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被套取的天保工程资金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3:5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天然林保护工程是中央财政支持的国家重要建设项目,为了从根本上遏制生态环境恶化、保护生物多样性、促进社会经济发展,国家及时足额下拨了天保工程资金。然而,湖北省鹤峰县林业局却通过各种造假手段套取国家林业资金。

    鹤峰县林业局的职工告诉记者,国家下拨的天保工程资金主要有管护费、建设费和一些政策性支出,这几个方面鹤峰县林业局在上报时都有造假。

    以下拨金额最多的管护费为例,鹤峰县林业局申请上报了628人的森林管护员,为此每年可以从天保工程中得到300多万元的管护费。然而职工们反映,6年来除了县林业局的正式职工外,报给天保工程的372名兼职管护员的工资和养老保险金都被县林业局拿走了。记者按照管护员的花名册在实地进行了抽样调查,发现确实有人从未拿过一分钱的工资和养老保险金,而且他们也不知道自己是兼职管护员,根本就没有履行兼职管护员的责任。对此,鹤峰县林业局有关负责人说管护费都发了下去,但他们却拿不出发放管护费的账目表。

    天保工程资金除了管护费外还有建设费用,其中一项就是造林款。在鹤峰县林业局上报国家的用天保工程资金完成的退耕还林、荒山造林的项目中,记者发现存在着两种虚报项目套取资金的现象。一是,他们把以前已经完成并验收的造林项目又在天保工程中充当造林项目上报;二是把根本不存在的林地反复上报。

    目前,鹤峰县林业局在天保工程中造假套取资金的行为已经引起县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对此事的调查处理正在进行中。

[详细内容]

演播室主持人 方静:

    你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焦点访谈》。

    天然林保护工程是得到中央财政巨额资金支持的一个重要建设项目。天保工程的建设目的是要从根本上遏制生态环境恶化,保护生物多样性,促进社会经济的发展,因此国家及时足额下拨了天保工程资金。然而在湖北省西部的鹤峰县,有人却把脑筋动到了这笔资金上来。

 

解说:

    湖北省鹤峰县位于我国西部的武陵山脉。近几年来,国家有关林业建设的几个工程,如世界银行贷款造林工程、长江防护林工程、国家天然林保护工程都有具体的项目在这里实施。几年来,数以百万计的项目资金拨到了这里。今年8月,鹤峰县林业部门的职工反映鹤峰县林业局在国家投巨资建设的天然林保护工程中,有造假套取国家林业资金的现象。对此,鹤峰县林业局予以否认。

 

记者:

    在这个过程中有没有什么比如说造假的现象?

钟家瑜 湖北省鹤峰县林业局局长:

    这个没有。

记者:

    没有?

钟家瑜:

    没有。

解说:

    反映问题的都是鹤峰县林业局的一些技术人员。他们告诉记者,以天然林保护工程为例,国家下拨的资金主要有管护费、建设费和一些政策性支出,这几个方面,鹤峰县林业局在上报时都有造假。先说说保护天然林,每年国家下拨最多的管护费的情况,当鹤峰县林业局申请上报了628人的森林管护员的名额,每年从天保工程中可以得到300多万元的管护费,然而职工们反映除了林业局的正式职工外,上报给天保工程的372名兼职管护员的工资和养老金都被林业局拿走了。

 

饶厚斌 湖北省鹤峰县林业局职工:

    上级下拨资金是628人,其中有372名是兼职管护员,他们的工资没有得到,他的养老保险肯定也是不能得到的,还有144人,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人。

 

解说:

    然而鹤峰县林业局却表示所有的管护费都发了下去。

记者:

    工资都发下去没有?

钟家瑜:

    工资发了,工资已经发下去了。

记者:

    的确发下去了?

钟家瑜:

    的确发下去了。

解说:

    管护费有没有下发,按照管护员的名单实地调查一下,就很容易弄清楚了。鹤峰县总共有九个森林管护所,每个管护所除了几个林业局的正式职工外,最多的就是那些兼职管护员。像走马镇水平村这样的村庄,一个村就有4名兼职管护员。按照天保工程设计的审批,他们要管理2-3千亩的天然林,五年来,每年应该拿到2000元的管护费,并且尽其管护责任。这位村干部就在兼职管护员的花名册中。

 

记者:   

    你自己知道不知道你是兼职管护员?

