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查抄假药销售窝点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4:2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

  

  

  

  

    进入论坛

    一瓶出厂价近40元的药,仅售1块多钱。这令人吃惊的一幕发生在沈阳街头。然而这并不是真正的药,而是假药。最近,辽宁省警方破获了一起制造贩卖假药的案件。

    今年年初,在沈阳市街头有人兜售各种十分便宜的药品。这引起了警方的关注。经调查,警方在一个名叫刘玉志的犯罪嫌疑人家中和几处窝点查获了339件假药,一共装了五卡车半。假药中包括假人血白蛋白、假抗菌药等。据专家介绍,这些假药一旦注射到人体,很可能危及人的生命安全。

    从这批假药的包装来看,产地包括四川、北京、湖南等全国许多地方。据警方介绍,其实早在2002年起便在其它地区发现过假人血白蛋白。

    据刘玉志交代,部分假药是他从广东把散装药粒和包装买来后,在自己家中包装完成的。那么制假的源头又在哪里呢?警方表示,追查造假源头的工作有相当的难度。

    就在辽宁警方追查假药源头的同时,沈阳药监部门也在努力追查假药的流向。在记者采访期间,已经有药品稽查人员在沈阳郊区农村的一些偏远的小诊所进行排查。

    详细内容

    主持人 张羽:一瓶出厂价近40元的药品,有人在用1块多钱的价格进行兜售,遇到这种情况您不要以为是捡到了什么便宜,明眼人会觉得这有可能是假药。确实,在日常生活中买了假货,如果是服装鞋帽之类,我们顶多是一弃了之,但不幸买了假药,轻者会贻误治疗时机,重者会危害患者的生命。不久前,在辽宁省沈阳市就发现了五卡车这样的假药。

  今年年初,在辽宁省沈阳市的街面上有人兜售各种便宜得惊人的药品,像这样一瓶出厂价近40元的药,买到手也就一块多钱,这一现象很快引起了一些厂家的注意。

  刘正心 沈阳绿洲制药公司总经理助理:这个不是我们出的。

  记者:不是你们出的?

  刘正心:那是造假人出的。

  记者:假药?

  刘正心:对。

  记者:为什么是假药?

  刘正心:这个我们有鉴定,有防伪。

  辽宁警方经过调查很快发现,这批假药很可能与一个住在和平区某小区的叫刘玉志的男人有关。不久,正在交货的刘玉志落网了。

  赵光 辽宁省沈阳市公安局和平分局刑警大队队长:人抓到没?马上收队。

  从犯罪嫌疑人刘玉志家中和几处窝点里面,公安人员查获了大量的编织袋,里面不仅有先前看到的那种假药,还有其他20多个品种的药。

  穆红涛 辽宁省沈阳市公安局和平区分局打假办公室负责人:总量是339件,当时我们起获的时候,一共装的是五卡车半。

  这五卡车半的药品很快被送到了沈阳市有关部门进行了检验。

  吴英良 沈阳药科大学药学院药理系主任:现在经过检验,已经证实了这里面是假药。

  记者:是假药。

  吴英良:对。

  经化验,这些药品中不仅没有任何的药物成分,都是由未经消毒的水、色素和淀粉构成的。

  穆红涛:它这个假药菌群还超标,各种细菌群落也超标,超过国家标准多少倍。

  记者:不但治不好病还致病。

  这么多假药,如果流向市场,恶果简直不可设想。

  记者 法展:假药的包装可以说涉及世界各地,有四川的、北京的、湖南的、广州的,还有沈阳本地的。药品的种类除了一些内服药和消炎药外,最可怕的是这种药,叫人血白蛋白。根据它的说明书,这种药是直接注射在静脉里面,用于抢救危重病人的。

  吴英良:在发现的这批假药里面有人血白蛋白,这个人血白蛋白在临床上主要的作用是用来补充血容量,这是一个。再一个就是调节像人体血浆的交替伸缩压,临床用药像人血白蛋白,它主要用于像各种休克引起的低血压,用它补充血容量以后,来改善休克症状。这样来讲,如果人血白蛋白它要是假药的话,在临床上,因为它是静脉给药,而休克是急重症病人,所以这个用不好可能会危及患者的生命。

  专家们认为,除了假人血白蛋白、那些假抗生素和治疗心血管疾病的假药同样也是危害巨大。

  吴英良:阿莫西林和头孢氨芐片主要是抗感染药,如果感染以后不能及时用药,或者用这个药不起效果,可能会延误治疗,严重的话也可能会危及患者的生命。其中还发现这里面,像有复方丹参片,还有像复方利血平、氨苯喋啶片,这几种药主要是心血管用药,像复方丹参片主要用于抗心绞痛。心绞痛发病我们知道这是一种急症。还有像复方利血平是用于高血压的治疗。在这些药来讲,因为心血管疾病对人危害也是很大的,轻则贻误治疗时机,重则危害患者的生命。

  药品是用来救死扶伤挽救生命的,制贩假药就是为了小利剥夺他人的生命权,还有什么比这种行为更为可恶的呢?

  刘玉志 犯罪嫌疑人:我一共就是一起,我要是卖给他,他要是给我钱,也就能剩下一万块钱。

  记者:就是这一大批药,如果卖出去的话就挣一万块钱?造成的危害多大你知道吗?

