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让流浪儿不再流泪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4:0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今年以来,深圳警方先后打掉12个操控未成年人进行乞讨、盗窃、抢劫的犯罪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43人,解救未成年人47人。记者在采访时发现,由于长期受到犯罪团伙的虐待、威胁和操纵,许多被解救的未成年人患有严重的生理、心理疾患。如何加大打击操控未成年人乞讨、犯罪工作的力度,如何对被解救的未成年人及时进行心理辅导和行为矫正等问题,应引起广泛关注。

  

    



深圳警方查明,自2002年以来一些不法分子以每人每年几千元不等的价格从安徽等地租用残疾儿童来深圳乞讨。这些犯罪嫌疑人往往以孩子家长的身份每天将这些残疾儿童放在街头乞讨。被租来的残疾儿童大多患有小儿麻痹等严重生理疾病,在乞讨过程中,这些残疾儿童所患疾病往往得不到治疗,生活上没有得到任何照料。

  

    这些犯罪嫌疑人完全把残疾儿童当成牟利工具,不顾他们年幼体弱,身体残疾,强迫这些孩子每天必须完成相应数额的任务,如果要不来钱就会遭到体罚,甚至有的犯罪嫌疑人还强迫未成年人从事偷盗、抢劫等犯罪活动。8月8日,深圳福田派出所民警抓获的一名偷盗手机的11岁男童被发现染有毒瘾,经查原来是两名贩毒人员利用毒品控制、教唆其偷窃手机换取毒品。警方发现,还有的孩子由于长期受犯罪团伙的控制,耳濡目染,已经由被操控变成操控他人犯罪。

  

    >>>进入论坛

  

    [详细内容]

  

    演播室主持人 翟树杰:

  

    先让我们关注一期节目的反馈。9月21日,《焦点访谈》播出了《海运惊现“负报价》,反映中日航线集装箱班轮公司之间存在运价恶性竞争,甚至出现负运价不规范的行为。交通部领导十分重视这一问题,立即指示相关司局组织专门的工作组,在原有已经开展工作的基础上,加大工作力度,加强市场监管。交通部将依据有关规定,会同国务院有关部门,对损害国际海运市场公平竞争的行为依法予以查处。工作组将以上海口岸为重点,全面调查了解中日航运市场的竞争状况,进一步发挥行业组织的自律作用,避免恶性竞争,维护我国的海运利益。

  

    下面是今天的节目。

  

    现在在有些城市的街头经常会看到一些流浪儿童在沿街乞讨,有的身患残疾的孩子更加令人同情,但估计你怎么也想不到,这其中的一些孩子竟然是被犯罪团伙以几千元不等的价格租来进行乞讨的。他们的残疾被当作博取人们同情以赚钱的工具。最近,深圳市公安局连续出击,打掉了12个这样的黑心团伙,解救出47名儿童。

  

    解说:

  

    被解救儿童王某今年只有11岁,从小患有小儿麻痹症。记者见到他时,他被暂时寄养在深圳市救助管理站。2005年,他被一个叫宫继兰的女人以2300元租用后,从安徽带到深圳。在被警方解救之前,王某在宫继兰的操控下,必须每天向路人乞讨,然后将讨来的钱如数上交给宫继兰。

  

    被救助儿童:

  

    要不到钱他打我。

  

    解说:

  

    和王某在一起行讨的还有一个姓宫的孩子。经查明,他是被一个叫宫春备的人租用后又转给宫继兰的。两个小伙伴长期在一起,只有王某能听懂他含糊的语言。

  

    被救助儿童:

  

    他叫他妈,他说他想他妈妈。

  

    记者 申宇红:

  

    他这个样子,怎么可以去讨饭呢?

  

    被救助儿童:

  

    他讨不到了,打他的这个头嘛。

  

    解说:

  

    一这些流浪儿童被犯罪嫌疑人以或租或买的形式逼迫他们进行乞讨。生活上得不到任何照料,身体上的疾病更得不到及时救治,许多孩子都有着同样的经历。

  

    记者:

  

    要不上咋办?

  

    被救助儿童:

  

    要不到挨打。

  

    记者:

  

    挨打?

  

    被救助儿童:

  

    嗯。

  

    记者:

  

    怎么打呀?

