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我的长征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3:5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为了纪念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中央电视台向社会征集了26名志愿者重走长征路,取名为“我的长征”。5月1日,这支队伍从江西于都出发,目前已到达湖南省宁远县。在一个月的行程中,他们经历了许多,也感受到了许多以前从未感受到的东西。

  

    在26名志愿者中间,最年轻的23岁,年龄最大的53岁。从出发开始,队员们每天平均步行近四十公里,枯燥而艰苦的行走让大家身心都承受了巨大的考验。“我的长征”得到了包括老红军在内的许多人的关心与帮助。一路上,队员们参观烈士陵园、拜访老红军、寻找革命遗址,随着行程的推进大家对长征的理解也发生了潜移默化的改变。从起初认为这是“春游活动”到这不是一场简单的游戏,而是深刻而伟大的“爱国主义精神”,队员们有过争吵、困惑、分歧,到最后大家决心团结一致共同完成这艰苦的任务。作为“我的长征”的形象代表,中央电视台节目主持人崔永元对这支队伍始终抱着信心。

  

    重走长征路是重温历史、弘扬爱国主义精神的一种方式之一,除了重走长征路以外,近年来全国各地开展了不少形式多样的爱国主义教育活动。从2004年红色旅游启动,2005年,“西柏坡精神”、“延安精神展览”相继推出,200多个爱国主义教育基更是遍布全国。

  

    


[详细内容]

  

    主持人 敬一丹:

  

    今天有一支队伍行进在湖南省宁远县,而这里是当年红军走过的地方。今天我们看到这些年轻人的旗帜上写着“我的长征”。两万五千里长征在中国人心里是怎样的记忆?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如何理解长征?为了纪念长征胜利结束70周年,今年5月1号开始,26名志愿者参加了中央电视台组织的“我的长征”活动,重新踏上了长征路。他们在路上是怎样的状态?又体会到了什么呢?

  

    队员:

  

    我要跟着队伍走,我要走前面。

  

    队员:

  

    这就叫典型的个人主义。

  

    队员:

  

    那你知不知道你要是落队以后,我会把人全部拖上。

  

    队员:

  

    这人要永远想自己,这玩意儿就没法干。

  

    队员:

  

    你凭什么说,你有什么资格说我落队了。

  

    队员:

  

    是您不服从整个大队的决定。

  

    队员:

  

    我今天不愿意留在这里,又怎么样呢?

  

    队员:

  

    为什么他要走前面?他为什么要走前面?我也要走前面,可不可以?对不对?

  

    解说:

  

    这几个在激烈争论的人都是参加“我的长征”活动的队员。从今年5月1日出发开始,由于他们每天平均要走接近40公里,枯燥而艰苦的行走,让队员们的身体和心理都承受了巨大的考验。当队员行走到江西信丰的时候,对于行进途中应该遵照什么样的规定,队员们各有各的想法。

  

    队员:

  

    行进中队员应自觉保持队形和行进的距离,不得擅自离队、变换位置、大声喧哗,改变与前后队友间的距离等影响,妨碍队伍及队友行进的行为。

  

    叶峰队员(28岁)实习研究员:

  

    我想说一点,我听到这么多条款我头都大了,我想让自己走得轻松一点。我可不可以就是说……

  

    童知微 队员(23岁)国防训练基地教官:

  

    我不想郁闷地走,是吧。

  

    队员:

  

    谁也不想,谁想啊。

  

    队员:

  

    我能不能简单一点。

  

    叶峰:

  

    太复杂了。

  

    童知微:

  

    前面闷着头,排上一队走,26头牛,不说话走,谁也不认得谁,这没意思,这样。精神上首先要崩溃,肯定崩溃。

  

    队员:

  

    我觉得要快乐地走。

  

    童知微:

  

    我觉得说得非常好。

  

    解说:

  

    队员樊朝曦还是一名在校大学生,也是队里最年轻的成员之一,队伍行进不久就出现这样的争执是她一开始没有预料到的。

  

    樊朝曦 队员(24岁)大学生:

  

