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关不掉的小煤矿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3:5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记者最近在云南调查发现,名列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发出的“关闭2515处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的矿井名单”中的两家煤矿仍在开采。这两家煤矿,云南省富源县富村镇碗底和柿花树煤矿,不仅手续不全,还造成临近村镇房屋、校舍地基塌陷,迫使学校迁址、村民搬家。

  

    受影响的学校有临近的贵州省盘县乐民镇威箐中学和威箐小学,其中威箐中学去年秋季已经搬走,而威箐小学400多名师生因种种原因仍在受损的教室里上课。此外,普彝村和威箐村许多村民的房子也都出现了裂痕,已经严重威胁到村民的人身安全。

  

    据国家有关规定,煤矿生产必须“六证”齐全,才能合法经营。但碗底煤矿的“采矿许可证”早在2005年11月就已到期,但是该矿仍在生产。负责人对此解释说,他没有生产只是在维修,出的煤是维修过程中产生的工程煤。而与碗底煤矿相邻的柿花树煤矿负责人表示,他们的证照正在与碗底煤矿整合之中。据粗略统计,从今年1月到5月,碗底煤矿调运量是23460吨,柿花树煤矿调运量为10236吨。

  

    [详细内容]

  

    主持人 翟树杰:

  

    贵州省盘县乐民镇和云南省富源县的富村镇接壤。那里煤炭资源丰富,最近当地群众反映,在国家加大力度整顿煤矿生产秩序的情况下,一些证照不全的小煤矿还在非法开采,致使国家宝贵的煤炭资源天天都在流失。

  

    解说:

  

    群众所说的非法开采的煤矿就是碗底煤矿,碗底煤矿位于云南省富源县富村镇的碗底村。今天6月1号傍晚时分,当记者来到碗底村时,看到碗底煤矿正在出煤。6月2号早上,记者再次来到碗底村,在通往碗底煤矿的路上,看到几辆运煤的大卡车刚从矿里开出来。

  

    记者:

  

    师傅,哪个煤矿的?

  

    运煤司机:

  

    碗底。

  

    记者:

  

    他这个矿停了吗?

  

    运煤司机:

  

    没有。

  

    解说:

  

    顺着这些装煤的大卡车开出的方向,记者来到了碗底煤矿,看到这里正在生产。在这里,记者见到了碗底煤矿的负责人邹兴二。

  

    记者:

  

    现在还在生产吗?

  

    邹兴二 云南省富源县碗底煤矿负责人:

  

    生产。

  

    记者:

  

    什么时候开始的生产的,始终没停是吗?

  

    邹兴二:

  

    一直都在生产,我们这个是合法有效的矿井,怎么不生产?今天在这儿开现场会,各级政府就在这儿开现场会。

  

    记者:

  

    什么时候开?

  

    邹兴二:

  

    今天下午。

  

    记者:

  

    今天下午?

  

    邹兴二:

  

    对。

  

    记者:

  

    您说您这是合法煤矿?

  

    邹兴二:

  

    对。

  

    记者:

  

    手续都有?

  

    邹兴二:

  

    都有。

  

    解说:

  

    根据国家有关规定,煤矿生产必须具备采矿许可证、安全生产许可证、煤炭生产许可证、矿长资格证、矿长安全资格证、工商营业执照,即所谓六证齐全,煤矿才能合法经营。随后,邹兴二拿出了碗底煤矿的有关证件。但是,记者发现其中一个最重要的证件――碗底煤矿的采矿许可证――早在2005年11月就已经到期,早已经过了有效期限。

  

    记者:

  

    采矿许可证,你这个有效期不都过了吗?

  

    邹兴二:

  

    有效期已经过了,但是我们已经办理了上报延期手续,已经往国土资源部上报了。

  

    记者:

  

    什么时候报的?

  

    邹兴二:

  

    就是今年的一月份吧。

  

    记者:

  

    今年一月份,现在新证没有办下来的时候,能开采吗?

