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网游代练”的灰色生存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4:0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近期,在一些劳务市场上出现了一种被称为“网络游戏代练员”的工作,应聘者大多是放弃学业的学生,甚至还有一些未成年人。由于长期超时工作、工作环境恶劣,他们的身心受到了很大伤害。

  

    所谓“网络游戏代练员”,就是花费大量时间上网打游戏,不断升级游戏装备,再拿去卖给那些愿意掏钱的玩家。游戏玩家要想在游戏中成为强者,就必须得拥有好的装备。获得这些好装备的惟一方式就是花大量的时间上网“修炼”,这个过程往往十分枯燥,于是许多国内外的游戏玩家就会花钱购买这些装备。

  

    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抚顺街劳务市场,记者看到很多招聘游戏代练员的广告。在一个废弃工厂的二层小楼内,记者看见里面有许多正在工作中的“网络游戏代练员”。

  

    



据一个“网络游戏代练员”讲,当初他听说这个工作既能打游戏玩还能赚钱,所以就放弃了学业来应聘这个工作。记者调查发现,这些“网络游戏代练员”分成白班、晚班两班倒,每个人一天在网上最少得工作12个小时。老板虽然为他们提供食宿,但条件极差,所以这些“网络游戏代练员”有一个共同特征,那就是瘦。除了超时工作外,这里还存在着扣押身份证、非法招收童工、限制人身自由等问题。

  

    目前,在很多城市都有非法的“网络游戏代练”工作室,他们打着“通过玩游戏赚钱”的幌子使不少沉迷于网络游戏的孩子放弃了学业,甚至走上歧途。这一问题值得全社会关注,而相关部门更应该尽快拿出一套可行方案,对这些“游戏代练”地下生产作坊加以管制。

  

    [详细内容]

  

    演播室主持人 翟树杰:

  

    以前我们报道过很多因为迷恋网络游戏难以自拔的网瘾少年,大屏幕上的这个名叫小曲的人就是这么一个孩子。几年前,有人告诉他有一种工作,既能不要钱玩儿游戏,还能有底薪有提成,这对小曲充满了诱惑,于是,还在老家伊春市读初中的他就放弃了学业,到哈尔滨干起了这个名叫做网络游戏代练员的工作。这份听起来都很新鲜的网络游戏代练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职业?五年了,小曲又干得如何呢?

  

    急聘广播:

  

    现在急聘《魔兽世界》游戏主攻,《魔兽世界》游戏代练员,有做游戏代练员的,请到人才室内报名,负责人在现场。

  

    解说:

  

    抚顺街劳务市场在哈尔滨很出名,当初小曲就是在这儿找到那份所谓的工作。还没到地方,记者已经远远地听到喇叭里循环播放的录音,招聘网络游戏代练员。

  

    小曲:

  

    在哈尔滨的时候就遇到一个招网络游戏代练的,听说打游戏还能赚钱,我想还能玩,干嘛不去呢。

  

    记者:

  

    那当时的学业呢?

  

    小曲:

  

    放弃了。

  

    解说:

  

    游戏代练要做的就是花超长时间上网,打出好的游戏装备,再拿去卖给愿意买的玩家。而装备就是指能够让游戏中人物不断升级的武器或者工具,比如一把无敌的剑,可以用它杀死游戏里的任何人。

  

    小曲:

  

    老板让我们在一个地方不能动,一天在上面最少得做十二个小时,两班倒,有晚班和白班,(人休息)可电脑是二十四小时工作,很枯燥,很乏味。

  

    解说:

  

    游戏代练似乎并不像小曲最初想的那样好玩儿,可是对那些酷爱网络游戏的青少年来说,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招工广告,多半还是会被吸引,包吃包住,月薪600-1000元,关键的是没有工作经验和年龄的限制。

  

    招聘者:

  

    你十二天能练出号,我不管你多大岁数,八十岁来给我玩,玩儿出来也行,不限制(岁数)这个东西。

  

    记者:

  

    小岁数也行吗?

