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高速路下的真相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3:5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上海至瑞丽高速公路湖南段——邵怀高速公路正在建设中,不久前,一位叫曾存质的参与建设者向《焦点访谈》反映,层层转包导致工程质量存在问题。

  

    曾存质承包的邵怀高速公路的四段路段路基土方工程,并非直接从业主邵怀高速公路有限公司直接承包,中间又经过了西湖公司—中铁四局一分公司;而按照交通部的规定,为了保证工程质量,高速公路建设严禁将工程转包或违法分包。

  

    承包工程接近完工时,曾存质在讨要工钱的过程中意外发现,自己承包的四个路段的工程变更资料上,清除淤泥量写的是5万多立方米,而不是实际清淤量1.5万立方米。

  

    曾存质向有关部门反映,路基下淤泥如果没挖净,将导致路基不稳、沉降不均匀,甚至出现塌方、路基开裂等严重问题。

  

    对此,中铁四局一分公司和西湖公司都否认四个路段清淤量存在造假问题,理由是清淤工作有完整的监理验收手续。但记者发现,在一份由监理把关的工程变更申请单上明显存在变更申请时间晚于清淤工程完工时间的问题。

  

    



为了弄清真相,5月25日业主邵怀公司专门请来了核工业长沙工程勘察院第一处进行钻探勘察;邵怀公司仍介绍,钻探勘察报告显示四个路段都进行过清淤,而且清淤数量和工程变更令上的数字5万立方米相符。但是,6月18日,核工业长沙工程勘察院第一处承认,该处出具的勘察报告是虚假的,勘察时只钻了三个孔。

  

    另一方面,记者看到那段路基已经开始出现裂痕,而且桥台锥坡出现下沉现象。

  

    目前,交通部已派出专门的调查组进行调查。

  

    [详细内容]

  

    演播室主持人 方静: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焦点访谈》。湖南话里,把“空手套白狼”的中间商形象地称为“提篮子的”,对那种层层转包的工程则称为“提篮子工程”。意思是说,这中间层层扒皮的环节太多,导致工程质量存在问题。不久前,正在建设中的上海至瑞丽高速公路湖南段,也就是邵怀高速公路的一个包工头举报,他自己承包修的这段路就是这样的一个“提篮子工程”。

  

    解说:

  

    他叫曾存质。2005年初,他带着70多名农民工承包了邵怀高速公路的一段路基土方工程。就在这段工程接近完工的时候,老曾却开始向有关部门反映,他修的这段高速公路存在质量的问题。

  

    曾存质 民工队长:

  

    就是存在下面淤泥没有挖。现在我们就是看到这个深槽,深槽的这个位置就是原地面。

  

    记者:

  

    有水,也有泥,还有草。

  

    曾存质:对。

  

    记者:像这样的地面是必须要清理干净之后才能填土方,是吗?

  

    曾存质:像这样的地面必须要清除干净,不把淤泥清除干净,它以后就会出现路基不稳定,路基不均匀的沉降,甚至会出现塌方,路基开裂。

  

    解说:

  

    不仅老曾一个人反映这个问题,和老曾一起干活的其他人也反映,他们承包的路基土方工程,有四段没有进行彻底地清淤。

  

    罗荣 施工人员:

  

    那边有一个地方,是一个塘。开始我们要把那个地方要清出来,后来就没有清,晴天了稍微干一点,就埋到底下去了。

  

    记者:

  

    就填土了。

  

    罗荣:

  

    嗯。

  

    解说:

  

    老曾和民工们为什么要反映这个问题呢?原来工程要完工了,可工程款却迟迟拿不到手。在讨要工钱的过程中,老曾见到了自己所承包的四个路段的工程变更资料上,清淤量为5万多立方。已由业主和监理双方负责人签字认可的这份资料表明,清淤工程已经完工,数量准确无误,质量符合要求。可老曾说,实际上他们的清淤量只有1.5万立方,这么大的出入,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记者:

  

    这个工程是谁做的呢?

  

    蒋鹏飞 邵怀高速公路建设开发有限公司经理:

  

    就是中铁四局。

  

    记者:

  

    这都是中铁四局一分公司来做的?

  

    蒋鹏飞:

  

    对。

  

    解说:

  

    据业主邵怀高速公路有限公司介绍,2004年年底,他们将邵怀高速第四标段13公里长的高速路建设任务承包给了中铁四局一分公司。

  

    詹伟中铁四局一分公司第四标段项目经理:

  

    做是应该做了。你要说这工程不做,那可能吗?做一个项目,不是一个施工单位的事,有监理,有业主天天在工地上巡逻,不可能没有做,是百分之百做了。

  

    记者:

  

    是不是你们做的?首先问你,这四项工程是不是你们的人做了?

