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中小水库调查:病险之因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4:2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

  

  

  

  

  进入论坛

    目前,散布在我国广大农村的三万多座中小型病险水库,既影响农业生产、又是安全隐患。调查发现,资金投入不足、管理缺位是造成这一现状的主要原因,也是目前整治病险水库亟须解决的问题。

    今年1月15日,四川省丹棱县吴嘴水库突然发生漏水险情。专家会诊后认为,吴嘴水库在放掉一大半水以后,必须马上除险加固。但是,用混凝土防渗墙进行加固需要200多万元,这对于年财政收入只有3000多万元的丹棱县来说,可是一笔不小的支出;而如果要对全县的病险水库进行彻底整治,则需要花费1.6亿元左右。

    2006年,重庆市遭遇到了百年不遇的大旱。灾情过后,重庆市政府决定在三年之内解决全市300多座重点病险中小水库的除险加固问题。但是,需要的30多亿元的资金让当地各级政府都感到了不小的压力。

    调查发现,目前各地的病险中小水库除了在资金上长期缺少投入外,管理缺位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湖南省桃江县大栗镇的15座水库,只有2个人在管理;重庆市璧山县的油坊沟水库的大坝上,茂密的荒草足有一人来高;四川省金堂县新民水库大坝上则矗立着一座座民房和工棚。

    采访中,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整治中小型病险水库需要责权利的统一,需要建立长效机制来实现水库的良性运行。

   详细内容

    主持人 敬一丹:在昨天的节目里我们看到,散布在我国广大农村地区的一些中小型水库有相当一部分已经成了病险水库,这些水库有的不能为农业生产提供灌溉,为人民生活提供饮水,有的更成了时刻会危害人民生命财产的重大隐患。对这些病险水库进行除险加固已经刻不容缓。那么,要整治这些中小型的水库,究竟有哪些困难和问题,当务之急需要解决的究竟是什么呢?

  今年1月15号,四川省丹棱县吴嘴水库附近的居民们,一大早就听到水库方向传来很响的放水声。元月份,正是冬季农闲,也是水库的枯水期,按常理,正是水库惜水如金,想办法蓄水的时候。那么,这个时候水库怎么会放起水来呢?

  记者:大冬天正好是应该蓄水的时候,这时候发现你们这水库怎么放水啊?

  刘洪斌 四川省丹棱县吴嘴水库管理所所长:现在发现水库漏水,现在出现险情了。

  徐东 四川省丹棱县水利局局长:我们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当时发现有好几处集中漏水,第二天我们又仔细察看,发现有七八处漏水。

  记者:这就是其中之一。

  徐东:这就是一个比较严重的地方。

  位于丹棱县县城上游6公里的吴嘴水库,是一个始建1956年的小一型水库。一月中旬时,实际蓄水有70多万立方米。那么,吴嘴水库如果出现不测,将给丹棱县的人民生命财产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于是,1月15号一大早,四川省农田水利局的专家们就来到的了现场。

  记者:你们来以后看这个坝子到底有什么问题啊?

  胡定成 四川省农田水利局高级工程师:着个大坝主要是整个坝的基础,现在有15处集中漏水,它的渗透量已经达到了每分钟83升,这是很大的。这种情况下,唯一的办法就是采取应急措施,就是降低水位,降低它的渗透压力。

  于是,从1月15号开始,吴嘴水库就24小时打开泄洪管放水。经过专家测算,现在水库里的70多万立方米的水,至少要放掉一半,也就是30多万立方米。在刚刚过去的2006年,丹棱县也和四川许多地方一样,遭遇到了百年不遇的大旱,而正是靠着吴嘴水库的这方水,附近4000多亩的水田在大旱之年不仅没减产,还有了不错的收成。然而,眼下进行了一个秋冬,好不容易蓄起来了的这点水,现在要放掉,所有人都感到万分的可惜。

  吴仕俊 四川省丹棱县扬场镇会灵村村民:太可惜了,说实在话,如果今天的天和去年的天一样干旱,那么我们这里的农田灌溉就成问题了。

  目前,经过省市县专家们的会诊,吴嘴水库在放掉一大半水以后,必须马上进行除险加固。

  胡定成:如果是灌浆的话,只是灌浆大概就要40万元左右,如果用混凝土防渗墙的话,那么就是200多万元左右。

  最多用200多万元就能解决这座水库目前的险情,这看起来花费好像不算太多,可是对于丹棱县这样一个年财政收入只有3000多万元的贫困县来说,这就是一笔不小的支出了。而实际操作过程中,更大困难在于,像这样年久失修,随时都可能出问题的病险水库在丹棱县并不只是这一座。

  杨华 四川省丹棱县副县长:我们总共51座水库,其中50座都是这个土坝,大小有点病害的,应该有一半左右。现在我们初步估算,如果要把这个土坝,有病害的或者预防性的整治,彻底整治的话,要投入估计在一亿六千万元左右。

  一亿六千万,相当于丹棱县五年的财政收入,可以说是一个天文数字。那么,仅凭丹棱县的财政来解决全县的病险水库问题,其难度之大便可想而知了。

  张霆 四川省农田水利局副局长:而且我们水库越多的地方往往还是贫穷的县,比方我们有是个剑阁县,这个县有250多座水库,如果说这个县的水库都要叫他们县自己用财政资金来做的话,我觉得就很难很难。

