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失去监管的放射源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4:1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南京金陵检测公司是一家依靠放射源对金属进行探伤检测的企业。今年七月,该公司由于管理不善将一枚硒-75放射源丢失在山东,一名工人无意间捡到后造成严重损伤。

    患者名叫步召明。据他介绍,7月13日晚,他在下班途中无意间捡到一个银白色链状物体,把玩半小时后开始浑身不适。事后证实,他捡到是硒-75。危险的放射源本应密封在铅罐里严加看管,它怎么会轻易地跑到外面并对人造成伤害呢?

    调查发现,存在以下问题:第一、南京金陵检测公司所使用的探伤机有故障,造成放射源遗漏;第二、在工作结束后,未按规程检查放射源是否存在罐中;第三、事发后没有按照规定立即向当地环保部门报告,而是隐瞒了下来;第四、没有按规定在异地移动时,在两地环保部门备案,使之处于脱管状态;第五、环保部门疏于日常监管,本应一年内要对探伤企业监管两次,但事实上根本没有监管。第六、违反规定,造成一源多号,一旦丢失寻找起来十分困难。

    值得注意的是,山东这起放射源伤害案并不是唯一的。8月,这家金陵检测公司在扬州又丢了一枚放射源,并再次造成人员受伤。而江苏省环保局在没仔细调查核实的情况下,就将该公司没有丢失放射源的结果上报给了国家环保总局。

    放射源是危险品,必须认真监管。这些事故,再次提醒有关部门一定要认真有效监管,以确保人员和公共安全。

      [详细内容]

    主持人方静:大屏幕上的这个标志可能还有很多人不认识,这是危险辐射的警告标志,它告诉人们在这附近有放射源存在,提醒大家注意。由于很多人对放射源缺乏了解,导致了不少放射伤害事故的发生,前不久在南京金陵检测公司就发生了一例。

    7月下旬,北京的解放军307医院收治了一个山东送来的病人,医生根据症状判明,这是一起严重的放射损伤病例,伤者是个工人,叫步召明。
    范本吉 记者:当时步召明进院了以后,你们经过检查发现哪些指标有变化?
    乔建辉 解放军307医院血液科副主任医师:进院的时候,白细胞已经降到两千多了,血红蛋白和血小版还算是可以,后来背部有两个很大的溃疡面,非常疼痛,每天需要打止痛针,每天要换药,就是这种情况。
    记者:当时对他做了初步检查以后,根据什么能够确诊他是一个比较严重的放射病呢?
    乔建辉:是这样,从他的受照经过来讲,因为这个大家都比较熟悉了,从他的受照经过来讲,再加上血象的变化,还有我们做了染色体和微核的结果,诊断放射病是没有问题的。

    步召明在工地干活时拣到了一个白色的金属链,出于好奇他带回了宿舍,哪里知道,这竟是一个放射源。在病房我们听步召明介绍了当时的情况。
    记者:你当时看见它外形是什么样子?
    步召明 工人:当时看到是银白色的。
    记者:银白色的?
    步召明:对。
    记者:是个链子?
    步召明:对,跟链子似的。
    记者:根本没想到它是干什么的?
    步召明:没想到。
    记者:就挺好玩儿的?
    步召明:对。
    记者:然后搁在哪儿呢?
    步召明:然后这个手拿下来之后,放在这个手里。
    记者:这个手就这么烧的?这个手拿的时间长?
    步召明:对。
    记者:你用这个手拿着玩的?
    步召明:对。
    记者: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难受?
    步召明:就过了有半个小时了,感觉有点儿恶心、吐。
    事后我们了解到,步召明拣的这个硒-75放射源是用来做金属探伤检测用的,新的放射源应该是100居里的,出事时这个放射源已经衰减到了只有9居里,仅剩9%的活度就造成了这么严重的伤害。
    现在该让大家看看这个危险的放射源是什么样子了。图上这个白色的金属就是放射源,如果有人见到它千万不能碰,要立即报告环保部门。危险的放射源应该密封在铅罐里严加看管,它怎么会轻易地跑到外边去,让毫无防范的人们拣去造成伤害呢?调查中我们首先发现,检测单位是用有毛病的机器带病作业。
     张建明 南京金陵检测工程有限公司山东分公司:因为它是源的锁,有点儿小故障。
    记者:这个故障以前发现过吗?
    张建明:发现了,发现了那天他们干活也就特别小心。
    记者:知道这个锁有故障,等于是这个探伤机是带着病上去的?
    张建明:对,就是说底下项目经理已经跟他们千叮万嘱说千万小心。
    记者:但是还是丢了。
    张建明:最后他们可能在装的时候,可能拔那个导管的时候带出来了,带出来以后就掉下去了,直接就掉下去了,他们也没有发现。

    探伤机本身有毛病,还有一道关键防线,就是工作结束后,用射线报警器检查放射源是否存在罐中。
     记者:这个放射源在使用完了以后,怎么确认它安全地保管起来了,是不是有一套严格的规定?
     李兆太 南京金陵检测工程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有规定,必须要有两个好的计量仪。
    记者:为什么要两个呢?
    李兆太:因为两个,有可能有一个会发生失控,就必须得带两个。他应该带两个仪器去检查。
    记者:带了吗?
    李兆太:他就是没有带。
    记者:两人连带都不带?
    李兆太:对。
    记者:就是说在开始工作的时候,已经开始违章了?
    李兆太:对,对,是这样的。
    这样,放射源掉出去以后,酿成了伤人事故。事故发生以后,按照法规规定,为防止放射源继续伤人,应当立即向当地环保部门报告。而我们发现,金陵检测公司采取了瞒报的做法。
    记者:你知道不知道该报哪个部门?
    李兆太:知道。
    记者:应该报哪个部门?
    李兆太:知道。
    记者:应该报哪个部门?
    李兆太:应该报环保部门。
    记者:报了没有?
    李兆太: 没有报。
    记者:发生这种放射源丢失造成伤害的重大事故以后,企业瞒报主要原因是什么?
    李兆太:因为这不是好事,好事谁不愿意报?坏事谁愿意报啊。
    调查中,我们的疑问在逐渐增多,这个放射源带病作业,就没有监管部门在日常监管中发现吗?深入调查发现,法规规定放射源异地移动,必须在两地环保部门备案,而这个放射源根本没备案,是一个脱离监管的放射源。
    记者:这个硒-75比较大的放射源,拿到了山东去使用,办没办相关的移动手续?
    李兆太:这个没有办。
    记者:为什么不办这个手续呢?
    李兆太:这个就是办这个手续比较麻烦,再一个,这个转移,到哪儿转移之后,跟当地环保部门申报,当地又去给你监测,监测是要收费的,监测不能白监测,监测是要收费的。
    记者:你们想躲这个收费?

