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黑心”包工头的遭遇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4:1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1993年,山西省方山县马坊村农民秦应泉,从娄烦县交通局承包到了娄梭线二级公路的一段土方工程。工程完成后,由于娄烦县交通局一直拖欠秦应泉70多万元的工程款,致使他一直没能付清农民工工资,连续多年被迫在外地躲债,过着流离失所的日子。

    相关资料显示,娄梭线公路项目预算7103万,资金到位3614.39万。资金不足还要完成工程,娄烦县交通局就把土方工程的施工单价压低到了每立方米2.5到4.5元。按照预算,老秦承包的工程造价在二百万元左右,而娄烦县交通局按照压低的价格,支付的工程款只有103万,并且这103万也只有三分之一是现款,剩下给的则是粮油。

    由于娄烦县交通局拒不支付剩余的工程款,使很多工人的工资没有着落。老秦一下子成了拖欠农民工工资的“黑心”包工头。为了要回自己的工程款,老秦1999年将娄烦县交通局告上了法庭。2003年7月7日,经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秦应泉胜诉,按照相关标准核定,秦应泉工程造价为2019412.3元,娄烦县交通局还应付给秦应泉工程欠款76万元,并按相应利率支付利息。然而,让老秦万万没想到的是,官司打赢了,却还是没能拿到钱,他又遭遇了执行难。

    对此,娄烦县交通局自称拿不出这76万元的工程欠款。他们表示,这么做是为了避免其他施工队也来索要剩余的工程款,给县里经济造成更大的缺口。据了解,尽管娄梭线工程资金短缺,但仍有近57万元被挪用。

【详细内容】

    主持人翟树杰:每年到了年关,农民工讨薪就成了热门的话题,在以往的节目中,我们也报道过多个线索。中央和地方的有关部门为此采取了种种措施,遏制恶意欠薪的问题。就在我们节目录制前,北京市建委刚刚发布消息说,建筑企业的劳务费结算,要实行月结月清的制度,以保证民工能够按月拿到工资。

    但今年《焦点访谈》收到类似线索中,却反映了一个新的现象,那就是民工欠薪的问题更多的,都是被拖欠多年迟迟得不到解决的陈年老账。有些农民工一拖就被拖了七八年,这到底为了什么呢?看了今天节目报道的山西省吕梁方山县农民秦应泉的遭遇,你也许就会明白了。

    前不久,一直不敢回乡的老秦在记者的陪同下回到了家乡。刚到没多久,周围的乡里乡亲就都知道了,陆续有人闻讯而来。他们看到老秦并没有嘘寒问暖,话题都只有一个,就是要钱。

    山西省吕梁方山县马坊村村民:他走了七八年了,逮也逮不住他,以前和他也是邻居,关系挺好,我以前给他干过活,都能给了,现在欠我一万七千来块钱,给不了我。

    十几年前,吕梁方山县马坊村农民秦应泉凭着自己在工程队工作多年,学会的技术和积累的经验,和村里的乡亲们干起了修路的活,日子过得一天天好起来。

    1993年,老秦经人介绍,从太原市娄烦县交通局承包到了娄梭线二级公路,长度为584米的土方工程。娄梭线全长34.6公里,为山区二级公路,是娄烦县到太原市最近的一条路,因为地处山区,施工难度大,造价高,尤其是老秦施工的地段。

    秦应泉:这个工程因为是一个新开的,挖大山的(修路工程),挖深度是40多米山坳,用的是大型机械,装载机和推土机,工程非常艰巨难干。

    虽然工程的难度大,老秦尽全力按时完工,通过了验收。但在结算时,却被高知,工程款要被减少一半。

    武富敬 山西省太原市娄烦县交通局局长:整个娄梭线修建的时候,预算是七千多万元,但是最后到位资金是三千多万元,本身资金就不足,为了弥补资金不足,政府下了个文件,就是土方是按两块半到四块半。

    记者从娄烦县交通局出具的相关资料上看到,娄烦县公路项目为多方筹资,预算7103万,资金到位3614.39万,到为资金与预算相差3000多万,资金不足,还要完成工程,娄烦县交通局就把土方工程的施工单价压低到了每立方米2.5到4.5元,然而,这一点在施工前好秦并不知情,还以为是按照国家定额标准结算。

    秦应泉:工程完了,按国家定额标准计算,并且当时就把有关定额的资料全部交给我。

    记者:什么样的资料啊?

    秦应泉:就是关于计算定额的资料。

    记者:按照那个标准,整个工程应该是没有太大的问题?
   
    秦应泉:下来以后至少200多万,我是内行。

    口头上说好是按国家定额标准来结算,为什么工程完工后,价格又变了呢?既然在价格上有分歧,娄烦县交通局和老秦之间怎么没有签订施工合同?在施工前就明确施工单价已调整这一关键问题呢?

