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谁治我的矽肺病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3:5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海南金昌金矿是一个私营矿。由于矿方没有采取必要的安全防范措施,因此不少在这里打工的矿工都患上了一种名为矽肺病的职业病。然而矿方缺乏对他们的保护,当地劳动部门缺乏对金矿的监管,目前矿工们的生活处境十分艰难。

  

    矽肺病是尘肺病的一种,是因为人吸入过量粉尘导致肺部纤维化的一种职业病。矽肺病在医学上被称为“不转移的肺癌”,目前还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来自四川的涂启明2005年3月开始在该矿工作,到了9月便被专门诊断职业病的海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诊断为矽肺病II期。他的几名工友也都患上不同程度的矽肺病。

  

    调查得知,造成这一现状主要有几方面的原因:第一、上岗前矿方没有对工人们进行专业培训。第二、没有在井下安装专门的通风设备,也没有为矿工配备防尘服、防尘口罩等。第三、缺乏必要的岗前、在岗期间的定期体检。第四、患病矿工没有得到必要的治疗或疗养。所有这些措施都是《劳动法》、《职业病防治法》等法律明确规定必须采取的,然而矿上都没有执行。该矿老板在接受采访时甚至一度否认认识这些矿工,或者坚称已经为工人们提供了必要的防范措施。当地劳动部门对于矿上的这些事情也一问三不知,监管就更谈不上了。

  

    据卫生部去年的数据,我国尘肺病累计60万例,其中死亡17万例,同时每年还将新增上万人。专家预测,如果得不到有效控制,到2010年前后,尘肺病将成为中国农村严重的社会问题。

  

    [详细内容]

  

    演播室主持人 方静:

  

    大屏幕上的这几个人是海南金昌金矿的矿工,在采矿工作中,他们都得了一种职业病——矽肺病。按照《劳动法》、《职业病防治法》、《尘肺病防治条例》等多部法律法规的规定,这些得了病的矿工应该享有职业卫生权利。但是,现在他们不但得不到应有的治疗,还为此丢了饭碗。

  

    解说:

  

    在海南省昌江县城的一个简陋的出租屋里,记者找到了矿工涂启明。涂启明今年35岁,是重庆市云阳县人。2005年3月,涂启明来到海南金昌金矿,在35号井打风钻。去年九月的一年,正在井下打风钻的涂启明突然感觉胸闷难受,咳嗽得厉害,而且还咳出血来,于是他在昌江县城的海钢医院做了检查。

  

    涂启明 矿工:

  

    我就感觉胸膛痛,感到了胸痛,我就去医院检查,说我有矽肺。

  

    解说:

  

    经过海钢医院的初步诊断,涂启明可能得的就是矽肺病。矽肺病是尘肺病的一种,是在矿山开采中,因为矿工吸入过量的粉尘导致肺部纤维化的一种职业病。随后,感觉自己身体不对劲儿的涂启明又来到海口,在专门诊断职业病的海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做了进一步的检查,果然他被诊断为矽肺病。

  

    记者:

  

    你现在主要是什么症状?

  

    涂启明:

  

    主要是胸痛、咳嗽,就是喘气。

  

    记者:

  

    最严重的时候什么样子?

  

    涂启明:

  

    吃饭要吐。

  

    解说:

  

    医学资料表明,矽肺病的主要症状就是咳嗽、咳痰、胸疼、呼吸困难、咳血,晚期还有其它全身症状。在医学上,矽肺病被称为“不转移的肺癌”,到目前还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根据病情的轻重,矽肺病分为三期,涂启明被诊断为二期矽肺病。涂启明被检查出矽肺病以后,和他一起在金昌金矿同样也是打风钻的工友陈昌益、伍山明、向少发、苏承祥、张家元、李元红等人也在今年3到6月期间陆续来到海口,他们花费几百元,自费在海南省疾病控制中心做了矽肺病检查。这一查不要紧,他们无人幸免,都得上了矽肺病,除了向少发是一期矽肺病以外,其他人全都被诊断为二期或二期加号矽肺病。

  

    周墨 记者:

  

    你原来体重有多少?

  

    陈昌益 矿工:

  

    原先体重是140多斤。

  

    记者:

  

    现在呢?

