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断骨增高之痛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3:5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拥有一个高个子是很多人的愿望。于是,有些机构借机开展断骨增高术业务,但是这种高风险的手术让许多人苦不堪言。

  

    断骨增高术在医学上叫做肢体延长术,即通过手术将双腿截断,在两端穿入钢针连接到体外的固定器,再通过调整固定器,向相反的方向牵拉断骨两端,使断骨之间产生空隙,刺激骨骼肌肉等组织的生长,从而达到增高的目的。专家指出,这是种高风险手术,可能会出现神经血管损伤和关节问题等一系列并发症,通常只用于肢体残疾或先天畸形的病人。三级甲等以上的大医院一般都不为正常人做这种手术。

  

    



小李是断骨增高术的受害者之一。他是在浙江省新华医院做的手术。手术一个月后,结果原本能正常走路的他,如今左腿已经失去了正常行走的功能。除了术后护理存在问题以外,调查发现这家医院使用的固定延长器也存在一定问题,该产品连注册证书、合格证明都没有。

  

    近年来,媒体报道过不少像小李这样增高不成酿苦果的案例。一些连基本医疗条件都不具备的小医院,甚至小诊所都做起了断骨增高手术。而这些医疗机构为了吸引用户,有意隐瞒这种手术可能带来的风险,片面夸大医疗效果,使不少人上当。尽管目前并没有断骨增高术的相关技术标准,但可以肯定的是它是一个创伤手术,而一些医院却把这种高风险的手术当成是赢利工具。目前,这种混乱状况已经引起了专家的忧虑,他们呼吁应尽快出台针对断骨增高术的有关规定。

  

    [详细内容]

  

    演播室主持人 翟树杰:

  

    各位观众你们好,欢迎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节目。

  

    把下肢的骨头截断,然后在腿上布满钢钉,这是不是听起来很残忍。而忍受这种残忍手术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的个子增高几公分。这就是如今盛行不衰的断骨增高术。近几年,断骨增高术的广告越来越多,而各种因为断骨增高术而致残的新闻也不断出现在媒体当中。那么,断骨增高术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手术?它在满足了一些人增高的希望之后,又会带来什么呢?

  

    解说:

  

    小李是浙江金华人,今年26岁,原来走路并不这样。虽然因为生长激素分泌有问题,个子比同龄人矮,但他四肢活动都很正常,而且很喜欢踢球。2002年,他和家人看到浙江省原建工医院,现在的新华医院断骨增高术的广告。尽管他不太了解这种手术,但为了增高,2002年6月,他还是决定在这家医院做了这个手术。但是这却成为他噩梦的开始。

  

    小李:

  

    走路,走得稍微路远一点,我的脚全部痛出来,第二天就根本不能下地。

  

    解说:

  

    对于今天这个结果,小李和家人完全没有料到。

  

    记者:

  

    你在做手术之前,医生有没有强调这个手术的危险性?

  

    小李: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他们一旦告诉我,我也真的不敢去做这个手术。去咨询了两次,他们都说,这是个很简单的手术,别人做了六个月就可以下地了,一年后也可以踢球了。我总以为医生说的话总是真话。

  

    解说:

  

    小李做的这种断骨增高术,在医学上叫做肢体延长术。简单地说,就是通过手术将双腿截断,在两端穿入钢针,连接到体外固定器,再通过固定器向相反的方向牵拉断骨两端。使短骨之间产生空隙,刺激骨骼、肌肉等组织的生长,从而达到增高的目的。

  

    李起鸿 重庆第三军医大学附属医院骨科教授:

  

    现在肢体延长术,尽管技术上有很大的进步,理论上有很大的提高,但是,还可能出现严重的并发症。如果说,你像穿钢针可能就损伤了神经或者血管。另外就是说,肢体就是要走路、要功能,如果说你的康复条件跟不上,可能关节活动度就要受到损害。

  

    解说:

  

    李起鸿教授是我国最早实施肢体延长术的医生,是这个领域公认的专家。他说,这种手术主要用于肢体残疾或者先天畸形的病人。通过手术,可以使各种原因造成的双下肢不等长病人的短肢延长。这是个风险很高的手术,实际上是人为骨折,有可能出现神经血管损伤和关节问题等一系列并发症。

  

    李起鸿:

  

    我们骨科界的一些教授,一般原则上都不赞成(这个手术)。

  

    邱贵兴 中国协和医大北京协和医院外科学系主任 中华骨科学会主任委员 教授:

  

    手术本身就是一个创伤,创伤以后怎么可能百分之百恢复,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解说:

  

    据了解,我国三家以上的大医院,一般都不为正常人做这种手术。因为它不仅可能会有严重的并发症,而且患者的双腿功能也不可能完全恢复。但是,一些医院和诊所却把它作为增高的手段,给正常人开展这个手术,并且无视这个手术的高风险,通过各种各样的广告宣称,这种手术的安全可靠。小李就是看到宣传,才找到了浙江省新华医院。在这家医院的宣传册和它的网页中,断骨增高也被列为它的特色项目。

  

    记者:

  

    这个手术的性质是一个什么性质的手术呢?

  

    张万忠 浙江中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副主任医师:

  

    这个性质还是一个整形美容范围。

  

    解说:

  

    在中华医学会发布的《医疗美容六大项目》中,并没有断骨增高这个手术。但一些医院却把它当做美容手术来做。

  

    记者:

  

    客观上,它是给人,给一个健康的人造成伤害,这是一个客观事实。

  

    许超 浙江中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 副主任医师:

  

    客观上,一方面对他的躯体做了一定的伤害,一定的损伤,我觉得伤害也不对,一定的损伤,但是从另一方面讲,使他的心理得到了健全。那比如说,我不给他做他跳楼,你觉得这样情况下,两害相估肯定要取其轻。

  

    记者:

  

    有多少病人会这样,你不做手术他就会跳楼呢?

  

    许超:

  

    有。

  

    张万忠:

  

    实在没办法了,那只有最后一条路,你只有“死马当活马医”。

  

    解说:

  

    难道这就是医生给正常人做这个手术的心态吗?那么,小李是不是属于这种,如果不增高就要跳楼,才被新华医院“死马当活马医”呢?

  

    记者:

  

    他们有没有劝过你,你现在还很正常,没必要做这个手术?

  

    小李:

  

    如果医生劝过我一次,我也不敢做。他们根本不劝,他们一直鼓励我,一直鼓励我早点做,早点动这个手术。

  

    解说:

  

    但院方坚持术前,术前曾告之手术风险,也没有鼓励小李早做手术。2002年6月,小李在医院做完手术一个月后,就带着这种固定延长器出院回家了。

  

    小李:

  

    他们就是让我自己用扳手,每天调,每天调,调到你自己受不了为止。

  

    解说:

  

    按照医生的要求,小李出院后回家后,就一直自己做双腿的牵拉和延长。

  

    记者:

  

    医生有没有跟你讲,做完这次手术能长多少公分呢?

  

    小李:

  

    最多的他说拉了二十多公分。

  

    记者:

  

    拉了二十多公分。

  

    小李:

  

    对。

  

    记者:

  

    那你当时觉得能拉多少公分呢?

  

    小李:

  

    我想别人能拉二十多公分,我拉个十几公分总能拉的吧。

  

    记者:

  

    这个手术可以想拉多长就拉多长吗?

  

    李起鸿:

  

    不可以,不可以的。

  

    记者:

  

    延长期能回家吗?

  

    李起鸿:

  

    延长期不能出院,延长期当中最容易发生并发症。

  

    解说:

  

    断骨增高手术后,延长期和康复期的医学监测和护理对手术是否成功非常重要,每天的牵拉和康复运动都需要专业的监测和科学指导。而小李手术一个月后就出院了,出院后,完全是靠自己随意牵拉。

  

    记者:

  

    为什么住了一个月的医院,就让他出院了呢?

  

    高祥福 浙江中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医务科科长 主任医师:

  

    病人强烈要求嘛。

  

    记者:

  

    也是因为病人强烈要求?

  

    张万忠:

  

    对。一般情况下,我们都全部住在医院里的。

  

    记者:

  

    是不是什么都是在病人的强烈要求下,就能达到目的呢?

  

    高祥福:

  

    不得不同意。

  

    张万忠:

  

    怎么说,你说。

  

    解说:

  

    按照医院的说法,是因为患者强烈要求,医院才给正常人做了这个高风险的手术。也是因为患者的强烈要求,医院才没有按规范提供严格、有效的术后康复护理。

  

    五个月后,当双腿被拉长了六公分的时候,小李发现,两条腿已经开始侧弯。他和家人来到了医院,医生告诉他再做一次整形手术就不会有问题。2003年10月,小李抱着着一线希望,第二次住进了这家医院。当时的病例上写着他原来健康的双腿,现在已经是双足内翻马蹄畸形。而在第二次手术后,他的左腿却失去了正常的功能。

  

    小李:

  

    我在进医院之前,我是一个正常的人,动作也灵活。结果出了医院以后,我就残废了。

  

    记者:

  

    医院在这个方面是否有责任呢?

