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不该垮的水库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3:5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6月18日凌晨,广东省英德市连降暴雨,将石牯塘镇的两个水电站冲垮,还冲毁了部分屋舍、田地,直接经济损失近两千万元。造成这场灾难的原因除了暴雨以外,更跟水库质量密不可分。

    崩塌的水库一个是位于山上的白水寨电站,另一个是位于山脚的锦潭电站。18日,暴雨首先使白水寨电站发生水坝崩塌,紧跟着25万立方米的存水又将山脚下的锦潭电站水坝冲垮,接着洪水顺流直下冲击了低处的农田、村舍等,据村民反映大约有6000亩农田被毁。

    据调查,白水寨电站是由邝建石出资建造的电站,它的建设存在诸多问题。首先,它是在没有获得水行政主管部门批准的情况下,由邝建石在山里偷偷修建的。第二、工程质量存在问题。为了省钱,水库部分坝体由土堆砌而成,而首先被洪水冲垮的正是这一部分。第三、工程竣工后没有验收。第四、邝建石擅自加高了水坝,从而导致这次事故发生。第五、私营业主法制意识淡薄,无视法律法规。此外,在该水库修建、验收和运行过程中,当地水行政主管部门也没有尽到监管责任。

    水灾发生后,邝建石已被公安机关以过失决水罪刑拘。白水寨水库垮坝后,当地对全市330个小水电站开展了地毯式检查,以杜绝隐患。目前全国正值主汛期,今年水情不容麻痹。由于小水库建设往往存在各种隐患,通常紧邻村镇,一旦发生事故后果不堪设想。安全防汛,抓大不能放小,白水寨水库是个警号。

  

  

  

  

  

  

  

  

[详细内容]

    演播室主持人 方静: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焦点访谈》。
    现在全国都已经进入了主汛期。在各地的防汛工作,人们对大江大河都保持着高度的警惕,而有些小水库、小电站,却容易躲进死角,处于失去监管的状态。常言说水火无情,许多小的水患所造成的危害却是巨大的。
解说:
    6月18日凌晨,广东省英德市连降暴雨,石牯塘镇山上的白水寨电站发生水坝崩塌,25万立方米,相当于167个标准游泳池的水呼啸而下,到山脚下又把锦潭电站冲垮。接着,大水便无遮无拦地向村庄、农田横扫过去。这是当时大水打在竹林上把竹子连根拔起,当我们涉水来到村里时,还能看到大水留下的印迹。

记者 范本吉:
    这个竹子上面的东西从哪来的,都是水冲下来的吗?
广东省英德市钟屋岭村村民1:
    都是水冲下来的。
记者:
    那这水头要超过刚才那个树枝的位置了?
广东省英德市钟屋岭村村民1:
    是,肯定超过。
记者:
    比这个位置还高?
广东省英德市钟屋岭村村民1:
    应该高,因为那水它一走,它一直下冲。
记者:
    这是冲过来的东西压在这上头了。
广东省英德市钟屋岭村村民1:
    嗯。
记者:
    水到这么深?
广东省英德市钟屋岭村村民1:
    嗯。
记者:
    家里头的家具东西什么的都冲垮了没有?
广东省英德市钟屋岭村村民2:
    鸡随着水流都冲走了。
记者:
    鸡都冲走了?
广东省英德市钟屋岭村村民2:
    嗯。那水不是慢慢来的,一冲冲上来,有一个一百岁的老太婆走不动。
记者:
    背出来的。
广东省英德市钟屋岭村村民2:
    我们背上来,不是(这样)命都没了,那天。
记者:
    原来这是桥?
范茂生 广东省英德市税务局副局长:
    嗯,这是去年冬天才搭好的,有五座大小桥梁,不同程度的损坏,有七间民房倒塌,有三条耕牛冲掉了。
记者:
    淹掉的农田有多少?
范茂生:
    农田有六千多亩受到损害。
解说:
    大水造成的损失是巨大的,市里统计直接经济损失就2000万元,此外,洪水还直接威胁着人们的生命安全,水祸之后,人们的疑问是:这样的灾害全该归罪于天灾吗?它造成的损失真的是不可避免的?

