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阳光工程的阴影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4:1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从2004年开始,农业部、财政部等六部委共同组织实施了阳光工程,就是国家给予专项培训补助资金,对农村富余劳动力进行培训,帮助他们转移到非农领域就业。安徽省歙县从2004年开始实施阳光工程,每年承担了2000名农村富余劳动力的培训转移工作。但记者调查发现,该县在实施阳光工程的过程中存在弄虚作假现象。

  

    记者来到歙县的阳光工程办公室,这里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歙县不仅连续两年保质保量完成了上级下达的2000名农民的培训转移工作,而且还超额完成。但记者通过对当地阳光工程的培训单位——深渡高级职业中学、安徽省行知中学的调查发现,培训中存在用在校学生、已就业企业员工冒充阳光工程学员的问题;在一份今年的就地培训就地转移就业的学员名单中,甚至还出现了几年前就已出国的农民的名字。

  

    在深渡职业中学的阳光工程明细账上记者发现,本应专款专用的阳光工程专项资金,一部分已用于教职工的福利、印发挂历和课本费上。

  

    对上述冒名顶替、将专项培训补助用作他用现象,歙县阳光工程办公室的工作人员用“疏忽大意”向记者解释。

  

    据了解,在记者采访后,黄山市委市政府组成工作调查组,对歙县阳光工程的组织实施情况进行全面排查整改,并对相关责任人进行调查处理。

  

    

详细内容

  

    演播室主持人 方静:

  

    你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焦点访谈》。

  

    农民进城打工都希望能有一定的劳动技能,找到一个相对稳定的工作,其实这也正是党和政府关心的一件大事。从2004年开始,我国由公共财政支持,实施了农村劳动力转移、培训阳光工程,以劳动力主要输出地区、贫困地区和革命老区为重点,划拨财政专款对农民进行培训,帮助农民到非农地就业。然而在安徽省歙县这项造福农民的阳光工程却被掺了水。

  

    实施阳光工程就是为了帮助农民提高职业技能转移就业,按国家的有关规定,只要年满16周岁,愿意转移就业的农民都可以报名参加阳光工程。为了保证阳光工程的组织实施,安徽省也下文件要求各地做到家喻户晓、人人皆知。一到歙县记者就在几个村庄进行了随机采访。

  

    李冰澈 记者:

  

    知道阳光工程吗?

  

    当地村民1:

  

    我不知道。

  

    当地村民2:

  

    阳光工程,不知道。

  

    当地村民3:

  

    阳光工程我是不太清楚的。

  

    当地村民4:

  

    阳光工程是什么工程呢?

  

    当地村民5:

  

    阳工程好像是,搞不清楚。

  

    记者连续走访了四个村,采访了十几名农民,没有碰到一个知道阳光工程的,这是怎么回事呢?为了保障阳光工程的实施,管理好国家下拨的培训资金,在实施阳光工程的地方都设有阳光工程办公室。记者来到了歙县的阳光工程办公室,这里的负责人告诉记者,歙县不仅连续两年保质保量的完成了上级下达的两千名农民的培训转移工作,而且都是超额完成。

  

    蒋龙涛 安徽省歙县阳光工程办公室工作人员:

  

    我们比这个任务稍微多一点,基本上前年是两千零一点,去年也是两千零一点。

  

    一方面很多农民压根儿不知道,一方面阳光办又说保质保量的完成了任务,这让人很不明白到底怎么样。按国家要求,阳光办要根据阳光工程的培训转移情况建立起档案,2006年的阳光工程工作正在进行,那么2005年的培训转移工作做得怎么样呢?

  

    朱万佳 安徽省歙县阳光工程办公室工作人员:

  

    这个具体名单没有,总数字我是知道,因为我们一些资料包括文件,发的文件材料有月报表,我们都存放在电脑里。但是2004年、2005年电脑黑客病毒破坏了以后,我们打不开,没有了,后来全部都没有。

  

    这名负责人说2005年的档案在阳光办看不到,但是在各个培训基地还是可以查到原始资料的。据了解,在歙县一共有七个阳光工程培训基地,他们都是经现阳光工程办公室公开招标,严格审批后成立的。为了了解2005年的培训转移情况,记者来到了2005年被评为安徽省阳光工程先进办学单位的深渡高级职业中学,在学校的档案里记者看到,2005年经过学校培训后转移就业了421名农民,其中有108名学员经过培训后都转移到了浙江省合力电子有限公司工作。记者决定去杭州的这家企业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按照档案里的名单,记者见到了其中四名叫张静、张兰、汪晓玲和吴海红等阳光工程学员。

  

    记者:

  

    你们知道阳光工程是做什么的?