    当时我就是在那一阵开会的时候,总是发生分歧的时候,我真的是挺失望的。我觉得大家没有像最起码当年红军的那种精神,没有团结到一起,奔着一个目标去使劲。

  

    解说:

  

    慢慢地,队员们本来个性十足的想法开始达成一致了,因为他们有着同样的目标。

  

    林健 “我的长征”队员:

  

    你到底是不是跟着中央电视台免费组织的一个春游活动,还是你真的是要重走长征路,你去体验一些常人所体验不到的东西。所以这也是,他们也是在看着我们在做。

  

    解说:

  

    正是在这样的讨论中,队伍从江西走到了湖南,而这样的争论让枯燥平淡的行程变得更有意义。5月25日,队伍走到了湖南省郴州市的汝城县,一群志愿者从相隔几十公里的桂东县赶来,送给每位长征队员一双草鞋。

  

    “我的长征”队员:

  

    这怎么穿啊这个?

  

    “我的长征”队员:

  

    我就是在想我穿上得像船。

  

    “我的长征”队员:

  

    先研究。

  

    湖南省郴州市桂东县 志愿者:

  

    70年前老区人民是以送草鞋这种方式支持红军革命的。70年后的今天,我们也以这个送草鞋这种朴实的方式,表达对红军精神一种崇高敬意。

  

    解说:

  

    长征途中有不少红军的故事,就像是一个宝藏等待着走在新长征路上的队员们去发掘。桂东县沙田镇就有一个“三大纪律、八项注意”颁布旧址。很多人都知道人民解放军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但是并不清楚这个规定也经历了一个发展的过程。比如“三大纪律”中的第二条“不拿群众一针一线”,最初在井冈山颁布的时候是“不拿群众一个红薯”。

  

    肖行和 工农红军在桂东革命活动纪念馆原官长:

  

    当时为什么提出不拿老百姓一个红薯呢?当时井冈山正是收红薯的时候,井冈山那个地理海拔八百多公尺,稻谷还没有收割,红薯可以成熟了。因此当时提出了三项纪律。

  

    解说:

  

    到了1928年4月3日,为了进一步严肃红军军纪,毛泽东同志就在桂东县的这个沙田镇颁布了“三大纪律、六项注意”。“六项注意”中除了大家熟悉的“说话和气、买卖公平”等条例以外,第一条、第二条是“上门板、捆铺草”。这又是什么意思呢?

  

    肖行和:

  

    当时部队到这里没有地方睡觉,把(老百姓)的门板借出来睡觉,上面盖了一些稻草。这样以后部队要走的时候,要把稻草先捆起,再把门板上起,这样东家西家的就不会错乱。

  

    解说:

  

    从最早的不拿群众一个红薯,到1947年形成完整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这个变化实际上象征了我们的革命部队一步步走向正规化,夺取胜利的过程。因此,它的颁布地也被定为了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在长征路上,队员们一路踏访当年红军足迹,遵循着红色记忆。住在沙田镇上的这位老人叫郭有兴,今年81岁。在他家的墙壁上至今保留着一面中国工农红军70多年前在他家住宿时所画的一面军旗。不仅是长征队员,有不少孩子也对这面旗帜背后的故事非常感兴趣,围着他不停地问各种各样的问题。

  

    小学生:

  

    这面旗帜是谁画的呢?

  

    郭有兴(湖南省郴州市桂东县沙田镇居民):

  

    是我们红军部队画的。当时我那个时候也只有几岁,也没有追问他什么名字,我还没有太懂事呢。

  

    小学生:

  

    老爷爷,土豪是什么东西?