周永健 广东省清远市水利局总工程师:   
    这场暴雨是特大暴雨,按我看的话,不超过它这个水库,大坝的设计标准。
记者:
    也就是说这场暴雨按照正常情况,这个坝不该垮。
周永健:
    对。
记者:
    那也就是说,今天经过水利技术部门来看,这场垮坝主要的原因还不是由于天上的下雨,而是因为人为的因素。

周永健:
    对。
解说:
    我们的来到英德市的水利部门,首先关心的是这样一触即溃的水库是怎么建起来的呢?为了确保水利部门的质量安全,国家在《水法》和《防洪法》里明确规定了,水库工程方案必须报水行政主管部门批准,由水行政主管部门里把第一关。

记者:
    到开工这个阶段的审批我们这儿做过吗?
广东省英德市水务局水电股股长:
    因为没有报建,所以我们没办法做。
记者:
    始终都没有报建?
广东省英德市水务局水电股股长:
    始终没有报建。
记者:
    根本就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竣的工?
广东省英德市水务局水电股股长:
    对,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开工。
记者:
    也就是整个这个水电站,实际从开工到竣工,整个过程中是处在一种水利部门失控状态?

广东省英德市水务局水电股股长:
    对,监管不到,因为它报建都没有报建,所以我们也没有办法监管。
解说:
    白水水电站是个私人电站,老板邝建石在没有审查报批的情况下,就躲在山里开了工,但这没报建的电站建成后已过了几年,就没人发现,没人的过问吗?接着,我们再看看这个水库是怎么建的。当我们的来到现场时,清晰地看到,水坝是从坝址的东侧垮塌的,奇怪的是眼前看到的垮塌的部分是土堆的水坝,而残留下的是石头的部分,那么,这个水库设计是用什么材料筑成的呢?
张兴全 广东省英德市水利水电勘测设计室主任:
    我们的设计是这样的,整个坝是浆砌石重力坝,整个坝所有123.6米,全部都是浆砌石重力坝。
记者:
    你们在现场看到浆砌石多大部分?
张兴全:
    我们现场看到这个溢流坝段的17米,是浆砌石坝,两边的溢流坝段都是土坝的。
记者:
    两边这个土坝,你们当初设计时候知道它两边做土坝吗?
张兴全:
    不知道。
范茂生:
    全身设计是重力坝。
记者:
    重力坝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范茂生:
    现在这个坝体是浆砌石重力坝,它是用浆砌石,根据设计尺寸把它砌起来的,叫做浆砌石重力坝。
记者:
    给老百姓通俗地说,这重力坝就是拿石头砌的?
范茂生:
    拿浆砌石砌的。
记者:
    浆砌石砌的。现在咱们看到这情况,实际就是土堆的,你没有看到石头。
范茂生:
    对,旁边那上面是土堆的,下面是岩基的。
记者:
    岩基上面拿土堆起来的,也就是没有浆砌石。
范茂生:
    有部分与原来的设计擅自做了修改。
记者:
    最后问题就出在这个土坝上,这个口子上,整个通过这个口子,25万立方米的水全部下去了。
解说:
    现在我们看到的垮坝的地方正是用土堆的坝体部分,电站老板邝建石也承认,这么干就为了省钱。
记者:
    把两边改成用土来堆,这样一项重大的修改,经过水利部门的同意了吗?把整个大坝两边改成用土来堆,是不是主要是为了省钱?
邝建石 白水寨电站业主犯罪嫌疑人:
    我们从经济效益考虑。
记者:
    经济效益考虑?
邝建石:
    经济效益考虑,不做那么高的坝。
记者:
    两边把它改成用土来堆。
邝建石:
    这几米高的坝,就用土坝压实围填就行了。
记者:
    从投资上给我们的介绍一下,两边改成土堆的能省多少钱?
邝建石:
    两边改成图省二十来万。
记者:
    省二十来万。
邝建石:
    嗯。
解说:
    老板省了钱,大坝掺了假,可后边怎么过关呢?为了给水利工程质量把关,相关规定要求,在水库蓄水前应进行阶段验收,电站运行前要进行竣工验收,现在这一切都无影无踪。
记者:
    你看过他能够出示当时工程的验收吗?验收报告。
周永健:
    没有。
记者:
    就是在这次事故出来以后,你们在进行调查的过程中,仍然没有看到验收报告。
周永健:
    没有,它不符合水库大坝的阶段验收和竣工验收的条件。
记者:
    都不符合这个调动是吧?
周永健:
    嗯。
记者:
    没验收的水库已经成了客观存在,但它还是没有受到监管,蓄水发电了。这样偷着建起的水坝已是危机四伏,但这还不算,老板还在水坝上动手脚。我们在现场看到水库的溢流坝上还有一道土坯,虽经历了垮坝大水的冲击,现在还有着明显的残余。这是什么建筑呢?

