代种植的档次。与此同时,国家发改委出台了文件,减免进口关节关税和进口增值税。云南省有关部门也鼓励中方企业到境外从事毒品替代种植。有了各国政府的支持,许多有实力的中方企业迅速加入了替代种植的行列。橡胶企业便是其中之一。

    在中国公司和中国政府的帮助下,缅甸和老挝北部许多毒品种植地如今已经很难看到罂粟田了。中国政府和中国企业在当地所做的替代种植项目,得到了当地政府的高度赞扬。     

   详细内容:

  演播室主持人 张羽:

  为了遏制毒品问题,我国禁毒部门一直动用大量的警力封堵和严查毒品走私的运输渠道和销售渠道。最近几年,中国政府开始在传统毒品的源头做文章。在境外罂粟的生产地与外国政府和地方政权合作,开展了一个叫“罂粟替代种植”的工程。

  缅甸和老挝的北部就是俗称“金三角”的毒品种植区。由于战乱和贫困,这里的罂粟种植已经持续了百年,罂粟花开漫山遍野的场面在十多年前随处可见。然而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迫于国际社会的压力,该地区的政府和地区政权开始同意减少毒品种植的面积。不种毒品靠什么生存?是摆在他们面前的一个现实问题。

  林宏成 缅甸掸邦第四特区和平与团结委员会秘书长:

  你既然叫他们禁毒,要帮他们解决温饱问题,要不然全部会跑掉,什么地方能够种大烟,跑到什么地方,也出现过这种现象。

  用农作物替代罂粟种植的概念,也就是这个时候在缅甸、老挝相邻的中国云南省,由当地的禁毒部门首先牵头干起来的。

  赵显明 云南省勐腊县公安局国际禁毒合作科科长:

  公安局开始依靠自身的力量,在国家禁毒委的一些资助下,利用我们的警力到国外进行了杂交玉米、杂交水稻,还有其它各方面的种植工作。

  中国的公安人员在境外与当地的军警在山上铲除大烟,而同去的中国农业技术人员就在山下教当地的农民种水田。替代种植就是在这种极度危险的情况下开始的。

  李建 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农业局种子管理站站长:

  我们在试验田做实验,当时有些敌对的分子就在我们田里埋了地雷。拖拉机耙田的时候爆炸了,轧到以后爆炸,但是没伤着人。后来军区里面就派人,派当兵的去守,这是我从来没见过的,种水田的派当兵的去守。

  除了毒品贩子的敌对行为,教会那些只会种毒品的农民如何种粮食也是一件并不容易的事情,首先改变的是一种观念。长期以来,这里的农民都是靠种植罂粟卖些钱买粮,才能够维持温饱的,靠几亩薄地种些粮食就能够吃饱吗?

  姚宜吾 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精谷公司负责人:

  后来我们把他们村子里18岁以上,60岁以下的村民带到中国,带到景洪、西双版纳去看看,就是生活在中国的爱尼族,他们不种鸦片,他们是怎么生活的,怎么过的,用现实来教育他,以他本民族来教育他。

  种粮像打仗,教种粮像做思想政治工作,在中方农业技术人员的努力下,过去的一些种植毒品的区域里总算出现了一些精耕细作的播下优良品种的水田。

  李建:

  一开始我们做了540亩,一开始他们不信任我们,所以发展得非常慢,开水田的速度非常慢。后来一看到540亩收的粮食那么多,像山一样堆着,然后老百姓就很刺激了他们。当年晚稻他们自己挖田挖了6200亩,所以这个东西应该说对他们刺激是非常大的,中国的农业先进技术确实是在国际上领先的。

  万事开头难。按照中方技术人员的方法种粮,可以不种罂粟也能够吃饱,这一点让昔日的烟农们心甘情愿地放下了种植毒品的习惯,开始了自给自足的农耕生活。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