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我的长征 我的成长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4:1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今天,“我的长征”队伍历经8个多月,徒步走过11个省区,沿着当年红军走过的路线终于到达了1936年10月22日红军胜利会师的甘肃省会宁县。

    “我的长征”是中央电视台发起的一次大型电视行动。在“我的长征”26名队员中,有20多岁的学生,也有50多岁的军人,他们来自不同的城市,有着不同的人生阅历,对于长征这段已经过去70年的历史,很多年轻的队员并不是很了解,可沿着红军当年走过的路线一路走来,一次次途经红军墓,听着先烈们当年的故事,他们被深深打动了。随着对这段历史的认识不断地深入,他们也渐渐感觉到自己有一份责任,让更多的人去了解和关注长征。

    “我的长征”队伍一路走来,渐渐成了长征历史和长征精神的宣讲团,他们用脚步去重新感知历史的同时,许多人的目光也被他们牵引着去关注这段历史,甚至一些刚刚上学的孩子也对长征发生了浓厚的兴趣。

    走在路上,感动在路上,成长在路上。对于“我的长征”队员们来说,除了对长征的历史有了更新的认识以外,他们也对长征精神有了新的感悟。34岁的朱洪阳因为腿部有伤,刚从瑞金出发时就想退出。在队友的鼓励和帮助下,他竟然带着腿伤一直坚持走了下来,他说“很希望能走好,希望走得顺利,能够对得起革命先烈们。”和朱洪阳一样,八个多月来,“我的长征”队员们走在路上,重新感悟着长征精神,每一个人都在这条路上变化着、成长着。

[详细内容]

 

  敬一丹 记者:

  现在是2006年的最后一个午夜。这里是甘肃省通渭县的马营,“我的长征”的队员们以夜行军的方式告别2006年,走进2007年。

  “我的长征”是中央电视台发起的一次电视行动。2006年5月,26名来自全国各地的队员江西瑞金出发,途径11个省区,爬山涉水,用自己的双脚踏着当年红军的足迹再走长征路。他们计划在2007年1月5日到达当年红军会师的地方——甘肃省会宁县。

  “我的长征”队员:

  离2007年还有一分钟。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敬一丹:

  从2006年到2007年,这只是时间上的变化。而“我的长征”的队员们上路八个月,他们看到的、听到的、体验到的和感悟到的种种变化,一直伴随着整个征程。很快就要到达会宁了,终点在前面,脚印在后面。在这样的时候,“我的长征”的队员会怎么样看待这种种变化?会怎么样看待自己的成长呢?

  (播放“我的长征”宣传片)

  小女孩:

  爷爷,听说小崔叔叔他们也要去长征。

  爷爷:

  哦。

  小女孩:

  那他们是为什么去的呢?

  崔永元:

  这答案应该在长征的路上吧。

  “我的长征”大型电视行动的发起者是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崔永元。在“我的长征”宣传片中,崔永元说长征的答案将在路上。

  敬一丹:

  可能出发以前也有一些期待发生的变化。那时候你期待发生什么变化?

  崔永元 “我的长征”形象代表:

  我最期待他们的变化是他们的历史观,我希望他们对历史有兴趣,那么走在长征路上,希望他们对长征的历史有兴趣,这是我特别期待的。

  在“我的长征”的26名队员中,有20多岁的大学生,也有50多岁的军人,他们来自不同的城市,有着不同的人生阅历,对于长征这段已经远去70年的历史,很多年轻的队员并不是很了解,他们来到“我的长征”队伍,刚开始的时候也都有着自己不同的目的。

  敬一丹:

  你们上路之初的时候,你怎么想象的?

  孙瑞 “我的长征”队员:

  没太多的想法,就是说能走那么多地方,能看看咱们的国家,能看看这么多风景,或者一些风土人情。

  孙瑞,24岁。来到“我的长征”队伍,孙瑞最初的想法只是想通过行走,去看看祖国的山川和河流。可沿着红军当年走过的路线一路走来,一次次途径红军墓,听着先烈们当年的故事,孙瑞被深深打动了。有一次,在一处红军墓前休息时,他还梦见了红军。

  敬一丹:

  你在梦中见到的那些行走着的红军,你感觉到他们是怎么样的年龄?

  孙瑞:

  十几岁,比我还小,就跟孩子一样,也在这样走路,比我们差别很大。首先穿的衣服不像我们这样冲锋衣、冲锋裤这么好的设备,我记得应该是破破烂烂的。

  梦里的红军小战士衣衫褴褛,步履艰难。70年后,走在他们当年一步步这样走过的路途中,孙瑞突然被深深触动了。

  孙瑞:

  好像在我们看来,我们走路习惯了之后,就不觉得会有什么太大的困难了。我总感觉那个时候他们走长征,每天都是在经受着一个相当大的考验。

  其实,踏着当年红军的足迹一路走来,很多年轻队员都有这样的触动和感动。湘江战役是红军长征历史上最为惨烈的一仗。1931年11月,国民党在湘江沿岸设立了第四道封锁线,经过十余天激烈战斗,红军渡过了湘江,突破了第四道封锁线,但是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中央红军及其军委两纵队由8.6万人锐减到3万人。在湘江边上,触摸着当年的历史,很多队员流泪了。

  樊朝曦 “我的长征”队员:

  那一天,很多年轻人也哭了,好像大家真的看着那个江水,就像战士们的血一样。

  张浩然 “我的长征”队员:

  那一次,让我觉得这个长征可能不仅仅是把更多的体验,已经变成更多的纪念,给我的震撼非常大,我觉得那一次灵魂受到了极大的洗礼。

  “我的长征”队员:

  精神不死,浩气长存。

  队员们自发地买来了白酒,在湘江边上祭奠红军战士。面对着茫茫湘江,他们深深地鞠了躬。

  崔永原:

  我掉眼泪了,我当时特别感动。我觉得可能我们在教室里、在课堂上,给他讲一年都不会有这样的效果,他现在走了一个多月,他对历史就有感觉了,他对那些先辈就亲近了。

  “我的长征”的队员们触摸着70年前那一段段感人肺腑的历史,一边走着、听着、学习着、感悟着。随着自己对这段历史不断更新的认识,他们也渐渐感觉到自己也有一份责任,让给更多的人去了解和关注长征。

  崔永元:

  我们的队员尽可能做了一些弘扬长征精神的事情,比如他们路上到小学、中学去给人家演讲。

  敬一丹:

  其实现在有很多像你女儿那么大的孩子,说起长征来,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很遥远的话题了。你在沿途和与她同龄人接触的时候,有这种感觉吗?

  邵夏珍 “我的长征”队员:

  我觉得可能平常孩子们对这些可能是不太感兴趣。跟他们交流以后,我发现学生的眼睛都发亮,也特别高兴,愿意问我们好多问题。

  洪云 “我的长征”队员:

  那些学生他们特别感兴趣。因为他们会交流,他们会问你们为什么要走在这条路上,我说因为红军从这儿走过。

  “我的长征”队伍一路走来,渐渐成了长征历史和长征精神的宣讲团,他们用脚步去重新感知历史的同时,许多人的目光也被他们牵引着去关注这段已经远去70年的历史。甚至一些刚刚上学的孩子,也对长征发生了浓厚的兴趣。

  学生:

  长征是怎么说的?

  “我的长征”队员:

  长在英文里面就是long,征就是一直走路,一直徒步行走,征是march。我的长征是my long march。

  邵夏珍:

  我们这次走,我觉得是挺值得的。因为不仅仅是为自己在走,可能也是为了很多下一代,因为他对过去这段历史有很多是断裂的。我们这次活动,又把大家的兴趣重新引入到、关注到长征这个事件。

  在“我的长征”队伍里面,除了有一面写着“我的长征”四个字的队旗以外,还有一面少先队队旗也仅仅跟随着这支队伍。扛队旗的男孩叫小楷,他不是“我的长征”的正式队员。“我的长征”一路走来,常常有像小楷这样的志愿者在途中默默地跟随着队伍徒步行走。尽管无法被接纳为正式队员,遇到的所有问题也都只有自己去解决,但是从“我的长征”队伍出发开始,年仅17岁的小楷就一直锲而不舍地仅仅跟随着。

  有一次,崔永元在上海的一所学校做关于长征的讲座。会后,孩子们郑重地将一面少先队队旗交给了崔永元,崔永元将队旗带回来后交给了跟在队伍后面的小楷。

  小楷 “我的长征”志愿者:

  因为我年龄最小,然后最接近少年队员,我主动要求去打这面旗的。我觉得这些学生看到我打这面旗,他们会认为我也是少先队员,然后他们会感觉挺高兴的,也有一个少年队员走长征,然后替他们扛旗。

  走在路上,感动在路上。对于“我的长征”的队员们来说,走过春夏秋冬,徒步走过上万里路,除了对长征的历史有了更新的认识以外,他们也对长征精神有了新的感悟。34岁的朱洪阳因为腿部有伤,刚从瑞金出发时,就曾萌生了退出的想法。

  敬一丹:

  你当时是怎么说的?

  朱洪阳 “我的长征”队员:

  我当时是说能走多远就走多远,因为当时有伤病。

  可是让朱洪阳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是,在队友的鼓励和帮助下,他竟然带着腿伤一直坚持走了下来。

  敬一丹:

  是什么让你坚持下来了?

  朱洪阳:

  这个坚持还是有一种在这个团队里面,我觉得我不能轻易放弃。因为当我决定要走的时候,我就想要坚持下来。还有一个最重要的,走在这条路上,心中还是有那种沉重的感觉。所以希望能够走好,希望能够走得顺利,表达对革命先烈的一种从内心上能够对得起他们吧!

  其实和朱洪阳一样,八个多月来,“我的长征”的队员们走在路上,重新感悟着长征精神,每一个人都在这条路上变化着、成长着。

  崔永元:

  我觉得首先要说,在这个队伍改变最大的是我,我觉得我比以前变得宽容了。

  董峰 “我的长征”队员:

  带给我的一个关键词就是两个字“坚持”。如果我要把“坚持”再稍微拓展一下,就是只要坚持,再远的路也长不过脚步。

  童知微 “我的长征”队员:

  包括在路上,很多时候都在深切地体会着一个道理。如果有舍身之心,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可怕之事。

  2007年1月5日,“我的长征”队伍历经八个多月,徒步走过11个省区,沿着当年红军走过的路线,终于走到了1936年10月22日红军胜利会师的甘肃省会宁县。

  敬一丹:

  今天中午,“我的长征”的队员们到达甘肃会宁。70年前,这里是红军长征会师的地方。而今天,他们带着敬意来到了这里。他们走过了250天,走过了6100公里,可以说他们是用脚丈量,用心体验。而我们很多观众朋友也随着他们的脚步唤回红色的记忆,重温70年前的历史。

  今天他们在这里完成了壮举,而他们心灵的长征并没有结束。因为长征精神作为人类的精神财富,已经深深地沉淀在人们的心里。

  观众朋友,感谢您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