  

    詹伟:

  

    是不是我们的人做的?是汤界华做的。

  

    解说:

  

    汤界华是湖南西湖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老板。原来2005年初,中铁四局一分公司在承包下这项高速路工程后,又将其中的4公里路基土方工程分包给了西湖公司。

  

    卢伟飞 湖南省西湖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工地负责人:

  

    干了,百分之百干了,剩下的都是我们自己干的。

  

    记者:

  

    你们是什么时间干的?

  

    卢伟飞:

  

    具体什么时间,我还真不记得。

  

    记者:

  

    干了多少时间?

  

    卢伟飞:

  

    干了多长时间,我现在我也记不起来。

  

    记者:

  

    哪一天完工的?

  

    卢伟飞:具体的时间,我还真不清楚。

  

    记者:

  

    用了几台挖掘机?

  

    卢伟飞:

  

    用了两台挖掘机。

  

    记者:

  

    这个机器是你们的,还是租来的?

  

    卢伟飞:

  

    是我们的。

  

    记者:

  

    司机叫什么名字?

  

    卢伟飞:

  

    这个东西,我还真不清楚。

  

    解说:

  

    西湖建筑公司对清淤工程施工环节的一问三不知,似乎可以从老曾提供的这份合同中找到答案。合同显示:西湖公司把他们从上级承包人那里拿到的4公里路基土方工程中的2.4公里,再次转包给了老曾。也就是说,这个路段的清淤工程实际上是由老曾他们做的。

  

    蒋鹏飞:

  

    这也是不允许的。

  

    记者:

  

    像这种合同是不允许的?

  

    蒋鹏飞:

  

    不允许。

  

    记者:

  

    那这属于什么问题?

  

    蒋鹏飞:

  

    这是属于分包。

  

    记者:

  

    属于分包了?

  

    蒋鹏飞:

  

    对,非法分包。

  

    解说:

  

    根据交通部的规定,在高速公路建设过程当中,严禁将工程转包或违法分包,这样做主要是为了保证工程的质量。但是在这条高速公路建设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这是个典型的“提篮子工程”。业主邵怀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将邵怀高速第四标段13公里长的高速公路建设任务承包给了中铁四局一分公司,一分公司又将其中的4公里分包给了西湖建筑公司,西湖公司则将其中的2.4公里再次分包给了老曾。

  

    蒋鹏飞:

  

    主要是层层分包,层层抽管理费,工程质量怎么搞得好呢?肯定搞不好了,就是偷工减料。

  

    记者:肯定存在这样的问题?

  

    蒋鹏飞:对,肯定是存在这样的问题。

  

    解说:

  

    在中铁四局一公司、西湖建筑公司和老曾之间的层层分包关系间,恰恰是出现了这些问题。在抽取费用方面,我们可以看到,邵怀公司给中铁四局一分公司的清淤费用是每立方10.52元,而中铁四局给西湖公司的结算价却是10.1元,相差了4%。

  

    记者:

  

    整个结算方式是按96%跟你们结算的,而不是按照100%来跟你们的结算的是吗?

  

    卢伟飞 湖南省西湖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工地负责人:

  

    对,好像有个4%。

  

    记者:

  

    抽取4%是作为一种什么费用呢?

  

    卢伟飞:

  

    管理费用。

  

    解说:

  

    可到了老曾这儿,清淤的费用就变成了每立方米8元。比邵怀公司付给中铁四局一分公司的工程款减少了20%多。

  

    曾存质:

  

    我看应该是层层扒皮。

  

    记者:

  

    层层扒皮的关系。

  

    曾存质:

  

    他最多的,扒我扒的最多了。

  

    解说:

  

    层层扒皮的做法使得最后落实到工程上的资金比总投资要减少很多。除了费用上的层层扒皮之外,非法分包也是带来清淤争议的重要原因。中铁四局一分公司和西湖公司都否认老曾反映的四个路段,清淤量存在造假的问题。理由是这四个路段的清淤工作已经经过了监理验收,并拿到了工程款,有全套的业主监理签字的资料。所谓监理人员是替业主对工程把关的人,他们要对每项工程的数量统计施工质量负责。按照要求,在清淤工程前后,监理人员都要来到现场进行实地测量,认可后才能进行下一步的填土施工。

  

    记者:

  

    根据你们的工作要求,你们的监理员一定是要到现场来看过的。

  

    李晓武 邵怀高速公路第二监理处副主任:

  

    对。

  

    记者:

  

    你们认为这个地方到底有没有清淤?

