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ADC废水污染之惑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4:2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6月25日播出):点击看视频〉〉〉

  

  

  

  

宁夏日盛公司违规超标排放含有高浓度氨氮的废水

  

  

  

  

宁夏日盛公司违规超标排放含有高浓度氨氮的废水

  

  

  

  

如果任由这种怪现象蔓延,其恶果必将由全社会来承担

    点击进入论坛〉〉〉

    继6月7日《焦点访谈》报道国内三大ADC发泡剂生产厂商之一的宁夏日盛公司,违规超标排放含有高浓度氨氮的废水后,今天节目将聚焦ADC行业的废水处理情况,从而摸清整个行业的污水处理状况。

    据日盛公司介绍,他们使用的治污设备是"江苏宜兴绿奥公司"生产的,用自来水稀释废水来"达标排放"也是按这家公司要求做的。调查发现,绿奥公司竟然是一个连当地工商部门都无法找到的"冒牌"公司。

    目前,全国ADC发泡剂生产企业共有20多家,它们大多位于大江大湖沿岸,对水体安全形成了巨大的威胁。专家认为,高浓度氨氮废水处理难度大、成本高,一些企业为节省成本,长期超标排放废水,不愿意进行治污。国内最大ADC发泡剂生产厂商江苏索普集团公司负责人透露,他们每生产一吨ADC发泡剂产品在废水处理上的投资约2000元左右,这令他们难以承受。因此业内人士说,虽然很多厂家都配置了治污设备,但其实就是个摆设,仅用于应付检查。

    位于福建省龙岩市的龙化集团公司,年产ADC发泡剂1万多吨。据公司方面介绍,他们没有专门的废水处理设备,每天产生的700多吨工业废水全部送到市政污水厂进行处理。但调查发现,该企业仍有大量废水直接排入河流。

    资深专家郑守樽指出,该行业"谁治污谁垮台,谁不治污谁发财"的内幕一直是被捂着的。如果任由这种怪现象蔓延,其恶果必将由全社会来承担。

    67日,《焦点访谈》播出了“达标排放的秘密”,披露了中国三大ADC生产企业之一的宁夏日盛集团公司,竟然是用自来水兑废水进行稀释来达标排放应付检查。记者了解到,目前我国有20多家ADC生产企业,这些企业的污水排放和治理情况又是怎么样呢?为此,记者又前往江苏、福建等地进行了深入采访。

解说:

ADC是一种化工原料,广泛用于生产鞋底、人造革、绝热、隔音材料等。记者在宁夏日盛公司调查发现,这家公司的ADC生产废水处理设备根本不具备达标排放的技术能力,但是环保部门的现场检验表明总排放口排出的废水却完全达标,秘密就在于废水排放前用自来水进行了稀释。

 

宁夏日盛实业有限公司职工:

       给我们培训时就加清水,加一定量的清水。

解说:

据日盛公司介绍,设计生产这套治污设备的江苏宜兴绿奥公司,用自来水稀释就是按照绿奥公司的要求做的。那么绿奥公司究竟是一家什么样的企业?生产的治污设备用得是什么治污技术?难道真的只能用自来水稀释才能达标吗?全国还有多少ADC生产企业像宁夏日盛公司那样,在用着只能靠掺水的方式才能达标治污设备呢?记者在网络上搜索到了绿奥公司的网站,打开网页上面显示,绿奥公司是国内最早的给排水设备生产商,经过几十年的发展,目前已经壮大为龙鼎实业集团。按照网页留下的地址,我们来到了江苏宜兴市和桥镇找到了龙鼎集团,可是公司有关负责人的说法让记者感到很是意外。

    陈东升 江苏新龙鼎保成套工程有限公司设备所所长:

       我们公司到现在没有在宁夏日盛公司里做过水处理的任何设备。

解说:

       这位负责人告诉记者,龙鼎集团没有在宁夏实施过任何废水处理项目,至于绿奥公司他也是头一次听说。

记者:

       你们公司有没有这样的分支机构?

陈东升:

       没有。

记者:

       有没有这样的下属企业?

陈东升:

       没有,没有。

记者:

       有没有这样的一个关联企业?

