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洋贿赂”揭秘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4:1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随着改革开放的日益深入,越来越多的外国跨国公司到中国发展,中国成为很多公司业务增长最快的地区之一,这些跨国公司给我们带来了发展资金、科学技术、管理经验,但也有一些公司凭借五花八门、不断翻新的行贿方式进行不正当竞争,卷入了商业贿赂的漩涡。

    在长春油漆市场,工商管理人员发现,选用立邦漆的一些油漆工会得到额外的补助或者奖励。专家分析说,虽然油漆工不直接消费油漆,但由于他们有机会向业主建议使用什么品牌,所以成为商业贿赂的对象。

    在张恩照受贿事件中,IBM、日立等著名企业卷入其中。一种所谓“关联交易”的手法引起了专家注意。为了行贿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张恩照,有公司将任务交给“代理公司”打理,建起了对付查处的“防火墙”。

    在德普行贿案中,全球著名的医疗诊断器材公司美国德普公司在天津的公司以现金回扣的方式向医院推销产品。

    专家认为,同国内的贿赂一样,“洋贿赂”不仅仅对金融等服务行业的形象、信用产生负面影响,还直接打压了国内产品的自主创新,阻碍了中国从制造经济向创造经济的转型。

    要遏制“洋贿赂”,为中国的改革开放和自主创新创造良好的市场秩序,需要借鉴国外的有益做法,完善有关法规,加大监管力度。

 

[详细内容]

 

  2004年11月,一位戴姆勒-克莱斯勒公司的前会计师向美国联邦法院举报称,该公司违背了《海外反腐败法》,利用40个银行账号向外国政府官员行贿。

  2004年11月,全球最大的通讯商之一朗讯公司在沙特阿拉伯被曝出行贿丑闻,为了得到沙特阿拉伯政府50亿美元的定单,朗讯曾向沙特阿拉伯电信部长行贿1500万到2500万美元。

  2006年11月15日,西门子德国总部和一些高管的住宅同时遭到德国多个部门联合搜查,警方逮捕了六名西门子职员,并扣押了大量文件证据。此后不久,一个前西门子销售职员向检察官指证,该企业部分高管在诸多海外交易中使用非法手段,涉嫌商业贿赂。

  2006年12月19日,美国司法部发表声明称,阿尔卡特公司CIT原拉美执行副总裁因涉嫌向哥斯达黎加政府官员贿赂超过250万美元而被捕。

  演播室主持人 翟树杰:

  观众朋友,刚才您看到的是一组近年来发生的一些外国跨国公司在世界各地为获得交易的机会而进行商业贿赂的案例。

  随着改革开放的日益深入,越来越多的外国跨国公司到中国来发展,而中国成为许多公司业务增长最快的地区之一。这些跨国公司给我们带来了发展资金、科学技术、管理经验,但是也有一些公司凭借着五花八门、不断翻新的行贿方式,进行不正当竞争,卷进了商业贿赂的漩涡。

  立邦漆,一个驰名世界的品牌,当它刚刚在长春市场站住脚,并准备大放光彩的时候,一封举报信寄到了长春市工商局。

  赵坚 吉林省长春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经济违法稽查分局工作人员:

  举报信中称,他(举报人)是一个业内人士,以前搞过油漆经销,对这个情况比较了解。在举报信中说,河北廊坊立邦涂料有限公司长春办事处,在长春有不正当竞争行为。

  工商局工作人员马上立案调查,发现选用立邦漆的一些油漆工会得到一种特殊的补助或者奖励。

  油漆工1:

  立邦(长春办事处)有一个姓邵的,叫邵什么,我忘了,他说你没有用过立邦,那个时候没用过。他跟我说你们用立邦,能给你们点补助,意思说啥,说白了就是有点回扣。 我说咋给,他说漆不一样,有给30元的,有给50元的,我说那也行。

  记者:

  他是怎么给你将奖金的?

  油漆工2:

  奖金是办个卡,完了打电话把卡号告诉他,又过了能有十来天,他又给我打来电话,他说给你钱,120块钱。

  工商部门发现,虽然油漆工并不直接消费油漆,但却有机会向装修房子的业主提出建议,所以成为厂家拉拢的对象,他们用厂家产品越多,得到回扣就越多。

  赵坚:

  他们就是背着消费者给油漆工说,我们(立邦)搞一个活动,你们涂刷我们的产品,我们给你们每组30元到50元不等的奖励费。如果他这么搞,大家都这么搞,就不是通过提高产品质量和售后服务,在价格方面让利消费者,只是各个厂家都是你给30元、50元,我给60元、70元,最后这些钱还是消费者买单。

  工商部门认为,这种通过银行卡给油漆工回扣的行为,直接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

  张明(吉林省长春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经济违法稽查分局局长):

  经过调查核实,该办事处确实存在不正当竞争行为,我们依法作出了行政处罚。

  谢望原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立邦漆商业贿赂行为,在我看来这是一个比较典型的跨国公司,在中国的商业贿赂行为,商业贿赂的表现形式可能是多种多样的,立邦漆这个案件的特殊性就在于他行贿的对象不是有权有势的这样一些政府官员。我们通常说行贿和受贿,它主要涉及到一个钱权交易的问题,一个油漆工他有没有权力呢?但是在商业领域来看,一个技术工人、一个油漆工人,他也是有特定权力的,只是这种权力表现的跟政府官员的那种权利不同而已。

