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矿难频发的背后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4:1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11月25至26日,黑龙江、云南、山西三家煤矿先后发生矿难。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局长李毅中、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局长赵铁锤对此高度重视。赵铁锤率国务院工作组赶赴云南省昌源煤矿现场进行处理。

    25日13时50分左右,黑龙江远华煤矿发生瓦斯爆炸事故,截至28日,25名矿工遇难,2人生死未卜。就在远华煤矿发生爆炸后三个小时,云南私营煤矿昌源煤矿发生特大瓦斯爆炸事故,造成32死28伤,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局长赵铁锤率国务院工作组赶赴现场。26日18时左右,山西省芦苇滩煤矿发生瓦斯爆炸事故,共造成24人死亡。

    回顾两天内接连发生的三起矿难事故,不难发现惊人的相似之处:首先三起矿难发生前都出现了井下停电现象,按照规定遇到这样的情况恢复供电后井下应该停止生产,但是三家企业都让矿工自行处理,最终导致瓦斯爆炸事故的发生。其次,三家煤矿都是属于已关闭的矿井或停产整顿矿井,都是擅自违法恢复生产的。

    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局长李毅中指出,违法生产的背后暴露出个别地方在落实国家整顿落后小煤矿工作中不听招呼,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事实再一次告诫我们,非法和违法煤矿的生产必然导致矿难,而造成这些矿难频频发生的根源,决不仅仅是安全措施的问题。这些矿主之所以敢于要钱不要命挑战国家的法律,关键在于有当地政府的纵容。

  

详细内容

  李毅中(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局长):

  这些非法违法行为,直接挑战国家安全生产的法律法令和政府监管的权威,性质十分恶劣。非法变成合法,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演播室主持人 翟树杰:

  各位观众大家好,刚才我们看到的是11月27号下午,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在北京召开的安全生产紧急视频会议上李毅中局长的讲话。李局长措辞如此激烈的原因是,就在11月25号和26号两天内,全国发生了三起特大和特别重大的煤矿事故,造成了80多名矿工遇难。那么两天内连续发生了三起矿难,这背后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2006年11月25日下午1点50分左右,黑龙江省鸡西市的远华煤矿,发生了瓦斯爆炸事故,当时有31人被困井下,经过救护队三天的全力搜救,截止到28日,查明遇难矿工总数为25人,而井下仍有2名矿工生死未卜。

  发生矿难的远华煤矿是一个私营个体企业。11月25号中午1点多,矿工们在挖至井下1500米左右的时候,井下发生了停电,外排瓦斯的设备也停止了工作。这样高浓度的瓦斯因为无法排出,而大量在井下聚集。出现这样的情况,按照有关的规定,在恢复供电之后,井下的矿工应该立即升井,并请矿山援助队带上专业的排放设备,按照操作规程进行排放。但是,远华煤矿的矿主在这种情况下,没有按照规定请来矿山救援队进行处理,而是擅自组织人员进行排放,最终导致了这起瓦斯爆炸事故。

  李毅中:

  这个矿是个低瓦斯矿,设计能力3万吨,8月底它的采矿许可证到期,9月13号黑龙江省煤监局哈南分局暂扣了它的安全生产证,并责令其停产整顿,但是这个煤矿没有执行停产整顿的指令,继续进行生产。

  方东初(黑龙江省鸡西市安全监督管理局局长)

  这应该是一个停产的矿井,这次他们在整改期间由于停电,上午十点钟停电,下午一点钟开始排放瓦斯,属于违章排放瓦斯造成事故。

  就在鸡西市的远华煤矿发生爆炸后3个小时,11月25号下午5点左右,位于云南省富源县的昌源煤矿也发生了一起特大的瓦斯爆炸故事。截止到目前,事故共造成32人死亡,28人受伤。发生矿难的昌源煤矿是一家个体私营煤矿,2003年7月开工建设,批准设计年产能力为年产15万吨。11月27日,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局长赵铁锤率国务院工作组赶赴现场。据调查显示,昌源煤矿证照不全,仅持有采矿许可证,没有生产许可证、安全生产许可证和工商执照。今年1月,被国务院煤监局和云南省政府分别公告关闭,后由曲靖市用置换的方式改为保留矿井,进行改造,但并未办理相应的核准手续。

  赵铁锤 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局长:

  你这个矿是不是关闭矿井?

  彭志能 云南省富源新县长:

  这个煤矿是关闭矿井。

  赵铁锤:

  那你为什么还让它存在?

  彭志能:

  这个,是这样,局长,因为我们根据资源情况,我们上报现在是作为置换矿井。

  赵铁锤:

  你先别说置换不置换,你提前确定为关闭矿井,为什么还让它存在?为什么还不关它?

  彭志能:

  我们已经关了,但是没有按照六条标准。

  赵铁锤:

  那你为啥不按照标准关?

  彭志能:

  现在就是还有一个采矿证。

  赵铁锤:

  不是,你不管什么证,有一个采矿证就是合法的?

