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一个女婴的非正常死亡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4:1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2006年5月5日,刚满7个月大的女婴欧阳思雨,在安徽省广德县人民医院急救时不幸死亡。调查发现,为她进行救治的工作人员竟然没有医师资格证书和医师执业证书,属于无证行医。

    广德县人民医院是当地最大的一家县级医院。5月5日,欧阳思雨因身体不适被送往该院。很快,医生诊断她患上了“感冒”,“输点液即可”。然而,大概输了十分钟,孩子很快“呼吸困难,脸色都变了”。在急诊室,医生看后表示“不要紧,正常反应”。晚上七点,欧阳思雨身亡。

    因为“感冒”而亡,欧阳思雨的父母无法接受这一事实。然而广德县人民医院表示“原则上没有违反医疗和护理常规”。经上海医疗鉴定中心鉴定,欧阳思雨患的是心肌炎,而广德县人民医院却诊断为上呼吸道感染,而按照治疗上呼吸道感染所输入的消炎药用量过大、速度过快,是导致婴儿心脏负荷过重进而死亡的原因。欧阳思雨的父母一纸诉状将广德县人民法院告上法庭。

    法院调查发现,在为患儿进行治疗的五位医生中,真正持有医师资格证书和执业证书的只有两位。进一步调查得知,在整个抢救过程中,广德县人民医院只有一个两证全无的周少利医生参加了抢救。

    2006年12月,广德县人民法院判决广德县人民医院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在婴儿欧阳思雨死亡过程中应负主要责任,赔付死者家属共计人民币16万元,虽然广德县人民医院进行了上诉,但是二审时并没有到庭,一审判决生效。

   详细内容

    演播室主持人 张羽:观众朋友您好,欢迎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首先来看一期节目的反馈。2月1号《焦点访谈》播出了《煤监大楼何处来》,报道了山西忻州煤矿安监局向监察对象借款,或收取资助费,购置办公楼和小汽车的问题。对于忻州煤矿安监局暴露出来的问题,国家安监总局局长李毅中表示感到痛心和震惊,并提出了严厉批评。节目播出的第二天,中央纪委驻国家安监总局纪检组长赵岸清组织全国省级煤矿安监机构纪检组长座谈会,组织与会人员收看了这期《焦点访谈》节目,并于当天组成调查组奔赴山西,会同山西纪委调查组,对问题进行进一步的核查。目前,监察部门已经对有关责任人员立案调查,忻州煤矿安监局接受煤矿的借款和资助款已经归还给企业,所购置的办公楼予以拍卖,超编配置车辆收回,同时,国家安监总局还以忻州安监局的问题为典型案例,在全系统深入开展廉政教育。

  我们来关注今天的节目。在人们的印象当中,无证行医一般都是藏匿在街头巷尾的非法小诊所里。然而在不久前,安徽广德县发生的一起医疗事故中,人们却发现,在这里最大最正规的县人民医院,有人在无证行医,而且,由此引发了一起悲剧。

  这个婴儿叫欧阳思雨,谁也没有想到,七个月大时,却因为去医院看一个普通的病丧失了生命。事情得从2006年5月5号说起,那一天因为拉肚子,欧阳思雨被家长抱到了安徽省广德县人民医院。广德县人民医院是广德县最大的一家医院,这里的医生很快为婴儿诊断出了病因,随后发生的事情,我们先来听听孩子家长的叙述。

  蒋志燕 欧阳思雨的母亲:

  医生讲是感冒,不要紧,感冒,吊点水,就是输液,吊点水就可以了。

  既然是普通的感冒,孩子的家长自然放了心。然而,当按照医嘱给婴儿输液时,异常的情况发生了。

  蒋志燕:

  那个针吊了大概十分钟左右,孩子就表现非常急躁,烦躁不安,呼吸也有些困难,我们就马上喊护士来,护士过来讲不要紧,正常反应。然后到了她们快下班,我们看孩子情况还是没有好转,就非常着急,再去喊医生,喊护士,看怎么办?想这个孩子还是这样的,一直在这儿表现呼吸困难,脸色都变了,然后护士都没有出来,她说你自己去找医生,我妈她就去找医生,但是可能是医生有事还是提前下班了,门锁了,走了。