    检测公司在利益驱动下故意逃避监管,而我们的环保部门在日常监管中,只要认真履行职责,还是可以发现隐患的。
    记者:对于放射源使用单位,应该一年监管几次?
    季成富 江苏省环境保护厅核与辐射安全监督管理处:我们是省里面要求是两次,对于探伤企业。
    记者:那么移动到山东的这一枚放射源,已经非法移去一年多了,你们在日常监管中发现过吗?
    季成富:不太清楚,所以后来对他进行行政处罚了。
    记者:也就是说整个日常监管中,也没有监管到他的异地移动,违法异地移动?

    7月份这一起放射源伤害案还没有处理完,紧接着国家环保总局又接到举报,说这家金陵检测公司在扬州还有没报告的移动的放射源,8月份又一丢了一个,还有人进了医院,这让我们更加关注此事。在江苏省环保局采访时,他们轻松地告诉我们,这后一起案子也已经调查完了。
季成富:9月18日又接到了国家环保总局的这么一个函,要求我们调查南京金陵检测公司在扬州有一起丢失放射源的这么一个举报。
    记者:对于扬州这个调查现在已经结案了吗?
    季成富:应该说我们现在已经结束了,就是说没有证据来证明他丢失了放射源。

    调查发射源我们肯定是外行,但是对于一项认真的调查,应该具有的基本骨架我们还是有点儿常识的,就第二次是否丢失放射源的调查过程,使我们对江苏省环保局的结论有点儿不敢相信了。
    记者:常识上,我们认为应当有几个方面是不应该回避的,所以就这几个方面,咱们这儿怎么做的呢?我想核实一下,第一个我想核实的就是,我们的调查人员到扬州现场去过没有?
    季成富:没有去现场。
    记者:为什么?
    季成富:因为我们就是根据举报信的一些内容,初步判断到医院也好,看到的这些证明材料也好,包括一些当事人的了解也好,因为我们都做了依法,就是进行了行政执法的一些笔录,根据他们讲的所有情况,我们看到的证据,判断就是说不会发生放射源丢失的事故。
    记者:调查中应该进行的第二个环节,就是见当事人,也就是当时放射源操作人员,或者是被照射人员,在对扬州的调查中,你们见到当事人了吗?
    季成富: 应该说他们没有,当时没有见到当事人。
    记者:为什么不见一下呢?这是调查的一个基本要求吧?没见到是吧?
    季成富:应该没有见。
    记者:第三个问题,举报材料说的是扬州工地第二次又丢失了放射源,这就涉及到应当清查一下放射源的数量,在采访中我们看到,清查放射源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儿,只要把它的台帐和库存对一下数就可以知道的,那么你们在对金陵公司的调查中,清查它的放射源了吗?
    季成富:当时没有去核实。
    记者:为什么?这么简单的工作,一个小时之内就能完成的,为什么没做?
    季成富:这个……   

    江苏省环保局已经把这样产生的结论,正式上报给了国家环保总局,但眼前的事实是没有去现场、没见当事人、没清点放射源数目,只凭公司一方口说,就下了结论,这能叫调查吗?这家公司也明白,如果再丢一个放射源,将面临着吊销许可证,他们的话能来做结论吗?我们不放心,坚持清点他们的放射源,作为外行在不断发现疑点。疑点首先产生在一个编号354的发射源上,在金陵公司的库里我们先看到了一台354号放射源。
    记者:354在什么位置?
    金陵公司工作人员:354在这儿。
    接着我们在扬州的工地上又看到了一台354。
    记者:你们拿的这个编号是多少?
    高二喜 南京金陵检测工程有限公司:这个是158和354。
    记者:肯定记得很清楚吗?
    高二喜:肯定很清楚。
    而他们台帐上登记的354却在安徽的安庆。
    记者:354这是哪一台?
    工作人员:这就是安庆的那一台。
    记者:标志354一共出现了三次。
    国家对放射源有严格规定,一源一号,而他们的一个编号354就有三个放射源在用,就是丢它一个两个上哪儿去查呢?
    记者:怎么会出现一个号有三台源的情况?
    周长志 南京金陵检测工程有限公司:情况是这样的,当时我们的编号有厂家编号,有的是自己编号,但是当时都是不重的,因为这个设备比较新,都能看得非常清楚,后来经过长期使用以后,我们这个设备很多不是很清楚,像以前不是很清楚的,我们就陆续再编,但这项工作就是说没有做完。
    主持人方静:放射源是危险品,必须有监管,而且必须是认真负责的监管。在采访中我们看到的监管单位敷衍了事,很难说是对公众的负责。在利益驱动下,对一些使用放射源的公司,难以单纯依靠他们的自律。为了公共安全,严格的自律加上有效的监管,永远是防止伤害重演的根本措施。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