  

    邹兴二:

  

    行业上这块具体有没有规定,我们也不清楚,但是也没人说是我们要停止生产。

  

    解说:

  

    事实上,国家的法律法规对采矿许可证的管理有着十分明确、严格的规定。去年十一月,国家安监总局、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以及国土资源部下发文件进一步强调,对采矿许可证过期或到期的煤矿一律责令停止生产。本该停止生产的碗底煤矿却仍然在违规采矿。如果说碗底煤矿负责人对国家政策规定不清楚的话,那么,作为对煤矿生产有着监管职责的富源县煤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对此又是如何解释的呢?

  

    刘永安 云南省富源县煤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局长:

  

    碗底煤矿生产,它属于六证齐全的煤矿。

  

    记者:

  

    你刚才不是说到碗底煤矿有六证齐全,但是,它开采许可证正在换证期间,这个期间可以开采吗?

  

    刘永安:

  

    这个证照没有换下来以前,原则上只能维修不能开采。我们监管部门的要求也是这样。

  

    记者:

  

    事实上,它还不是在开采吗?我们昨天去的时候,还在出煤呢?

  

    刘永安:

  

    我们行业下去检查的时候,这种情况我们没有发现,作为它维修,像这种煤矿,我们是给它维修,维修过程中出工程煤了,维修出来的渣煤,这些应该正常情况。

  

    解说:

  

    按照刘局长的说法,碗底煤矿并没有生产,一直在搞维修,出的煤只是维修过程中产生的工程煤。负责碗底煤矿监管工作的富源县富村镇的副镇长王云国也这样认为。

  

    王云国 云南省富源县富村镇副镇长:

  

    没有,没有生产。

  

    记者:

  

    都生产,他们本人都承认了。

  

    王云国:

  

    他那个是这样,在维修的过程当中,肯定就要维修出一些工程煤来。

  

    解说:

  

    就在县里和镇里的两位负责人都坚持认为,碗底煤矿没有生产只是维修时,碗底煤矿的负责人邹兴二,也从矿上赶到了富源县煤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刘局长的办公室。邹兴二的说法,着实让刘局长和王镇长尴尬了一回。

  

    刘永安:

  

    我们去的时候,煤矿是没有生产的。

  

    记者:

  

    老板在这儿,你问一下。

  

    邹兴二:

  

    你们煤矿还在生产?

  

    邹兴二:

  

    现在是生产着。

  

    解说:

  

    记者在碗底煤矿采矿时,富村煤炭分局六月“安全生产工作”碗底煤矿现场调度会正在召开。这样一个证照不全,按要求应该停产的煤矿,不但没有停止生产,还成为“安全生产工作会”的召开场所,这让记者感到十分意外。调查中,记者还发现,在云南省富源县富村镇碗底村违规开采的还不仅是碗底煤矿一家,与碗底煤矿相距不到一百米的是柿花树煤矿,也是一家规模不大的小煤矿。就在记者采访时,柿花树煤矿的老板邹兴荣也赶到了矿上。当记者提出要看煤矿开采必须具备的六个证件时,邹兴荣却这样回答。

  

    记者:

  

    证照都齐全吗?

  

    邹兴荣 云南省富源县柿花树煤矿负责人:

  

    证照现在在整合。

  

    记者:

  

    在整合?

  

    邹兴荣:

  

    两个矿并一个,我们和碗底煤矿并成一个。

  

    解说:

  

    邹老板所说的整合,就是像柿花树这样的应该关闭的小煤矿,和一个有证照、有资质的大煤矿合并,以取得合法的开采手续。按照邹老板的说法,柿花树煤矿要合并到碗底煤矿,但是碗底煤矿负责人邹兴二却另有说法。

  

    邹兴二:

  

    能不能整合,能不能合并起来,那个是下一步的事情,我们这边的事情都还没有解决,我们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解说:

  

    事实上,碗底煤矿本身就是一个证照不全、没有开采资质的煤矿,又怎么谈得上整合别的矿呢?!尽管没有证照,柿花树煤矿的生产和碗底煤矿一样也一直没有停止。

  

    记者:

  

    你在这个矿上干了多长时间了?

  

    柿花树煤矿矿工:

  

    一年左右。

  

    记者:

  

    一年左右。这矿就一直开着是吧?一直开着?

  

    柿花树煤矿矿工:

  

    一直采。

  

    记者:

  

    每天几点出煤?

  

    柿花树煤矿矿工:

  

    厂里它是三班制。

  

    柿花树煤矿矿工:

  

    我们上小夜班。

  

    记者:

  

    小夜班是几点到几点?