  

    陈昌益:

  

    现在107斤。就是生病之后,逐渐逐渐就瘦了。

  

    解说:

  

    在7名矽肺病矿工中,陈昌益和苏承祥的工作时间最长,他们在金昌金矿打风钻已经8年了,其他人也在这个矿干了几年到十几个月不等。按照国务院发布的《尘肺病防治条例》规定,对初次从事粉尘作业的职工,由其所在单位进行防尘知识教育和考核,考试合格后,才能从事粉尘作业。

  

    记者:

  

    你在上岗之前有过培训吗?

  

    向少发 矿工:

  

    没有。

  

    记者:

  

    有没有告诉你这个工作是个什么性质?

  

    伍山明 矿工:

  

    没有,没有,都没告诉。

  

    涂启明:

  

    他就叫我们干,押一个月工资,要走的话,就不给工资了。

  

    解说:

  

    矿工们的工作环境到底是个什么样?记者决定到矿上看一看。汽车从昌江县城开出30多公里,沿着一条崎岖狭窄的山路,在大山深处记者找到了金昌金矿。因为连日下雨,金矿刚好停产。这就是几位矿工工作过的井口。

  

    记者:

  

    你们在下面多少米的地方工作?

  

    陈昌益:

  

    200多米。下面长期像是雾燥天一样的完全是灰尘,下面灯泡看起来是红红的。

  

    解说:

  

    在矿山企业生产中,因为爆破、粉碎产生大量的粉尘,矿工最容易患的职业病就是尘肺病。按照《职业病防治法》的规定,用人单位必须采用有效的职业病防护措施,并为劳动者提供个人使用的职业病防护用品。在矿山企业中,矿井应该具有机械通风设备,应该给矿工配备防尘服,让他们戴防尘口罩。

  

    记者:

  

    你们在下面打风钻就穿这种衣服?

  

    陈昌益:

  

    嗯,就是穿着这些干工。

  

    记者:

  

    没有防护服?

  

    陈昌益:

  

    没有,也没有防尘口罩。八年时间,公司一直就没有发过口罩。

  

    解说:

  

    你们工作的时候,有没有鼓风机?

  

    陈昌益:

  

    没有。

  

    记者:

  

    上面的新鲜空气根本就下不去?

  

    陈昌益:

  

    根本下去不了,没有鼓风机怎么下去?

  

    记者:

  

    下去一次多长时间上来?

  

    陈昌益:

  

    下去一次一般8个小时到10个小时。

  

    解说:

  

    金昌金矿成立于1994年,是一家民营的采金企业,法定代表人是孟定库。在矿上,具体负责生产的是副总经理马耀辉。

  

    记者:

  

    像打风钻这样的活,在上岗之前有培训吗?

  

    马耀辉 海南金昌金矿公司副总经理:

  

    有。

  

    记者:

  

    他们在工作的时候有防护服吗?

  

    马耀辉:

  

    有。就是防尘口罩什么的,有。

  

    记者:

  

    谁给提供的?

  

    马耀辉:

  

    我们提供。

  

    记者:

  

    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的?

  

    马耀辉:

  

    这个一直是有的。

  

    记者:

  

    一直有?

  

    马耀辉:

  

    一直有的。

  

    解说:

  

    按照《劳动法》、《职业病防治法》和《尘肺病防治条例》的要求,接触职业病危害的工作人员一律要在上岗前体检,在岗期间必须定期体检,目的就是及时发现及早治疗劳动者的职业病。

  

    记者:

  

    在岗期间有定期的身体检查吗?

  

    马耀辉:

  

    一年体检一次。

  

    记者:

  

    这8年期间给你做过体检吗?

  

    陈昌益:

  

    没有。8年时间一次体检都没有做过。

  

    记者:

  

    在这10年之内,公司给你做过体检吗?

  

    苏承祥 矿工:

  

    没有。

  

    记者:

  

    一次都没有吗?

  

    苏承祥:

  

    没有。

  

    解说:

  

    显然金昌金矿这位马总所有的说法都和矿工们的说法截然不同。他说矿里一直给矿工发放防尘口罩,还给矿工定期体检。可是,目前仍在金昌金矿打风钻的工人们却不这样说。

  

    记者:

  

    现在干这个活有防护用具吗?

  

    钟坤明 矿工:

  

    没有。

  

    记者:

  

    也没有?

  

    钟坤明:

  

    没有。

  

    记者:

  

    防护口罩有吗?

  

    钟坤明:

  

    口罩没有啊。

  

    凡运义 井口代班人:

  

    这个东西哪里有,没有。

  

    记者:

  

    防护服有吗?