陈东升:

       没有,绝对没有绿奥这个名字的,绝对没有绿奥这个名称在我们龙鼎出现过。

解说:

       记者将网络上搜索到的信息告诉了这位负责人,他认为绿奥公司一定是盗用了他们的网页。

陈东升:

       它绝对是盗用我们公司的名称,盗用我们公司的那些无形资产。

解说:

绿奥公司为什么盗用别人的网页?这家公司究竟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呢?记者来到了宜兴市工商局和桥分局,在这里我们查到了绿奥公司的注册信息。这家公司成立于200110月,注册资本50万元,从业人员8人,在当地工商人员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了绿奥公司注册的地址。

记者:

      您好,绿奥公司是在这里办公吗?

工作人员:

      绿奥啊。

记者:

      对。

工作人员:

      哪个样子的绿?

记者:

      绿色的绿,奥运会的奥。

工作人员:

      没听说过。

记者:

      这里面是哪家公司的?

江苏宜兴艺高公司职工:

      这里吗?艺高公司。

解说:

      艺高公司的职工告诉记者,这片厂房一直为艺高公司所有,我们又向该公司的负责人进行了仔细的核实,没有了解有关绿奥公司的任何信息。

记者:

      这家企业现在到底在什么地方?

顾新生 江苏省宜兴市环保局和桥分局监管员:

      我们以前找过它,没有找到,找过几次了。

记者:

这样看来宁夏日盛公司表面上看起来像模像样的废水处理设备,竟然出自这样一家无踪可寻的公司。因为找不到绿奥公司,所以记者也无法知道到底还有多少家ADC生产企业在用着这家所谓的绿奥公司的治污设备。那么我国ADC生产行业的废水治理状态到底如何呢?记者找到了一个与中国ADC行业有着特殊渊源的老人,他就是今年75岁的郑守樽。退休前他先后担任过福州市第一化工厂技术副厂长和福州市化工学会副会长,上世纪70年代初,他发明了以水合肼为原料的ADC发泡剂生产工艺,在国内的大部分企业至今仍在使用。作为ADC行业的发泡剂行业的资深专家,郑守樽这几年的关注重点是这一行业的废水污染问题,而现状令他忧心忡忡。

守樽 福建省福州市化工研究所原所长:

      各个厂都是在超标排废水,而且现在是坏就坏在这里,整个行业的(内幕)都给捂着。

解说:

据郑守樽介绍,他所发明的ADC发泡剂生产工艺虽然操作简单、成本低廉,但存在着高污染的缺陷,其产生过程中,产生的废水中含有大量的有机氮、COD、氨氮和强酸,其中氨氮的浓度高达上万毫克每升。

 

杨敏 中国科学院环境水质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

高浓度氨氮排到水里去以后,水里面的水生生物,特别是鱼类这种水生动物就会死亡,他们具有直接的毒性,间接作用就是它作为一种营养盐会导致藻类的大量爆发。

 

解说:

据统计,目前全国ADC发泡剂生产企业共有20多家,ADC发泡剂的生产需要大量用水,这些企业大部分位于大江大湖的沿岸,生产的废水对水体安全生形成了巨大的威胁,宁夏日盛集团公司就仅靠着黄河,据当地环保部门监测,这家企业曾经长期向黄河超标排放工业废水,其氨氮排放量一度占全区排放总量的一半以上,造成了宁夏黄河断面的水质严重污染。郑守樽曾经专程去宁夏日盛公司做过调研。

 

郑守樽:

      年年去查它,年年都是停产整顿,但是又是年年还上去,这两个形成非常不正常的状况。

解说:

      专家认为,高浓度氨氮废水处理成本高昂,很多ADC企业不愿意加大投入进行治污,于是一些企业长期超标排污。

杨敏:

      高浓度暗淡废水处理技术是一个国际性的难题,就是国内现在目前用得比较多可能还是吹脱法,但是吹脱有一个什么问题?这个成本确实有非常昂贵的。

解说:

      ADC废水处理成本到底有多高?企业如何看待治污的投入?记者来到了江苏省镇江市,决定到江苏索普集团公司进行调查。索普集团是目前国内最大的ADC发泡剂生产厂商,ADC废水处理采用是化学吹脱技术。

