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境外旅游谁埋单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4:1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河南省濮阳市华龙区的一些学校存在着一批危险失修的校舍。面对危房里上课的学生,省、市两级财政专门下拨专款用于学校的危房改造,并成立了由华龙区多个部门负责人组成的危改小组。近日,记者调查发现,这个危改小组以国内教育考察的名义,在10月22日至11月6日期间利用公款集体去“新马泰”旅游了一次。

    学校危改小组由主管教育的副区长挂帅,小组成员则由华龙区教育、财政、建设、发改委、政府办公室等有关部门负责人组成。据了解,此次外出共花费7万多元。采访中,有关人员一会儿说这些钱是从区财政局以“纪念长征胜利70周年演唱会”经费的名义批下来的,一会又说是以“中小学教师培训”经费的名义批下来的。对此,华龙区财政局工作人员解释,财政局并没有为此拨过专项资金。采访中,也有人反映,旅游费用来自于学校危改资金。

    由于各方说法不一致,直到采访结束,记者也没有弄清旅游费用是从什么地方出的。但区财政局认为,教育部门能够使用的教育专项资金、危房改造专款、区财政局下拨资金等三种款项都不可以用作公款旅游。

    对于此次出国旅游,区教委副主任解释说是为了考察教育,而旅行团的其他成员则告诉记者,他们根本没有考察国外教育。

    记者采访后,濮阳市纪检委初步调查认为,危改小组公款旅游使用的是教育专项经费,并已着手追缴。

详细内容

     

  演播室主持人 方静:

  今年我们国家投在教育上的经费还说不上富裕,各级教育主管部门在花这笔前的时候肯定也会精打细算,要把每一分钱都花到老师和学生身上。但是在有的地方似乎也不尽然,有的人就打起了这笔钱的注意。

  在河南省的濮阳市华龙区的一些学校里,存在着一批危险失修的校舍,迫于资金短缺,孩子们只能日复一日地坚持在危房里上课。

  记者:

  现在您掌握的情况,这次对于D级的这种校舍危房,大概有多少所学校有这种危房?

  王进增 河南省濮阳市华龙区教育文化体育委员会“旅游团”成员:

  现在D级危房,前一阵统计的数字是2100多平方米。

  记者:

  您是分管教育的,您告诉我一下这个D级危房,大概是什么情况的房子能算得上D级危房?

  曹培果 河南省濮阳市华龙区副区长“旅游团”成员:

  D级房就是不能使用的,就不能进人居住的。

  面对危房里上课的学生,各级政府十分重视,从省市两级财政上拨来的专款进行学校危房的改造。为了管好用好这笔资金,华龙区成立了由主管教育的副区长挂帅,教育、财政、建设、发改委、政府办公室等有关负责人组成的危改领导小组。区长说一段时间以来,大家都干得很辛苦。

  曹培果:

  非常辛苦,可以说连轴转,去协调、去做工作。

  于是他们准备组团外出。

  曹培果:

  最开始想上南方,有一些教育发展比较先进一点儿的地区,想去看一看。

  记者:

  后来怎么改成“新马泰”了?认为“新马泰”的教育比较好?

  曹培果:

  不是,这个是后来下面吵吵,他们说去“新马泰”吧,反正是要出一次,大家就这一回机会,去吧。那你们都愿意去那儿,我也就同意了。

  记者:

  决定去“新马泰”玩儿的时候,都决定哪些人参加呢?

  王进增:

  危改领导小组。

  记者:

  全体成员?

  对于领导小组集体旅游“新马泰”,教委副主任的解释说也是为了考察教育。

  记者:

  你们这个“新马泰”旅游算用到教育上了,是吧?

  王凌飞 濮阳市华龙区教育文化体育委员会计财股 “旅游团”成员:

  考察他们义务教育。

  记者:

  “新马泰”考察义务教育,泰国小学办得怎么样?

  王凌飞:

  还可以。

  记者:

  你们在旅行过程之中,哪一家的旅行社导游带你们参观过学校?

  曹培果:

  没有。

  记者:

  从来没有去过学校?