谭昌云 湖北省鹤峰县水平村村民:

    我还不是很清楚。

记者:

    你有没有跟他们签过合同,跟天保工程?

谭昌云:

    没有。

记者:

    也没有拿他们的管护费用?

谭昌云:

    没有。

记者:

    一分钱都没拿过?

谭昌云:

    一分钱都没拿过。

记者:

    那钱去哪儿你知道吗?

谭昌云:

    那就不知道。

记者:

    叫谭昌云,你们村里的几个人是不是都像你这样?

谭昌云:

    那都是差不多。

解说:

    抽样调查的结果是这样,那么鹤峰县林业局又怎么解释呢?

记者:

    都发了吗?

钟家瑜:

    都发了。

记者:

    那我们下去调查的时候,怎么都没有发,一分钱都没有发?

钟家瑜:

    那得看你在哪里调查的,如果说没有发,那发了的都有表。

解说:

    然而在林业局财务室,却找不到水平村的工资发放表。

 

湖北省鹤峰县林业局会计:

    这个钱是拔到各管护站的。

记者:

    拨到管护站的?

湖北省鹤峰县林业局会计:

    对。

记者:

    这是管护站报上来的工资花名册和签名的名单?

湖北省鹤峰县林业局会计:

    对。

记者:

    那我们为什么到水平村的四个兼职管护员,这么多年来,他们一分钱都没有领到?这上面有他们的签字吗?

 

湖北省鹤峰县林业局会计:

    水平村,这是荣美村的。

记者:

    你把水平村的找一下。

湖北省鹤峰县林业局会计:

    他有的报账了,有的没报账。

记者:

    有的没报账,他只要领到了不就签字了吗?水平村的,他们领到了没有?

湖北省鹤峰县林业局会计:

    水平村的没有报账。

记者:

    怎么会没有报账呢?这么多年一次都没有报账?一次都没报?

解说:

    鹤峰县林业局说管护费发了下去,却没有发放管护费的发放表。据了解,除了2006年少数兼职管护员领到了200元的管护费外,鹤峰县上报天保工程的372名兼职管护员,几年来并没有领到天保工程下发的管护工资和保险金。

 

饶厚斌:

    这个资金每年每个人应该是2000元,但是国家下拨的是80%,就是1600元。这六年,从2000年到2005年,六年大约套取了国家资金是四五百万。

 

解说:

    没有管护费,管护员的职责当然也就无法履行了。

记者:

    按照管护员的职责,他们也应该怎么来做?

陈武洲 湖北省鹤峰县林业局职工:

    按照管护员的职责,他是每个月必须巡视要达到22天,再就是每天还有管护日志。

记者:

    就是每个月22天都要林地巡视?

陈武洲:

    还要写管护日志。

记者:

    要管护日志?

陈武洲:

    对。

记者:

    你现在能保证每个月22天在山上管护?

谭昌云:

    那没有,没有。

记者:   

    有没有写管护日志?

谭昌云:

    没有。今天才知道这个管护员名单。

解说:

    奇怪的事还不止是在管护费上,天保工程除了管护费外,还有一些建设费用,其中一项就是造林。这块林地位于鹤峰县走马镇,是在鹤峰县林业局上报国家的用天保资金完成的退耕还林、荒山造林的项目中,表面上看上去林地显得郁郁葱葱,完全达到了造林的要求,然而谁能想到这里面也有玄机。

 

陈武洲:

    他等于是重复报这个项目,以前是这个是世界银行造林的项目,现在他又重新纳入到退耕还林、荒山造林充数,他就是要充那个数,因为这个他必须要完成,他才能兑现,他没有完成荒山造林,这个退耕还林是不能兑现的,他为了完成这个任务,他就把我们林场纳入社会上的退耕还林、荒山造林里面。

 

记者:

    实际上这个不是天保工程的一个项目?

陈武洲:

    不是的。

记者:

    没有花这个钱?

陈武洲:

    没有。

记者:

    这块面积有多大?

