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原始森林在哭泣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3:5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云南省思茅市紧邻西双版纳热带雨林保护区,是我国重要的天然林分布区。日前记者在思茅市翠云区六顺乡看到,乡、村干部和当地林业部门为私人老板的乱砍滥伐行为大开绿灯,当地数以万亩的天然林被砍伐,许多原来郁郁葱葱的山头变成了荒山秃岭。

  

    在思茅市翠云区六顺乡的一处砍伐现场,工人们正在砍伐这里的天然林。工人们说,这片天然林已经被一名私人老板买下来,砍下的林木好的卖木材、差的送到造纸厂,不能用的和树根一把火烧掉。记者粗略统计,被砍伐的天然林面积在一千亩以上,而当地农民告诉记者,被砍伐的天然林面积在数万亩。

  

    在翠云区六顺乡,乡干部说被砍伐林子属于六顺乡各村承包的集体林地,是村民们主动把林子卖给了一些私人老板的。他们还说这些私人老板砍伐天然林都是经过上级主管部门批准的。果然,在当地林业部门记者了解到,这些砍伐行为都是按采伐程序审批的,批准的名义竟然是低产林改造。

  

    



对于乡干部的说法,当地许多村民都予以否认,这些村民告诉记者,他们对承包的集体林地被出卖毫不知情。而国家对天然林砍伐限制相当严格,有严格的审批手续。森林法规也明确规定,天然林每次皆伐面积不得超过五公顷。在六顺乡这里动辄砍光成千成万亩天然林,林业部门不仅不制止,而且还为他们颁发了合法的采伐证。

  

    记者在砍伐现场看到,遍布林区的思茅松被当作低产林成片砍光,在砍伐区域周围分布着大大小小几十个胶合板厂,其中最小的一个一年的吞吐能力也在一百多万立方米以上。

  

    

【详细内容】

  

    演播室主持人 翟树杰: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节目。

  

    在我国热带地区,天然林的分布面积已经不多了,可以说每一片现存的热带天然林都是相当的珍贵。云南省思茅市比邻西双版纳热带雨林的保护区,是我国为数不多的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地区之一。然而,最近一段时间,原来茂密的天然林却变了样子。

  

    解说:云南省思茅市是我国天然林分布较多的地区,这里紧邻着西双版纳热带雨林保护区。走在思茅通往西双版纳的国道上,道路两旁到处可以看到的是郁郁葱葱的林木,一派自然祥和的景象。然而,当你路过翠云区六顺乡,顺便往国道旁边的小路上一拐,没走多远景色就起了变化。路两旁看到的林木越来越稀疏,呈现出的是光山和秃岭。

  

    记者法展: 您只看我背后的这片景象,您觉得这片森林的景色还是不错的,但是,眼前的情景不仅树木被砍光了,只剩下一片光秃秃的木桩,而且背后的这些山坡上被伐过的这片森林还冒着滚滚的浓烟。这一带原来都是天然林吗?

  

    庆文强 村民:是天然林。

  

    记者:长得怎么样,原来。

  

    庆文强:长得太好了,全部剃光头了。

  

    解说:好好的天然林,是谁在这里下狠手,砍秃了还烧光。远处山坡上就可以看到放火的两个人。

  

    记者:这火都是你们放的?

  

    烧山人:嗯。

  

    记者:你为什么放火啊?

  

    烧山人:是老板说的。

  

    记者:老板让你们放的?

  

    烧山人:嗯。

  

    记者:放了多少天的火?

  

    烧山人:十天。

  

    记者:什么老板知道不知道?

  

    烧山人:不知道。

  

    记者:烧了多大面积了?

  

    烧山人:多多的。

  

    解说:那么,树到底是谁砍的呢?林里深处传来了电锯的声音。走过去一看,一些人正忙着把砍下的树木装上卡车。

  

    记者:你们是哪个单位的?

  

    伐林人:我们是个体户。

  

    记者:个体户你们怎么到林子里砍森林呢?

  

    伐林人:这个森林是有一个老板买了。

  

    记者:一个老板买的,哪个老板买的,是什么人啊?

  

    伐林人:董竹材。

  

    记者:把它烧了干吗?

  

    伐林人:烧光了要造林。

  

    记者:把原始林砍完了再造林?

  

    伐林人:再造林。在我们思茅这个地方,松树长得很快,伐光了反正现在有一个,是不是退耕还林,再造林。

  

    记者:造林是为了让林子好,有林子的话,干吗还伐光了再造林,这不是很搞笑吗?有林子应该保护啊?哪能伐光了再去造林,这不是舍本取末吗?

  

    解说:“伐林是为了造林”,这事还是头一回听说。我们暂且不去追究把这些上好的树木伐倒,把好好的天然林剃了光头,要造出什么样的林子,眼前的一些就让人心痛不已。

  

    记者:现在我们可以看到这种浪费现象还是很严重的。像这么粗的木头就扔在山上,好好的木材就这样放火给烧掉了。

  

    解说:像这样被伐光、烧光的天然林,仅在记者面前展现出来的就有上千亩之多。然而看到的还只是冰山的一角。

  

    记者:这一带像这样的采伐点有多少啊?

  

    庆文强 村民:不会下一百个。

  

    记者:不会下一百个,就你们一个乡吗?

  

    庆文强:是一个乡。

  

    记者:一个乡就有一百个这样的点?

  

    庆文强:这个车可以跑两天才可以跑得到。

  

    解说:当地农民所说的并不假,在六顺乡一个村民小组,少则两千亩,多则五千多亩的林地都被砍光烧尽。全乡十几个村民小组的数万亩天然林地变成了光山秃岭。问题是这样的行为并不是盗伐。

  

    记者:这个伐林上面同意了没有啊?