  

    被救助儿童:

  

    要不上钱的话,拿扫帚打头,打我的头,打我的脸呀。

  

    解说:

  

    在深圳市救助管理站,记者见到的另一个残疾儿童,也是被宫春备转租给犯罪嫌疑人王清臣进行牟利的工具。为了尽快收回租买孩子的成本,获取更大暴利,这些犯罪团伙采用拐卖、殴打等方式强迫他们进行乞讨。目前,这几名犯罪嫌疑人已被深圳警方刑事拘留。

  

    记者:

  

    你用来乞讨的这个孩子王某,他是多少钱买来的?

  

    王清臣 犯罪嫌疑人:

  

    他是我租的。

  

    记者:

  

    租的?

  

    王清臣:

  

    嗯。

  

    记者:

  

    多少钱租的?

  

    王清臣:

  

    一年4000块,3800元一年。

  

    记者:

  

    等于说他(宫春备)一年2400租的,你是从他那儿转租的,是吧?

  

    王清臣:

  

    对。

  

    记者:

  

    为什么都要弄残疾的孩子来呢?

  

    王清臣

  

    他们这样残疾的小孩好要钱,一般就找个残疾小孩来要(钱)。

  

    记者:

  

    残疾小孩更容易引起人的同情心,是吗?

  

    王清臣:

  

    是,就是这意思。

  

    解说:

  

    经查明2002年以来,犯罪嫌疑人王清臣、宫继兰、宫春备等人以2000元到3800元不等的价格租用、转租残疾儿童,逼迫他们进行乞讨,并不是因为生活无着,而是把这作为一种致富的手段。

  

    施志刚 深圳市公安局副局长:

  

    我们这一次在打击行动当中,我们就提出了一个做好调查取证的情况下,实施精确打击。从他的操纵乞讨,以及回去以后对他的一些胁迫,类似对小孩的一些殴打,你乞讨不到多少钱,不给你饭吃等等这些都取证以后,这样能彻底把他送上审判台。

  

    解说:

  

    这些犯罪嫌疑人把孩子租用以后随意打骂,更有甚者强迫未成年人进行偷盗、抢劫等违法犯罪活动。8月8日,警方抓获一名偷盗手机的11岁男孩肖某,并发现这个孩子染有毒瘾,经查,原来是两名贩毒人员利用毒品控制、教唆肖某偷窃手机换取毒品。8月9日,警方抓获犯罪嫌疑人杨海军、刘季明。

  

    记者:

  

    让这个孩子去偷东西,或让他到路上去要钱,这一般是怎么控制的?

  

    刘季明 犯罪嫌疑人:

  

    把他带出来,给他好吃好喝好穿,吃的吃好的时候,就忽然间给他中断一下,就是他没钱了,没得吃,然后就叫他怎样去偷。小孩子肯定偷的钱多,有的吃,有的住,他就不会去再偷了,那就敲打他,吓唬吓唬他。再不行,一段时间就给他吸点毒。

  

    解说:

  

    警方发现许多未成年人正是在这样的严密操控下,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的。有的孩子长期受犯罪团伙的控制,耳濡目染,由被操控变成操控他人的人。8月6日,南头派出所打掉了一个特大操控未成年人的犯罪团伙,这个团伙的头目在童年时就曾经有过被人操控犯罪的经历。

  

    记者:

  

    可以说你就是这么长大的?

  

    犯罪嫌疑人:

  

    嗯。以前是别人带我们。

  

    记者:

  

    以前别人带你们?

  

    犯罪嫌疑人:

  

    嗯。现在我们(长)大了,他们不用了,用不成了,现在我们大了嘛,他们现在又用另外一些小孩子。

  

    记者:

  

    你以前是多大的时候被带着偷东西?

  

    犯罪嫌疑人:

  

    九岁多,十岁。

  

    解说:

  

    该犯在九岁多的时候就被罪团伙控制,进行盗窃。一开始他不愿意,但偷不来东西会挨打,这使他一步步走上了犯罪的道路。偷来的钱要如数上交,自用时可以从团伙头目那里去支取。当他长到18岁,犯罪团伙认为还是控制未成年人偷窃风险小,该犯也知道自己已是成年人,如果再偷窃,一旦被抓获,就会受到严厉的打击,于是他开始考虑另立门户,操控他人犯罪。

  

    记者:

  

    你要教他们吗,怎么去偷容易得手?

