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降价药”为何高价卖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4:1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

    为了遏制药价虚高现象,从1998年到2006年,国家已经20批次大幅降低药价。不久前,国家发改委再次宣布,从今年1月26日起,调整心脑血管等10类354种药品的最高零售价格,药品平均降价幅度达到20%,降价金额约70亿元。但是,记者调查发现,此次药品降价的市场效果并不十分明显。

    药品降价令下达后,有观众反映,一些降价药在药店中很难买到。对于这种现象,一家平价药店的负责人分析,降价药的利润小,一些生产企业不愿意生产,此外,有些降价药消失之后,又重新“改头换面”上市。据了解,国家每次对药品进行降价时,都会对降价药的名称、剂型和规格做出详细规定。而有些厂家为了逃避降价,则通常采取所谓“新瓶装老酒”的方式,把应该降价的药品通过更换剂型、规格或者商品名,重新作为新药申请注册,这样一来,药价不但不会降,有时还会上涨。对此,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有关负责人认为,只能与药品价格管理等部门联动,互相配合,才能从根源上整治药品“改头换面”现象。

    由于降价药利润小,有些医院也不开、不进降价药。对此,国家发改委有关人员认为,以药养医的体制是造成目前有些医院减少降价药品用量,乐于开高档药、大处方的主要原因之一。

    药品降价对于缓解群众看病贵、医疗费用高的问题发挥了一定的积极作用,但仍有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采访中有关部门表示,将继续推行药品降价,并针对一些降价药难找难开,改头换面的现象,采取相应措施。

详细内容

   主持人:“药价高、看病贵”一直是挂在老百姓嘴边的老话题。为了遏制药价虚高的现象,今天国家发改委宣布,调整278种中成药零售价格,平均降幅15%。这已经是从1998年以来,第22批次大幅降低药价了。

  就在不久前,国家发改委还宣布了第21批次降价药。从今年1月26日起,调整心脑血管等10类354种药品的最高零售价格,药品平均降幅达到20%,降价金额约70亿元。那么这第21批次药品降价令下达之后,效果怎么样呢?

  这些天来,北京的王春女士一有空就往药店跑,帮她的好朋友找一种二甲双胍的治糖尿病的降价药。年前,国家对354种药品又进行了降价,二甲双胍就在这次降价之列,0.2克×12片一盒的最高零售价只要2块钱,而规格为0.25克×24片的,一盒最高价也不超过4块6毛钱。

  王春 北京市民:

  因为我朋友她是得糖尿病的,经常得吃这药。所以说价格这一下来,就特别高兴,赶快,她也上药店转去,我也上药店,赶快多买一些。

  可让王女士没有想到的是,她和朋友连着跑了几天,才在一家平价药店找到降价规格的二甲双胍。

  王春:

  不好找。我们去了好些地了,好几个药店,她也去了有三四个药店。这不又给我打电话说,你再帮我再转转再看看,我也跑了四五个药店了,都没有。

  王女士想不明白降价药怎么就这么难找。采访中,不少市民也反映了类似的情况。

  北京市民:

  治消炎的奥复星,还有那个叫什么来着?跟奥复星之类的。

  记者:

  利复星。

  北京市民:

  周望军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价格司副司长:

  现在医院里面确实存在开高档药,开贵重药和大处方的问题。造成药品降价后,大的医院减少用量这个问题,它的根源是现在我们以药养医的体制,因为我们现在允许医院销售药品的时候加价。那么相同的药品,价格越高的,它加的比例虽然一样,那么总的金额绝对额就要大一些。比如说100块钱的药,它加15%,就可以得到15块钱的加价额;如果是1块钱的药,它加15%,只能得到1毛5分钱的差价额。所以从医院来说,更愿意使用高价药、高档药。

  降低虚高药价,让群众能买得起、用得上安全有效、价格低廉的药品,这是药品降价的初衷。从1998年至今,国家先后进行了22批次的药品降价,涉及药品1600种,涉及金额500个亿。应该说,药品降价对于缓解群众看病贵、医疗费用高的问题,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仍有不如人意的地方,下一步有关部门将继续推行药品降价,并针对一些降价药难找、难开、改头换面的现象采取相应措施。

  周望军:

  我们已经报请国务院批准,准备在适当的时候,将政府管理药品价格的范围扩大到所有的处方药,而不仅仅限于现在的2400种;那么第二个,我们在2005年已经出台了药品差比价规则,这个药品差比价规则对于治疗同一种疾病的同种药品的不同有效成之间的价格,已经进行了严格的限定,当然下一步还要继续完善差比价规则,使它扩大到所有的处方药;那么第三个方面,还要依据价格法,要对现在实行市场调节价的药品进行适当的干预,不能够允许它过快地上涨。通过这三个方面的措施,能够在药品价格管理方面,使群众反映的问题有所缓解。

  主持人:这些年,政府对药品多次降价,应该说是十分重视解决群众“看病贵、药价高”的问题。但是也能够看到在药品降价过程中,也有一些不如人意的地方,这就需要相关部门在管理方面,进一步加大力度,有效地防止改头换面的降价药重新上市;同时规范整顿商品市场流通秩序,加快推进医疗卫生体制的改革,使老百姓能够真正用得上安全、有效、低廉的降价药。

ss=spanForPara id=pre_para_ads_pos_20>  对,利复星,后来不是说降价了嘛,我买了几个药店,没有。

  记者:

  降价的药在医院里给开吗?

  北京市民:

  没有。

  北京市民:

  就是说降价、降价,老说降价,买不着,我就没体会出这药降下价来。

  记者 喻晓轩:

  那么,情况是不是像王女士他们所说的这样呢?现在我手里拿的就是国家发改委在年前刚刚宣布降价的354种药品的目录,从中我们选择了维生素B4和二甲双胍这两种降价药。维生素B4用于治疗白细胞减少,也是肿瘤病人的常用药物。现在就让我们去看看在药店当中,这两种降价药好不好找?