  是用“洋品牌”还是用“国产货”,油漆工有机会向装修房子的业主提出建议,所以他成了“洋品牌”行贿的对象。而政府官员由于掌握了更多的资源,更容易成为一些跨国企业形形色色贿赂手段瞄准的目标。

  2003年12月,云南省外经贸厅原党组书记、厅长彭木裕因受贿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向他行贿的是昆明沃尔玛管理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邹丽佳,而价值大约10万元人民币的钻戒等礼物,是由彭木裕的妻子收下的。给回扣、提供旅游机会、送子女出国留学,跨国公司商业贿赂的手段五花八门。在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张恩照受贿案中,卷入其中的IBM等著名企业涉及的关联交易方式引起了很多学者的关注。

  张玉瑞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在我的印象里面比较突出的,就是把他(张恩照)的某项业务交给一个经纪人、代理公司来打理,中间建立起防火墙,他对外讲他有自己的廉政制度,绝对不会从事某些业务,某些行为,然后代理人来代替他完成(受贿行为)。

  2006年11月3号,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宣判显示,2002年到2003年之间,IBM的高管曾通过中间人邹建华的安排,多次违反建设银行外事活动工作原则和程序跟张恩照会面。作为报酬,此后的两个月内,IBM公司通过北京一家公司将二十二万五千美元以服务费的名义汇入邹建华所属公司在香港的账户。

  IBM并非唯一卷入涉嫌对张恩照行贿的跨国公司,在法院宣判中,安讯、日立等跨国IT巨头的名字也都在列。

  王伟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

  同国内的贿赂一样,国外的商业贿赂同样起着对我们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一个极大的损害,而我们某些主管金融的一些重要官员,接受了对方的商业贿赂之后,对我们中国金融业形象的打击是非常重大的,对我们刚刚起步的这样一些迈向国际市场的金融业的发展不说是致命的,也是非常要命的。

  一些跨国公司商业贿赂的危害,不仅仅体现在对金融等服务行业的形象、信用的负面影响,专家们更注意到,一些跨国公司更是利用商业贿赂直接打压了国内产品的自主创新。

  王伟:

  比如说医疗器械,(跨国)医疗器械(公司)的运用(公司),它就可以使他们的医疗器械大量的进入、占有中国的市场,使我们自己的生产不可能正常。对于那些我们要发展的新型行业,特别是高科技领域,在很大程度上它将窒息我们的自主创新。

  去年5月,美国司法部认定,全球著名的医疗诊断器材公司,美国德普公司在中国天津的公司,从1991到2002年以现金回扣的方式向医院推销产品,给多家医院的医生和实验室工作人员提供非法回扣高达162.3万美元。德普天津公司在美国的母公司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列为海外反腐败法执行程序的对象,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命令这家公司终止违法行为,并交出大约280万美元的不当得利。

  张玉瑞:

  实际上它对创新型经济的秩序是一个极大的破坏,只有贿赂东西才能卖出去,创新不创新无所谓。那么中国现在是一个制造大国,制造大国要向创造大国发展,必须走创新经济的道路,企业就必须创新,必须有品牌,必须有科技。它阻碍了中国转型,从一个制造经济向创造经济的发展。

  跨国公司的商业贿赂如果任其泛滥,将直接影响中国的投资环境,阻碍中国的自主创新。要遏制“洋贿赂”为中国的改革开放和自主创新创造良好的市场秩序,需要借鉴国外的有益做法,完善有关法规,加大监管力度。

  谢望原:

  首先,我们从西方的经验来看,要有效的遏制商业贿赂行为,制定一部完备的反商业贿赂法是有必要的。又作为《联合国反腐败公约》的批准国,那么我们国家就有义务严格按照《联合国反腐败公约》规定的法律精神,来惩处发生在我国的商业贿赂行为。

  王伟:

  这觉得这个做起来相对简单,做法就是要充分和国际上有关的政府和组织合作,这是一个很有效的措施。

  谢望原:

  使这种行贿人和受贿人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无处可藏,那么,这样社会风气就会得到大大的净化,而发生商业贿赂行为的这种机会和空间就会大大的萎缩。

  演播室主持人 翟树杰:

  回顾2006年,治理商业贿赂无疑是关键词之一,因为治理商业贿赂是2006年中国政府廉政建设的重中之重。由中央统一部署的这项治理工作目前进展顺利。

  从12月中旬开始,我们的栏目持续聚焦了一些国内企业和外国跨国公司的商业贿赂行为,其实无论是中国企业,还是外国公司,只要违背公平竞争的原则,搞不正当竞争,就应当依照中国的法律和国际公约进行制裁。正如《联合国反腐败公约》所说的,我们应该明禁预防和根除腐败,是所有各国的责任,而且各国应当相互合作。只有这样,才能让中外企业在清廉的环境下公平竞争、共同发展。

  好,感谢您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