  

    郭有兴:

  

    土豪就是土豪劣绅,它是封建社会的头儿,他们家里是有钱有势的。我们穷人就是受剥削。

  

    解说:

  

    长征路上一个个红色的故事扣人心弦。“我的长征”组行至江西省信丰县时祭奠了洪超烈士之墓。洪超师长是红军长征途中牺牲的第一位高级将领。1934年,在红军长征第一仗百石圩战争中牺牲,当时年仅25岁。各地在起动“红色旅游”的过程中,有不少红色遗迹被重新修砌,江西省信丰县政府也刚刚为洪超烈士整修了墓园。

  

    “我的长征”队员:

  

    先照这里,先到这里照。

  

    “我的长征”队员:

  

    别笑,表情严肃。

  

    “我的长征”队员:

  

    不用啊。

  

    解说:

  

    在照片中我们发现不同年龄的队员表情各不相同,问起原由,队员们说参观的时候,他们还就这个问题展开了一次讨论。

  

    马存景 “我的长征”队员:

  

    在前两天去的那个村,是烈士牺牲了以后拣了一些骨头,估计是一百多人的烈士骨头埋的一个地方,就立了很简易的石碑。你刚才采访的那个队员,他当时跪在那磕了一个头,可能一般老一点儿同志这方面可能更在意一些。

  

    樊朝曦:

  

    我觉得没事儿的。因为,第一年代不同了。另外一个,我相信这些老红军他们用生命换来我们现在的幸福生活,他们当然希望我们是开开心心的。我对他们有景仰,我觉得我对他们的那种景仰和他们给我们带来的触动,应该是动力,不应该是一种悲伤。

  

    解说:

  

    辩论到最后,他们发现队员中两代人表现方式不同,但是对于革命先烈的崇敬都是一样的。就这样,他们一路行走,一路拜访老红军,寻找革命遗址,感受祖国今天的变化。这支行进在长征路上的队伍得到了社会的关注。老红军李中权将军就是其中的一位,他在“我的长征”出征仪式上亲自送走了这些队员,并把自己的经验传授给他们。

  

    李中权(老红军):

  

    我跟他们讲过你们不要去爬那个(雪)山,爬雪山很危险。爬山要做准备,预先(计划好)什么时候走,什么时候爬,然后一座山一整天才下得来。你如果走晚了,爬到山顶上下不来,就只有死。另外一个,山上空气稀薄,千万不要坐下来,坐下来就爬不起来啦。

  

    解说:

  

    李中权将军全家九口人参加红军,有四位亲人牺牲在长征途中,当时八岁的妹妹也跟着他们走到了陕北,而他自己曾经三次翻雪山、过草地。在关爱这些队员的同时,他也认为走长征路并不是一场简单的游戏。

  

    李中权:

  

    你告诉他没有红军长征的精神,他们不要去长征,搞什么长征?你既然要去,你就要学习当年红军那一种爱国的精神,那一种不怕困难、不怕牺牲、不怕流血的精神。

  

    解说:

  

    长征路上连接着无数个红军当年战斗的遗迹,等着队员们以及更多的人去参观和学习。重走长征路实际上是重温历史,弘扬爱国主义精神的一种方式。除了“我的长征”以外,近年来,全国各地开展了不少形式多样的爱国主义教育活动,并且建立了两百多个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杨新力(中共中央宣传部副秘书长、中共中央宣传部宣传教育局局长):

  

    它有效地拉近了历史和现实的距离,使教育基地的工作更加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在帮助人们了解党的历史、学习革命传统、培育爱国情怀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解说:

  

    现在“我的长征”队伍已经行进了一个月,步行距离达到了八百公里。面对徒步行走的巨大挑战,“我的长征”形象代表、中央电视台节目主持人崔永元对这支队伍走到最后报有信心。

  

    崔永元(中央电视台主持人):

  

    因为我们老是有车跟着嘛,我说如果你们觉得不行了你就可以上车。上车呢,你的长征就结束了。你可以退出,但现在没有一个人选择退出。我每次跟他们开玩笑,说你们谁要退出啊,我老爱大声喊。我在说的时候,他们都很反感这个词儿,谁都不愿意退出,都在坚持。

  

    主持人:

  

    正像那位老红军说的,纪念红军实际上是要学习长征中的先辈们一心报国、坚韧不拔的精神。无论什么时代,热爱祖国都是一个人最重要的思想品格,爱国主义在我们的心中一直有着很强的感召力,而关注和参与“我的长征”这样的形式生动活泼的活动,让我们有机会又一次在品位历史中贴近祖国。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