  曹培果:

  没有。

  记者:

  中学没有去过,小学也没有去?

  曹培果:

  没有。

  还是区长说的明白,这个所谓考察就是出国旅游。在这个领导小组旅游团里,除了副区长带队外,包括教委正副主任、财政局正副局长以及主管科室负责人。这么多人集体离岗出国半个月,怎么也得有个审批吧,但采访中我们看到的是,审批的过程就十分混乱。

  记者:

  是在一个什么样的会议上研究的?

  曹培果:

  没有研究。

  记者:

  离岗15天这件事不经过领导批准吗?

  曹培果:

  同意了。

  记者:

  哪个领导同意了?

  曹培果:

  书记说,说的时间比较长了,因为四月份就说了,说你们大家既然已经都定了,那就去吧。

  记者:

  区委书记批准了,是正式批准?

  张怀玺 河南省濮阳市华龙区委书记:

  今年四月份,她说出去到教育先进发达地区、危房改造搞得好的地区学习,这是大约四月份定的。

  记者:

  当时你同意了?

  张怀玺:

  当时同意了。

  记者:

  那么他们10月22号出国,出国前又跟区委领导打招呼了吗?

  张怀玺:

  组团谁参加,上哪儿去,这次上哪儿去,还是按原来的方案说,还是外出考察,这次谁参加都由曹区长决定。

  记者:

  到10月下旬跟你说,仍然说的是外出考察?

  张怀玺:

  外出考察。

  记者:

  没有提到出国旅游?

  张怀玺:

  没有,没有。

  记者:

  这个副区长带着人出国旅游,这是背着区委主要领导自己去做的?

  张怀玺:

  那是,出国旅游这个事没有跟区委汇报。

  记者:

  当时在组团的过程中,是怎么商量拟定这个名单呢?

  王进增:

  我们几个人一块商量的。

  记者:

  你把会议上的情况跟我说说。

  王进增:

  几个人一块商量的,曹区长。

  记者:

  谁拍板决定的呢?

  曹培果:

  最后拍板是,我说你们大家都想往那儿去,你们都同意了,那我没意见。

  记者:

  你拍的板?

  曹培果:

  对,可以这样说。

  不管怎么说,“新马泰”旅游团如期成行,10月22日出发,11月6日返回,皆大欢喜。都玩儿完了,记者来了解情况,局长还不知钱从哪儿出呢?

  记者:

  你是教委一把手,你对财务肯定也熟悉,当然领导批的,这是在哪个项目下列支?

  王进增:

  这个是财政上要的钱,我还搞不清,领导定的,从哪儿过来的钱我还搞不清楚。

  这样,我们就必须认真了解一下,这笔旅游的公款到底是打哪儿出的了。既然教委说是从财政局要的钱,我们就想先看看这要钱的报告是怎么打的。

  记者:

  10月16号打的报告,这就是你说的6万块钱的报告?

  王凌飞:

  我记得是这个,我的报告太多了。

  记者:

  你这现在说的是“纪念长征胜利七十周年演唱会”经费。

  王凌飞:

  是这么说的。

  记者:

  要的钱会计说了是学习的吗?

  王凌飞:

  以这个理由要的。

  记者:

  要钱,拿着钱去新马泰旅游,你们说是纪念长征胜利七十周年。

  王凌飞:

  不是,我是以其它理由要的,我看是以哪个理由,现在正找着。

  记者:

  你现在告诉我,可能是纪念红军七十周年,这是一个。

  王凌飞:

  这可能是。

  记者:

  再找第二个。

  记者:

  这第二份报告它的题目是“关于中小学教师培训经费的请示”,这个最后需要培训经费6万2千,拿这6万去旅游去了。

  王凌飞:

  这和培训没有关系,该培训培训了。

  记者:

  你打的报告是个虚假的报告,这和培训没有关系,对吗?是这个含义吗?

  王凌:

  应该那样说。

  按照王股长的说法,这次旅游用的是教委的钱,教育经费的紧张人所共知,上级拨来的教育经费有这么富裕吗?

  记者:

  教委钱富裕吗?

