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村里的戒毒故事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3:5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6月26日是国际禁毒日。今天,《焦点访谈》要关注的是浙江省在禁毒方面所取得的一些经验。记者对温州市的戒毒情况进行了调查。

  

    倪建平是乐清市虹桥镇仙垟陈村的村委会主任。他曾连续四年吸毒,后来他痛改前非,目前已经脱毒六年。他不仅自己重新振作起来,还经常帮助他人,同时为村里公益事业出钱出力,最终被村民选为村委会主任。他上任4年多来,全村在册吸毒人员41人,已经脱毒13人,村里没有新增一名吸毒人员,禁毒形势越来越好。

  

    离开仙垟陈村,记者又来到温州市鹿城区南郊乡葡萄村,这也是戒毒的重点区域。在村里有一个前州建材经营部,它的六名主要成员都有吸毒经历。为了帮助他们,村里给予了很多帮助,当地工商税务部门根据有关政策免去了部分税费。他们不负众望合法经营,生意蒸蒸日上。目前他们正准备再次招聘吸毒归正人员,扩大生产规模。

  

    应该看到,毒品在中国还没有彻底消灭,还有一定数量的吸毒人员存在,为此社会各界应积极行动起来,采取有效的措施积极帮助他们重新振作起来,走上美好的生活之路。

  

    [详细内容]

  

    主持人敬一丹:观众朋友,今天是国际禁毒日。说起戒毒,我们都熟悉这样一句话,叫做“一朝吸毒,终生戒毒”,意思就是说戒断毒瘾是一件很难很难的事儿。而最近我们的记者采访了这样一个人,他在连续吸毒几年,几次进出戒毒所以后,痛下决心戒毒,现在他已经脱毒六年。这期间,他不但自己坚持抵制毒品,还劝解乡亲们远离毒品,他被村民们选为村委会的主任,从一个“瘾君子”成为“禁毒村官”。

  

    在浙江省乐清市虹桥镇仙垟陈村村委会办公室的墙壁上,有一个在册吸毒人员的名单。记者注意到,已经脱毒六年的倪建平的名字还依然写在上面。

  

    乐清市虹桥镇仙垟陈村村委会主任倪建平: 放在这里,第一个是给人家看,第二个就是给自己一个警示。

  

    倪建平今年39岁,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他所在的仙垟陈村以从事钢材买卖远近闻名。当年,那些走南闯北富裕起来的年轻人,或者因为年少无知、好奇心强,或者在别人的诱惑下,很多人都沾染上了毒品。1993年,在上海倪建平尝了第一口海洛因,从此他再也无法摆脱毒品。

  

    倪建平:那时候不吸毒的时候难受,身上好像发胀,鼻涕、眼泪还有痰都出来了。

  

    吸毒一年后,在家人的劝说下,倪建平开始戒毒。他把自己关在家里,关在舅舅家里,关在姑妈家里,又几次到温州、宁波的戒毒所戒毒。可是每次都是吸了戒、戒了吸,吸了又戒、戒了又吸。

  

    倪建平:心里面是很想很想,走路也是想这个东西,睡觉也是想这个东西。

  

    从1996年到1998年,倪建平在吸毒时,先后三次被公安机关抓获,两次被强制戒毒。接连吸毒四年,倪建平自己的身体垮了,体重由过去的140斤降到了80多斤,花掉了家产100多万,家里好端端的日子也让他搅和得乱七八糟。

  

    倪建平:害得我爸爸、我老婆,全家人都生气,也被人家看不起,包括我女儿、儿子。那时候我女儿在学校读书的时候,人家就指着我女儿,你爸爸是吸毒的。你让这么小的女孩心里怎么承受得了,回来说爸爸你不要吸了。那时候,我自己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1999年6月,倪建平最后一次被强制戒毒一年半之后,回到了家里。

  

    倪建平:从温州的车子一到虹桥,我到一个朋友家里去,他也在吸,那时候我这个脑子就在徘徊,就是在摇,摇这边了你死路一条,摇到这边了就是宽敞的路,我就一句话,走。那天晚上我思考了一夜,要么就是吸,要么就戒,两条路给你自己走。吸就吸到死算了,戒就是永远不要吸。

  

    从此,倪建平痛下决心坚决不沾毒品。他断绝了和过去那些吸毒者的一切来往,他不仅自己家里的生意又重新打理起来,还经常帮助村里有困难的人,而且还为村里的公益事业出钱、出力。他坚强的意志和表现也赢得大家的信任和尊重。2005年5月,35岁的倪建平被村民们选举为村委会主任。

  

    倪建平:我就是第一步工作,先村里面的毒一定要戒。以前吸毒的时候我有经验的,以前我们镇政府通知我去尿检,好比我现在在吸,马上就到外面,或者到亲戚家里躲几天,自己买一个测试板、尿检器,自己检一下是阴性的,我就到镇政府去检,镇政府一检好,从镇政府大门一出来,好了,就又去吸了。

  

    当时仙垟陈村共有吸毒人员37人,倪建平对他们搞突击尿检,每天都盯着这些人。这些严厉的做法,虽然得到了吸毒人员家属的拥护,但却引起了一些吸毒人员的抵触,这里面有他的堂弟,还有和他相处了二三十年的好伙伴。村民林贵新从小就和倪建平一起长大,两人亲如兄弟。林贵新吸毒十年,先后进出戒毒所强制戒毒五六次。眼看着人要毁掉,家庭败落,倪建平多次对他劝戒无效,就把他交给公安机关。

  

    乐清市虹桥镇仙垟陈村村民林桂新:他当了村主任以后,他第一把刀就是在我头上砍。在那个杭州劳教,相当气,我们戴着手铐,你们戴大红花。

  

    现在林桂新终于理解了倪建平当初的良苦用心。已经脱毒的他和爱人在村里开了一个小店,重新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

  

    记者:现在基本上戒断了?