    秦应泉:我说叫签订这个合同,他们说这个就不用了,反正完工后,咱们都是领导说话,说话算话,就按这个定额标准给你就对了么。
   
    记者:当时为什么没有和相关的,比如说像老秦这样的包工队签订协议呢?

    武富敬:这是工作上的疏忽,所以造成了现在欠他九十多万。

    娄烦县交通局的疏忽,给老秦带来了无法弥补的损失。老秦是按照预算来安排的施工,工程造价在200万左右,而娄烦县交通局按照压低的价格,支付的工程款只有103万,并且这103万也只有三分之一是现款,剩下的三分之二给的则是粮油。

    秦应泉:我当时提出来这个粮油我根本不能要,这样我损失太大了,结果他们的话,你不要的话,你就等钱算了,要不然的话,我们暂时给不了你。

    103万和老秦预算的工程造价200万相差甚远,仍有很多工人的工资没有找落,娄烦县交通局也拒不支付剩余的工程款,老秦一下子成为了拖欠农民工工资的所谓“黑心”包工头,原来平静、稳定的生活也从此改变。

    秦应泉:没办法,又有法院的在我家里,又有要债的,几乎我家里每天都是乱哄哄的。我没有办法,就带上老婆以后,八年没有回家啦,凑合租住在这个小家里,出来外面打工,维持生活。

    一次,老秦在路上遇到了被拖欠工资的农民工,腊月天,老秦被他们脱下衣服扔在雪地里,挨冻。

    秦应泉:扒掉我的衣服,脱了鞋子,在雪地里冻。当时跟前有一个水库,我想跳进去,结果想到我还欠工人的工资,贷了高利也还不了,死了以后落个骂名,结果我还是相信,要讨一个说法公道。

    1999年,秦应泉一纸诉状将娄烦县交通局告上了法庭。2003年7月7日,山西省高级高人民法终审判决,秦应泉胜诉,其工程总造价二百零一万九千多元,尚欠99万余元,由于秦应泉主张拖欠工程款76万余元,法院判决,娄烦县交通局应付给秦应泉工程欠款76万元,并自1995年1月1日起至本判决生效之日起,按相应利率支付利息。然而让老秦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官司打赢了,却还是没有拿到钱,他又遭遇了执行难。

    秦应泉:他们就是三年多,执行了22400元。
   
    记者:怎么执行不下来呢?

    秦应泉:他们一个是没钱。

    面对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的终审判决,娄烦县交通局拒不执行的原因是什么呢?

    武富敬:牵扯到钱这方面,因为账上是没钱,而且是专款专用,从我们来说没有办法。

    娄烦县交通局自称拿不出这76万元的工程欠款,除此之外,还有没有其它的原因呢?

    武富敬:我们觉得给这个钱啊,会带来副作用,一个是其它的工程队还要要这部分增加的价款,给县里头经济造成更大的缺口。县里还要出大概两千到三千万。咱们娄烦贫困县很难支付。

    娄梭线公路在修建时采用的分段包竿,施工队有20多家,为了避免其它的施工队也来索要剩余的工程款,娄烦县交通局硬脱着,不付给老秦76万元工程欠款。那么,原本预算7103万的娄梭线,在资金短缺有3000多万的情况下,是怎么完成工程的呢?工程的质量能有保证吗?

    武富敬:按照设计要求,是要修二级公路,实际上有些地段连四级都不到。本来路宽应该是八米半,修了五米宽,反正过来车就行了。

    我们在这份太原市审计局出具的审计意见书中看到,尽管娄梭线这个工程项目资金短缺,但仍有569193.4元被挪用,支付了其它工程项目的材料款。在采访期间,娄烦县交通局对拖欠秦应泉工程款的事情也谈了他们自己的看法。

    武富敬:确实现在不是不给钱,法院已经审判了,按照法律程序,该给的要给人家,这个是没有问题。但是从交通局认为,心理上都平衡。一个他就没事干,而且这比干其它事情来钱更快。

    记者:他还是四处漂泊,他老婆在外面打工,在酒店里打工,自己租一个破房子,这又是何必呢?

    武富敬:他本来就是一个穷人嘛?

    拿不到工程欠款的老秦,又来到以前他开山修路的地方。十来年,一直生活在躲债、讨薪,有家难回、颠沛流离的日子里,但是无论他走在哪儿,身上总是背着他拖欠工人工资的欠条。

    秦应泉:因为这都是人们的好钱,并且是工人的血汗钱,我良心上过不去,深深的过不去,我伤害了多少好人。所以我马不停蹄的向政府反映,想把这个钱还了以后,了却我的心愿,我也能堂堂正正的做人,还是做一个好人。

    主持人翟树杰:欠债不还,执行又难,这才让老秦背上了“黑心”包工头的骂名,这一背就是12年。在很多久拖未决的农民工欠薪案中,我们都能找到类似的原因。

    诚信守法这是一个公民的基本素质,像娄烦县交通局这样,拖欠农民工工资的政府部门,是不是首先要按照一个公民的基本道德来要求自己呢?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