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川渝旱区行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3:5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

    今年入夏以来,我国南方的许多省市遭遇了持续的高温干旱天气,一些地方的高温天数和干旱的状况创下了几十年来的最高纪录,给当地群众的生产生活造成了重大损失。在这轮旱情中,重庆、四川等地是受灾最为严重的地方。

    持续的高温干旱不仅让重庆市民饱受煎熬,而且长江重庆段的水位也创下了有记录以来同期历史最低值,超低水位已经对正常航运产生了影响。今年5月份以来,重庆境内还有933条小溪、河流出现了断流,全市正在遭受严重的干旱灾害。四川省也是这次遭受干旱灾害最为严重的地方之一,目前全省100多个县市受灾。

    重庆、四川的特大旱情发生以后,党中央、国务院高度关注,紧急派出工作组赶赴灾区。当地各级党委和政府组织群众积极抗灾自救。采访期间,记者经常能看到过去在城区里运行的洒水车、消防车来回奔波,给用水困难地方的群众送水。在一些有条件的地方,当地政府帮助村民打井取水。

    据气象部门预测,重庆、四川等地的高温干旱天气将持续到8月中下旬,随着时间的推移,抗旱救灾的任务会越来越重,除了政府部门组织群众抗灾自救以外,还需要社会各界共同努力,帮助灾区群众渡过难关。

  [详细内容]

  演播室主持人 方静: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焦点访谈》。

  今年以来,除了台风和洪水以外,还有一些地方遭受了旱灾,重庆和四川就遇到了大范围的高温和干旱,今天重庆市的最高气温达到了44.5摄氏度,创53年以来的新高。高温、干旱给当地群众的生产、生活造成了重大的影响。这几天,我们的记者在遭受旱灾最为严重的重庆、四川的一些地方进行了采访。

  黄剑 记者:

  我现在是在重庆市区内的一条街道上,我在阳光下照了几分钟以后,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手上有一个温度计,这个温度计显示,目前阳光直射下的温度是40摄氏度,现在的时间还是上午11点左右。这段时间以来,整个重庆市都在一个热浪的笼罩之下。除了热之外,连续50来天,整个重庆市没有大范围的降水。大家看我身边的这棵行道树,上面的叶子都已经枯黄了。

  重庆市民1:

  那个树往年是青油油的,今年晒黄了,马上就要死了。我五十岁都没有见过,我五十岁了,今年主要是持续(干旱)的时间太长。

  重庆市民2:

  感觉很恼火,比那几十年都恼火。

  解说:

  尽管重庆被称为“四大火炉”之一,但是这样天气还是让市民不太适应。同时长江重庆段的水位也创下了同期最低值。

  记者:

  在长江重庆段的这段江面上,过去的时候,正常年景,我身后的这个大石头一般都应该是在江面以下的,现在由于长期干旱缺水,加上高温,目前长江重庆段的水位创了历年来同期的最低,这些石头也就裸露出来了。

  石道平 长江重庆航道局航道科科长:

  你看正常水位应该在这个地方。

  记者:

  现在长江水在那个位置。

  石道平:

  对,在那个位置,只有三米的样子,距离相差七米。

  记者:

  有七米,对。

  石道平:

  这个季节水位那么低是很多地方始料不及的,造成码头前沿水深不够的那种情况。

  解说:

  长江干流的超低水位已经对正常的航运产生了影响,今年五月份以来,重庆境内其有933条小溪、河流出现了干流,全市范围正在遭受严重的干旱灾害。

  杨广清 重庆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常务副主任:

  7月8日以后,全市范围内的四十个区市县都发生了严重的伏旱,最短的都有二十五天以上没有下雨,最长的超过了有七个区县过了四十天,全市范围内,现在的总体干旱标准已经达到五十年一遇。西部这个潼南、合川、北碚这一片,铜梁一片同期降雨量之少是一百年一遇,持续这种高的气温和这种大强度的气温,也是创了历史的最高纪录。

  解说:

  据重庆市防汛抗旱指挥部统计,持续的高温干旱使重庆市40个区县不同程度遭受旱灾,尤其是在农村,灾情更为严重,截止8月13日,农作物受害面积1905.3万亩,全市三分之二的乡镇出现供水困难,746.53万人、684.32万头牲畜出现临时饮水困难。

  记者:

  可以看出,这是很长时间没下雨以后,这土里一点水份都没有了,这个地方是过去镇里给村民修的蓄水池子,这个水池子据说也已经干了有一个月的时间了,现在除了地里面种的南瓜,还有梨树,基本上都已经没有收成了。种的这些花生也全部都已经干枯死了。

  王世习 重庆市渝北区茨竹镇金银村村民:

  应当现在,这个时候正当是高产。

  记者:

  高产的时候。

  王世习:

  对,正当高产那个时间。

  记者:

  高产时这个南瓜,基本这个秧子底下都能拔出南瓜来。

  王世习:

  对。

  记者:

  是吧,(秧子底下)连着有南瓜。

  王世习:

  对,全部是南瓜。

  记者:

  现在一个都没有了。

  王世习:

  没了,没了,你看一下。

  解说:

  王世习家里5口人,去年他们种南瓜、辣椒等经济作物收入了6000多块钱,原本指望今年的收成会更好一些,可没想到会遇到这么严重的干旱。

  记者:

  这个辣椒基本上也没有收成了。

  王世习:

  是没有收成,你看这样卖都卖不掉,不能要了。

  这南瓜我窝窝都是浇过水的,浇过了这样还是办法。开始在浇水,抢着时间浇水。那个太阳好大,像火一样。

  解说:

  对于王世习来说,今年的大旱,不仅让他们家地里的收成落了空,就连家里吃水和用水现在也成了问题。

  记者:

  就在这个里面打水啊?