  彭志能:

  不合法。

  赵铁锤:

  不合法你还不关。

  彭志能:

  我们是把它这个封了。

  赵铁锤:

  封了,你没按照标准炸掉呀,否则的话它就不会再出现这种情况了,你要按照六条标准给它炸毁,他就不再扒开了不是。

  彭志能:

  有些原因。主要是置换,置换办证过程中。

  赵铁锤:

  置换,置换就应该死人哪?

  彭志能:

  这个,我们要求还是比较严。

  赵铁锤:

  要求严,你为啥死了这么多人。

  彭志能:

  这个我们监管上不力。

  赵铁锤:

  监管不力。

  彭志能:

  对。

  赵铁锤:

  监管,还有什么原因?

  彭志能:

  应该说对安全认识还不到位。

  谁也不曾想到,就在一南一北两起矿难发生的第二天,11月26号星期天下午6点左右,产煤大省山西省临汾市河底区的芦苇滩煤矿又传来了一声巨响。两天之内的第三起瓦斯爆炸事故,使得上个周末成为了煤矿事故频发的“黑色周末”。

  张槐 山西省临汾市矿山救护队队员:

  哎呀,很惨,惨状吧,七窍流血吧,鼻子、嘴里、耳朵都出血了,我们把他每个都包起来,用彩条布把他包起来,运出来。

  这起矿难共造成24名矿工死亡。据了解,这些矿工大多数不是本地人,而是从东北来打工的外乡人。

  阎永业 山西省临汾市尧都区政府秘书长:

  国家安全生产局的领导都来了。

  记者:

  主要是善后方面的。

  阎永业:

  主要搞善后工作。

  记者:

  那这个矿上的有关方面的领导呢,还有责任人什么的?

  阎永业:

  公安正在对他们进行询问。

  记者:

  对哪些人现在进行了一些询问?

  阎永业:

  就是矿长、瓦斯员这些。

  记者在芦苇滩煤矿的矿区内发现,各种有关安全生产的口号标语可以说是随处可见。在矿区的门口就高挂着“安全生产”四个字。办公楼门前的大红牌子上写得是“警钟长鸣”,就连矿工们每日下井的入口处,也有着“筑牢安全大堤”的警示标语。但是所有的这些都变成了摆设。记者了解到,其实芦苇滩煤矿的煤炭生产许可证、安全生产许可证都已经过期,现在属于非法生产。

  李毅中:

  今年2月份,暂扣了它的安全生产许可证,责令它停产整顿,但是初步了解,一直没有停,一直在下面或者施工,或者是采煤生产。

  回顾两天内接连发生的三起矿难事故,我们发现了一些惊人的相似之处。首先三起矿难发生前,都是井下发生了停电。按照规定,遇到这样的情况,恢复供电后,井下应该停止生产,但是三家企业都让矿工自行处理,最终导致瓦斯爆炸事故的发生。其次,三个煤矿都是属于已关闭矿井,或停产整顿矿井,都是擅自违法恢复生产的。

  11月27日,李毅中在国家安监总局召开的安全生产紧急视频会议上,措辞激烈地分析了三起矿难背后的原因。

  李毅中:

  一方面是这些非法矿主利欲熏心,铤而走险,要钱不要命。另外一方面,监管不力,工作不到位,甚至像曲靖市弄虚作假,这些非法违法行为直接挑战国家安全生产的法律法令和政府监管的权威,性质十分恶劣。最典型的是云南省曲靖市昌源煤矿,25号发生的这个事故,死亡32人,这个矿是我们国家煤监局在《人民日报》公开登报,接受社会监督的,板上钉钉的矿,也是云南省人民政府在当地主流媒体公告的。你一个曲靖市有什么权利偷梁换柱啊,而且据我们督查组督查,曲靖市不只这一个,据说有23个,天方夜谭!判了死刑的,你不执行,拿另外一个人来顶替,什么行为啊?结果有你这个政府做后台,矿主他就胆大妄为,继续非法生产,管理混乱到这种程度。

  李毅中还特别指出,违法生产的背后暴露出个别地方在落实国家整顿落后小煤矿工作中不听招呼,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李毅中:

  就比如发生事故的这几个矿,黑龙江鸡西远华煤矿设计能力三万吨,这个区的有关部门就核定为六万吨,能力翻番这么容易啊?山西临汾这个矿五万吨的矿,你给它核定十五万吨,这样搞的话,我们这个核定能力要埋下更大的隐患,给明年,给今后的安全生产埋下更大的隐患,非法变成合法,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演播主持人 翟树杰:

  事实再一次告诫我们,非法和违法的煤矿生产必然导致矿难,而造成这些矿然频频发生的根源,绝不仅仅是安全措施的问题,这些矿主之所以这样敢于要钱不要命,挑战国家的法律,关键在于有当地政府的纵容,正像李毅中局长所说,这三起事故暴露出地方政府在落实国家整顿关闭落后小煤矿的工作中不听招呼,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人的生命是最宝贵的,发展不能以牺牲人的生命作为代价,这种状况不能再让它继续下去了。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