  

    吴海红:

  

    不知道。

  

    张静:

  

    应该是在社会上做一些有益的事情吧。

  

    汪晓玲:

  

    可能跟希望工程差不多吧。

  

    吴海红:

  

    我不知道怎么说。

  

    这些出现在阳光工程名册上的人,居然也不清楚阳光工程是什么,这些女孩告诉记者,她们并不是转移就业的农民,她们是深渡高级职业中学今年的应届毕业生,去年开始来这个企业实习的。

  

    记者:

  

    学什么专业的?

  

    汪晓玲、吴海红:

  

    微机专业。

  

    国家规定阳光工程培训的对象是16周岁以上的农村富余劳动力,在安徽省2005年《关于阳光工程转移培训的通知》里面也明确规定,培训对象不包含在校学生,显然像张静这样在校学生出现在阳光工程名册上是不符合规定的。

  

    记者:

  

    你们当时来这个地方的时候,你们这一届的同学,到这儿有多少人来了?

  

    张兰:

  

    两百多。

  

    张静:

  

    没有两百,一百多。

  

    记者:

  

    有多少?

  

    张静:

  

    将近两百,一百多个。

  

    记者:

  

    一百多个。

  

    莫非记者在学校看到转移到这儿的那108名阳光工程学员,全都由学生顶替充数的?记者又回到学校拿着阳光工程名册和学校的学生名单进行逐一核实对比后发现,出现在阳光工程名册上,转移到浙江合力电子有限公司的108名学员全部是在校学生,显然深渡职业中学在阳光工程培训转移工作中弄虚作假。

  

    方利荣 安徽省歙县深渡高级职业中学教导主任:

  

    从我的意图来讲,我们是实实在在办事,我的想法就是这样。

  

    记者:

  

    做假算是实实在在的办事吗?

  

    方利荣:

  

    我的想法就是实实在在办事,应该说不能说水分没有一点吧,没有办法,不这么搞我们任务完不成。

  

    据了解,按照实际培训转移的人数,国家会下拨专项的培训资金,深渡职业中学为了完成培训任务,套取到国家下拨的钱,竟然用在校学生顶替充数。歙县2005年的阳光工程工作中存在着这样的弄虚作假,那么今年的情况又如何呢?今年8月,安徽省行知中学经过培训,就地转移安置了30多名阳光工程学员在本县的百姓缘购物广场工作。

  

    根据名单,记者来到了这家购物广场,找到了一名要余桂娟的学员了解情况。

  

    记者:

  

    你什么时候到这个地方来上班的?

  

    余桂娟:

  

    我去年来的。

  

    记者:

  

    去年几月份?

  

    余桂娟:

  

    去年十月份。

  

    阳光工程是对农村劳动力转移前进行培训,按照余桂娟的说法,去年10月她就已经上班了,对于本来就在上班的职工又哪儿来的转移就业呢?记者又到了百姓缘的店长叶文军,经他确认,在行知中学所填写的培训转移时间内,名单上的这些人都已经是该购物广场的在岗织工了。在调查中记者发现,歙县的阳光工程培训有用学生和企业在岗员工进行充数的情况,那么,歙县的阳光工程又到底有没有真正的对农村的富余劳动力进行过培训和转移呢?

  

    朱万佳:

  

    下面几个点,我们都是送教下乡的,槐塘村,我们都是就地办班就地就业的。

  

    记者:

  

    名单呢?

  

    为了证明他们真的对农民进行过培训转移,阳光办还特意提供了一份今年由歙县农广校到槐塘村送教下乡就地培训就地转移的学员名单,这该没什么问题了吧。记者从中抽取了几名学员进行了调查。

  

    记者:

  

    您是郑金玲的什么人?

