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腐败之链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4:1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焦点访谈]顽疾之害

[焦点访谈]病根何在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医药购销领域商业贿赂涉及行贿受贿双方以及诸多环节。透过近年来查处的一些典型案件,可以清晰地看出一些不法厂商利用商业贿赂打通关节、牟取非法利益的腐败链条。

    在被查处的案件中,那些不法厂商用商业贿赂使自己的医药产品顺利通过药监部门的注册和价格部门的定价等程序,之后,他们又通过商业贿赂将医药产品打入医院,依次经过药剂科、其他相关科室、药事委员会、库房、药房以及有处方权的医生等,不法厂商最下功夫的就是打通院长。打通的关节越多,所谓的贿赂成本就越高,而这些费用最终都将转嫁到患者身上。不法厂商行贿的手段多种多样,有办案人员曾把它们概括为“五子”:车子、房子、票子、女子(性贿赂)、孩子(例如送对方子女留学)。

    先以小利投其所好拉拢关系,再以重金收买打通关节,最终,行贿受贿双方都能得到不法收益。无论是针对医疗卫生机构,还是注册、审批部门,案件中呈现的商业贿赂的手段大同小异。

    针对不法厂商的手段,要斩断商业贿赂的链条,必须依靠有关主管部门和监管机构在各个环节上采取针锋相对的措施。目前,在全国开展的治理商业贿赂专项工作中,卫生部、国家药监局、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等部门都已经采取了积极的举措。

[详细内容]

  演播室主持人 敬一丹:

  在昨天的节目里,我们和观众朋友一起通过两起典型的案例,探究了医疗领域商业贿赂的病根所在。在具体的环节上,以那些不法厂商为开端的腐败链条是如何延伸的呢?这一链条中,那些接受贿赂的人又是如何成为这条腐败之链上的一环的呢?今天的节目我们将通过几个具体的案例,揭开医药领域商业贿赂的潜规则。

  医药购销领域商业贿赂涉及的环节究竟有多少?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通过近年来查获的一些典型案件,可以清晰地看出一些不法厂商利用商业贿赂打通关节,谋取非法利益的腐败链条。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医疗器械司原司长郝和平在两年的时间里,他从五家医疗器械公司手中收取了总价值达100万元的商业贿赂。对郝和平来说,收取商业贿赂甚至不用冒着违规的风险,仅仅按照正常程序进行审批就能获得非法收益。

  包亚南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检查院反贪局检察官:

  这就是这个行业的一个潜规则,你不送别人在送,不送也不行。

  某医药企业 销售代表:

  这个中间,我就这么跟你说吧,他这个多的时候能过十几道手,就是经过十几个环节,十几拨人,你想这个中间每一层、每一个环节都有人拿钱,有人吃回扣。

  据这位销售代表介绍,在他的公关经历中,越靠近环节的顶端,贿赂的份额就越多,有些不法厂商甚至专门成立部门,主要业务就是针对有关部门进行商业贿赂。

  某医药企业 销售代表:

  干我们这一行都有专门的搞政府工作协调的部门,我能了解到的就是你要注册,就是据我所知,注册一个新药,就是曾经花过活动费用达到五百多万。

  2005年,在四川省自贡市第一人民医院曾查过一起商业贿赂案,这起案件中那些不法厂商利用商业贿赂,使自己的医药产品通过这些环节后,开始瞄准了医院,他们首先瞄准的目标是该院的药剂科。

  某企业医药代表:

  要想一个药打进这个医院的时候,首先要做一些背景调查,第一,你要把药剂科主任的性格、兴趣、爱好、家庭地理位置、电话号码各方面的,他在医院的权力大小,他的社会关系等等做个调查,了解清楚,这些调查都是为了后面的工作做准备的。你可以利用晚上打个电话到他家里,就说我已经到你楼底下了,这时肯定不能空手的,肯定带点儿现金,带点儿什么礼物等等。

  自贡市第一人民医院药剂科科长黄太富就是这样被商业贿赂所击倒,他几乎每天都能收到医药代表的现金好处,到2005年案发时为止,仅仅当了三年药剂科长的黄太富违法所得近200万元。

  黄太富 四川省自贡市第一人民医院药剂科原科长:

  一般他们就是见机行事,最开始就是拒绝,但是有了第一次再来,自己也从那种拒绝到习惯了,好像就成为一种行规性的东西。

  在当时的自贡市第一人民医院,药品采购需要走这样的流程,首先经过药剂科同意后,相关科室才能试用此医药产品,只有在试用科室肯定了效果后,由该科室的负责人提议,医院药事委员会才会根据临床需要开会讨论是否进货,所以那些不法厂商在攻克药剂师主任后,接下来就会打点科室主任,然后瞄准医院的药事委员会。

  某企业医药代表:

  我们不可能把十几个人的工作全做下来,你想想,这个工作做下来厂方投资就相对比较大,一般就抓住龙头的人物,院长、业务院长还有药剂科主任,一般的就抓这三块。

  行贿人:

  主要的就是院长,院长说的算的话,什么关口都是虚设的。

  这几起案件中的行贿者都曾不同程度地表示过,他们行贿的重点目标是医院的院长。2003年四川省自贡市第一人民医院需要进口彩超设备,最终很早就开始专门针对该院院长邓龙琪编制行贿关系网的成都榕株公司,顺利拿到了这笔价值300多万元的订单。