  

    伐林人:同意了。

  

    解说:在我国,像思茅地区这种长势良好的热带雨林已经不多见了。这样大面积的砍光、烧光,难道当地政府真的同意了吗?

  

    记者:林业部门知道这个事情?

  

    郭超斌 云南思茅市六顺乡林业站负责人: 知道这个事情。

  

    记者:有手续吗?

  

    郭超斌:按正规的采伐程序,林业局一道一道批下,办了手续的。

  

    记者:那是天然林吗?

  

    郭超斌:天然林。

  

    记者:天然林怎么能那样砍呢?有手续怎么把它整个一山一山砍空、烧光啊?

  

    郭超斌:成片成片地采伐,是属于低产林改造。低产林改造砍伐以后再种,再恢复植被。

  

    记者:这样行吗,几千几千亩的、成片成片的就这样,因为种就可以把天然林砍掉,这符合《森林法》吗?

  

    解说:据了解,六顺乡用天然林改造的理由,砍光了数万亩的原始森林。且不说这遍布林区思茅松是否属于低产林需要改造,即使是真的需要改造,采用皆伐的方法,我们有关的《森林法规》也有明确的规定:每次皆伐的面积不得超过五公顷。而六顺乡动辄砍伐成前上万亩的天然林,思茅市翠云区林业部门不仅不制止,而且为他们颁发了合法的采伐证。这样做,他们的依据又是什么呢?

  

    记者:局长,我们国家规定是每次皆伐不能超过五公顷,那么你们把几千亩的林子一下砍光了,你们法律依据是什么,我们想了解一下。

  

    解说:其实国家对天然林的砍伐,不仅在砍伐形式上有严格的限制,对天然林砍伐的数量也有严格的规定。现在另一个问题是,一个乡的采伐指标怎么会那么多呢?

  

    记者:这是给你们的指标,2004年、2005年、2006年。

  

    郭超斌:这是上面局长批的指标。

  

    记者:你看每一年的指标最多的才3000立方米,去年才2200立方米,前年是1800立方米,你们实际采伐了,今年是采伐这一点吗,才2000立方米吗,你们堆料场上堆了那么多木头,只有2000立方米吗?这是你们自己提供的,看到吗,指标才这么一点呀,给你们。

  

    解说:在六顺乡开发社村民小组,记者看到这个村民小组与一家叫福通木材公司一口气签订了两份出售山林的合同,总面积达到8000多亩,标明的木材蓄积量就达到了13000多立方米,乡里的负责人是这样解释的。

  

    李健康 云南省思茅市六顺乡:基本这个合同是他们村民小组开会决定的。

  

    解说:这似乎是乡里面能有这么多森林被砍伐的理由,可是合同上可以看出农民承包的林地,竟然每亩只卖了几十块钱,不及一棵树的价格。那么,农民为什么要廉价出让自己的林地呢?

  

    庆文强 村民:我跟你说,这个是我家孙子的签名,是骗我家孙子签的。

  

    记者:骗你家孙子签的,你孙子多大?

  

    庆文强:15岁了。

  

    记者:怎么骗法?

  

    庆文强:他说不管怎么样要签个字就行了。另外那个金开明、李惠芬、祁家英、吴少俊是会计签的字,社长盖的是手印。

  

    记者:不是他们签字?

  

    庆文强:不是。

  

    解说:原来,大多数村民并没有同意,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合同上却出现他们同意的签名?

  

    记者:这儿农民向我们反映,他们都没有签这个字,没有同意。

  

    李健康:没有同意,是否他们签这个字,是自己签的,不是自己签,我们搞不清楚,反正已经按了手印好多。

  

    解说:就这样,上万亩的天然林就被糊里糊涂地卖给了木材厂的个体老板。村民们看着心痛,他们愿意付出高价买回自己的林地,保护起来不去砍伐,但是结果却是这样的。

  

    庆文强:我们有三家人要去买,他们卖18万,我们出20万都不卖给我们。

  

    记者:你们买下来的目的是什么?

  

    庆文强:我们买下来,这是祖宗的林,下面是我们的田,它给我们带来好处啊。

  

    解说:在六顺乡,这样的情景仍然在继续,天然林被成片地砍光,好的木头被运出山外,剩下的堆积成山,准备制胶合板。

  

    记者:都是天然林的林木吗?

  

    A:全部是天然林,全部是天然林采下来的。好的已经被他们拉走了,这个是弯的,弯的、扭的用来搞胶合板。

  

    记者:多少?

  

    A:现场的这一大堆,至少有十多万立方米。

  

    记者:它这个胶合厂一年能吞吐多少啊?

  

    A:它一年要吞吐一百多万立方米。

  

    记者:这样的厂就他们一个吗?

  

    A:不是,还有几十个,这是最小的一个厂。

  

    庆文强:子孙后代都毁灭啊,子孙后代没有了。气候变化太多,直接影响到我们老百姓的生活问题、生存。

  

    演播室主持人 翟树杰:村民需要森林保护自己的家园和子孙,他们当然不愿意砍伐自己的保护神,木材公司的老板需要木材来赚钱,他们当然希望自己的砍伐的木材越多越好。问题是在维护农村利益,保护生态环境成为社会共识的今天,思茅市的一些乡村干部、林业工作人员简单定地站在木材加工厂老板的一边,根本不管森林采伐的相关规定,为砍伐者大开绿灯,听任上好的原始森林大片地被砍伐。这样做,思茅的原始森林如何能够保护下来,看来他们真的需要反思一下了。

  

    好,感谢您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节目,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