范茂生:
    洪水来的时候,它是从这个溢流段。
记者:
    脚下这个地方?这是它的溢流段。
范茂生:
    溢流段。
记者:
    设计中要求的。
范茂生:
    没错。但是由于业主把溢流段,过水断面堵塞了,洪水来的时候,没有办法正常从这个溢流段往下泄,那么就漫顶,漫顶就冲刷坝体,特别是两边土坝,冲刷坝体,造成毁坝。

记者:
    现在咱们看到的溢流段这,这个土是业主自己填的吗?
范茂生:
    是业主自己填的。
记者:
    从咱们水利基础上看,它填的这段土目的是什么?
范茂生:
    目的,根据现场分析,估计是上游的电站做厂房的时候,作为一个交通。
记者:
    是为了交通用,能把车开过去。
范茂生:
    嗯。
记者:
    跟他提高坝的高程,增加需量有关系吗?
范茂生:
    也有关系。
记者:
    有这种想法。
范茂生:
    有这种想法。
记者:
    等于他把这块地方填平了以后,坝的高程加高了。
范茂生:
    库容加大了。
记者:
    加大了。
范茂生:
    增加它下游电站的发电效益。
解说:
    水利部门调查后指出,正是由于私营业主擅自修改了设计,擅自加高了水坝,才导致这次灾害的发生。
记者:
    在你的溢洪道上,擅自加高坝的高程,你报告水利主管部门了吗?
邝建石:
    这个没有报告水利主管部门。
周永健:
    盲目追求电站效益,将溢洪坝段用图加高了一米五,堵塞了水库大坝泄洪道。
解说:
    老板唯利是图,而监管部门可以目前放任自流吗?采访中我们发现监管的力度明显不足。
记者:
    通知业主一定要把这个垫高的部分清理掉?
巫家穗 广东省英德市水利局水电股股长:
    对。
记者:
    他当时答应清理吗?
巫家穗:
    当时他也很难服,但是他说我马上清理。
记者:
    表示了马上清理。
巫家穗:
    嗯。
记者:
    最后的结果,知道垮坝的时候还是没清理。
巫家穗:
    对。
解说:
    为了保障水利建筑的安全,国家制定了一系列严肃的法律法规,直接涉及水库的就有《水法》、《防洪法》、《防汛条例》和《水库大坝安全管理条例》,严格执行这些法律法规,是水库安全的最基本的保障。采访中我们看到的水库的直接经营者对此根本没当回事。
记者:
    你进入这个水利水电行业以后,你看过没看过国家相关的法律和法规?
邝建石:
    作为这个来说,我们没这方面的资料。
记者:
    你没看过?
邝建石:
    没看过。
记者:
    一部都没看过?
邝建石:
    没看过。
解说:
    水灾发生后,白水寨水库的业主邝建石已经被公安机关以过失决水的罪名刑拘,无视法律者,比被法律制裁。
巫永康 广东省英德市副市长:
    责成公安、纪检、检察、有关部门,组成工作组进行调查,经现场发现,业主是违规、违章经营,擅自提高溢洪道(的高程),这次造成垮方的主要原因,公安机关当天就对业主进行刑拘,现在事件正在调查之中。

演播室主持人 方静:
    白水寨水库的垮塌暴露出小水库存在的隐患,也暴露出相关部门监管上的漏洞,由于小水库的建设特点常常存在着各种隐患,而它们往往紧贴村镇,垮坝造成的危害不可小视。现在全国正值主汛期,今年水情不容麻痹,这就要求我们的监管部门在防汛工作抓大的同时,也不能放小,白水寨水库垮坝就是一个的警示。
    好,感谢您收看这期的《焦点访谈》,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