  据记者了解,按照目前我国水库分级管理的体制,大中型水库是由省市进行管理,库容量在100万到1000万立方米的小一型水库由县一级水利主管部门负责,10万到100万立方米库容量的小二型水库,则由县水利部门委托乡镇进行管理。这样一来,数量众多的小型水库除险加固的任务就主要落在县乡一级政府的肩上。2006年,同在四川盆地的重庆市遭遇到了百年不遇的大旱,全市1305座病险水库让800多万人守着水库没水喝,出现了严重的饮水困难。去年的灾情过后,重庆市政府决定,“十一五”期间要下大力气,加强水利基础设施的建设,三年之内解决全市300多座重点病险中小水库的除险加固问题。但是,围绕着这些工程,重庆市以及各县级政府都感到不小的压力。

  徐世怀 重庆市璧山县水利局高级工程师:县里面本身资金上面有点问题,没这么多钱,因为我们全县一共是有80多座水库,有60多座病险水库。

  朱宪生 重庆市水利局局长:我们的病险水库全部整治完的话,至少还要30多亿的资金,那么那块就靠市政府、县政府,区县财政来支付,但是现在重庆的财政和区县的财政比较困难,老百姓也并不富裕,所以对我们来说压力是很大的。

  目前,在众多病险中小水库除险加固需要的庞大资金正困扰着各级政府的时候,另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也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在重庆市璧山县的水库,记者看到,这个涉及库容15万立方米的小二型水库的大坝上,茂密的荒草足有1人多高,看来这座水库可能很长时间都没有人管了。

  记者:像这个水库,具体如果落实到某一个人了,他负责管理什么?他有哪些责任?有哪些地方如果出了问题,怎么样追究他,这方面有吗?

  谢丞君 重庆市璧山县大沟水库管理处主任:现在我们比如把那些草割了是可以的,但是治不了本,在我们自身的范围内,我们是治不了本的,我们必须要通过上级部门给予我们一定的支持,比如说什么灌浆。

  记者:那是大的工程。

  谢丞君:是大工程。

  记者:您的意思是上级款拔下来,把大的工程做完了之后,再来认认真真、踏踏实实管它,目前这个状态就搁那儿算了。

  谢丞君:对。

  记者:我们再请教一个问题,像那个大坝如果长期不蓄水,然后没有认真经过管理,长期撂荒在那个地方,它的质量各方面会不会有所下降?

  谢丞君:长期放在那儿,如果说不蓄水那肯定是。

  水库应该进行的护理无人过问,一切都是等着上级把钱拔下来再说,这样的管理又怎么能够保证资金到位以后,要不了多少时间,整治好的水库再变成病库、险库呢?在四川省金堂县,涉及库容30万平方米的新民水库大坝上,倒是没长多高的草,但本不应该在坝顶上出现的民房和工棚倒是盖了一间又一件。

  记者:我们看这个坝子上都建了房子了,这地方也有房子,像这个房子怎么都建到水库的堤坝上来了呢?

  肖光强 四川省金堂县赵云镇碧山村村支部书记:这个水库两边坝子建这个房子,五几年修建的时候这个两边就有房子。

  记者:等于是水库建了没多久,人就住到这个坝子上来了。

  肖光强:就是这个情况。

  记者:一直住了几十年?

  肖光强:一直到现在都是。

  这些东西都已经坏了,防水设施也都已经没了,这东西平时也没有人做维护?

  李德远 四川省金堂县赵家镇镇长:这水库要整治的话要花费一大笔资金,现在我们政府财力还是有限的,我们正在努力。

  记者:不光是钱的问题,有了钱也要有管理,没有管理,有钱也没有用。

  李德远:这方面相对差一点。

  记者在四川、重庆、湖南、湖北采访时看到,目前各地的病险中小水库除了在资金上长期缺少投入以外,管理上其实也都普遍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问题。湖南省桃江县三斗村水库,原来的管理部门是大栗镇水管站,2006年以前的水管站还有14名职工,可有这么多人,三斗村水库却还是被管成了个病险水库。

  记者:村民说原来这个水库没人管,破破烂烂的没人管,它怎么会没人管呢?

  曹望丰 湖南省桃江县大栗港镇水管站站长:因为上面是差额拨款,工资没着落,首先职工们都外出打工了,有的在本地打工,都无心上班,我们有两个人负责全镇58个村15座小二型水库,有两座小一型水库。

  记者:17座水库两个人管,这两个人就是有天大的本事,这么多的水库也是没法管好的,可就是这样,镇里还时不时的有另外的任务要他们去办。

  曹望丰:有些村什么计划生育、社会治安等等一系列的问题还要我们去做,所以我们实际上不可能来管这些问题了。

  记者:管不过来?

  曹望丰:管不过来了。

  傅苏 四川省成都市水务局副局长:对这个病险水库的整治是一个方面,管理跟上也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如果管理跟不上的话,整治过后,在三五年或者更短的时间内,两三年过后,这个水库的问题又要暴露出来。

  张硕辅 湖南省水利厅厅长:小型水库除险加固之所以很多年这个问题没有解决,主要是职责权利没有得到有效的统一,我们觉得使水库能够除险加固,需要有一种机制,一种长效的机制,来实现水库的良性运行。

  主持人 敬一丹:在这次采访中我们看到,目前全国许多中小型水库所存在的问题,其实都是长期以来积累下来的结果。资金上长期投入不足,除险加固和正常维护就成了无米之炊,而缺乏资金管理缺位的所形成的恶性循环,又更加重了中小型水库的病险状况。那么,如果要让全国38000多座中小水库重新焕发活力,就必须在问题最根本的地方入手。那么,在新的形势下,我们怎么样才能解决资金问题,又怎么样加强管理,建立一种长效的管理体制,让这些病险水库解除病险,长治久安呢?请看我们明天的报道。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