  

    高祥福:

  

    没有责任。

  

    记者:

  

    没有任何责任?

  

    高祥福:

  

    没有。

  

    解说:

  

    虽然双方各执一词,但可以肯定的是,由于断骨增高术是一个高风险的手术,对医院和医生还有手术过程和术后康复、护理都应该有更严格的要求,当然也包括所使用的医疗器械。但记者在采访中却发现,这家医院用于断骨增高术的固定延长器械,没有产品注册证书,更没有合格证明。

  

    记者:

  

    这个架子有没有医疗器械?比如说许可证。

  

    石勤 浙江中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医疗器械保管员:

  

    医疗器械其它都有,就是这个好像特殊的,所以没有。

  

    记者:

  

    没有医疗机械生产许可证,为什么你们还在继续用,可以用吗?

  

    许超 浙江中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副主任医师:

  

    这是个历史遗留问题,我们三十多年了,都是做的非常有效果的。

  

    记者:

  

    这三十年就是一直在用这个架子?

  

    许超:

  

    一直用着。

  

    记者:

  

    就一直在这样用着?

  

    许超:

  

    对。

  

    解说:

  

    近年来,媒体报道过不少像小李这样增高不成反酿苦果的案例。据报道,1998年,方某在北京昌平某私人医院做增高手术失败,导致两腿不等长,畸形外翻,鉴定为八级残疾。2000年,河南商丘梁某做增高手术失败,导致双腿严重外翻。2001年,王某在河南郑州某医院做增高手术失败,导致小腿畸形。

  

    这张照片上的年轻人,原来身高只有1米57,在看到北京广济医院关于断骨增高手术的宣传后,找到这个医院的负责人夏和桃,据说,他是夏氏增高术的发明人。2003年8月,夏和桃在成都锦江协和医院给这个年轻人做了断骨增高术,但是手术后两个月,他腿上的针孔发炎,随后膝关节严重歪曲,如今只能靠轮椅和助行器生活。2004年6月21日,陈方伟以人身损害赔偿为由,将成都锦江协和医院和夏和桃告上法庭。2004年10月18日,四川华西法医学鉴定中心鉴定,陈方伟为七级伤残。最后双方达成庭外和解,共赔偿受害人17万元。但是直到现在,夏和桃任院长的北京广济医院的员工还敢打保票,说在他们那里做断骨增高术,能百分之百成功。

  

    记者:

  

    这个手术成功率有多少呢?

  

    北京广济医院负责咨询的医生:

  

    目前来讲,从1999年到至今为止,做了1600多例,我们的病例在国际上都是最高的,没有出现过一例后遗症。

  

    记者:

  

    能够恢复到跟正常人完全一样?这个比例有多少呢?

  

    北京广济医院负责咨询的医生:

  

    这个全部都是可以达到的,没有什么危险,这个技术已经很成熟。但是并不是说被外人全部知晓。

  

    解说:

  

    这个手术的费用,从延长五公分起算,至少做起来至少需要六万,其中器材费需要两万五千元。

  

    邱贵兴:

  

    任何手术在医学上面没有百分之百的东西。这涉及到一个美容的市场,所以这里头产生了很多问题,我觉得一定要严格控制,不能作为一个市场经济,作为一个挣钱的手段,那是绝对不行的。

  

    演播室主持人:

  

    据了解,对于断骨增高术,我们目前还没有明确、细致的规范。正常人能不能做,怎么做,医生需要什么样的资质,有什么样标准等等,都没有具体的规定。而近几年,这样一个高风险的创伤手术,却成了一些医院和诊所盈利的工具。这种混乱的状况,已经引起了有关专家忧虑。专家呼吁,应该尽快出台针对断骨增高术的有关规定,从而避免更多的悲剧发生。在记者到浙江省新华医院采访之后,这家医院和小李以及家人进行了协商,就小李再次接受矫治手术,医院承担医疗费用等问题达成了书面的协议。我们当然希望经过第三次手术,小李的情况能够得到好转,而同时也希望无论是医生,还是一些准备做这个手术的人,一定要慎重考虑,以免留下遗憾。

  

    好,感谢您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节目,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