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同学 兄弟―情动丁亥(三)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4:1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1993年秋天,在陕西省西安市烟草局工作的王兵出于同学的情谊,也出于对患病同学的同情,克服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13年义务照料患有精神分裂症的高中同窗好友张铭。

    张铭自幼被养父母抱养,两位老人退休后收入微薄,根本无力承担给张铭看病的巨额费用。那时王兵参加工作还不到三年,每月工资只有几百元,除了负担张铭的医药费,还时常要给张铭一些生活费。

    2000年底,张铭的父母亲相继离开了人世,失去亲人照顾的张铭病情加重了,生活也陷入了困境。看到张铭的处境,王兵心里十分难过,他暗下决心一定要照顾起来这位老同学。

    2001年因为拆迁,孤苦伶仃的张铭陷入了无处安生的困境。因为张铭犯起病来乱喊乱叫又乱砸东西,房东都不肯租房给他,为了找住房,有时一星期要搬三次家。直到2002年,王兵在单位的地下室找了间小房子,又给张铭办了饭卡,从此张铭的吃住有了着落。

    这些年为了给张铭治病,加上日常开销,王兵总共花费了5万多元。2006年3月,王兵的事迹在社会上传开后,四面八方伸来援助之手,西安市铁路医院临潼新风精神病医院把张铭接去进行治疗。经过半年的系统治疗后,张铭的病情明显好转,已经基本恢复到了常人状态。张铭出院后,王兵又四处奔波为他解决回迁房子的问题。

    2006年6月,陕西省和西安市烟草专卖局分别发出向王兵同志学习的决定。国家烟草专卖局还授予了王兵“践行社会主义荣辱观模范职工”的称号。

    详细内容:

    主持人(敬一丹):今天是大年初三,好多人家都在团聚。这是一个亲人团聚、分享节日快乐的日子,而在西安市有一户人家,每到大年初三这一天,他们都要把一个有精神病的外人请到家里来团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1993年秋季的一天,在西安市烟草局工作的王兵突然得知自己高中时非常要好的同学张铭精神失常了。他感到十分意外。张铭是因为恋爱受挫后又遭受意外刺激而导致精神失常的。

    王兵 (西安市烟草专卖局职工):当时张铭在床上躺着,我去叫他,张铭在床上,叫了半天不理我。然后从床上蹦起来,让我滚,让我滚出去。过了有两天,他妈又来找我,张铭在家里砸东西,把柜子砸了,把锅也砸了,你赶快看看去。

    经过医生诊断,张铭患了胼胝性精神分裂症,这种病需要终身治疗,医药费用很高。张铭自幼被体弱多病的养父母抱养,两位老人退休后收入微薄,根本无力承担给张铭看病的巨额费用。无奈中找到了王兵。

    王兵:1994年的4月份,他妈来找我,说是找了一家医院,有个大夫是中医的,看这个病看得相当好。她说是钱不够,能不能在你这儿借点钱。当时我记得花了六千多块钱吧,六千五、六千六。我当时给他妈给了四千两百块钱,当时我通过我妈,我妈的积蓄也拿出来了,二千块钱,同事那儿也借了二千块钱。

    那时王兵参加工作还不到三年,每月工资也只有几百元。除了负担张铭的医药费,还时常要给张铭一些生活费。等到要筹划自己的婚事才发现已经没有了积蓄,无奈只好推迟婚期,直到1995年底,才借钱举行了简单的婚礼。

    王兵:张铭从1995年到1996年吃药,家里条件也比较差,他妈就来找我,家里好长时间没有吃肉了。因为张铭的妈妈当时是个比较理性的人,说话容易打动人。我这人好像属于也是心肠比较软,听老人一说那么惨,我也很难受,有100给100,有50给50,尽我能力,没有跟我同事那儿周转一下。

    主持人:2000年底,张铭的父母亲相继离开了人世。失去亲人照顾的张铭不仅病情加重了,而且生活也更加陷入了困境,看着无依无靠的、孤苦伶仃的张铭,王兵的心里太难受了。他决定承担起照顾这位老同学的责任。但是要照顾一位精神病患者,谈何容易呀?有些难处王兵一开始也没有料到。

    从那时起,王兵就把张铭看病和生活上的事情全部接过来。2001年因为拆迁,张铭陷入了无处安身的困境。因为张铭犯起病来乱喊乱叫,又乱砸东西,房东都不肯租房给他。为了找住房,有时一星期要搬三次家。直到2002年,王病在单位的地下室找了间小房子,安上门,把张铭安顿下,从此张铭有了住处,发病时也不至于影响别人。

    记者:他发病的时候喊叫很厉害?

    王兵:很厉害,大声地叫,骂人,骂我。后来问大夫,光骂我,由于一发作起来以后,脑海里没有谁,就是最关心他的人,他最近的人。后来医生告诉我,他是无心的。第一次听到他骂我,很生气,后来习惯了,喊叫,大声地喊,发泄,难受嘛。那么就拿那个拳头砸门。

    记者:这个门砸坏了?

    王兵:这个门砸坏了,后来换了一个,包了层铁皮。

    王兵还在食堂给张铭办了张饭卡,每月输入几百元解决他的吃饭问题。

    记者:他一天他自己知道点什么菜吗?

    王兵:知道。一般来说吃得还比较好。他自己喜欢吃荤的、肉的,素的也点。

    记者:他会不会花冒了把钱花得特别多?

    王兵:有时候偶尔有。我跟厨师说了,就适当控制一下,点特别多了他也吃不完,怕他浪费。

    王兵还多次带着张铭出去找工作,但是由于张铭的病情不够稳定,始终坚持不下来。这些年为了给张铭治病,加上张铭的日常开销,王兵总共花费了五万多元。

    王兵:因为以前老太太来的时候一般都说借钱,借钱我就拿个本子写、记,很正常我觉得。我觉得作为我的心态我也很正常。当时我想张铭的病能好,好了以后,我朋友嘛,我同学我朋友,他有能力去工作的话,他有能力也能偿还这个钱。

    记者:那么他母亲在世的时候,前前后后向你借了多少钱?就是你的账本上记了多少钱?

    王兵:有一万五千多块钱左右。

    记者:后来这个账本叫你处理掉了?

    王兵:2001年春节前后,我把它撕掉了。没有用留着干啥?

    主持人:其实王兵一家人生活也并不宽裕。前些年妻子李莉从一家研究所下了岗,女儿刚出生就患上了新生儿黄疸和肺炎,单位分了房子,处处都要用钱。可是手头再紧,照顾张铭的费用也没有断过。妻子看到王兵有一颗善良的心,对丈夫越发理解了。

    李莉(王兵的妻子):家庭经济来源上有点困难,我就说过,就是说对张铭照顾咱们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到后来吧,看到张铭发病期间的那个情况,心里头当然觉得他挺可怜的,后来也就是让他继续坚持地照顾张铭。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