孙云霞 江苏索普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我们成本的话,一吨ADC制成ADC产品来讲,我一吨的产品可能在废水上面的投资大概将近2000块钱左右。

解说:

记者了解到,索普公司每年生产ADC发泡剂35000吨,是国内的龙头企业,但企业的相关负责人说,污水处理的费用让他们也觉得难以承受。

 

孙长青 江苏索普(集团)有限公司环境安全处副处长:

       因为它这个处理费用一吨都要在一二千元左右,对市场竞争影响很大,你如果处理了,我这个费用,产品的费用(成本)就很高了,如果没有处理的话,就比我相对有竞争力了。

解说:

       事实上,近年来随着产能的快速扩张,ADC发泡剂市场竞争日益激烈。有资料显示,ADC价格从几年前的每吨18000元,下降到了目前的13000多元,同时原材料成本却逐年增加,整个行业的效益因此下滑。

孙云霞:

       碱涨价了,硫酸也涨价了,春节之后,我们的原材料都在涨价,所以现在来讲,我们的ADC4月份还是亏的。

解说:

       市场不景气,治污成本高,能否保证治污的投入,对每一个ADC企业来说都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郑守遵:

现在谁去治污就垮台,不治污发财,为什么?不治污不要花成本,所以各场都搞了这些东西(治污设备),其实搞了就是摆设,应付检查时用。

 

解说:

宁夏日盛集团不能达标排放,江苏索普治理污染面临巨大的压力,两个处于ADC行业龙头地位的企业是这种状况,那么其它企业情况又会如何呢?记者又来到了福建省龙岩市,这里的龙化集团公司是属于国内中等规模的ADC生产企业。还没到企业,记者看到了一个排污口,废水冒着蒸汽正源源不断地流向下游的小溪河,村民说,这就是龙化集团的排水口。

 

记者:

       我问一下,这里哪里排的水?

村民:

       化工厂:

记者:

       化工厂啊。它这个水每天都是这样排吗?

   

福建省龙岩市新罗区居民:

       是。

解说:

随后记者来到了龙化集团找到了企业的相关负责人,记者带他来到了这个排污口,这位负责人承认这就是他们公司的排水管道,不过他解释说,龙化集团没有专门的废水处理设备,每天产生的700多吨工业废水被全部送到了市政污水厂进行处理。

 

记者:

       这个管道是谁的?

马新科 福建龙化化工有限公司安全环保科科长:

       这个官道是我们龙化公司的。

记者:

       这是厂里面的工业废水吗?

马新科:

       这个是。

记者:

       既然已经全部到市政管网去处理的话,废水为什么还在这儿流出来?

马新科:

       这个不是,我们不是泄出来,我们是说,(管道)旧了以后,可能旁边会渗透一点。

解说:

       事实果真如此吗?让我们做个水量对比,这是龙化公司厂内的总排水口,所有的废水从这里排出,这是龙化公司在河边的排水口,通过对比排水口的水量就可以发现,公司马科长所谓直接排放的废水只是渗漏一点的说法显然是站不住脚的。

记者:

       这个废水允许吗这样排放?

林汉沂 福建省龙岩市新罗区环保局监管员:

       这个是不应该从这边出来。

在采访中多家ADC生产企业都强调,由于整个行业的市场不景气,污水治理技术难度大、成本高,所以就出现了“谁治污谁垮台,谁不治污谁发财”的行业怪现象。但是如果我们听任这种怪现象蔓延,就无疑是在鼓励或者纵容企业通过污染环境来积聚自己的利润,而让全社会承担后果。今天大自然已经通过比如像蓝藻、赤潮这样的一些迹象向我们发出警示,再也不能不计算环境成本的代价了。天平两边一头是社会利益,一头行业利益,孰重孰轻?相信我们的选择并不难做,您说呢?

更多精彩栏目推荐:

[焦点访谈]彻底查处山西“黑砖窑”
[焦点访谈]违规建起超标楼
[焦点访谈]严查WAP网站色情信息
[焦点访谈]老区来了医疗队
[焦点访谈]别让粽子变了味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