  王进增:

  不富余。

  记者:

  这笔钱从哪儿借的?

  王进增:

  自筹的。

  记者:

  自筹是什么含义?教委怎么自筹呢?

  王进增:

  教务业务费。

  记者:

  你告诉我教委的那个自筹资金,都能从哪些方面筹来钱。

  王进增:

  暂时的,也是财政的业务费。

  记者:

  业务费,财政拿的钱怎么能叫自筹的,自筹的是你们自己想方设法挣的。

  王进增:

  暂时的。

  这里一份报告说吃的是教师培训,而另一份报告又说吃的是红军长征七十周年,连他们自己也吃乱了,说不清是哪一份,主任有主任的说法,股长有股长的解释,等我们查出缴纳旅游款的支票时,则看到的是又一个说法。

  记者:

  咱们从核算中心当时拿的是多少钱?

  工作人员:

  7万元。

  记者:

  7万元。

  工作人员:

  这是我填的,核算中心领导签的字,这是借款单,领导签的字。

  记者:

  这个借款当时是以什么名目进行的?

  工作人员:

  都写清了。

  记者:

  长效机制考察,当时是以长效机制考察的名义,开了一张支票。

  工作人员:

  对,开了一张支票,开的支票。

  记者:

  王股长我问你,当时怎么想出来这么个词“长效机制考察”。

  王凌飞:

  随机想个名。

  记者:

  考察什么地方的长效机制?

  王凌飞:

  写旅游不好听,就这个意思。

  记者:

  教育上的长效机制包括什么?能说得出来吗?

  王凌飞:

  长效机制包括什么。

  记者:

  教育方面的长效机制?

  王凌飞:

  长效机制才兴,新来的新文件。

  群众举报说,这笔旅游款用的是学校的危改资金,教委领导说用的是财政拨款,我们看到的是一笔谁也说不清楚的糊涂账。

  记者:

  到底你们这旅游钱从哪儿出的?

  阎长新 河南省濮阳市华龙区教育文化体育委员会 “旅游团”成员:

  这钱从哪出的,这个事当时走得急,没顾得商量这个事儿。

  记者:

  钱是从哪儿掏出来的?

  阎长新:

  哪儿能凑点。

  王凌飞:

  我记得是要的,区政府给了6万,咱垫了1万,总共7万。

  虽然教委的人都说是从财政拿钱去旅游,但财政局长的说法却不认可。

  记者:

  为了出国旅游这件事,财政局往教委拨过钱吗?

  王顺增 河南省濮阳市华龙区财政局局长“旅游团”成员:

  没有拨过专项资金。

  记者:

  没有拨,为了出国旅游,区委区政府的主要领导,我指的是区委书记和区长,给你有过任何拨款的批示吗?

  王顺增:

  那近期没有,出国走之前。

  记者:

  而且很明确为了出国旅游?

  王顺增:

  没有。

  记者:

  没有过批示?也没有为此拨过专项资金?

  王顺增:

  没有。

  直到采访结束,我们也没能看清这个学校危改领导小组的全体成员究竟是拿什么钱去旅游的,但面对着长期投入不足的教育经费,面对着在危房里上课的孩子,这笔旅游“新马泰”的公款该摊到哪里合适呢?

  记者:

  财政局能够使用的,跟他们有关系的资金大概有三块,一块是教育资金,专项资金,这是教育的投入,第二块是省市两级政府拨来的危房改造的专款,第三块就是你财政局正常的区财政资金。取之于民要用之于民,那我就问的是,这三块资金哪一块可以提供用来公款旅游?

  王顺增:

  哪一块都不应该用。

  演播室主持人 方静:

  我们的记者离开的时候,濮阳的那些孩子依然还在危险的D级教室里上学,这些亟待改造的D级教室漏风漏雨,甚至还会有倒塌的危险,不知道这样的情形还会持续多久。濮阳市委纪律检查委员会对这件事的定性是使用教育专项经费公款旅游,并已经开始追缴这笔钱。我们希望这笔钱被追回来之后,能够尽快用在危房改造上,让孩子们能够早日在温暖安全的教室里读书上课。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