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山定权 树定根 人定心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3:5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中国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经历了土地改革时期的分林到户阶段、农业合作化时期的山林入社阶段、人民公社时期的山林集体所有集体经营阶段和上世纪80年代初的林业“三定”阶段。这几次改革只解决了山林管护权问题,并没有真正触及产权。2003年,我国开始对林权制度进行改革。通过向林农发放林权证,明晰山林的所有权、经营权、处置权、收益权,从而帮助林农致富。福建、江西、辽宁、浙江成为首批改革试点省份。

    这次集体林权制度改革,从明晰产权入手,确立了农民的经营主体地位,真正实现了明晰产权,放活经营权,落实处置权,确保收益权。改革使得“山定权、树定根、人定心”,极大地调动了林农发展林业的积极性,有效地解放了林业生产力,促进了林业产业的可持续发展。在福建、江西记者调查得知,此次林权制度改革主要针对尚未落实经营主体的集体商品林和县级以上人民政府规划的宜林地。改革第一步就是把山林平稳分给林农。为此,改革方案的制定、重大事项的决策,都是由村民经过多次讨论,并经村民会议或村民代表会议三分之二以上通过后才实施的,保持了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

    福建、江西两省的林业改革极大地调动了群众投资林业的积极性。2005年,江西全省共完成人工造林329万亩,是近10年来人工造林最多的一年。福建省在从2003年开始林改的这几年里,森林覆盖率增加了2%。

    为让林业生产要素真正发挥市场配置的作用,福建、江西还推行了林产拍卖、林权证抵押贷款等许多新办法。既让森林发挥了生态效益,同时也转化为产业优势,让许多林农迅速富了起来。

    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先行在几个省试点,将在全国稳步推开。这项改革将会对我国林业发展和新农村建设产生重要影响。

[详细内容]