  刘玉志:造成危害多大,我当时也没有考虑。

  记者:那个人血白蛋白是直接注射在静脉里面的,而且抢救危重病人的,不但抢救不了。

  刘玉志:那个我不懂,我也不知道那个蛋白是什么样,他们就要这个东西,我就问有没有,有就买。

  记者:你总知道药是治病救人的吧?

  刘玉志:那知道。

  记者:那人的生命是不是要比那一万块钱贵重得多呀?

  刘玉志:那是。

  记者:那为什么还要做这些假药啊?

  刘玉志:就是为了钱。

  据了解,由于假药从生产到销售,其中的利润大得惊人。像人血白蛋白这样的血液制品,市场上一件的价格能达到几万元,假药又是多少钱呢?

  记者:像人血白蛋白你进来一件多少钱?买的时候多少钱?

  刘玉志:一般是有几百块钱的,可能也有一千多块钱的吧。

  虽然刘玉志一口咬定这其中的大部分假药他都是第一次贩卖,而且从中国技术情报协会最近一段时间掌握的制贩假药的信息来看,情况并不乐观。在沈阳假药案中发现的假人血白蛋白,实际上在其它地区也早有发现。

  赵泽源 中国技术监督情报协会品牌保护部主任:很多地方都有,而且从2002年我们就开始发现有大量的假人血白蛋白的销售。

  沈阳这些假药案中,由于制假药的进货价如此之低,也让人们不禁担心,假药的源头有可能是在大批量生产。

  张泽源:一件比如200盒,他只要200块钱,这里面包括所有的包装、说明书、大包装、小包装以及运输费。你很难想象,他能够以那么低的成本把这些东西做出来。

  记者:这说明什么?

  张泽源:这说明它的量非常大。

  记者:这查出来的假药案还是少数?

  张泽源:冰山一角。

  现在,假药的生产地和流向成为了公安部门重点调查的方向。在刘玉志的家里,公安人员发现了大量的散装药粒、包装和一台简易的封口机。那么,有多少假药是从这里生产出来的呢?

  公安人员:一共做了几批假药?

  刘玉志:一共是三批。

  公安人员:都有什么药?

  刘玉志:有一个是红药片,有一个头孢,还有一个是固本益肠片。

  公安人员:这些药的原料都在哪儿进的?

  刘玉志:在广东。

  原来,一部分假药是刘玉志从广东某地把散装药粒和包装买来后,就在自己的家里面包装完成的。

  穆红涛:像这种药粒一般都是装到这个小袋里面,然后再装到这个大袋,装在外包装盒里面,用这个封口机封口,是这么一个过程。

  记者:就在这么一个脏兮兮的,任何卫生条件都没有?

  穆红涛:就在这么个环境下进行生产。

  记者:不可能保证它有什么样的卫生条件。

  穆红涛:什么也保证不了。

  虽然一部分假药的作假程序是在刘玉志家中完成的,然而相当多的假药和制假药的原材料、包装却都是从外地通过铁路发过来的,这制假的源头在哪里呢?

  记者:这些假药都是从哪里生产的你知道吗?

  刘玉志:不知道。

  记者:不知道?

  刘玉志:我只是说知道它是广东那边的,我不知道在广东什么地方,有那个电话都写下来了。

  记者:如果你们要量大,是不是对方也能提供,不管多少量只要你给钱都能给?

  刘玉志:给钱,他有这种东西,你给他钱,多少他都给,只是先给要他钱。

  张伟平 辽宁省公安厅经侦总队总队长:我想下一步有两个方面加强工作,一块就是我们顺着这个假药的线索,对上线要查这个假药的窝点,协调当地公安机关,把假药窝点彻底打掉;下线顺着假药的流向,我们也协调下线流向的公安机关,对假药蔓延的地区,加大力度,也要进行打击,把这个案子彻底办好。

  虽然假药源头的线索指向了广东,但是追查造假的源头工作却异常困难。

  赵泽源:由于他们这种反侦查的意识比较强,所以上下线间的联系,有的都没见过面,却可以做交易,所以由于这样一来,就给我们的追查工作带来了很大的难度。因为打掉了下家,再往上追的时候,他没见过人,或者是联系手段非常单一,一旦这边出了问题,那边就销声匿迹。

  就在辽宁警方追查假药源头的同时,沈阳药监部门也在努力追查假药的流向,他们把目标放在了沈阳郊区和农村。

  金玉芝 辽宁省沈阳市药监局副局长:这种非法渠道可能农村会多一些,因为这假劣伪药价格比较便宜,可能有时候受利益的驱动,农村这方面这个可能性要大一些,这个也是我们下一步工作的重点。

  在记者采访期间,沈阳郊区农村的一些偏远的小诊所,已经有药品稽查人员在排查假药。

  赵泽源:这个药作为特殊商品,肯定得特供,有专门的监管,监管非常重要。

  辽宁省沈阳市药监局药品稽查员:你自己做的假药肯定不能给别人开出发票,所以供应渠道必须保证从正规企业购,从正规企业购进了,才能保证药品质量,对老百姓来说。

  主持人 张羽:在一些贫困农村地区,由于监管力度薄弱,百姓收入偏低,所以便宜的假药仍有泛滥的空间。而且生产假药和销售假药往往是跨地区,所以要想一网打尽往往会有很大的难度。但是人命关天,一旦发现这样的线索,相关部门和不同地区的部门,应该联起手来一查到底。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