  

    雇主:

  

    对,无所谓。

  

    解说:

  

    虽说如此,还是有一项招工条件没的商量,那就是每天必须干够十二个小时。

  

    应聘者:

  

    假如我任务完成了之后,可以马上洗澡睡觉去吗?

  

    雇主:

  

    那个没有那说道,你不能说我一天打够了(产量)就去玩了,那肯定不行,你要是说你打完了,够量了,休息了,那别人不是都休息了吗。

  

    解说:

  

    在这里我们看到,应聘网络游戏代练不需要任何的手续,很多未成年人竟然也可以随便在这里找到活干。劳务市场如此地不规范,是大量青少年能够进入这个行当的重要原因。为了更好地了解这些雇主给游戏代练员提供了怎样的劳动环境,我们跟随一个雇主来到了他所谓的工作室。

  

    “网络游戏代练员”:

  

    现在一共才打了十个(金币)。

  

    “网络游戏代练员”:

  

    我的给你,这不是还有别的人嘛,你们两个先分开,我用不用再拖个大法。

  

    解说:

  

    为了切身体会网络游戏代练的真实生活状态,第二天清晨,小曲和记者来到了位于西大直街的桥北小区,事先我们在抚顺街劳务市场联系好了一家网络游戏代练工作室。

  

    进屋的时候,上晚班的游戏代练已经干了一夜,阳光透过窗帘射进屋子,所有的人都面黄肌瘦,疲惫不堪,让我们惊讶的是,屋子里面竟然还有女孩。

  

    记者:

  

    像小姑娘你受得了吗?

  

    “网络游戏代练员”:

  

    天天玩谁受得了啊?你想我刚十六岁,你比我大吧。

  

    解说:

  

    记者刚要问下去,屋子里一下进来了不少人,旁边的游戏代练员说这是交班的来了。

  

    记者:

  

    开始交班了吧?

  

    “网络游戏代练员”:

  

    对。

  

    记者:

  

    累吗,搞一夜?

  

    “网络游戏代练员”:

  

    累。

  

    解说:

  

    由于当天只有一台机器空着,老板就让记者和小曲暂时轮流上机。我们决定小曲的任务是上网打游戏,另外一名记者负责问话和拍摄,就在这时,吃早饭的时间到了,老板端来的是冰凉的馒头和咸菜。

  

    很多下晚班的游戏代练连早饭都懒得吃,已经纷纷回到紧挨着工作室的寝室睡觉了。记者从身边的游戏代练那儿得知,这家老板一共开了五个这样的工作室,雇了大约一百三四十人为他干活,老板的几个朋友每天也都会过来帮忙。中午吃的是米饭和豆角,红色的菜桶刚放上了窗台,代练们就全都挤了上来,没一会儿工夫,不到半桶的菜已经被抢了个精光。

  

    记者:

  

    经常没菜吗?

  

    “网络游戏代练员”:

  

    对。

  

    记者:

  

    这要是没菜了怎么办?

  

    “网络游戏代练员”:

  

    没办法。

  

    解说:

  

    不少代练员都把早上特意留出来的咸菜拿来就着米饭吃。身边的小伙子告诉我们,大家每天都是这样在电脑桌旁完成十二小时工作的,难怪每个人都面色憔悴,而在老板眼中,这样的伙食已经是不错的待遇了。

  

    雇主:

  

    我还给您整俩菜?我们都快揭不开锅了,给你们供住,房费一天多少钱,你自己算算。

  

    解说:

  

    一转眼的工夫已经来到了下午,我们身边的代练们仍旧在电脑前工作着,其中有不少人从吃过午饭就从没挪过地方。晚餐提供的是炒土豆丝和中午的剩米饭,上白班的代练此刻已经整整工作了十二个小时。因为当天晚上要进行网络维护,老板说吃过晚饭再干一会儿,大家就可以下班了。

  

    雇主:

  

    你的身份证呢?

  

    记者:

  

    落在我的兄弟那儿了,我看看不给行不行?

  

    雇主:

  

    必须得有。

  

    记者:

  

    必须得给啊?