  

    凡运义:

  

    没有,随便穿,不伤着就行了。

  

    记者:

  

    公司给你们定期体检吗?

  

    钟坤明:

  

    都没有。

  

    解说:

  

    按照《尘肺病防治条例》的规定,用人单位对已确诊为尘肺病的职工要给予治疗或疗养。

  

    记者:

  

    那像发生这种情况,你觉得应该怎么办?

  

    马耀辉:

  

    在我这打工不在我这打工,我现在不清楚。

  

    记者:

  

    陈昌益他不干了8年了吗?

  

    马耀辉:

  

    不是太清楚。

  

    记者:

  

    你应该按照《职业病防治法》,就应给他们治病?

  

    马耀辉:

  

    他没在我这儿做过工,我没有义务举证,我感觉是这样。

  

    记者:

  

    那7个人你们不认识吗?

  

    马耀辉:

  

    不认识。

  

    记者:

  

    一个都不认识?

  

    马耀辉:

  

    一个都不认识。

  

    解说:

  

    金昌金矿的马总说他不认识涂启明、陈昌益这几名矿工,他的这番话让记者很惊讶。金昌金矿是个不大的企业,矿工加起来也就几十号人,打风钻的矿工也就七八个。像矿工陈昌益、苏承祥都在金昌金矿干了七八年,得了矽肺病后,金矿的马总怎么就突然不认识他们了呢?

  

    记者:

  

    他说他在你们公司干了8年,这8年期间你见过他没有?

  

    马耀辉:

  

    见过,以前就见过。

  

    记者:

  

    这就说明他在你们矿上了?怎么说他没在你们矿上呢?

  

    解说:

  

    在矿工面前,这位马总不得不承认他还是认识这些过去经常见面的矿工的。

  

    陈昌益:

  

    8年时间在这个公司,没看到公司给我们发个防尘口罩。

  

    记者:

  

    这个是事实吗?到底给没给他们必要的劳动防护?

  

    马耀辉:

  

    我不作任何解释。

  

    解说:

  

    当着矿工的面,这一回金矿的马总又不愿意正面回答记者的问题了。那么,对于金昌金矿公司在生产过程中多处违反《劳动法》、《职业病防治法》的行为,当地的劳动部门又是怎样监管的呢?

  

    记者:

  

    像这些日常监管,你们是没有能力监管,还是监管不过来?

  

    昌江县劳动局副局长兰文海:

  

    应该有难度。

  

    记者:

  

    当时他们是一个什么样的工作环境,这个你们当时了解吗?

  

    兰文海:

  

    这个我也不清楚。

  

    记者:

  

    对它负责劳动监察的同志去过吗?

  

    兰文海:

  

    这个我不清楚。

  

    解说:

  

    昌江县劳动局分管劳动监察工作的副局长兰文海一问三不知。监管工作缺位,这也难怪金昌金矿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违反《劳动法》、《职业病防治法》的事实能够长期存在了。

  

    可怜7名矽肺病矿工,他们都是来自四川和重庆农村的外乡人,他们背井离乡,住最差的工棚、吃最差的饭菜、做最苦的工,他们当中年龄最大的43岁,最小的33岁,正值青壮年,恶劣的工作环境透支了他们健康的生命。按照《职业病防治法》的规定,职业病病人有权向用人单位提出赔偿要求。涂启明、陈昌益等7名矽肺病矿工被迫离开工作岗位后,不但得不到金昌金矿的任何救助,金矿甚至还否认他们在这里打工的事实,连起码的同情心都没有。

  

    陈昌益:

  

    我家里还有老婆,有父母,还有小孩。生了病,干工这么多年,公司就不给我们一点补偿,有时想起来……

  

    记者:

  

    你们现在是怎么治疗呢?

  

    陈昌益:

  

    我们没有治疗,没有钱治疗,从检查生病到现在就没有吃过药,没有检查过,没有拿过药吃,没有钱。

  

    演播室主持人 方静:

  

    劳动者得了职业病应该由谁来治?其实法律规定的十分明确。现在这几位得了矽肺病的矿工还在为自己应有的权益四处奔走,同时也在寻求法律的援助。值得注意的是在我们国家的职业病中,70%以上是尘肺病。去年卫生部发布我国尘肺病累计60万例,其中死亡17万例,而且每年还新增上万人,这些惊人的数字警示我们尘肺病和由此引发的各种问题必须重视起来了。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