  一直等到护士下班,欧阳思雨才被带到了急诊室,那里的医生还是那句话。

  蒋志燕:

  他看了孩子说,不要紧正常反应,还说不要紧正常反应。但是那个时候孩子的手已经乌了,嘴巴都乌了,还是不停地在那儿难受挣扎,后来我们家人发火了,你看这么严重还不要紧,然后他就过来把她的针头拔掉了,讲住院治疗。

  晚上七点,欧阳思雨被广德县人民医院宣告不治身亡。

  蒋志燕:

  一个小小的病,在一个县级医院里面会发生这样的现象。

  感冒并不是什么疑难病症,一个下午的治疗孩子怎么就死亡了呢?婴儿的家属找到了广德县人民医院讨个说法,然而县人民医院的回答是这样的。

  高建军 安徽省广德县人民医院副院长:

  医学上有些死亡确实是搞不清楚原因的,就认为我们在整个的诊疗过程中,大的原则上,就是说没有违反医疗和护理大的常规,没有原则性的问题,至于什么死因,那是权威机构来认证的。

  由于医院否认应该对婴儿的死亡负责任,因此,自然需要权威部门的检验和认证。没多久,双方都认可的上海一家医疗鉴定中心的鉴定结果出来了。尸体解剖的结果证明,婴儿欧阳思雨的死因是因为患心肌炎,而广德县人民医院错将心肌炎诊断成上呼吸道感染。按照治疗上呼吸道感染所输入的药物,用量过大,速度过快是导致婴儿心脏负荷过重进而死亡的原因。

  权威部门的鉴定结果是这样的,欧阳思雨的父母决定向法院起诉广德县人民医院。然而在法院的审理过程中,一个新的发现让死者的家属大吃一惊。

  涂相平 安徽省广德县人民法院法官:

  五位医生和两位护士在对患儿进行了治疗,实际上五位医生真正持有医师资格证书和执业证书的只有两位。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的规定,没有拿到医师资格证书和医师执业证书就给人看病的,叫无证行医。欧阳思雨的父母认为是无证行医害死了婴儿。

  欧阳忠技 欧阳思雨的父亲:

  开始诊断的这个医生易绍祥他没有证件,一开始就误诊了。同时,在整个护理过程中,两位护士有一位护士她也没有证件。还有一个医生,特别是那个抢救的医生周少利,他没有证件,他单独进行抢救。

  蒋厚发 欧阳思雨的外公:

  所以说这个无证上岗他本来没有这个治疗资格,他不可能具备一定的精湛的医技,所以说他不可能把病情准确地诊断出来,反映出来,进行对症下药,所以说导致孩子最后的死亡。

  前有权威部门的医疗鉴定,后有人民法院的调查,但是广德县人民医院仍然拒绝为欧阳思雨的死亡负责任,首先他们声称,婴儿的心肌炎本来就是个难以诊断的疾病。

  高建军:

  心肌炎不是马上就能作出判断的。

  记者:

  很难看出来吗?

  高建军:

  不是马上就能做出判断的。

  记者:

  这是个常识性的东西吗?

  高建军:

  常识性的东西。

  院方认为,不容易诊断的疾病自然不存在误诊。对法律规定的医务人员应该持证上岗的规定,医院也有独到的见解。

  高建军:

  他是这样的,他参与可以,他不是决策的人,这样的在每个医院都有的。

  记者:

  如果真正属于那种又没有行医资格,又拿不到执业证书的话,你又在这个医疗诊疗过程中充当了主要的诊断角色的话,应该是违反我们的现行法律。

  高建军:

  那肯定的,作为我们公立医院的情况,肯定是不会做这样的事情,我们没有证的人我们放在门诊。

  事实真的如此吗?首先给欧阳思雨诊断为上呼吸道感染的儿科医生易绍祥,根据广德县人民法院的调查,就拿不出医师执业证书。

  记者:

  执业医师法颁布以后,是要求从业的医生证和资格的齐全。

  易绍祥 安徽省广德县人民医院医生:

  我有的,我办过的,我没拿。

  记者:

  那你见过你那个证吗?