  记者:

  请问您维生素B4有吗?

  某医药超市销售人员:

  什么?

  记者:

  维生素B4。

  某医药超市销售人员:

  B4,上维生素那儿问去。

  记者:

  那儿没有,她让我们上柜台问。

  某医药超市销售人员:

  那就没有。

  某药店销售人员:

  这几种。

  记者:

  一个是维生素B4。

  某药店销售人员:

  没有。

  记者:

  二甲双胍,要这个剂型的,0.2克×12片的。

  某药店销售人员:

  没有。

  记者:

  您这儿有维生素B4吗?

  某药店销售人员:

  没有。

  记者:

  维生素B4没有?

  某药店销售人员:

  没有。

  记者:

  二甲双胍呢?

  某药店销售人员:

  二甲双胍有。

  记者:

  是什么样的?

  某药店销售人员:

  好几种的,你看看。

  记者:

  这么贵啊!21块钱。

  某药店销售人员:

  这几种全都是。

  记者:

  这个是0.25克×100片的。

  某药店销售人员:

  都是0.25克的。

  记者:

  21(块钱),这个是23(块钱),7块5的,最便宜的是那个6块2的。没有那种0.2克的,是吗?

  某药店销售人员:

  就没有那个规格。

  记者随机去了北京宣武区、海淀区的五家药店,四家药店里没有维生素B4。此外,五家药店里,也只有一家有降价规格的二甲双胍出售。看来降价药确实不好找。这是什么原因呢?一家平价药店的负责人道出了其中的原由。

  李晖 北京天天好大药房副总经理:

  可能是降价以后,这个里面的利润空间比较小。一个是生产企业它必须要保证流通环节的一些利润,如果保证不了利润的话,它可能就会采取其它的方式,要么就是不生产,或者是撤柜。

  这位药店负责人分析,降价药的利润小,可能有些生产企业不愿意生产。此外,有些降价药消失之后,又重新改头换面上市,这也是降价药难找的一个原因。

  记者:

  这个改头换面,主要有些什么样的方式?

  药品采购员:

  就是我们说的一般的改剂型、改规格。假如说我们这个清开灵口服液,现在降价之后,它的零售价就是12块钱,可能这个利润空间是比较小的,然后改成滴丸,它的零售价就是29块多。

  记者:

  也就是说厂家它可能就不再生产口服液了,就换成滴丸上市了?

  药品采购员:

  对,是这种情况。再就是换包装,比如说阿奇霉素片,可能6片的降价之后,我们就采购不到了,厂家就换成12片的了。

  李晖:

  因为你限价是药品名称,化学名、商品名、规格都是非常清楚的,然后后面才有限价,对不对?如果超出这个范围,那就OK了。

  据了解,国家每次对药品进行降价时,都会对降价药的名称、剂型和规格做出详细规定。而有些厂家为了逃避降价,则通常采取所谓“新瓶装老酒”的方式,把应该降价的药品换个剂型,换个规格,或者换个商品名,重新作为新药申请注册。这样一来,药价不但不会降,有时还会上涨。那么对这种现象,负责药品注册审批的有关部门如何看待呢?

  张伟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注册司负责人:

  一个是改变药品的商品名称,一个就是改变药品的剂型,还有就是改变药品的规格和包装。那么这三种情形在我们药品注册方面来讲,都是一个正常的审批事项;从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来讲,我们关注的是药品的安全性、有效性和质量可控性,如果没有明显的不合理的,如果没有明显的没有科学依据的这种申请,我们是不能拒绝的。

  记者:

  这样就存在一个问题了,我们怎么去防范有些医药企业利用这种政策来规避,有意识地逃避这种降价呢?

  张伟:

  我们只能是从我们的审评上,对它的科学性,对它的合理性加大审评,严格审评,加大对一些不合理的进行退审的力度,只能从源头上来尽我们药品监督管理部门的职责。真正从根源上所谓整治改头换面药品,我想可能靠药品监督管理部门一家是做不到的,必须通过我们跟药品价格管理部门的联动,这种互相的配合来共同形成这种强有力的管理,来抑制这种现象。

  看来,如何防止降价药改头换面还有不少工作要做。由于降价药利润小,不但一些厂家不愿生产,有些医院也不开、不进降价药。在一家社区医院,记者以嗓子发炎为由,咨询医生能否开降价的乙酰螺旋霉素片,得到了这样的答复。

  某社区医院医生:

  谁还用螺旋霉素片啊!

  记者:

  那一般开什么药?

  某社区医院医生:

  现在这一类的,最少都红霉素,没有人吃这个。

  而在另一家社区医院,记者发现这里的左氧氟沙星片也不在降价范围内。按照国家降价目录,降价的左氧氟沙星片规格为0.1克×12片,最高售价为15块5。

  记者:

  大夫,麻烦您问一声,有那个左氧氟沙星片?

  某社区医院药房工作人员:

  有。0.2克×12片的。

  记者:

  只有这种是吗?

  某社区医院药房工作人员:

  对。

  记者:

  没有0.1克×12片那种吗?

  某社区医院药房工作人员:

  没有。

  记者:

  那个0.2克×12片的多少钱?

  某社区医院药房工作人员:

  18块多。

  如果患者到这家医院就诊,看来就只能选择18块多的左氧氟沙星了。医院不进降价药,患者自然也就用不上降价药。据国家有关部门对北京市12家医院,1996年到2005年抗菌药物购进数量、结构和价格情况的分析,他们发现12家医院10年来,购进数量最大,临床使用最多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