  

    犯罪嫌疑人:

  

    教。

  

    记者:

  

    怎么教?

  

    犯罪嫌疑人:

  

    第一次开包,他看,然后我们拿。我开包你看到了吗?看到了。我拿什么东西看到了吗?看到了。看怎么看,拿怎么拿,就这样拿,就这样。

  

    记者:

  

    就教会他们了?

  

    犯罪嫌疑人:

  

    嗯。

  

    记者:

  

    教会他们,他们偷的东西、偷的钱要交给你吗?

  

    犯罪嫌疑人:

  

    是。

  

    解说:

  

    在南山看守所,记者见到的另一名犯罪嫌疑人和他有着相似的经历。他也是由被人操控犯罪变成操控未成年人犯罪的团伙成员。他们共同组成了一个组织严密、分工明确的犯罪团伙。今年以来,深圳警方连续出击,打掉了12个操控未成年人进行乞讨、盗窃、抢劫的犯罪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43人,解救未成年人47人。在这些被解救的未成年人中,有许多孩子正在重新经历着这样的童年和少年。

  

    苏勇 深圳市公安局南头派出所侦办队队长:

  

    在从警这十多年来,处理这些流浪儿童,包括未成年人犯罪这些案件也很多,真正比较困惑的一些事情、比较难办的一些事情,我是觉得倒不是说在于打掉几个犯罪团伙,或者是刑(事)拘(留)逮捕,或者是判处几个成人,更大的问题在于对这些未成年人和流浪儿童的处理,和对他们的解救和教育。

  

    解说:

  

    现在深圳市救助管理站、深圳市少年儿童救助保护中心对这些被解救的未成年人实施保护性的救助。而这些孩子当中大多数人都有过违法行为。

  

    记者:

  

    怎么学会偷东西?

  

    被救助儿童:

  

    我以前在北京,北京火车站,他们有一个人喝醉,手机放在那儿,我给拿走了。

  

    记者:

  

    十岁了,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呢?

  

    被救助儿童:

  

    派出所送进来的。

  

    记者:

  

    派出所送进来的?

  

    被救助儿童:

  

    嗯。

  

    记者:

  

    你干什么了呢?派出所送你到这儿。

  

    被救助儿童:

  

    偷东西。

  

    记者:

  

    偷东西了,你偷人家什么了?

  

    被救助儿童:

  

    钱。

  

    记者:

  

    偷了多少钱?500元?

  

    被救助儿童:

  

    5000元。

  

    记者:

  

    跟我说一下那天抢劫的过程。

  

    被救助儿童:

  

    就是看到一个女的脖子上有一个项链,我就冲过去抢了,然后就被警察抓住了,警察就把送到这儿来了。

  

    肖遵石 深圳市救助管理站站长:

  

    他们进站以后,打架、自残、闹事、逃跑等等各种现象都有。他们对这个社会有种不适应感,对人与人之间有种不适应感。

  

    解说:

  

    尽管救助站已经做了很多的努力,但一些孩子由于长期受教唆、胁迫、操控,小小年纪已经表现得十分老练和油滑,有时甚至会目露凶光。一些孩子有着严重的心理疾患,残疾儿童王某在被送到救助站后,小小年纪时常会表现出他的性格怪异和暴躁,动辄就莫名其妙地打骂小伙伴。

  

    陈志新:

  

    这些流浪未成年人,他们的流浪乞讨往往是跟犯罪交叉在一起,所以对他们的教育和矫治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不加强教育和矫治的话,他们长大以后就会成为犯罪的骨干,今天我们的救助对象明天可能就会成为我们的对手,所以这一点上,我觉得后续工作是特别这重要。

  

    演播室主持人 翟树杰:

  

    说起我们这个节目的线索来源还有一个故事。有一位去深圳看望儿女的老人发现在路边乞讨的一些孩子,几乎都有昏睡和残疾的毛病,这引起了他的注意。于是他化妆成一个乞丐了解到一些情况,并提供给我们。在这里我们向这位不便露面的老人表示由衷的敬意。关心流浪儿童是全社会的责任。今年初,民政部、中央综治办等19个部委联合下发了《关于加强未成年人工作的意见》,目前《未成年人保护法》也正在修订之中,有关部门也将研究和制定一系列长效机制,来保护这些流浪儿童的合法权益。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