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脱衣舞跳上乡文化节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4:1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11月9号,是河南省固始县段集乡传统的庙会日。在庙会期间,段集乡政府还同时举办了旅游文化节和物资交流会,吸引了众多商家和群众参加。有人向记者反映,庙会上有人公开跳脱衣舞、进行赌博。

  

    记者在庙会上看到,一些大棚里正有几名年轻的女孩子在进行所谓表演。这些女孩子都穿得很少,有的甚至一丝不挂,在刺耳的音乐声中疯狂地扭动,还当众表演了许多不堪入目的下流和挑逗动作。到了晚上,每个大棚还把门帘高高掀起,几乎是在公开地招揽观众。紧挨着这些表演大棚的,还有四五个赌博大棚,无论白天还是晚上,这里面都坐满了参与赌博的人。

  

    记者看到,在跳脱衣舞和赌博的现场,除了成年人,还有一些未成年人甚至是儿童。

  

    



记者把看到的情况分别向固始县文化监察大队和段集乡政府进行了举报,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并没有人前来制止这些不法行为。在段集乡政府,乡宣传委员祝强对记者的采访十分抵触,还差一点把记者的摄像机打落在地。

  

    采访中,固始县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色情表演和赌博确实存在,他们也曾想查处,不过由于种种原因却无法落实。

  

    [详细内容]

  

    演播室主持人 方静: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焦点访谈》。

  

    首先我们来关注一则反馈。11月8号,《焦点访谈》播出《阳光工程的阴影》,报道了安徽省歙县在实施帮助农村富余劳动力转移就业的阳光工程过程中,存在弄虚作假现象,节目播出后,引起农业部和财政部领导的高度重视。农业部、财政部立即派人到歙县与当地政府部门共同展开调查,被追回了被套取的项目资金,相关责任人正在处理当中。农业部和财政部将下发通知,对全国阳光工程的实施情况进行一次全面检查,并将进一步加强项目监管,进一步加强对阳光工程办公室人员的教育培训。

  

    我们来关注今天的焦点。公开跳脱衣舞这种丑恶现象一直受到公众的唾弃,我们栏目也曾经多次对这种违法现象进行过曝光,但是在有些地方,这种丑恶现象不仅没有销声匿迹,反而越来越公开,规模也越来越大,有的甚至公开在大街上跳起了裸体舞。不久前就有观众反映,在河南省固始县段集乡,在举办文化旅游节期间,竟然一下子来了四五个跳裸体舞的班子。

  

    解说:

  

    今年11月9日是农历的九月十九,也是河南信阳固始县段集乡传统的庙会日。在庙会期间,段集乡政府举办了首届文化界和第十四届物资交流会,让段集乡比平时热了很多,吸引了更多的商贩和群众前来参加。在镇中心的位置,有四五个的篷一字排开,每个大篷前都搭着牌子,上面有人在卖力地吆喝着。

  

    吆喝人员:

  

    说脱就脱,脱啦,脱啦。

  

    解说:

  

    大篷门口挤满了围观的群众,看他们那种专注的样子,真不知道里面在表演什么吸引人的节目,而在这些大篷里面更是人山人海。台上几个年轻女孩子的所谓表演让人大吃一惊,大部分女孩身上几乎没有衣服,有的还一丝不挂。在刺耳的音乐声中疯狂地扭动。随着演出的进行,她们开始表演许多不堪入目的下流动作,当着全场观众,她们的表演越来越具有挑逗性。虽然大篷里乌烟瘴气,台下的观众仍然看得津津有味,记者这发现,大篷里的观众男女老少都有,有的甚至是夫妻两人带着孩子前来观看,有的孩子还不到三四岁。在一个大篷的门口,有一个七八岁的小孩正好奇地吵着要进去看表演。

  

    小孩:

  

    看啥呢?