  易绍祥:

  我没见过,我没去问,我办了,就放在那儿了,因为我不想当了。

  记者:

  你一直认为自己有?

  易绍祥:

  我自己以为自己有。

  记者:

  但实际上没有办法向法院提供这个执业医师证。

  易绍祥:

  那是医院搞掉了。

  易绍祥的说法法院却不认可。

  涂相平:

  如果你证丢失了,可以在有关单位开出证明,证明你这个丢失了,或者是正在补办中,如果有这样的证据,我们应该认定的。但现在我们在法定举证期限之内,他没有提供这样的证据,所以我们没有认定,是否丢了这个事实我们没有认定。

  记者:

  不认可是吧?

  涂相平:

  不认可。

  记者:

  还是认为他是两证不齐全?

  涂相平:

  不齐全,我们认定他是不齐全。

  如果说负责诊断的儿科医生易绍祥是否存在两证不全,违规上岗,还有不同说法的话。而在抢救环节上,急诊医生周少利的行医资格问题是没有任何争议的。因为他当时既没有医师资格证书也没有医师执业证书。

  记者:

  当时你抢救那个孩子的时候,本身没有这两个证,是吧?

  周少利 安徽省广德县医院医生:

  对。

  这应该是无证行医了吧?然而院方还有说法。

  周少利:

  抢救是主任抢救的,许开本主任抢救的。

  记者:

  你当时在干嘛?

  周少利:

  我就是帮主任记一下用什么药,什么什么途径,就是这么回事。

  根据院方和周少利医生的说法,虽然周少利两证全无,但是抢救是由另一位证书齐全的许开本大夫进行的,因此不存在非法行医的问题。为了证明这一点,院方还提供了那位许大夫签名的现场处方,这个有签名的处方让当时就在抢救现场的婴儿家长感到不可理解。

  欧阳忠技:

  明显改了,他的姓名,这个医生周少利他是抢救的医生,在抢救的时候,有一个医生补签姓名是哪个医生,这个人他没有进行抢救。

  记者:

  家属说你不在现场,只有周医生在场。

  许开本 安徽省广德县人民医院医生:

  周医生在,我讲的值班是周医生值班,周医生打电话以后我就上来了,不是我值夜班,但是他打电话以后我就上来了,讲病房有危重病人,我参与抢救的。

  记者:

  你是抢救一开始就在,还是中途过来的,还是最后过来的?

  许开本:

  打电话以后我很快就过来了,几分钟的时间。

  虽然许开本说自己是当时的抢救医生,但是广德县人民法院调查认定,在整个抢救过程中,广德县人民医院只有一个两证全无的周少利医生进行了抢救。

  涂相平:

  我们认定的。

  记者:

  这是你们认定的?

  涂相平:

  这个是我们认定的。

  记者:

  这个经过调查了吗?

  涂相平:

  是经过调查的,就是当时周少利单独地承担起这个的?

  涂相平:

  单独的,就他一个人在那儿。

  记者:

  那个许开本呢?

  涂相平:

  许开本是后来补充的,三天以后补签的名。在开的处方上面,三天以后补签的名,补签名时被有些人发现了。

  记者:

  实际上他并没有参加抢救的过程?

  涂相平:

  当时不在场。

  2006年9月,广德县人民法院判决广德县人民医院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在婴儿欧阳思雨的死亡过程中应负主要责任,赔付死者家属共计人民币16万元。虽然广德县人民医院进行了上诉,但是二审时并没有到庭,一审判决生效。

  高建军:

  这个事情过了以后,相关的医护人员有没有得到院方的处分或者处理?

  高建军:

  暂时还没有,因为判决刚下来,判决刚下来,判决,刚下来。

  演播室主持人 张羽: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人命关天,所以从业的医生有着严格的准入制度。然而在广德县人民医院这起医疗事故当中,参与诊治的五名医务人员,就有三名没有执业医生证书。这样的医院不规范,如何能避免悲剧再次上演?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