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阳光照亮致富路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4:1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从2004年起,农业部、财政部等六部委共同启动实施“农村劳动力转移培训阳光工程”,让农民在减免学费的情况下就能学到技术,帮助他们走出山村,在城里找到更多的就业机会。记者在河南省济源市采访时就发现,当地许多农民经过培训后,已经在城市里找到了称心如意的工作。

    2006年,根据培训机构的培训能力和职业介绍能力,国家面向社会招标认定了8917个培训基地。为了防止学校虚报人数,骗取国家专项资金,济源市阳光办要求,报名时学员必须提供近期免冠两寸照片。在培训开始的第一节课,阳光办的工作人员要到现场来点名。

    阳光工程补贴的资金是以培训券的形式发到每个学员手中,减免的学费等同于券上标明的额度。培训结束后,学校要将培训券收回,并到财政部门兑换等额的现金。相当于学费由国家来负担一部分。

    为了防止学校谎报就业率,河南省随时对培训学校进行抽查。培训质量好的,增加培训任务;如果存在弄虚作假行为的,就立即取消其承担阳光工程项目的资格,该地区其他农业项目的投入也将受到影响。2006年河南省已经对发现问题的6个县进行了调查,处理了6个培训机构。

    截止2006年底,“阳光工程”共培训农村劳动力880万人,转移农村劳动力760万人,培训转移就业率达到86%。2007年,各级农业部门和财政部门在加大对“阳光工程”专项资金监管的同时,还将大幅度提高补助标准,吸引更多的农民参加到阳光工程培训中来。

详细内容

    主持人 敬一丹: 过了年,不知道有多少农民又在告别家人,准备进城打工了。现在进城务工的人越来越多,可是由于缺少一技之长,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只能卖苦力,不仅收入不高,工作往往也不稳定。农民工很想知道怎么样才能学到技术,找到更多的就业门路?在这样的时候,很多农民工已经听到了一个词叫做“阳光工程”。“阳光工程”是国家农业部、财政部等六部委联合推出的。“阳光工程”就是为农民提供职业技能培训的机会。按照培训专业的不同,国家给每个参加培训的农民一百元到几百元不等的补贴,让农民免费或者少交点钱就能学到技术。在今天节目里,我们就来听他们讲,他们和“阳光工程”的故事。

  在一家餐馆当大厨的卢民中今年19岁,家住在河南省济源市大禹镇小河岭村,是地地道道山里的孩子。初中毕业后,每年四处流浪打工,在建筑工地上推过砖,送过盒饭,啥苦活、累活都干过。

  卢民中:

  到年底也挣不了几个钱。

  记者:

  挺辛苦的?

  卢民中:

  是,挺辛苦的那时。

  记者:

  当时怎么知道“阳光工程”?

  卢民中:

  当时就在2006年过完年以后,我在农村看见了济源市玉龙技术学校发的宣传单,看了以后挺好高兴的当时。

  记者:

  当时有没有想过,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事?

  卢民中:

  我当时认为,简直就是天上送给我的喜讯了,就是试一试吧。

  平常就喜欢烧菜、做饭的小卢选择了厨师的专业,“阳光工程”补助了350元,扶贫补助200元,学校又减免了50元,这样600元的学费他一分钱都不用掏。这为期两个半个月的培训,能否让他学到真才实学?出了校门就能掌勺吗?

  记者:

  在学校里面除了能听老师讲课以外,有没有实习的机会?

  卢民中:

  有,这个机会每天都有,早上老师讲课、说菜,下午就是实习的时间。

  有了这一身过硬的厨艺,卢民中在找工作的时候,底气也足了。

  记者:

  当时到这儿来之后,怎么跟老板介绍自己的?很有信心吗?

  卢民中:

  当然很有信心了。就跟他说了,以前在学校上过学,经过培训了,经过换了几次地方炒过菜的。让老板尽可能放心,因为我是根本没有问题。现在工作好找了,有落脚的地方了。现在每个月往家里补贴生活费用,家里生活宽裕了,我自己感觉也挺充实的。

  经过培训,卢民中在本地就找到了称心如意的工作。还有很多人选择远离家人,到繁华的大都市去打拼。这几个年轻人,年前刚刚从上海、深圳等地回来,趁过年来看看老师。他们都曾经在济源市机械技工学校接受过“阳光工程”的培训,在外务工,已经有两年没有回家了。谈起这两年在外打工自己身上发生的变化,他们都颇有感触。

  张伟军:

  现在说句心里话,我非常感谢学校培养我。政府提供“阳光工程”对我们补助的四五百块钱对有些有钱人来说没什么的,但对贫困的农村来说有很大的帮助,可以说能让一个家庭,有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

  张伟军学的是电焊专业,现在上海一家船舶制造厂工作,每月工资有2500多块,这是他们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的。

  段喜中 河南省济源市委书记:

  我们三年累计培训了一万人,一万人同时带动了三万人,带动三万人我们叫“劳务经济”,组织农民进城务工经商吧,主要是务工多一点,每年累计为农村带回去的现金流接近六个亿。这六个亿相当于农民纯收入的三分之一,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效果,就是说有效地促进了农村经济发展和农民的增收,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途径。

  “阳光工程”培训质量的好坏与培训机构的选定有直接关系,同时这一环节也是最容易出现弄虚作假的现象。2006年根据培训机构的培训能力和职业介绍能力,国家面向社会招标认定了8917个培训基地。河南省济源市机械技工学校从“阳光工程”开办以来,便一直承担着培训的任务。

  田云华 记者:

  您在我身边看到的这些资料,就是济源市机械技工学校开办“阳光工程”以来的一些阳光档案。之所以有这些详细的登记,就是因为市阳光办要求每一个参加培训的学校,都必须对学员从他报名到接受培训到最后就业,有一个十分详细的登记,以便于接受随时的监督检查,目的就是要“阳光工程”的专项资金能够落到实处,让每一位前来接受培训的学员都能扎扎实实学到一技之长,到社长上找到自己一份满意的工作。

  以往一些地方曾经出现过学校虚拟人数,记录上有名字,人却从来没有上过课,由培训学校冒领了国家发给学员的补贴。为了防止学校虚人数,骗取国家专项资金,济源市阳光办要求报名时学员必须提供近期免冠两寸照片,在培训开始的第一节课,阳光办的工作人员要到现场来点名。

  李伟 河南省济源市农业局科教科科长:

  点名的时候要看他本人和这个照片是不是对照。

  记者:

  是不是一个人。

  李伟:

  是不是一个人,对。发券的时候,我们还要对照这个,看你是不是本人来了没有?是不是其他人冒领了。

  记者:

  就发这个培训券的时候?

  李伟:

  发这个还要对照这个照片。

  “阳光工程”补贴的资金是以培训券的形式发到每个学员手中的,学费减免的费用等同于券上标明的额度。培训结束后学校要将培训券收回,有了这些培训券,学校就可以到财政部门兑换等额的现金,相当于学费由国家来负担一部分。对学校而言,不仅有了稳定的生源,还扩大了知名度,因此更要严格审查培训券的信息是否属实。

  记者:

  主要核查的内容是什么?

  李伟:

  一个就是参加培训的时间,补助的标准是多少。

  记者:

  有没有拿到这个补助,确实免了这块费用。

  李伟:

  对,然后就是就业,就业单位他的工资收入是多少。咱们要求这个就业率不低于90%,如果你低于90%的话,咱们要按比率往下刷,或者是等转移以后,你再报账。

  记者:

  就等于他的这个钱要暂扣一部分。

  李伟:

  对。

  记者:

  不能全额交给他。

  李伟:

  对。

  记者随机抽取了20张培训券,通过上面留下的电话,对学员的信息进行了核对。

  记者:

  您好,请问是李凯凯吗?请问是李凯凯吗?

  李凯凯:

  对。

  记者:

  您学的专业是什么?

  李凯凯:

  专业就是车工。

  记者:

  找到工作了吗?现在。

  李凯凯:

  就是学校推荐了一个,就是在承留镇那边,就是工资有点低。

  除了电话打不通的,凡是接通的电话和卡片的上信息基本吻合。不过记者也发现,还是在找工作这一环节上并不像学校承诺的那样尽如人意。为了防止学校虚报就业率,河南省随时对培训学校进行抽查。培训质量好的增加“阳光工程”的培训任务。如果存在弄虚作假行为的就取消其承担“阳光工程”项目的资格。该地区其他农业项目的投入,也将受到影响。2006对已经发现问题的六个县进行了调查,处理了六个培训机构。

  张广智 河南省农业厅厅长:

  我们只要得到一些举报信息,不管通过什么渠道,不管是电话还是来信,我们只要是发现了,随即进行纠正。我们也取消了一些正在招生一些培训学校、培训机构。如果他是弄虚作假,一旦发现那是绝不姑息迁就,不能坑害农民。

  2007年财政部门还将大幅度提高补助标准,同时农业部门建议整合社会力量,多方筹集资金,切实帮助农民减轻接受培训的负担,吸引更多的农民参加到“阳光工程”培训中来。

  危朝安 农业部副部长:

  前面确实有补贴标准比较低的问题,因为需要培训的人确实比较多,那么政府补贴资金的规模还是有限的,我们也想动员社会方方面面的力量,多方面的筹措资金一起把这个工作做大。

  卢贵敏 财政部农业司副司长:

  2007年中央财政将进一步加大对“阳光工程”的支持力度,除基本稳定培训规模外,重点在于提高补助标准,提高培训质量,强化资金管理,让更多的农民享受到公共财政的阳光。

  记者:

  那么大概增幅的金额能有多少呢?

  卢贵敏:

  至少要50%以上。

  接受“阳光工程”的培训,学习知识技术,不仅让农家的孩子有机会在城市里打拼出自己的一席之地,让远在老家的父母过上好日子,同时也让他们对自己以后的生活充满了信心和希望。

  张伟军:

  肯定要创业,创业我是怎么想的呢,我就说有了这个技术、这个资本,我现在肯定学好,即使我以后创业失败了,但是我这个翻身快。就是赔本了,自己有个技术,按农村的话说就是铁饭碗。

  苗虎玲:

  以后我再出去再干个两年吧,干个两三年以后,然后存一点自己的资本以后,然后回来咱在济源做一番事业。其实我们济源也是一个很不错的城市,来济源投资做一点事情。

  主持人 敬一丹:能够接受“阳光工程”的培训是件幸运的事,然而我们不能忽略这样几个数字。在我们国家农村劳动力中,接受过初级职业技术教育或者培训的仅占3.4%,接受过中等职业技术教育的就更少了,只有0.13%,大量农民没有接受适当的职业技术教育。从2004年起中央财政安排“阳光工程”专项资金12.5亿元,对参加培训的农民进行直接补贴。截止到2006年底“阳光工程”共培训农村劳动力880万人,转移农村劳动力760万人,培训转移就业率达到86%,人们期待着“阳光工程”让更多的农民收益。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