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塌陷引发特大煤矿事故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3:5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内容概要>>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8月4日下午3时30分左右,山西省宁武县西马房乡大辉窑沟煤矿突然发生有害气体涌出事故,已造成18人遇难。目前,事故搜救抢险工作已经基本结束。

    据了解,事故发生时井下一共有34名工人在作业。事故发生后,当地迅速组织了救护队赶往现场,和矿上的工人一起对受困矿工进行营救,并将受伤矿工及时送到医院进行救治。

    大辉窑沟煤矿于1968年建成投产,原属于大辉窑沟村委会所有,现在是一家私人煤矿,原设计年生产能力为6万吨,现经相关部门批准,进行改扩建,生产能力将达到21万吨。由于扩建工程正在进行,目前还没有取得安全生产许可证、煤炭生产许可证等相关证照。矿主解释说,事故发生时工人是在井下进行维修工作。

    经调查组初步分析,这次事故主要是因为古空区塌陷导致采空区积水和地面积水涌入已经封闭的火区,由此产生的高温高压水蒸气和有害气体冲毁密闭区,涌入到工人的作业面,造成工人伤亡。

    据介绍,类似这样存在着地质灾害隐患的塌陷区本可以提前采取预防措施,但这家煤矿并没有采取措施预防采空区塌陷。

    虽然事故原因还在进一步调查当中,但记者了解到,存在着类似地质安全隐患的矿山矿井并不在少数。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有关人士表示应采取积极措施尽量杜绝类似事故发生,他还告诉记者,去年以来,宁武矿难频发,其中暴露出来的管理上的漏洞应该引起高度重视。

>>详细内容>>

  演播室主持人 翟树杰:
  各种观众大家好。
  8月4号下午的3点30分左右,煤矿重大安全事故又发生了。地点是在山西省宁武县西马坊乡的大辉窑沟煤矿,当时有34名矿工正在井下作业,18人不幸遇难。据初步的调查分析,这次事故的原因不是常见的瓦斯爆炸或者透水而是与采煤古空区有关。

  记者:
  这里是山西省宁武县西马坊乡的大辉窑沟煤矿,8月4号下午3点半左右,这里发生了一起地质原因造成的安全事故,8月6日早晨10点钟左右,记者赶到了这里,发现搜救工作已经基本上结束了。据了解,在事发的时候,这个井下一共有34名工人在作业,除了3人自行升井以外,经过抢救有14名矿工被救了出来,其余17人不幸遇难。

  据了解,事物发生后,当地迅速组织了救护队赶往现场,和矿上的工人一起对受困矿工进行了营救。当时有14名矿工被成功地营救出来,除一名矿工因伤势过重死亡以外,其余的13名矿工都被送往了大同市的第三人民医院和煤炭医院进行治疗。那么,他们现在的伤势如何,记者随即赶往大同。

  王亚荣 山西省大同市第三人民医院烧伤整形科主任:
  伤势都非常重,一是面积都在50%到90%之间,深度也比较深,都是深二度到三度,而且都伴有不同程度的呼吸道损伤。

  经过医生的允许,记者见到了受伤矿工黄昌标,他向我们讲述了事故发生时的情景。

  黄昌标 山西省宁武县大辉窑煤矿矿工:
  突然就来一阵风沙,迎面吹来的开始是凉风,马上就变成热风、风沙,我们调过头就跑,跑了几十米以后就倒了。

  记者:
  在大辉窑沟煤矿山的背后,我们找到了这个塌陷的地点。这个塌陷造成了一个巨大的深坑,它的深大概有将近30米的样子,长也有30多米,宽大概有20多米的样子。据事故调查组的初步分析,就是因为这个巨大的坍塌,造成了这次事故的发生。在现场我们仍然可以看到,在这个深坑的底部有白色的烟雾在继续的往外冒。

  经过事故抢险小组的初步分析,该矿改扩建工作面上的上方是一个永久密闭区。该区域的煤基本上被采完,残余的煤因为存在着自燃的现象,因此被矿密闭,防止进一步引发自燃的明火扩大。而在这个永久密闭区的上方是以前遗留下来的一个采空区,里面的煤炭基本被采完,所以被称为“采空区”。由于这种采空区存在的时间较长,因此又被称为“古空区”。据事故抢险小组分析,这次事故的起因就是由于古空区发生的坍塌。采空区里存有历年来的积水,塌陷使这些水大量涌入下面有明火的永久密闭区。

  刘守瑞 山西省忻州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总工程师:
  那个变化相当大,瞬间就把密闭层涌入井下造成这个事,我们这次事故比较特殊就是,正好具备了上面是水往下倒,倒在火里面,灌到咱们工作场所里面了。

  黄毅 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政策法规司司长:
  宁武县煤矿发生的这起特大事故,虽然是有古空区坍塌而导致的。但是暴露出在资源管理上,在安全管理上存在的漏洞和问题,有很多教训值得吸取。比如说像老空区、古空区这些在煤炭的开采过程当中是经常遇到的,而且对如何进行管理,煤矿有关的规程、规章也都有要求。但是为什么宁武县屡屡发生类似的事故,我们不能不考虑它在管理上有哪些漏洞,有哪些教训值得吸取,应该进行反思,而且要举一反三,整个地查找。

  据了解,这个矿源设计生产能力为6万吨,现经相关部门批准进行改扩建,生产能力将达到21万吨,由于扩建工程正在进行当中,所以现在还没有生产的相关征兆。那么,究竟是什么样的地质原因,造成了这次事故的发生呢?