  

    解说:

  

    尽管几个大篷生意都很兴隆,但是,他们之间仍然存在着竞争。一些大篷为了吸引观众,让几乎光着身子的女孩子在大篷门口卖弄身体,吸引看客。有的干脆站在大街上招揽观众。就在离这些大篷不足四五米的地方,就是供孩子们游玩的旋转木马,许多家长带着孩子在这里玩耍,从这里可以清楚地听到那些露骨的叫喊声。

  

    在白天,脱衣舞还有所收敛,但是到了晚上就更加无所顾忌:每个大篷门口都把门帘高高掀起,台上女孩子脱下内衣做着一些下流动作,从外面很容易就能看见里面的情景,即使在大街上也一览无余。而紧挨着这些大篷的有四五个赌博的大鹏,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这里都挤满着参与赌博的人。

  

    赌博工作人员:

  

    来,下一场,3,老板请下注,下好,押好,请离手,321下好,离手,打开了。马、羊、兔,马、羊、兔中大奖。

  

    解说:

  

    在这些参赌的人群中,同样有很多未成年人。

  

    面对这种公开跳脱衣舞和赌博的现象,当地群众已经见怪不怪了。

  

    固始县段集乡村民1:

  

    你们也要去看是吧?

  

    记者:

  

    对。

  

    村民1:

  

    在那里头就能去看,在那里头。

  

    记者:

  

    你知道啊?

  

    村民1:

  

    俺知道。

  

    村民2:

  

    看过了,我去年看过了,还是那几个。

  

    记者:

  

    还是去年那几个?

  

    村民2:

  

    嗯,五元钱一张票。

  

    记者:

  

    当地政府也没人管呀?

  

    村民2:

  

    那没人管嘛。

  

    记者:

  

    他们每年都这样。

  

    村民3:

  

    每年都这样。

  

    解说:

  

    11月10日,段集乡的脱衣舞表演和赌博仍然像前一天一样火爆,令记者疑惑的是,这么明目张胆地跳脱衣舞和赌博的现象为什么没有人管理呢?当天上午,记者分别向固始县和段集乡有关部门进行了举报,但是几个部门的反应都出乎记者的意料。上午8点50,我们首先向固始县文化监察大队反映了情况。

  

    固始县文化监察大队工作人员:

  

    跳裸体舞呀。

  

    记者:

  

    嗯。

  

    固始县文化监察大队工作人员:

  

    跳脱衣舞的是公安管嘛。

  

    记者:

  

    不归你们文化监察大队管啊?

  

    固始县文化监察大队工作人员:

  

    不管,不管。

  

    记者:

  

    它是那种表现大篷啊。

  

    固始县文化监察大队工作人员:

  

    表演大篷啊。

  

    记者:

  

    嗯。

  

    固始县文化监察大队工作人员:

  

    段集呀。

  

    记者:

  

    对。跳了几天了。

  

    固始县文化监察大队工作人员:

  

    我等一下看看,可能去人。

  

    记者:

  

    啥时候能去人啊?

  

    固始县文化监察大队工作人员:

  

    下午。

  

    解说:

  

    从固始县城到段集乡只有30公里,按道理半个小时就可以到达,但是记者等了一个多小时,现场没有任何改变,脱衣舞依旧在跳,赌博也照常举行。于是在9点50,记者向段集乡政府反映了情况。

  

    固始县段集乡政府工作人员:

  

    喂,你好。

  

    记者:

  

    喂,你好,你是段集乡政府吗?

  

    固始县段集乡政府工作人员:

  

    是啊。

  

    记者:

  

    我有一个事儿向你反映一下,俺们旁边有那么多赌博的,跳脱衣舞的,你们也不管一下呢?

  

    固始县段集乡政府工作人员:

  

    在哪里啊?

  

    记者:

  

    就要在会场中心嘛。

  

    固始县段集乡政府工作人员:

  

    现在有人去了。

  

    记者:

  

    哪个去了?

  

    固始县段集乡政府工作人员:

  

    市政的管理的都去了。

  

    解说:

  

    乡政府离脱衣舞和赌博现场还不到三百米,但是半个小时过去了,记者还没有看到任何来前人制止,脱衣舞和赌博仍在照常举行。于是记者来到乡政府,想找有关领导了解情况,乡政府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看了记者的证件后,像乡有关领导做了请示,然后请来了一位乡宣传委员。

  

    宣传委员:

  

    我叫祝委员给你打个电话,我去叫做祝委员,好好好。

  

    解说:

  

    但是这位宣传委员对记者的采访十分抵触,还差一点把记者的摄像机打落在地,而记者向请乡政府工作人员帮忙联系一下乡里其他领导的要求也被拒绝。几经周折,记者联系到了段集乡的一位党委副书记,但是对记者反应的情况他同样矢口否认。

  

    记者:

  

    跳脱衣舞的和赌博的是公开进行的,而且离乡政府只有三百米不到,你对这个情况不了解。

  

    饶培学 固始县段集乡党委副书记:

  

    这个东西它没有,没得吧。

  

    记者:

  

    没有是吧?