  

    郑鹏程 郑金玲的哥哥:

  

    哥哥。

  

    记者:

  

    她现在在那儿?

  

    郑鹏程:

  

    在西班牙。

  

    记者:

  

    什么时候去的西班牙?

  

    郑鹏程:

  

    前年去的。

  

    记者:

  

    大爷向您打听几个人,吴秀芬认识吗?吴秀芬、吴孝芝。

  

    当地村民:

  

    吴孝芝她们都到外国去了,到外国去了。

  

    记者:

  

    去哪个国家了?

  

    当地村民:

  

    到意大利去了,早就去了,去了好几年了。

  

    郑金玲、吴孝芝、郑瑞雪都已经出国打工多年,显然不可能参加今年的阳光工程培训,连阳光办特意推荐的名单都是这种状态,那么在歙县到底有多少人是真正经过阳光工程培训,并转移就业的呢?

  

    蒋龙涛:

  

    培训基本上都培训了,应该说99%都培训了,应该这么说,但不可能讲一点水分都没有,水分还是有的。

  

    记者:

  

    也就是说你所说的出现这个问题的比例是1%?

  

    蒋龙涛:

  

    也不是讲百分之多少,就是这么一个比方。

  

    记者:

  

    那有多少,多大比例(有问题)?

  

    蒋龙涛:

  

    这个比例我也没有算,这个比例是不大的。

  

    记者:

  

    不大是多少?

  

    蒋龙涛:

  

    这个我没有做过具体的统计。

  

    按照规定,阳光工程办公室首先要负责审核每一名阳光工程学员的资格,那么在阳光工程实施的过程中,歙县阳光办又到底是怎么进行的监管呢?

  

    记者在各个培训基地上报的材料中看到,从填写的生日一眼就能看出,这有不少学院在填表时的日期都没有满16岁。

  

    记者:

  

    你们这个审核是怎么审核的?

  

    蒋龙涛:

  

    可能就是我们工作当中的疏忽。

  

    记者:

  

    仅仅是疏忽吗?

  

    蒋龙涛:

  

    也就是我们没有认真来做。

  

    即便是在最初的资格审核中疏忽大意,可是按规定,在阳光工程培训的过程中,阳光办还是要对学员的情况进行抽查,并且亲自到培训现场检查,学员转移后还要跟踪抽查三个月,才能根据实际培训转移的情况进行验收。那么在这么严格的制度下,这么多弄虚作假,能够通过阳光办的验收吗?

  

    记者:

  

    商机来抽查,有没有查到过问题?

  

    姚晖 安徽省歙县深渡高级职业中学校长:

  

    他查到问题肯定要讲的。

  

    记者:

  

    那查到过了吗?

  

    姚晖:

  

    查到过应该来讲基本上是,总的来讲,像这个他都是认可的。

  

    通过用学生和企业员工,甚至都已经出国的人员进行顶替充数,歙县的阳光工程任务年年都超额完成,国家的专项培训资金也顺利划拨到位。虽然培训时找人充数,可发起培训费来却并不含糊。

  

    2005年国家一共划拨了10万元的阳光工程专项资金给深渡职业学校,可在明细账上记者发现,学校不仅用阳光工程的专项资金频繁的给老师发钱,甚至还花了5万元用在了印发挂历、搞宣传和中小学的课本费上。

  

    方仲彪 安徽省歙县教育局教育经费核算中心会计:

  

    这个我看到校长批了在阳光工程培训当中支付,这个我看到一些,我们这里是记账,我们主要任务是要根据校长的批示。

  

    演播室主持人 方静:

  

    安徽省歙县作为省级贫困县,现有两万多农村剩余劳动力,阳光工程应该深受广大农民的欢迎,但是在歙县的阳光工程实施过程中,却以顶替充数、弄虚作假的手段套取专项资金,本该用到农民身上的财政补贴,却被挪做他用,这样的阳光工程除去在纸面上完成了任务外,还有什么意义呢?

  

    据了解,在记者采访后,黄山市委市政府组成工作调查组,对全县阳光工程的组织实施情况进行全面排查整改,并对相关责任人进行调查处理。

  

    好,感谢您收看这期的《焦点访谈》,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