  

    柿花树煤矿矿工:

  

    7点到12点。

  

    解说:

  

    在柿花树煤矿极为简陋的安全监察室里,记者看到了一份下井人员名单,上面记录着每天矿工下井口的时间。根据记录显示,在柿花树煤矿,矿工下井采煤一直没有间断过。贵州省盘县威箐验票站是往来运煤必经的路口之一。据这里的工作人员的粗略统计,从今年一月到五月,碗底煤矿调运量是23460吨,柿花树煤矿的调运量为10236吨。

  

    记者:

  

    昨天一天它总共拉出去多少煤?

  

    吴绍甫 贵州省盘县威箐煤矿产品验票处工作人员:

  

    吨数就是二百三十几吨,统计出来,这是他登记的。

  

    记者:

  

    总共是多少车?

  

    吴绍甫:

  

    有14车。

  

    解说:

  

    国家宝贵的煤炭资源就这样一天天地流失,巨额财富流入了煤矿老板的腰包,但是矿工的生命安全却着实令人揪心。记者在柿花树煤矿看到,这里生产条件简陋、安全管理混乱。在这个矿的安全监察室里,记者采访时连一个值班的人都没有见到。

  

    记者:

  

    值班的呢?

  

    煤车装卸工:

  

    值班的回家去了。

  

    解说:

  

    令人担忧的不仅仅是矿工的生命安全,当地的老百姓也深受其害。紧挨着这两个矿的村寨有贵州省盘县乐民镇的普彝村和威箐村,无证采煤危及部分村民的房屋和人身安全。当记者来到贵州省盘县乐民镇威箐中学时,学校的教学楼和教师的宿舍楼都已关闭。村民说早在去年秋季,全校500多名师生就已经搬离了这里。

  

    贵州省盘县乐民镇普彝村村民:

  

    整个大梁全部开裂了,这个裂缝就下来了。去年8月份就定成危房了,县教育局和房产部门来估计以后,就定成危房。

  

    解说:

  

    和威箐中学一样,紧临着这个中学的威箐小学校舍也同样受损。但是记者采访时,400多名小学生依然在受损的教室里坚持上课。

  

    刘振宇 贵州省盘县乐民镇威箐小学教师:

  

    特别是碗底煤矿,多的时候一天有十几炮,十几炮的炮声,我们在教室里面上课,明显地能够听到。

  

    解说:

  

    当地受损的房屋不仅仅是这两所学校,贵州省盘县乐民镇普彝村和威箐村许多村民的房子都出现了裂痕,已经严重危及到了村民的人身安全。

  

    张小芬 贵州省盘县乐民镇普彝村村民:

  

    放炮的时候,这个床就抖起来,这个墙一块块就掉下来。一到晚上,有时候就不敢待在这个屋里睡。

  

    解说:

  

    和张小芬家相比,村民汤粉竹家的房子地面下沉,墙体断裂,受损更为严重,已经成为危房,一家人被迫搬离。

  

    汤粉竹 贵州省盘县乐民镇普彝村村民:

  

    大家看到我们坐这玩,看着看着这地就开裂了,我们好几个人都坐在这聊天,快点快点,隔壁有人喊裂开了,裂开了,我们就吓坏了。有一回,倒下一堵墙来,把我孙子吓得吱哇乱叫,就吓得跑,奶奶,跑慢一点就砸我脚了。

  

    解说:

  

    据了解,普彝村676户村民的房子都不同程度地受到损坏。就在记者即将结束采访时,查到了一份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在今年1月4号发出的公告,公告公布了关闭2515处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的矿井名单,云南省富源县碗底煤矿和柿花树煤矿都在名单之列。

  

    主持人:

  

    今年1月4号,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公布了第三批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的矿井名单,共计2515处,三令五申地要求各地对这些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的矿井要落实责任,要关实、关死、关闭到位。但是云南省富源县富村镇的碗底煤矿和柿花树煤矿,不但至今没有关闭,反而还在加大力度继续开采。对于这样一个明目张胆的非法开采活动,当地的群众每天都看在眼里,但是监管部门却视而不见,甚至还帮他们开脱,这背后是不是还有些什么其它的原因呢?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