  

    林桂新:现在还算可以吧。

  

    记者:几年没有碰那些东西了?

  

    林桂新:我一出狱的时候到现在都没有,看都没看,不想看。朋友总归是朋友,再说他当我们村委会主任,我应该要配合他。

  

    和林桂新一样,村民陈绵强也是被倪建平送到派出所的。陈绵强被强制戒毒两年回来以后,倪建平像对待自己的兄弟一样看待他、关心他。现在,陈绵强和妻子倪民英一起经营一家餐馆,小店生意兴隆。

  

    乐清市虹桥镇仙垟陈村村民陈绵强:现在一天到晚,一起来就在店里,一般忙到晚上12点多,玩儿的工夫也没有了。

  

    2005,倪建平连任村委会主任。他上任四年多来,全村在册吸毒人员41人,已经脱毒13人,村里没有新增一名吸毒人员,禁毒形势越来越好。

  

    离开仙垟陈村,记者又来到温州市鹿城区南郊乡葡萄村,这里也是戒毒的重点区域。在这个村里,有一个前州建材经营部,与众不同的是6名主要成员都是曾经吸过毒的归正人员。

  

    在这里,记者首先见到的是43岁的经理林平华。他曾经有过六年的吸毒史。因为吸毒,他曾经几次出入戒毒所。

  

    记者:第一次强制戒毒出来以后,为什么还会复吸呢?

  

    温州市鹿城区前州建材经营部经理林平华:我们找不到什么正当的职业,找不到工作,后来放出来以后就又吸了。

  

    葡萄村地处城乡结合部,耕地已经全都被征用,村里剩余劳动力的就业问题一直就是个难题。当林平华这些曾经吸毒的人员提出要在村里成立建材经营部时,因为他们有吸毒的经历,这些提议遭到了一些村民的反对。

  

    温州市鹿城区南郊乡党委副书记曹小川:我们和村委会一道一起做工作,分析情况,帮助村民一起,如何像对待自己的家人一样,对待自己的兄弟姐妹一样,这么去对待、关爱这些人。

  

    在乡村干部的协调下,村民们终于理解了。当地税务部门,根据有关政策也免去了前州建材经营部三年的四项税费。林平华他们也不负众望,2005年8月开业至今,他们合法经营,生意蒸蒸日上。现在,他们正准备再次招聘吸毒归正人员,扩大生产规模。在取得村民理解,当地政府的支持的同时,林平华他们更是时刻没有忘记戒毒。在经营部成立初期,他们就约法三章。

  

    记者:这墙上写了一个禁毒制度,这个是你们自己共同商定的?

  

    林平华:这个是我们6个人共同商定的。反正我们这里出来的时候,如果再吸毒了,我们马上就开除,这里没有股份的,是这样的。

  

    记者:你们用什么办法解决复吸这个问题?

  

    林平华:就是互相帮助、互相关照。

  

    现在前州建材经营部6名吸毒归正人员中,经理林平华已经脱毒,其他成员也已几年没沾毒品了。

  

    温州市鹿城区公安分局葡萄警区警长何斌:每次我们通过两种方式:一种是定期的尿检,跟踪尿检;第二种就是突击尿检,就是我们不定时地突击对他进行尿检,对他的情况进行了解。

  

    在葡萄警区的记录本上,几名吸毒归正人员的多次尿检全都合格,身体在一天天恢复。工作有了着落,生活也有了希望。这样的结果,不仅让他们自己感觉到满意,他们的家人更是感到高兴。

  

    记者: 身体恢复了?

  

    温州市鹿城区葡萄村村民陈亦龙: 身体现在还得到健康了,去检查了,全部好了。

  

    记者:心情还好吧?

  

    陈亦龙:心情还可以。

  

    温州市鹿城区葡萄村村民林丰雷:我反正有了这份工作,家里人都很开心的。

  

    林平华的哥哥林国平:现在他成了个从业者,我心里也获得安慰,也很高兴。

  

    看到林平华和那些吸毒伙伴们,以及他们家庭的变化,已经做了七年戒毒工作的乡干部吴旭东很有感触。

  

    温州市鹿城区南郊乡禁毒办主任吴旭东:这是个国外的传说故事。一个刚要出狱的囚犯,他在监狱里写信给他家里的老妈妈,他不知道他妈妈还要不要他,他说妈妈如果你接纳我的话,请你在村头那个树上挂上一条黄丝巾。当他坐在回家的马车上的时候,他心里面一直忐忑不安,忽然他看到了村口的大树上系了一条黄丝巾,然后他又看到第二棵树上面,第三棵树上,每一棵树上都系了黄丝巾,这个时候他的眼泪就夺眶而出。所以他在心里面说,妈妈我回来了,我再也不会犯错误了,我一定要好好做人。所以我听了这个故事,我就联系到我们现在的禁毒工作,一个吸毒的人,他从戒毒所回来,他的心里面也是非常渴望亲人、朋友或者整个社会对他能够伸出接纳的手,都能够在每个人的脸上看到那条黄丝巾。

  

    主持人:我们今天节目中报道的人、报道的事,让我们看到挽救吸毒者,一方面要有一个严格的监督、教育的环境,另一方面,家庭、社会都应该尊重他们、理解他们、给予他们更多的关爱,让他们通过劳动自食其力,在劳动中找回尊严,找到自我,让他们看到生活的希望,从而走出毒魔的阴影,走向美好的明天。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