  

    饶培学 固始县段集乡党委副书记:

  

    没有。

  

    记者:

  

    那这个会归哪个部门管理,旅游文化节归政府,还是归哪个部门?

  

    饶培学 固始县段集乡党委副书记:

  

    这个旅游文化节啊?

  

    记者:

  

    对。

  

    饶培学 固始县段集乡党委副书记:

  

    旅游文化节是政府主办的,是政府三个部门主办的,真正承办的还是个人,承包给个人了。

  

    记者:

  

    乡政府承包给个人了?

  

    饶培学 固始县段集乡党委副书记:

  

    不是乡政府承包的。

  

    记者:

  

    你这个文化节不是乡政府主办的吗?

  

    饶培学 固始县段集乡党委副书记:

  

    文化节是乡政府举办的,具体的庙会这个活动还传统庙会,都是私人搞的。

  

    记者:

  

    那管理该谁管理?

  

    饶培学 固始县段集乡党委副书记:

  

    由职能部门管理,还是以他们个人为主。

  

    记者:

  

    平常的职能部门归谁管?

  

    饶培学 固始县段集乡党委副书记:

  

    具体以后再说吧。

  

    解说:

  

    记者采访时,忽然来了一位自称是镇土地资源管理所职工的人,告诉记者,这里不存在脱衣舞现象,但是当记者询问他是否和旅游文化节有关系时,他一口否认。

  

    记者:

  

    我们可以去看一下吗?

  

    刘新富 乡政府干部:

  

    我不是组委会的,

  

    记者:

  

    有没有,你说街上有没有……

  

    刘新富:

  

    我确实不是组委会的。

  

    记者:

  

    街上有没有赌博的?

  

    解说:

  

    实际上,当记者在乡政府采访时,本栏目的另一路记者看到了这位自称是土地资源管理所的人曾经匆匆地出现在脱衣舞和赌博现场,他走后不久,那些用于表演脱衣舞和赌博的大篷很快就关门了。后来记者证实,这个人是乡政府干部,名叫刘新富,是这次旅游文化节的负责人之一。

  

    记者:

  

    他们有没有资格证?

  

    固始县文化局办公室副主任:

  

    他来了之后,他把手续全部交给大会筹委会,大会筹委会,我们看了之后,他就说没有这个东西,当时他不提供证,找不到老板,问谁都说不是老板,当时找不到负责人,就是负责人在你面前,他说他不是负责人,我们也没有办法。

  

    记者:

  

    那按正常的情况下,不是说文化局有个执法大队,像这种情况,他可以查封或者是不允许来演出吗?

  

    固始县文化局办公室副主任:

  

    像这样情况,我们也是跟乡政府,就是说提醒过,但是按照上面文件,按照固始县2005年27号文件精神,我们当时联合有安监、公安、文化三家对他们违规大篷进行拆除,下的都有强制拆除通知书,限期拆除通知书,这个文件都在安监局呢。

  

    记者:

  

    那当时为什么拆除不了呢?

  

    固始县文化局办公室副主任:

  

    它这是,这个我们当时跟乡里也汇报了,乡里你说,这也不是说哪一个部门就是说能拆除的。

  

    记者:

  

    那需要哪几个部门配合拆除呢?

  

    固始县文化局办公室副主任:

  

    他说按属地管理的话,首先乡政府谁主办谁负责,乡政府就可以指示它大篷落地,这样的情况下,就是说能提前介入的情况下,对执法来说省了很多事儿了。

  

    解说:

  

    看来,这种近乎公开的色情表演和赌博,固始县和段集乡的有关部门并非一无所知。

  

    固始县文化局办公室副主任:

  

    这个也不是说文化部门没办法管,按照规定,如果各职能部门联合起来也是好管理的。

  

    演播室主持人 方静:

  

    公开跳裸体舞和公开赌博,不仅败坏了乡风民俗,也和精神文明建设的方向背道而驰。在段集镇采访期间,最让记者感到不可理解的是,对于赌博和公开跳脱衣舞这样的丑恶现象,一些管理部门竟然默许纵容,使得他们由地下转到公开,甚至跳到了文化节舞台上。

  

    好,感谢您收看这期的《焦点访谈》,并欢迎您给我们提供更多的新闻线索。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