    演播室主持人 敬一丹:您看,这是一本林权证,这林权证是山区里分到山林、山地的农民们盼望已久的。记者在林区看到有一些农户把林权证和结婚证、房产证放到一起,用红布小心翼翼地包起来存放着。那么,这样一本林权证对林农来说意味着什么?它对林农以后的生活又有什么样影响呢?记者就此走访了全国林权制度改革试点省份福建和江西。
    解说:黄晓燕是村民黄永红的女儿。2004年7月,在大山里长大的黄晓燕欢天喜地地领回江西师范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时,做父亲的黄永红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黄永红 江西省奉新县甘坊镇洞口村村民:接到通知以后,我女儿心里非常高兴,但是我的心里像压了一块很大的石头,因为我的经济很难负担。
    黄晓燕 江西师范大学学生:因为我们家那时候,那时候根本没有学费,更别说上大学了,我弟弟也要读书,后来平时不经常去上山干活的妈妈,也到山上去跟我爸爸砍毛竹,每天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后来我说不想读书了。
    解说:黄晓燕的父亲黄永红不忍心看着儿女辍学,发誓拼了老命也要把黄晓燕送出大山。他向乡亲们借了8000元钱,再加上几级政府的帮助,终于让女儿顺利地上了大学。正当黄永红被债务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时候,2005年,村里实施林改,黄永红分到了83.5亩山林,通过精耕细作、合理采伐,毛竹卖出了好价钱,家庭经济状况有了根本性的转机。
    记者 :你全家算上山林的收入,还有其他的收入,一年收入有多少钱?
    黄永红:大概收入的总数就达到3万余元。
    黄晓燕:现在好了,暑假一回家,我们家的变化让我真是太吃惊了。因为我看到我们家房间里面放上了新的彩电,我爸还买了新摩托车,没想到还用了手机,虽然这些东西对其他人来说可能是很平常的家庭用品,但是对我爸来说,是他梦寐以求的东西。
    解说:林业改革,并不是今天才开始,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各地就进行了“三定”、股份制、集体林经营体制改革等几次改革,但是由于老百姓手里没有真正的林权,担心政策多变,就不在山上下工夫。村民杨国松至今还保留着一块20多年前分给他的一小块荒芜的山林,见证当年。
    记者:就是原来1982年分给你的时候,这个林子就是这样子?
    杨国松 福建省永安市上坪乡龙共村村民:是,有的比这个杂灌还更密。
    记者:这样就没有什么经济效益?
    杨国松:这个没有经济效益。
    解说:以前分给农民的山林,由于只解决了管护权,没有真正触及产权,所以带来了一些实际问题。林农们打趣地形容说,“我山不种我树,我树不能我砍,我砍不能我卖,我卖不能我得”。而这次改革解决了多年了没有解决关键问题——产权问题,通过给林农发放林权证,使林农真正有了山林所有权、经营权、处置权、收益权。20多年前分给杨国松的120亩山林,今天在真正的主人手里,被饲弄的郁郁葱葱、枝繁叶茂。
    记者:林改之后,现在全年收入算在一起能有多少钱收入?
    杨国松:全年收入差不多有七万多块钱。
    江兴禄 福建省永安市委书记:集体林权制度的改革,它是对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的一个延续、一个深化,从它意义上来讲,就是推动了老百姓增产增收。在田里头,老百姓得到了这一份承包田以后,解决了温饱问题;集体林权制度改革以后,老百姓解决了钱袋子的问题,所以它是一个延续和一个深化。
    解说:这一次,在福建、江西、辽宁、浙江等四个省份进行的林权制度改革的范围,主要是尚未落实经营主体的集体商品林,县级以上人民政府规划的益林地、生态公益林暂不在改革之列,各地按照《农村土地承包法》和《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和《森林法》等法律规定来操作,改革方案的制定、重大事情的决策,都由村民经过多次讨论,并经村民会议或村民代表会议三分之二以上通过后才能实施。坚持尊重历史,以往的山林承包、林权流转正视现实、妥善处理,保持了政策的延续性和稳定性。但是,由于历史的原因,农村里形成了一些数年难以解决的山林权属纠纷,江西省铜鼓县排埠镇永丰村两个村民小组为了130亩林地的归属权打了六年官司。
    记者:花了多少钱?
    陈端 江西省铜鼓排埠镇永丰村村民:我花了将近两万块钱。
    记者:最后什么结果?打官司什么结果?
    陈端:还是我输掉了。
    记者:你输了。
    陈端:是。
    解说:虽然法院有了判决,但是双方的纠纷仍然没有解决,面对林改过程当中出现的错综复杂的问题,江西省提出省、市、县、乡、村五级书记抓林改,为了解决这个纠纷,铜鼓县林改工作组五次进山做工作。
    李光华 江西省铜鼓县排埠镇永丰村委会主任:有一次是2005年2月份,刚过春节过后,下大雪,我们上去找到他,后来是我们精诚所至吧,握手言和了。
    解说:把山林平稳地分给了群众,只是林业改革走出的第一步。如何让沉睡的青山活起来,让林产、林权真正变成群众手中的财富,就要有新的办法。他们通过配套改革,保证林木所有权、使用权在承包期内可以抵押、流转和继承。记者到达福建省永安市的时候,正赶上那里举办半个月一次的林产拍卖会,林中的山林可以在那里卖个好价钱。在配套改革上,福建省和江西省还大力推进林权证抵押贷款的办法,使林农解决了融资难的问题。
    郑杰 中国人民银行福建省永安市支行 行长:从目前来讲,我们永安整个林业证和林业涉林的贷款累计已经达到了7.94个亿,而且整个三明地区已经达到了15个亿,缓解林农融资难的问题,起来到一个比较大积极促进的作用。
解说:这次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吸引了林业内外各种生产要素向林业流动,使森林不仅发挥了十分重要的生态效益,其资源优势也正在转化为产业优势。通过这次改革,林农们不但增了收,而且还减了负。江西省从2004年9月开始,全面取消了除育林基金以外的一切涉林收费项目,全省木竹税费负担由林改前的56%下降到不足15%。他们明确提出,改革就是要明晰产权、减轻税负、放活经营、规范流转。现在那里的林农每卖一车木材可多赚一倍以上的钱。
    记者:这个木材是你的,今天卖多少?
    袁兰鸣 江西省铜鼓县排埠镇永丰村村民:今天卖掉两方多一点。
    记者:一方多少钱?
    袁兰鸣:一方400块钱左右。
    解说:林农得到实惠以后,应该以前人民担心的粗放规模经营问题、销售问题、森林防盗防火防病虫害等问题,都通过群众自己创造的林业股份制、合作经营、苗木协会、防盗防火协会等方式自行得到了解决。
林建贤 福建省绍武市水北镇森林防火协会 会长:这个林子因为通过分到每家每户以后,均山以后,大家就觉得这个林子本身就很值钱,烧了谁的都不好,都有这个义务,有这个积极性。
    解说:林改之后,一些地区的林农通过辛勤耕作,很快摆脱了贫困。福建省邵武市水北镇龙斗村23户人家从生活不便的大山里搬到了交通方便的国道边,为山区的新农村建设找出了一条新路子。
    记者:建这个房子是投资多少钱?
    王来水 福建省邵武市水北镇龙斗村村民:投资差不多11万。
    记者:全是靠林业挣的钱吗?
    王来水:是,全靠林业的。
    冯开云 福建省邵武市水北镇龙斗村党支部书记:通过这几年的林改,我们村民手上有了一定的资金,有能力来做这个事情,像过去想做也没办法做。
    解说:这次林改,真正实现了还山于民、还林于民、还利于民,使广大林农耕者有山、耕山有责、务林有利、致富有门。福建省松溪县花桥村乡村头村的村民,为了纪念这次林改,盼望政策永久不变,花钱雇人刻下了林业村规碑立在村头。
福建省松溪县花桥乡村头村村民:大家一致认为要搞一个碑,让这个碑来见证我们村头的林改整个过程。
    范仁荣 附近省松溪县花桥乡村头村村委会主任:搁在这里,祖祖辈辈都不会烂掉,永远都留在这里。
    解说:福建和江西两省的林业改革,极大地调动了群众投资林业的积极性。2005年,江西全省共完成人工造林329万亩,是近10年来人工造林最多的一年。福建省在从2003年开始林改的这几年里,森林覆盖率增加了两个百分点,蓄积量增长了八千万立方米,相当于总蓄积量的五分之一。与此同时,广大林农也在山里有了永续利用的绿色银行,山定权、树定地、人定心。
    贾治邦 国家林业局局长:我觉得这次林改的意义,将深远地影响着我们国家农村经济的发展。这次林改,集体林权改革,它实际是完善农村的改革,促进农村经济的发展,增加农民的收入,它实际上就是进一步对农村的生产资料,特别是对山地生产资料的一种再调整、再分配,是农民利益格局的一次再调整。我们福建、江西和改革过的浙江这些省,几乎农民的收入有一半来自林业,所以,这样就促进了新农村的建设。
    演播室主持人 敬一丹:说到这儿,咱们来算笔账,我国有耕地18亿亩,有林地43亿亩,改革开放以后,农业用18亿亩耕地解决了13亿人的吃饭问题,而林业用43亿亩林地却没有解决13亿人的用材问题,更没有解决社会对生态的需求问题,生态产品短缺,已经严重地制约了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林业改革不到位,体制和机制不顺,已经阻碍了林业生产力的发展。这一次在几个省试点,并将在全国稳步推开的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必将对我国林业发展和新农村建设产生重要的影响。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