  

    李晓武:

  

    清了。

  

    记者:

  

    清了。

  

    李晓武:

  

    对。

  

    解说:

  

    监理人员十分肯定地证明,这四项清淤工程是完成了的,按理说这是最值得信任的结果了。但是在这张由监理把关的工程变更申请上,还是有些问题难以解释。按照规定,施工单位只有拿到了这张由监理、业主共同认可的变更申请后才能施工。但这份变更令显示,同一清淤的变更申请时间最早是在4月18号。而清淤居然早在20多天前的3月24号就已经完工了。通常施工人员会根据这张清淤的图纸来施工。这份图纸的绘制时间是3月18号,可清淤完工的时间却是4天前的3月14号,如果这些资料是真实的,至少说明业主、监理和施工单位都没有严格按照要求进行工程质量管理。

  

    曾存质:

  

    变更资料应该是真实的,但是资料真实并不代表现场清除淤泥真实。因为我这么多的民工,又是我自己这一段是我在做,我从没有做,我心里很有数。

  

    解说:

  

    那么到底是谁在掩盖真相?清淤量到底是老曾反映的1.5万立方,还是资料显示的5万多立方呢?为了弄清楚这一点,5月25日,业主邵怀公司专门请来了核工业长沙工程勘察院第一处进行钻探勘察。据邵怀公司介绍,他们在这些路段上共打了17个孔,在现场,记者看到了其中的一个孔。

  

    龙正聪 邵怀高速公路建设开发有限公司中心实验室主任:

  

    通到下面以后,没有看到黑色的淤泥,就是说通道原地土,说明这个清淤已经干净了。

  

    解说:

  

    根据这次清淤工程勘察报告显示,老曾所反映的四个路段都进行过清淤,而且清淤的数量和工程变更令上的数字5万立方没有太大的出入。

  

    记者:

  

    你们调查的这个事实准确吗?

  

    龙正聪:

  

    调查我们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 我们没有有意地夸大,也没有有意地缩小。

  

    解说:

  

    但就在这个勘察结果出来后没多久,老曾继续举报说这次的勘察资料也不真实。

  

    曾存质:

  

    他这个资料,是钻了几个孔,钻在哪个位置我们都很清楚。

  

    记者:

  

    到底钻了几个孔?

  

    曾存质:

  

    总共钻了三个孔。

  

    解说:

  

    尽管老曾在不断地举报,但是在钻探结果面前,他的说法似乎缺乏更令人信服的证据。不过工程本身却似乎在用一种无言的方式印证着老曾的一些说法。在这个桥头记者看到路基已经开始出现了裂痕,而且桥台锥坡也出现了下沉的现象。

  

    施工人员:

  

    路基下沉了。

  

    记者:

  

    这都是下沉的?

  

    施工人员:

  

    都是下沉的。原来跟那边是填一样高的。

  

    记者:

  

    都是填的一样高的?

  

    施工人员:

  

    对,现在这个地方就已经下沉这么多,太危险了。

  

    记者:

  

    现在会不会担心这个路基以后会有问题?

  

    尹康宜 施工人员:

  

    这我们肯定担心了。

  

    戴魁华 施工人员:

  

    国家的重点工程,谁不担心呢。

  

    尹康宜:

  

    这肯定会影响这一条高速公路的使用寿命的。解说:老曾他们告诉记者,邵阳到长沙的二百多公里是上瑞高速公路的另外一段。仅仅才通车四年的时间,个别路段就已经出现了护坡塌落、路面下沉的现象。施工质量存在问题是其中的重要原因。不知未来的邵怀高速公路会不会也出现同样的问题呢?就在老曾等人绝望的担忧中,一个戏剧性的变化出现了。6月18日,负责钻探的核工业长沙工程勘察院第一处向业主邵怀公司证实,他们所出具的那份报告是虚假的。

  

    他们承认,勘察时并没有钻17个孔,只钻了3个孔。

  

    演播室主持人 方静:

  

    核工业长沙工程勘察院第一处承认所出具的报告虚假,终于让这一块铁板出现了缝隙。老曾承包的2.4公里的路基工程到底有没有彻底地清淤,所有完整的施工监理资料是否涉嫌集体造假?交通部已经派出专门的调查组正在进行调查,相信真相一定会彻底查清。

  

    好,感谢您收看这期的《焦点访谈》,并欢迎您给我们提供更多的新闻线索。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