  

    雇主:

  

    对,你要想在这儿干,就得给(扣押)身份证。

  

    解说:

  

    据记者了解,这些雇主们的所谓游戏代练工作室并没有办理任何合法的手续,自然也不会跟游戏代练员签署用工合同,所以游戏代练们的合法权益自然也得不到保障。我们看到,游戏代练员们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瘦,通过一天十二小时的亲身体验,很容易找到这里面的原因,面对事实,就连老板自己也并不否认。

  

    雇主:

  

    咱说你成天在那儿坐着,也不锻炼,天天坐着干,坐完了起来就睡觉去,那啥人,再健壮的人他也白扯啊,就是刘翔,他坐上一个月、两个月的,还飞人?他飞啥啊,还飞呀他。

  

    解说:

  

    据记者了解,代练们透支身体,辛辛苦苦打出来的游戏装备基本是通过互联网和玩家完成交易的。据说上个月,一名韩国玩家曾花10万人民币从某知名游戏网站买走了一把级数超高的魔法剑,在网上引起了不小的轰动。然而,购买价格高昂的游戏装备,对那些囊中羞涩,又痴迷于网络游戏的在校中小学生来说,却成了一时间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今年才上初二的小王,就曾为此绞尽了脑汁。

  

    小王:

  

    天天不吃饭,把钱攒下来。

  

    记者:

  

    那样就可以买到好的装备吗?

  

    小王:

  

    不是,要想玩儿的好就得买好装备,可是那些装备都太贵。

  

    记者:

  

    那会是多少钱呢?

  

    小王:

  

    七八百块钱一个。

  

    记者:

  

    要是凑不到那么多钱怎么办,攒不到怎么办?

  

    小王:

  

    有好几次都是家里,趁大人不注意拿点儿。

  

    解说:

  

    显然,买七八百元一个的游戏装备,对没有经济来源的孩子来说是很大的压力。当没有办法和家长开口时,他们选择的方式很可能把自己引上了歧途,可正是游戏玩家对好装备的极度需求,才给了网络游戏代练不断滋生和蔓延的空间。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做游戏代练的人中,更是出现了不少像小曲那样放弃学业的未成年人,14岁的小卫就是其中之一。

  

    小卫:

  

    有一次我有个哥们儿他就不念(读书)了,使我们都很惊讶,然后他说了个事情,他说学校附近现在有些地方有一种免费的游戏,不仅可以免费让你去玩儿,它还可以倒给你钱,我们开始都不相信,后来有一次跟他去了,真是如此,但是每天都得在那块儿,一天一宿都得在那块儿,早上起来跟家长说去上学了,其实就是上那里去玩去了。

  

    解说:

  

    记者采访的几个孩子由于受不了身体和心理的双重压力,在干网络游戏代练一段时间后,都选择了放弃。但这样的经历,却在他们的心里留下了无法抹去的伤痛。离开哈尔滨的时候,小曲执意要为我们送行,但是我们并没有同意。

  

    小曲:

  

    生活中我们是靠着上班工作赚钱,在游戏里面是靠“杀人”赚钱,要想赚最多的钱,必须不断地“杀人”,慢慢我感觉,我们成了“杀人”与“被杀”的对象,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在里面。现在不知道该干什么,不知道自己的身体能干什么,去工作身体能不能受不了,很疲惫,很弱,真的很后悔。我也老大不小了,回家不好意思,对不起父母。

  

    演播室主持人 翟树杰:

  

    网瘾居然也能成为赚钱的工具,这是很多观众想不到的。节目中的这些老板,正是利用了一些网络游戏的玩家,尤其是青少年对于网络游戏的痴迷,开办地下工作室进行有组织的游戏装备生产,并且通过网络进行出售牟取暴利。

  

    从节目中我们还可以看到,这些人提供给游戏代练的生活条件十分恶劣,而且还扣押身份证、限制人身自由、强迫超时工作等等。目前对于游戏代练以及他们雇主的规范,在我们国家还是一个空白,如何规范这个由网络游戏衍生出来的灰色地带,避免未成年人深陷其中难以自拔,应该引起整个社会的关注。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