  刘守瑞:
  据我们事故抢险初步的现场勘察,这次事故主要是因为地面塌陷,导致采空区积水和地面的积水涌入到我们已经封闭的火区,流水经过火区产生了高温高压的水蒸气,这个高温高压水蒸气冲毁我们采空区的密闭,涌入了大量的高温气体还有有害气体,涌入到我们工人的作业场所,造成这次事故的。

  发生事故的大辉窑沟煤矿距宁武县城大约70公里,1968年建成投产,原属于大辉窑沟村委会所有,现在是一家私人煤矿。据了解,在事故发生的时候,该矿并没有有关部门核发的安全生产许可证、煤炭生产许可证。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矿工在井下作业呢?

  记者:
    34名矿工在井下,他们当时在做什么?
  李二友 山西省宁武县大辉窑煤矿矿长:
    当时我们有一部分支护的、喷浆的、做隔台的、有清理巷道的、有一个抽水的。
  记者:
    事故发生的时候,里面在生产吗?
  李二友:
    不在生产,我们就是做这些工程,我们复了工没有复产。

  按照这位矿长的说法他们并没有在生产,那么这个煤矿会不会是打着整改的旗号在偷偷地进行生产呢?记者找到了当时提前升井幸免遇难的三位矿工。

  丁宝栓 山西省宁武县大辉窑煤矿瓦斯检测员:
    没有生产。
  记者:
    当时在做什么工作?
  丁宝栓:
    在修巷道。
  曾瑞茂 山西省宁武县大辉窑煤矿矿工:
    不生产。
  记者:
    在做什么呢?
  曾瑞茂:
    我们在做工程。
  记者:
    做什么工程?
  曾瑞茂:
    就是打台阶、喷浆。
  任贵栓 山西省宁武县大辉窑煤矿安全生产员:
    现在一点没有生产。

    而可以确定的是,这里存在塌陷危险的古空区,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了。这家煤矿既然在这里进行开采和扩建,肯定有用这里的地质资料,那么他们有没有采取一些预防的措施呢?
记者:
    有没有来防范这个事情呢?
  李二友:
    我没有办法,没办理弄这个东西。

    而事实上,像这样存在着地质灾害隐患的塌陷区,是完成可以采取措施提前预防的。
  刘守瑞:
    预防措施应该是很多的,比如说在采空区在没有塌陷之前,咱们开始预注浆。
  记者:
    就是灌水泥、沙浆?
  刘守瑞:
    泥浆也可以,预注浆,把采空区分开起来。还有一种方法放炮,强制的把它的煤柱打塌了,人为控制下把这个顶板卸下来。
  记者:
    人为在井下,先上它塌下来?
  刘守瑞:
人为在井下,人为控制它塌下来。再一个平时建立观测系统观测网,地表一旦下陷的时候,有一定的下陷量,提前量,到一定地极限的时候,咱们可以,这都有。

  黄毅:
    都有规定,特别明确的是《煤矿安全规程》,里面对采空区,对于容易自燃的煤层开采之后采空区的管理,这些都有规定。而且特别规定一条是必须预留采空区的一些保安煤柱,不允许开采周边的保安煤。我想宁武煤矿这个事故的发生,可能就存在着违反保安规程,对采空区周边的煤柱进行了非法的开采,当然这些结论有待于调查之后。
  记者:
    从这个矿的情况来,你看,它这些预防措施做了吗?
  刘守瑞:
    这些措施现在不光这个矿没做,估计其他矿也没做。
  记者:
    都没有做?
  刘守瑞:
    这都没做。

    虽然这次事故的具体原因还在调查之中,但不管结果如何,其中安全生产管理不到位必然是原因之一。而一段时间以来,山西宁武安全事故频发。

    2005年7月2日,山西省忻州市武县贾家堡煤矿发生特大瓦斯爆炸事故,造成36人死亡,11人受伤。               
    2006年7月7日,山西省忻州市宁武县东寨镇东寨村一民居起火引爆室内私藏炸药,到目前已经造成49人死亡,30受伤。
    然而,事隔不到一个月,8月4日下午,大辉窑沟煤矿再次上演悲剧,18人不幸遇难。
  黄毅:
  宁武县本身是一个煤炭重点采煤县,煤炭资源比较丰富,煤矿比较多,但是屡屡发生安全生产的事故,而且一次比一次严重,这应该说暴露出在煤矿安全管理上存在的问题,应该引起当地政府的深刻反思。

  演播室主持人 翟树杰:
    去年以来,山西宁武矿难频发,其中的教训应该认真地总结。每一次事故各有其不同的原因,但是共同的是安全生产管理工作中的种种疏漏。发生在8月4号的这起事故,让我们注意到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那就是采空区的治理,而采空区在我们国家很多的煤矿中都存在着,采空区的治理也是关系到煤矿安全生产的一项重要的工作。
    好,今天的节目就是这样,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