  雷从政 四川省富顺县人民检察院反贪局局长:

  有一个设备采购委员会,但是都是形同虚设,实际上都是院长、分管院长他们两个人在决定,再就是科室的人他们提出来,比如哪个科室购买,哪个科室的负责人就提出来,这个设备怎么样,这个设备有些什么技术特点,符不符合要求,然后分管院长介绍,院长拍板。像药品这个,院长的权力更大,一个药事采购委员会,往往有十多票,但是他有规定,就是院长要占40%的权力,其他人只占60%,所以只要院长同意,这一药品一般都能进医院。

  事成之后,榕株公司开始分批把现金送给院长邓龙琪等人。

  雷从政:

  就是在这两笔生意里面,院长邓龙琪先后收了21万,一个分管副院长收了2万,一个管采购的副院长收了3万,功能检查科科长收了5万,一共31万。

  这些已查处的案件显示,不法厂商行贿的手段根据对象的喜好而改变。喜欢现金的送现金,喜欢房子的送别墅,甚至连企业也可以奉送。广东江门市新会区人民医院原院长方机不但收受当地某医药企业价值130万元的两处房产,还拥有了该企业49%的股权,成了大股东,而新会区人民医院在这家医药企业采购药品达到2850多万元。

  包亚南:

  他们的犯罪手段,我觉得可以说总结五点,就是所谓的“五子”,就是车子、房子、票子、女子、孩子,可以说基本上都是从这五个点着手。

  在自贡市第一人民医院的这起商业贿赂案中,不法厂商的某种医药产品在医院药事委员会表决通过后,就获得了进入医院的许可证。然而,进门并不意味着订单,所以接下来,不法厂商还要摆平库房药房的负责人。当然,要想患者们出钱购买使用医药产品,只有通过医生开出的处方才能实现。在自贡市第一人民医院,一些医生收入的不寻常现象也引起的办案人员的注意。

  雷从政:

  从我们掌握的分析情况看,一个医生一个月多的话能上万,少的就是几千吧。像我们当时专门分析了几个药的品种,那几个药的品种应该叫出奇地多,而且是重点落实到几个医生头上,他们开得特别特别多,这个是不正常的现象。

  在那些不法厂商的工作策略中,一个医生就是一个客户,为了让这些客户动笔开单,他们往往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张玉萍 某企业原医药代表:

  我跟他们讲,我们这个药品一盒多少钱,首先做出承诺,比如说我承诺你给我开一支,我就给你三十块钱,或者给你四十块钱,有人就会动笔给你开药了;你有的人就是说,你给我承诺我也不给你开,因为他同时还要给别人服务呢,给你开别人家就要少,所以医药代表为了让他动笔,我就先给你一千二百块钱,让你给我开三十支药,我就先给你,然后给你下任务,我就不停地上你那儿,今天开几支了,明天开几支了,不停地督促你开药。

  在当时的自贡市第一人民医院,商业贿赂的链条延伸到医生这里也还没有结束,那些不法厂商还要完成链条上的最后一个环节,就是再次疏通药房,把医生开出的处方做一个准确的统计,好让他们兑现给医生的回扣。

  任建明 清华大学廉政与治理研究中心副主任:

  这个回扣表面上是由医药企业给提供的,很慷慨,数额很大,但是最后都转嫁在医药药品和医疗服务的费用上,最终的买单者是患者。

  先以小利投其所好拉拢关系,再以重金收买打通关节,最终,行贿受贿双方都能得到满意的收益,无论是针对医疗卫生机构还是注册审批部门,商业贿赂的手段大同小异,而如何阻止这些不法厂商的手段,斩断商业贿赂的链条,必须依靠有关部门和机构在各个环节上采取针锋相对的措施。

  卫生部2006年开始着手建立商业贿赂企业黑名单制度,制定医疗机构接受赞助的管理办法,对医疗机构收受商业贿赂的有关人员依法处理。国家药监局已经确定专项治理工作的六大重点,要求加强对药品、医疗器械生产经营企业的监督管理,并对涉嫌商业贿赂的从事有关药品医疗器械生产经营企业依法处理。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要求加强对药品和医疗器械价格的监督管理,对价格监管工作中发现的涉嫌商业贿赂的案件线索及时向有关部门移送。劳动和社会保障部要求对医保管理工作中发现的涉嫌商业贿赂的案件线索及时向有关部门移送。

  演播室主持人 敬一丹:

  节目中的案例为我们呈现出那些违法犯罪者谋取非法利益的腐败链条,这是一条以金钱和权力为核心的链条,同时也是一条隐蔽的链条,而它的危害却可能会影响到每一个人。如果医药企业能以货真价实、守法经营赢得利润,如果医务工作者都以爱心和医术得到应有的报酬,如果政府官员都能践行公仆之道,商业贿赂的链条就必然会被斩断。

  我们盼望医药企业与公众之间,医生与患者之间,企业、公众与政府官员之间建立一条信任之链。在明天的节目里,我们将探讨如何改章建制,预防医药领域商业贿赂的发生。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