陈武洲:

    只有这块就有60亩,但是那边过去都是连续的,那边连续的有六七百亩。

解说:

    把老的项目中通过验收的林地在天保工程中充当造林工程充数,这样的事儿还不止一起。

陈武洲:

    2003年,走马林场生物防火林带验收图它是天保工程的,它这个图实际上也就是在这张图上,和这个图是同一个位置,这个图也是2001年的国债长防林工程的。

记者:

    长江防护林工程的,就是2001年已经验收过了?

陈武洲:

    已经验收过了。

记者:

    这是一个区域吗?

陈武洲:

    同一个区域,只是地形图比例尺不一样,这两张图是连起来的,就是这个图的这个位置,整个就是这样,这是同一位置。

记者:

    2003年绘的天保工程的图在2001年就已经出现了,而且另外一个工程里面已经完工了,验收了,这说明了什么?

陈武洲:

    就说明了这个天保工程是一个项目里面重复地报,项目复建,就是造假。

解说:

    把老的项目报进天保工程中充当新的项目报账,这还算是下了点功夫,但鹤峰县另一份天保工程的验收报告里面,一本资料里竟然把一块不存在的林地重复报了两次,连做假图的力气都省了。

陈武洲:

    鹤峰县退耕还林还草工程2001年春季造林的县级自查验收报告。

记者:

    这也是天保工程?

陈武洲:

    它也是天保工程之一。

解说:

    在一本资料里面,就有重复的两个地方、两个位置。

记者:

    哪里?

陈武洲:

    这块就是在那边的,时务村的天保工程荒山造林验收图,这个地方就是王家界。

记者:

    叫王家界?

陈武洲:

    对,王家界。这是作为时务村报上去的。这个地方是2001年走马林场天保工程退耕还林荒山造林验收图,这个地方也是王家界,也是这个位置,它的字不太清楚,这个地方也是王家界。

记者:

    前面所谓的时务村,实际上不是时务村?

陈武洲:

    不是的。

记者:

    是那个林场,是那个林场叫王家界的地方?

陈武洲:

    对。

记者:

    那这个就是造假?

陈武洲:

    他造假,这是造假,既是造假,也是一个项目复建,它本来是我们林场的一个项目工程区。

解说:

    就在同一本图册里面就把一个地方重复报上去,算两个小项目?

陈武洲:

    对。他这个造假还是没有水平的,做出来这种假。

记者:

    天保工程和国债长防林重复了,天保工程和世行贷款的项目重复了,天保工程本身也有重复的项目,您觉得这样行吗这样做?

 

钟家瑜:

    要是说这样做是不行的,但是我们现在,这样做是绝对不行的。

记者:

    那怎么办?

钟家瑜:

    要整改。国家花这么大力气,必须整改,我们去年……

记者:

    你这样报了,国家的钱给你了没有?

钟家瑜:

    哪个?

记者:

    就是国家的钱有没有到位?

钟家瑜:

    到位了。

记者:

    到位了,那你们花到什么地方了?你都是重复性的项目。

钟家瑜:

    现在我们的专户上还有100多万没有用,这回因为要进行整改完善,这个也没有用,现在在我们财政专户。

记者:

    当时报项目的时候,为什么出现这种问题呢?为什么会出现这种重复报项目、虚假报项目的情况?

钟家瑜:

    为什么?这个情况我就答不上来。

解说:

    还是听听当时参与这事的职工是怎么说的吧。

陈武洲:

    当时心里面肯定是违背良心的,我们也是他们利用的机器,他当时这样让我们做,他形容我们是看得起我们,当时自己还这么认为。

记者:

    谁让你们造假的?

陈武洲:

    当时林业局的财务人员亲自到林场来的。

记者:

    林业局的财务人员?

陈武洲:

    对,他们亲自到林场来了,当时也是领导的意思。

演播室主持人 方静:

    国家从财政中拨给天保工程的资金是有限,然而在鹤峰县,天保工程项目资金却被县林业局用重复报项目、报假项目,以及吃空额管护费的手段套取了不少,把应该用在刀刃上的天保工程资金变成了个人或部门的利益,影响了天保工程在当地的实施。目前,鹤峰县林业局在天保工程中造假、套取资金的行为已经引起了鹤峰县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正在对此事进行调查处理。

    好,感谢您收看这期的《焦点访谈》,并欢迎您给我们提供更多的新闻线索,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