  王世习:

  对,它干了,没水了。

  记者:

  这里面水好浑啊,全都是泥巴。

  王世习:

  对,都是泥巴了。

  记者:

  都是泥巴,这水能吃吗?

  王世习:

  没办法,没水了。

  记者:

  这打回去要处理吗?要用漂白粉给它处理吗

  王世习:

  就只有澄在那里。

  记者:

  澄在那里,让它自然沉淀。

  王世习:

  对。

  解说:

  就是这些带着污泥浑水,王世习担回家里以后还得省着用,因为这是目前他们能找到的最近的水源了。

  记者:

  这澄一下,稍微好一点了。

  王世习:

  对,稍微好一点。洗了脸的水就喂猪。

  它们在猪屎里面滚,一窝猪,一下都不睡,它也不睡觉,猪草也没有,拿点黄豆叶搅碎了来喂,用水和起来给它吃。

  记者:

  瘦了吧,跟过去比

  王世习:

  瘦得多了,原来很肥,那个猪都可以出栏了的。

  记者:

  猪出不了栏,地里的收入也没有,旱灾给王世习一家今年的收入带来了不小的损失,而在当地像他这样的村民还有很多。

  记者:

  一个镇里有多少户农民(受灾)?

  唐文武 重庆市渝北区茨竹镇镇长:

  我们有七千多户人,大概有六千来户农民(受灾),我们要千方百计不能让老百姓干着、饿着、热着、冻着。

  董文杰 中国气象局国家气候中心主任:

  为什么这个地方这么高温,同时又几乎不下雨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一带主要是由于大气环流的异常,实际上就是副热带高压和大陆性高压的控制。往年,好比说是副热带高压不是太偏西的时候,在这里总是大陆性高压和副热带高压中间有一个空隙,正好冷空气会不断下来,这样就会在这些地方形成降水,今年因为这个高压非常偏西,这个中间的空很小,并且两个都很强,一推过来,一个推过去,总是不留出空隙让空气下来活动。

  解说:

  今年的旱情使四川省也成为遭受干旱灾害最为严重的地方之一,目前全省一百多个县市不同程度受灾。

  范敬超 四川省人民政府救灾办公室主任:

  进入7月以后,我们全省发生了大范围严重的伏旱,到今天(8月15日)上午8时止,全省有108个县达到伏旱标准,其中有91个县还在持续,另外其有9个县达到伏旱的预警标准,已经有360多万人发生了饮水困难,有400多万头牲畜饮水困难,全省已经受灾的粮食作物达到2100多万亩,其中成灾的有1200多万亩。

  解说:

  重庆、四川的特大旱情发生以后,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紧急派出工作组赶赴灾区,当地各级党委和政府组织群众积极开展自救。采访期间,记者经常能看到,过去在城区里运行的洒水车、消防车来回奔波,给用水困难地方的群众送水。

  记者:

  这拉来的是自来水吗?

  重庆市渝北区环卫处工作人员:

  对,自来水。

  记者:

  可以直接饮用的是吗?

  重庆市渝北区环卫处工作人员:

  直接可以饮用,你看好清。

  记者:

  一天跑多少趟?

  重庆市渝北区环卫处工作人员:

  一天两三趟。

  记者:

  你这来回从你们拉水的地方到这个村里面,路上单趟要多长时间?

  重庆市渝北区环卫处工作人员:

  可能是来回要三个多小时。

  记者:

  要是水车没来,你们能上哪儿接水?

  重庆市渝北区茨竹镇村民:

  就是一天只找到一挑水、两挑水。早晨八九点去找,找到回来,可能大约要找两三个钟头,找得回来一挑水。

  记者:

  就是出去找水,找到哪有水就挑回去。

  重庆市渝北区茨竹镇村民:

  就是,下午五六点钟又出去找。

  解说:

  除了临时送水,在一些有条件的地方,当地政府组织村民打井取水。四川省南充市高坪区的浸水乡,政府组织的打井队已经给这里的村民打出了不少水。

  袁胜 四川省南充市高坪区抗旱服务队队长:

  我们现在打的第五井。

  记者:

  第五口?

  袁胜:

  对。

  记者:

  就是集中供水井?

  袁胜:

  对。

  记者:

  像这种井,打一口井下去可以解决多少村民的吃水问题?

  袁胜:

  这个说不清楚,一般的话能够解决两百人以上,多的可以解决上千人(吃水),这要看水量问题。

  杨德惠 四川省南充市高坪区浸水乡骑龙村党支部书记:

  通过这个机器抽上去,那个潜水泵抽上去,抽到上面的清水池里,清水池通过这个大的管道放下来以后,通过这个管道就分到一家一户了,这口井国家和政府给我们投资了十二万,私人只买一个水表就可以用水了,就是它以便以后用电费,各家各户用了多少水,好给电费,所以说群众的积极性也高,连日连夜,昼夜奋战在上面打清水池。

  解说:

  76岁的杨德恩老人,一辈子用水都是肩挑手提,今年大旱之年,他们家在村里却第一个用上了机井水。

  杨德恩 四川省南充市高坪区浸水乡骑龙村村民:

  看我家这个水,确实我心里高兴得很。

  记者:

  这水还可以。

  杨德恩:

  可以,可以。

  演播室主持人 方静:

  这些发生旱灾的地方,像今年这样持续这么长的时间,几乎是从未有过的。据气象部门预测,重庆、四川等地的高温、干旱天气将持续到8月底,随着时间的推移,抗旱救灾的任务也越来越重,除了政府部门组织群众抗灾自救以外,还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帮助灾区群众度过难关。

  好,今天的节目就是这样,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